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而他之所以會變成這類似於石雕的模樣,也同樣是為了減少能量的消耗。可以說,現在老者的身體,除了思考所需要的能量之外,幾乎已經沒有其他的消耗了。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這樣的感覺,肯定並不美好,如果不是為了看著師兄的最後結局,恐怕老者現在就會選擇輪迴,結束這樣的痛苦了。

在見到蘇嵐他們離開之後,老者的眼睛,又重新的閉上了。

而接下來,他的思維活動,也已經減到了最少。整個人,頓時真的像是沒有了任何生命的石雕一樣了。

或許,只有等下一次再有人踏入這裡的時候,老者才會選擇重新蘇醒。

另一邊,出了洞穴的蘇嵐他們,此時也瞪大了眼睛,一副驚訝的樣子。

老者容身的山洞,其實也是一個類似於遺迹的地方。這樣的遺迹,是可以改變留在外面通道的位置的。

而這一次,通道的位置,開在了安南國的一個山洞之中。

蘇嵐他們從這裡進入洞穴,等到出來的時候,自然也會再次出現在這裡。

而他們的驚訝,是因為,此時,在這個山洞之中,出現了一個讓他們意想不到的人。

或者說,在之前,他們沒有想過,在這個山洞中居然會有人出現。

同樣驚訝的,不僅僅是蘇嵐幾人。

專門留在外面,等待著蘇嵐幾人重新出現的老福也震驚的看著他們。

老福的震驚,倒不是因為他們的出現。

蘇嵐他們進入了遺迹,這是老福猜測的。事實上,他的猜測也已經就是真相了。

眾所周知的一點是,進入遺迹中的人,在哪裡進入,自然也會在哪裡出來。因此,老福就這麼守在了山洞中。

這一守,就是整整十天。

這十天之中,老福一邊等著他們出現,一邊想象著,如果蘇嵐他們出現,自己要以什麼樣的姿態,來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只有將一切進行的盡善盡美之後,讓蘇嵐他們對於現在的自己無比震驚之後再殺死他們,老福覺得,自己的報復,才算是達到了真正完美的狀態。

