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而周圍看熱鬧的學生們都等待着林夕瑤的回答,有的喊着快答應,有的則保持着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2021 年 1 月 28 日By 0 Comments

林夕瑤是葉寒的女朋友,這幾乎已經是全校皆知的事情,而此時林夕瑤在校門口被一個男子表白,而且這男子好像還長的蠻帥,這倒是很有意思了。

“我拒絕。”林夕瑤冷着臉,回答道。

“爲什麼?”趙東眼裏閃過一絲陰狠。

“我已經有男朋友了。”說着,林夕瑤還將左手的戒指露了出來,“你死了這條心吧,請你以後不要再來打擾我。”

說完,林夕瑤直接轉身離開。

這個趙東已經徹底的讓林夕瑤反感,因爲他三番兩次的來找她,甚至這一次還當着學生的面向她表白,這已經讓林夕瑤很憤怒。

葉寒雖然有點花心,但林夕瑤是絕對的專一,她這輩子只愛葉寒一個人,不可能再和別的男子有什麼交集。

而且葉寒的花心都是經過林夕瑤同意的,可想而知葉寒在林夕瑤心中的地位。

“夕瑤,等一下。”趙東在林夕瑤離開的時候,居然往前一步,抓住了林夕瑤的手臂。

“放開我!”林夕瑤頓時怒道,說着,不停的掙扎着,想要把手臂抽出來。

但趙東卻死死的抓着林夕瑤的手臂,說道:“不,你不同意,我就不鬆手,夕瑤,接受我吧,我比你那個男朋友要好的多了,我有錢,還有權,我能讓你過上幸福的生活。”

“滾!”林夕瑤一把抽出手臂,然後右手一巴掌扇到趙東的臉上。

“啪!”

清脆的巴掌聲,響遍了整個校門口。

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沒有人會想到,平時柔弱的林夕瑤,居然會發這麼大的火,而且還一巴掌扇到了趙東的臉上。

趙東完全愣住了,他想不到,林夕瑤居然敢打他,而且還是在大庭廣衆之下,狠狠的打到了他的臉上。

趙東平時生活在趙家,嬌生慣養,哪裏受過這樣的委屈。

而林夕瑤則滿臉厭惡的拿出紙巾,不停的擦拭着手掌和剛纔被抓住的手臂,彷彿趙東帶有病毒一樣。

看到林夕瑤的舉動,趙東心裏的怒火徹底的點燃了。

他從來沒有被人這麼對待過。

身爲趙家第三代成員,趙家家主的孫子,他走到哪不是高高在上的。

現在居然被一個女孩打了,還被人一臉厭惡的看着。

“你,你居然敢打我!”趙東滿臉陰沉的說道:“我向你表白,你拒絕就算了,居然還敢打我!”

說着,趙東把手裏的花丟到了地上,還狠狠的踩了一腳,然後一步一步的走向林夕瑤。

林夕瑤看到趙東向自己走來,臉上出現一絲驚慌,往後退了兩步。

突然想起什麼,林夕瑤連忙伸出左手,抓住右手的手錶。

只要趙東敢再靠近,她會毫不猶豫的發射手錶裏的麻醉針。

然而,在趙東再踏出一步的時候,一個黑影,出現在他的面前。

下一秒,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神情下,趙東如同脫了線的風箏一般,往後飛去,狠狠的撞在了一顆樹上。

“心語姐姐!”林夕瑤看到心語的出現,頓時滿臉驚喜,然後像個小孩一般,抱住她的手臂,指着像死豬一樣的趙東說道:“心語姐姐,幫我教訓他,他是壞蛋!”

心語點了點頭,對着林夕瑤輕輕一笑,然後走向趙東。

“我了個大草,敢不敢再猛一點,一個女的也這麼能打,那我們還怎麼活啊!”一個身材彪悍的學生看着眼前的這一幕,久久沒有反應過來。

“我靠,女神!”男生們看到心語的模樣後,頓時就愣在了原地。

這是怎樣一個女神啊,先看那身材,就已經沒的說了。

對於一些御姐控來說,心語簡直就是女神中的女神,完爆一切美女。

林夕瑤是個蘿莉,而心語是個十足的御姐,那美麗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在所有人的目光下,心語走到趙東的身旁,伸手抓住趙東的衣領,直接將他拽了起來。

下一刻,所有人就瞪圓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心語狠狠的將趙東砸到了地上,並且將水泥地都砸凹了進去!

