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而人本身,又早晚必須歸還從天地間得到的一切,這樣,才顯得造化公平。 而人本身,又早晚必須歸還從天地間得到的一切,這樣,才顯得造化公平。

2021 年 1 月 29 日By 0 Comments

當年,鏡天就以借體過毒之法脫身,但那也驅除不了他體內的寒毒。因為端木家族的兒子修為有限,能分去的毒很少。

而且,隨著功力日進,鏡天身體的寒毒,只會日益積累,越來越深刻。

這種毒,尋常藥師,沒人能解。除非這個藥師的修為,比「詛咒」的人修為還高。

但,詛咒的那個人,修為只怕不亞於鏡天。

仙木摸著前額。

以她聰明無比的腦袋,也感到,自己是陷入了一團亂麻內。

這個亂麻若是整理出來,就是一個精心編織的圈套。

最倒霉的是,她仙木就是這個圈套里的一個啊。

鏡天不可能找到合適的藥師給他解毒。

但,仙木奇怪的是,鏡天怎麼知道,她仙木可以給他過毒?

尋常藥師,哪怕修為到達和鏡天一般高,都不一定有取出這個寒毒的能力。

但,仙木家族有這個可能。

因,他們世代修習木系靈力,是天下木系修行士之長。

若是她大哥仙木晟,修為已到聖階,或者能給鏡天解毒,但那也是兩敗俱傷之法。

而她仙木媛,不過是家族的小女王,若是她要給鏡天徹底取出毒性,那就只有一個辦法——讓鏡天把她吃了。

軒轅靖,仙木慢慢握緊了拳頭,彷彿手裡掐著鏡天的脖子,你敢這麼對我,這麼對待仙木族的小女王?

我一定要讓你明白,激怒小女王的後果,你承擔不起!

仙木的小臉,綳得緊緊的。

「喂喂,你到底有沒有在聽?」夜無極憤憤問道,「我的寒毒有救沒?」

他已經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清楚了。

這位南朝皇子,有什麼辦法么?若是來消遣他的,對不起,他夜無極最不喜歡的事,就是被人消遣!

就算對方是送親使,貴為親王,他夜無極眼裡,天下沒有他不敢賣的人!

就算當今冰蠻的大汗,落到他夜無極手裡,也得先掏贖金,才給放人!

仙木抬眼看了夜無極一眼,沒好氣。她仙木自己的事才是真正的大事好不好》

至於夜無極,看能不能順手拉你一把吧。要是不能,你自己認命。

誰叫你們救了軒轅靖的?

你們若是不把軒轅靖放出來,我小女王現在何至於這麼苦逼?

「算是能吧。」仙木輕飄飄地遞過去一句。

那語氣,就跟夜無極的命,不值一文錢似的。

「你……」夜無極一拳砸在桌上,鐵木的桌子瞬間炸裂,拓跋野趕緊一躍躲開。

若是夜無極不這麼狂躁,拓跋野還考慮跟他過過招。

可是夜無極只剩下一年之壽,那啥,都快死的人了,跟他拓拔野拼起命來,他拓拔野划算嗎?

就算他拓拔野夠狠,能一拳錘死夜無極,夜無極也沒見吃多大的虧。

不差這一年。

「你敢玩老子,軒轅赤?」夜無極指著仙木媛,罵的卻是某人。

帝都,東宮內,軒轅赤突然打個冷戰。

太子放下手裡的書卷,問道:「赤弟?」

軒轅赤摸了摸自己腦袋,定定神,說道:「沒什麼。」

奇怪得很,他剛剛感覺被人指著名字罵。 軒轅赤摸了摸自己腦袋,定定神,說道:「沒什麼。」

奇怪得很,他剛剛感覺被人指著名字罵。

所以說,夜無極就算問候遍仙木的祖宗八代,倒霉的那個也只是軒轅赤童鞋。

仙木兩手一攤,做無辜狀:「我說了我算是可以救你一救的。」

夜無極怒道:「什麼叫『算是』?你到底能不能治好我的寒毒?」

寒毒的根子,在鏡天身上。

鏡天當年到底從哪兒弄來這麼個寶貝。

仙木嘆口氣,說道:「這個,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先說清楚,你自己命歹,我救不了你,你是不是也要把我送上去拍賣?」

夜無極臉色不止是發藍,而是鐵青了,咬著牙笑道:「你敢玩我,待會兒我就讓你盼著,最好我肯賣你出手!」

仙木搖搖頭,說道:「不好不好,我被你嚇糊塗了。本來可能有辦法的,這會兒辦法被你嚇跑了。」

夜無極:「……你的條件,未免太多了點。」

夜無極還算是個聰明人,知道仙木的目的。

仙木嘆口氣,說道:「我都塑了,能不能治好你的寒毒,我真的沒十成的把握。你先祖代人承受詛咒,可惜他的修為不夠,所以要子孫世代來償還。」

夜無極腦子裡一亂,瞬間有恐怖的感覺。

自己家族三百年來,寒毒不能斷絕,這還是只承受了一小部分。

那麼那個承載大部分詛咒的人,修為該何等高深?