不過,時間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

老福盼望著能夠有一個完美的出場,震撼著蘇嵐幾人。

然而,此時此景,蘇嵐他們震驚是震驚了,卻不是老福想要的。

欲哭無淚的老福,低頭看了看火苗舔舐中,正在滋滋冒油的烤兔子,更加沮喪了起來。

這還有個屁的震撼,這還談什麼震驚的出場。

你們怎麼不按常理出牌呢,自己一天天守在這裡擺POSE你們不出現,就烤個兔子的功夫,你們忽然就蹦了出來。

而且這麼突然,讓我連個準備的時間都沒有。

兔子這才剛烤好,還一口沒吃呢。

「喂,兔子。」就在蘇嵐震驚看著面前這出人意料的一面的時候,付義輕輕碰了碰蘇嵐,然後低聲說道。

刻骨危情:先生太撩人 安南國內的環境,比起隋國境內還是要好很多的。

最起碼,像是野兔這樣的動物,還是不難見到的。

因此,蘇嵐他們要是想要打一隻來吃,也並不困難。

不過,這時候,他們早就已經餓的前胸貼後背。要是沒有老福出現,他們或許還有等著獵物被烤熟的耐心。

只是現在,看著已經撒好了香料,散發出誘人香味的烤兔子,付義已經有些按捺不住了。

這食物的誘惑之下,腸胃傳來的抗議聲,更讓他們感覺到難受了。

「我看到了。」蘇嵐點了點頭。

「我們要不要…」付義話沒有說完,但是言下之意已經很明白了。

「不用搶,只要將他殺了,這兔子,就是我們的了。」蘇嵐輕輕回答道。

「不是吧,這麼狠?」付義被嚇了一跳:「為了一隻兔子殺人,是不是有些太殘忍了…」

「嗯?」蘇嵐聽到付義的話,頓時一愣,然後,轉瞬他就明白了過來,微微轉過頭去,惱怒的看著付義:「你是不是餓糊塗了,別光看著兔子,你看看烤兔子的人是誰。」

北宋大丈夫 付義之前的心思,都在那隻烤的滋滋作響的兔子身上,對於烤兔子的人是誰,他還真的沒有在意。

現在,經過蘇嵐這麼一提醒,付義這才將注意力轉移了過去。

而這一看,他頓時就明白了過來:「老福,你怎麼會在這裡?」

「呵呵,你們說呢?」這時候,老福也已經反應了過來。

既然事情已經是這樣,老福也乾脆不再想什麼震撼的出場了,總不能自己讓蘇嵐他們再回到遺迹之中,等自己擺好了POSE再出來吧。

因此,老福將手中的兔子,輕輕的放在了一旁,冷笑一聲,看著蘇嵐他們。

「沒想到居然在這裡還能夠見到你,真的好巧。」蘇嵐一邊說著,一邊輕輕的活動了一下拳腳。

既然雙方已經見面,那麼一場戰鬥自然是無可避免的了。

就像是蘇嵐剛剛說的,殺了老福,兔子自然就是自己的了。

只是,老福還不想這麼快就進行戰鬥,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呢:「巧?呵呵,我是專門等著你們的。」 「呵呵,蘇治安官,為了等你,這十天我可是過的分外漫長啊。」即使在這個時候,老福依舊是努力維持著自己的風範。

畢竟,一想到自己即將從治安局手中獲得這輩子的第一場勝利,老福的身體,就忍不住的顫抖起來。

這並不是因為害怕,而是因為興奮與激動。

治安局,這個曾經壓在老福心中的龐然大物,這個曾經讓老福一想就感到恐懼的組織,現在,有了喜子的幫助,他已經敢於正視他們了。

甚至於,在老福此時的心中,對於治安局,還感到了一絲不屑。

不知道治安局真正底細的他,已經將自己的喜子,當作了天下第一高手。只要治安局不想付出巨大的代價,付出許多天級高手的生命,那麼自己和喜子,就可以在治安局的麾下來去自如。

不過,老福還是決定自己要低調一些。

畢竟,萬一真的惹惱了隋國,讓他們不惜一切代價,使出熱武器這個大殺招來,那麼自己有多少條命,也不夠賠的。

敵對勢力的異能者之間的戰鬥,不能使用熱武器,這是一條被各國都默認的規則。

只要不是出現像是曾經的青寒子那樣的,已經失去了理智的遠古怪物,那麼是不能動用熱武器的。

否則的話,這將會引起一場沒有勝利者的惡性競爭。

但是老福可不敢賭,畢竟,規則這個東西,出現就是為了讓擁有實力的人去破壞的。

老福自認為,如果真的隋國使用了這個的大殺招,即使自己死的個轟轟烈烈,那麼也是不值得的。

畢竟,命是自己的,只有喜子和自己有命在,才能享受身為超天級高手的榮耀。

否則的話,死了之後,估計黑衣人組織連給自己報仇都不會做。

畢竟,只有活著的高手才有價值,死了的,即使是神仙,也沒有任何復仇的必要了。

身為黑衣人的一員,老福對於這個規則,知道的清清楚楚。

殺了他,殺了蘇嵐,讓治安局局長陷入痛失愛子的瘋狂之中。

只要做到了這一點,老福決定,那麼自己就徹底的隱藏起自己的身形,專心致志的去非洲,增強自己的實力。

不過,老福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

聽到自己的話之後,對方肯定會奇怪的吧。到時候,再讓喜子登場,那麼自己,就可以好好的欣賞一下這些治安官那震驚到絕望的美妙神情了。

這將是世界上最美的一幕。

可惜,如果不是對方出現的時候,自己正在準備食物,那麼這樣的一幕將會更完美了。

兔子剛剛烤好,要是涼了,可就不好吃了。

算了,還是快點解決掉他們吧。自己好不容易才抓到一隻兔子,還是要好好的享受一下。

古人有溫酒斬華雄,今天自己來一個溫兔斬治安官,同樣也是一樁美談。

正陷入到對於美好未來的YY中無法自拔的老福,忽然聽到耳邊響起了一陣咕嚕咕嚕的聲音。

抬起頭來,老福這才發現,面前的這幾位治安官,目光好像都沒有在自己的身上,他們的眼睛在盯著的,好像是自己放在地上的那隻兔子???