學生們看着都覺得疼,把水泥地都砸凹進去啊,這得多大的力量。

而東海大學在校門口值班的校警早就縮在值班室裏不敢出來。

笑話,心語一腳就把人給踹飛,出去還不是找虐麼。

“放肆!”不遠處,一名中年人準備衝向心語,把趙東救下來。

“大個子,我勸你最好不要輕舉妄動!”

冰冷的聲音,落入中年人的耳裏。

下一刻,中年人的瞳孔縮成最危險的針孔狀,隨後,中年人拼了命的往後飛退。

但還是晚了一絲,中年人的胸口,直接被劃出一個口子,鮮血,頓時就染紅了他胸前的衣服。

夜鶯手持一把匕首,緩緩的出現在了中年人的面前。

“想去救你家少爺,那就先過我這一關!”

夜鶯說完,眼神一冷,滿臉不屑的看着中年人。

中年人喘着粗氣,夜鶯剛纔的攻擊,是他經歷過最危險的時刻,哪怕再慢一點,他的胸口都會直接被切開。

“你是誰!”中年人滿臉警惕,他知道,自己絕對不可能是夜鶯的對手。

“我?”夜鶯不屑一笑,“你沒資格知道,你們趙家也沒資格知道。”

“我可以告訴你的是,你們別想打那個女孩的注意,否則你們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夜鶯滿臉冷笑道:“給我滾!”

說完,一股強悍的壓力,籠罩了中年人的全身。

“但我們少爺!”中年人頂着威壓,咬着牙說道。

“要麼死,要麼滾!”夜鶯手中的匕首快速的在手心旋轉起來,“三秒!”

“三!”

“二!”

中年人一咬牙,滿臉不甘的離開。

“砰!”被心語揍的半死不活的趙東被狠狠的扔到了一顆樹上,不省人事。

終於發泄完的心語轉過頭,看着林夕瑤,等待着她的指示。

“好了,心語姐姐,我們回家吧。”林夕瑤主動拉起心語的手,剛纔的憤怒一掃而空。

心語點了點頭,掃視了周圍一眼,確保沒有任何的危險後,才拉着林夕瑤的手離開了東海大學。 生死之間清靈想到了很多,父親、親媽、姐姐、雲戴戴、唐嫣、劍天、院長、還有那些喜歡她的人。她這一輩子是愧對於他們了……

「小妞,我們相識一場也算是有緣……」

紫寶似乎還想說什麼,可是狐渺的狐尾已經掃來。清靈認命的閉上了眼睛,身體在強勢的威壓之下絲毫不能動彈,泉泉沒有趕到,她已經沒有活路可走——『叮叮叮——』風刃重裝硬物的聲音響起,自己竟然還能思考?

疑惑的睜開眼睛,看到了什麼?!

清靈小口微張,驚訝的看著前方讓她目瞪口呆的一幕,一個白色的蛋活躍的在空中上下亂蹦,追著一隻已經完全化形的大狐狸一次次的砸去!

下意識的低頭,清靈看看自己懷中已經空空,她確定那顆狂砸狐狸的白色蛋就是自己懷裡的那一顆!

白色的蛋竟然自己動起來了!而且還對著前一刻信心滿滿要殺自己的狐渺死命的砸過去,彷彿一肚子氣終於找到了宣洩的出口,而這個出口就是痛扁狐狸的原因。

狐渺的真身並不太大,只有五六米長,一顆西瓜大小的白色蛋和他的體型一比就太小了點,可就是這樣的『小不點』仗著自己殼子夠硬,無視狐渺的攻擊,速度夠快,可以跟上狐渺的速度,便成功的把狐渺狠狠的打壓,讓他落盡下風。

「紫寶,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情?我不是要被狐狸尾巴給掃到了嗎?」生死來臨前夕,清靈閉上了眼睛,只聽到風刃的鏘鏘聲,而看看身體卻沒有受到一絲傷害。