仙木正色說道:「這個寒毒,不是你家族能承擔得起的,也不是人力可以隨便改的。」

既然是鏡天的劫數,凡人隨便插足,不死光光,已經是法則之外的開恩了。

「我若是救你,肯定是逆天而為,無形里,怕是要得罪某種我一個區區人間皇子,不能得罪的勢力。」仙木終於說到正題,「夜公子,你說說看,這個人既然修為如此驚人,我為了救你,付出的代價大不大?」

夜無極徹底嚇呆了,殺氣頓收。

他不是白痴,相反,常年以豪商身份,遊走冰原,與冰原上各色人物打交道,心思和眼力,那都是冰原頂尖的。

不然,又何以讓皇室,都對他如此忌諱呢?

這一切,都是付出沉重代價的收穫。

所以吃一塹長一智。夜無極被仙木一語點破,當即醒悟到背後可能隱藏的黑手,絕不是他區區一個夜家,能夠抵禦的。

想通了關節,夜無極向仙木行了一禮:「殿下,不管殿下能否救我夜無極,無極都心懷感激,不敢有半分不敬。」

這一次,卻是真心實意,千真萬確的話了。

讓一個小女生似的皇子,去和「那人」都對付不了的強橫勢力作對,根本就是強人所難。人家肯給他夜無極看診,就已經冒了風險了。

「實話實說,本王不能徹底救你。」仙木說道。她若能救下夜無極,鏡天就不會沒辦法選她做過毒的器物了,「但,本王有辦法,給你延壽三年。三年之內,本王或者可以找到解除你體內寒毒的辦法。」 三年內,她或者可以找到徹底弄死鏡天的辦法吧。如果能,鏡天一死,這個詛咒沒有繼續存在的必要,應該可以消失。

如果不能,夜無極,你認命。

她取出碧玉葫蘆,葫蘆口一倒,一道氤氳清冽的靈氣透出,接著,出現一個大蛤蟆。

「主人,好冷!「小蟾幽怨地說道,「這是什麼地方!」

「金色的蛤蟆!」

還魂金蟾凍得瑟瑟發抖。在碧玉葫蘆的葯谷內呆久了,它不習慣這裡的氣溫。

它最喜歡靈氣充沛的區域,那才能滋養還魂金蟾的藥力。

在蘭月族的時候,葯山雖然被魔性滲透,但畢竟那也是靈力,所以小蟾毫無壓力。

這個地方就不同了。

「小蟾,把這個人的寒毒吸掉。」仙木指著夜無極說道。

小蟾抬起淚汪汪的眼睛,無力地看了夜無極一眼。那小眼神兒已經透露出一個信息:這廝還用救?

「主人,沒用的。」小蟾哀怨地說道,「就算小蟾吸光他的寒毒,過三日,他渾身寒毒依舊。他身上的極寒魔印不取出,他的寒毒就會源源不斷。」

「別管這個。」仙木說道,「只要三日內他不受寒毒侵逼,他就可以再多活上三年!我要用他的三年性命,買他手上一個女奴!「

拓拔野打了個冷戰。這個價碼,他出不起。

小蟾騰身一躍,到了夜無極的面前,張開大口。

夜無極只感到一股無形的力量,掃過他的全身。體內五臟六腑,從頭到腳,所有的血液和細胞,骨骼,似乎都被掃了一遍!無數寒氣從渾身無數細小微粒中被強行牽引出來,引入經脈,順著經脈一路奔騰,最後都匯聚到頭顱。

夜無極自己看不到,但一旁的拓拔野可看清楚了,從夜無極的口鼻耳目七竅中,流淌出七條細細的白氣。

這白氣一出來,所接觸的地方,瞬間封凍。

七條白氣都進入了小蟾的嘴巴里,小蟾本來金色的身體,迅速蒙上一層白霜。

接著,白霜直接化作一層冰。

隨著白氣不斷冒出來,夜無極藍色的頭髮,也在轉換顏色。幽藍色漸漸褪去,最後,露出滿頭烏髮!

啪!

小蟾跌落在地,僵卧不動。

渾身都是一層厚厚的冰甲,看起來,像一個白玉蟾蜍了!

仙木心疼地吸了一口氣,急忙吧小蟾丟回碧玉葫蘆里,讓碧玉葫蘆里純凈的靈氣好好滋養它。

夜無極則平生第一次,感到渾身有了一股暖意。

血管里流淌的,不再是無數條冰線的感受,而是真正感受到自己血液的溫度。

「殿下,吸出寒毒之後,是否就結束了?「夜無極小心地問道。

雖然小蟾救了他的命,但他可沒心去搶仙木的寶貝。

因為,還魂金蟾,是葯谷之物。

傳說,還是磨光森林裡幾萬年靈氣滋養,才產生的靈物。

若是沒有了磨光森林的靈氣,還魂金蟾,會漸漸失去藥力,最後乾枯而死。

何況,小蟾已經認仙木為主。夜無極雖然驕橫霸道,但有自知之明。他經歷了那麼多藥師,但只有這位軒轅赤能收服還魂金蟾。這就足以說明:天下藥師,以軒轅赤為尊。雖然他的靈力,不過是天階位,可憐得很。 這就足以說明:天下藥師,以軒轅赤為尊。雖然他的靈力,不過是天階位,可憐得很。

收了金蟾之後,仙木又說道:「單單吸取寒毒,只是治標,要想治本,就必須化去詛咒魔符。實話說了吧,其實,你們身上的魔符,不過是魔符本來面目的極小一部分。但我靈力低微,無能為你化去。現在我能做的,只是吸取寒毒之後,用靈丹為你溫養經脈骨髓,與魔符的寒毒對抗。」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