「喂,你們有沒有聽我說話?」惱羞成怒的老福,憤怒的大喊道。

至於剛剛所想的風風度,此時也已經被他拋到了九霄雲外。

「咦,對方好像多了一個人?」這時候,老福也察覺到了些許的不同。對方的陣營中,好像比自己剛剛見到他們的時候,多了一個穿著黑色風衣的高個子。

「算了,不管是誰,肯定都不是喜子的對手。」剛剛升起的疑慮,就這麼被老福拋到了九霄雲外。

畢竟,在老福看來,這些許的人數,就算都是天級,也不是喜子的對手。

既然不是對手,還關注他們做什麼。

不過,老福的這句吶喊,倒是成功的讓其他人,將自己的注意力放在了他的身上。

付義摸了摸自己嘴角剛剛流淌下來的口水,不屑的看著對方:「要打就快點,磨磨唧唧的做什麼。」

在遺迹中,得到了老者天級高手的經驗,此時的付義正是自信心膨脹的時候。因此,說話也就不怎麼客氣了。

不是非要嫁給你 當然,這其中,也有他故意使激將法的原因。

畢竟,擾亂敵人的情緒,也是戰鬥的一個方式。

而精通心理學的付義,顯然同樣的精通此道。僅僅一句話,就再次讓老福暴跳如雷。

「小心一些,我懷疑他手中,應該隱藏的有殺手鐧。」剛剛的時候,並不是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烤兔身上。

比如蘇嵐。

在見到老福的那一刻,他就敏銳的察覺到了不對勁。

而聽到老福的話之後,蘇嵐就更加確信這一點了。

畢竟,在知道他們的身份之後,還依然有恃無恐的等待著他們出現。

而且,看老福的樣子,對於他們,是一點都沒有放在眼中。在他們出現的時候,老福的眼中,更是閃現出了一絲興奮。

這說明了什麼,蘇嵐同樣很清楚。

老福認為,他已經吃定了自己一行人。

這簡直太過於反常了。畢竟,之前,在臨海市的時候,老福面對自己一行人,連照面都不敢打,就這麼灰溜溜的跑掉了。

而現在,距離那個時刻,也不過僅僅半年多而已。老福面對他們時的態度,就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這證明,肯定有什麼東西,或者什麼奇遇,給了老福正面硬剛自己一行人的信心。

只是,他的殺手鐧,到底是什麼呢?

蘇嵐剛剛,已經快速的掃了一眼山洞中的情況。

山洞裡面,並沒有任何人工開鑿的痕迹。而地上和周圍,也沒有見到任何類似於陣法或者符籙之類的東西。

老福並沒有在山洞中動手腳。

那麼,只能是在其他方面了。

蘇嵐將自己的目光,重新放到了老福的身上。

那麼,就讓我看看,你到底有什麼樣的奇遇吧。竟然敢無視我,無視治安局的威嚴。

有什麼殺手鐧,現在就直接拿出來吧。 「呵呵,不得不說,這個世界上,還是有聰明人的存在的。」蘇嵐對付義的提醒,自然也落入了老福的耳中。

聽到蘇嵐的話,老福笑著點了點頭。

這些人中,只有蘇嵐,發覺到了情況的異常。同樣的,也只有蘇嵐,給了自己足夠的重視。

這讓老福看向蘇嵐的目光,變得滿意了一些。

既然這樣的話,那麼,待會我就給你一個沒有痛苦的死法好了。

只是,老福對於蘇嵐的滿意,剛剛持續了幾秒的功夫,就被他接下來的話,給刺激的血上了頭。

「福宜祿,有什麼底牌,就請你儘快使出來吧。畢竟,我和我的同伴們,已經餓的不行了,還需要你的兔子來充饑呢。」

蘇嵐在說話的時候,還特意的看了一眼放在一個碩大樹葉上的兔子。那眼神中的渴望,頓時讓老福火冒三丈。

「呵呵,既然你們找死,那麼就怪不得我了。」說著,老福輕輕的拍了拍手:「現在,就讓你們見識一下,我的助手的厲害吧。出來吧,喜子。」

「噗~~~」

「哈哈,笑死我了,喜子這是個什麼名字,你這該不會是從安南鄉下招了個長工吧。」

老福的傀儡還沒有出現,他的話,就已經給蘇嵐一方的士氣造成了巨大的打擊。

喜子這個名字,成功的讓付義笑噴了。

而鄭青松哈哈大笑著說出來的話,更是讓其他人忍俊不禁。就連陶小萌,也忍不住捂著嘴吃吃笑了起來。

蘇嵐雖然沒有直接笑噴,但是臉上也出現了抑制不住的笑容。

只是,這個笑容,在山洞外,走進來一個人之後,就直接消失了。

「吳忠澤?」蘇嵐臉上的神情,頓時變得嚴肅了起來。

這個人,其他人可能不認識,但是蘇嵐又怎麼會忘記。

那個背叛了國家的治安官,那個,可以算是天才的人物。 豪門祕婚:霸個總裁當老公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