「小妞,你可真幸運的,那顆蛋忽然跳起來,硬生生的吧所有的風刃都給扛了過去。看來你是它主人的事實它是有點接受了,不然也不會挺身而出救了你。」

『嗷嗚~~嗷嗚~~~』狐狸被打的遍體疼痛,呻吟起來有些像是狗叫,白色蛋依舊沒有結束髮泄的念頭,繼續對狐狸強勢打壓。

這時,清靈只聽腦海中一聲,「小姐姐,我回來了。」一扭頭便被一條小小的四腳蛇一頭撞進懷裡。

小蛇似乎沉寂與和小主人分別多時重新相遇的歡樂里,一點都沒有顧及到它和主人重聚的不遠處,一隻狐狸正在被一顆蛋狂砸。

一手抓住泉泉,讓它安分一些,清靈無聲的指了指那邊發生的事情,鳥獸齊飛,林木倒塌,皆是在狐渺逃離是不幸造成的。那顆蛋還是沒有停止的意思,好像要憑著自己小小的身體,一次一次的生生把這隻討厭的狐狸給砸死。

「那是什麼?」泉泉爬到清靈的肩膀上,歪著小腦袋問自家小主人。看著那顆正在砸狐狸的蛋,不知道為什麼,竟然有種熟悉的感覺。

那是屬於契約的影響,清靈和泉泉簽訂契約,而白色的蛋也和清靈簽訂契約,因此三人之間在契約方面還是有一定聯繫的,泉泉之所以感覺那顆蛋熟悉也是因此。

「泉泉,要不是那顆蛋忽然發威,我就要被那狐狸給害了」

「什麼!一直狐狸竟然要害小姐姐?!不可原諒!」

泉泉的小身子忽然飛起,沖著狐狸和白色蛋的方向飛去,龍體在空中忽然變大,一眨眼便生長到五六十米的長度。這還不是泉泉真身全長,只是在它看來對付一隻五六米高的狐狸,自己這個體型就已經足夠了。

『嗷吼——』龍吟聲驚天,傳遍整個十萬大山!也驚動了十萬大山深處的九級魔獸們。

一聲龍吟帶著強大的龍威壓向狐狸,在比他更加強勢的壓力之下,狐渺受驚,身體微微顫抖。趁著這個機會,白色的蛋對他更是勤追猛打,金龍擺尾也『帕——』的一聲摔到狐狸的身上。

「嗷嗚~~~~」狐狸一聲吃痛,身體也被抽飛,白色的蛋在金龍面前停止片刻,似乎是在責怪它吧狐狸打的太遠,又在空中一蹦一跳的向著狐狸的方向挑去。

狐狸一見自己還要被打,嚇得夾著尾巴就要逃跑,可是卻被速度極快的白蛋和金龍給前後攔截,一時間他想走也走不掉。

金龍再前擋住狐狸的去路,白蛋在後不停的對狐狸進行攻擊,『嗚嗚嗚嗚~~~』狐狸慘叫聲連連,時局已經完全顛倒,前不久還傲氣十足要取走清靈性命的狐渺,這一刻卻被清靈的兩隻靈獸給逼至此境!

「住手!是什麼人敢亂闖我們十萬大山!」威嚴的聲音如驚雷般響徹,清靈聽得出那聲音的主人正是十萬大山的老大——石嘯天!

……………………………………………… 林夕瑤不知道的是,今天的事情,在趙東的心裏種下了仇恨的種子。

不過,這也爲葉寒毀滅趙家而做了一個鋪墊。

回到車裏後,林夕瑤的怒氣已經消失,不過還是滿臉厭惡的用紙巾擦拭着自己的手,畢竟剛纔可是用這手掌打了趙東一巴掌。

“第一次見你發這麼大的火。”

心語沉吟了一下,說道。

“哼,我當然生氣了。”林夕瑤滿臉不爽的說道:“那個趙東,死了活該。”

心語笑了笑,沒有再說話,開車離開了東海大學。

此時的東海大學早已鬧翻了天,畢竟今天校門口發生的事情太過勁爆。

先是林夕瑤遭遇表白,然後一巴掌打了趙東,再然後就是心語出現,狂揍趙東一頓。

心語的出現無疑是這個早上最受矚目的事情,心語無論是身材,還是相貌,都足以用完美來形容。

而心語的實力也讓人震驚的合不攏嘴巴,因爲她一個人把趙東給揍的跟狗似得,完全爬不起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