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而在那兩道身影的身後,卻是有着一百餘位帶甲之士,嚴陣以待的直視着前方,一派戰意十足的氣氛。

2021 年 2 月 3 日By 0 Comments

“肯定有,說吧,晨兒你的心上人到底是誰?明明在剛剛,你的臉可是都紅了。”

“胡說!沒有,我的臉怎麼可能會紅。這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

幾道打鬧的聲音頓時響起,而陸晨此時,他也是受不了陸薇姐的質問了。

不過相比起陸薇姐的質問,更讓他感到難受的乃是,之前他腦海內突然浮現出來的那一道絕美身影。

“怎麼會是她?沒道理啊,完全沒有道理啊。”

陸晨的心中十分不解,但他卻是不知,和一位年齡相差不多的異性,共同經歷過生死一般的考驗,到底時有多麼的難得……

而就在陸晨感到心中十分疑惑,和頭腦十分頭痛的時候。

這時,在遠邊之處,卻是有着一位荊州步甲騎着戰馬,飛速的就朝着他們這裏奔跑了過來。

“報!捷報!!!”

那一位荊州步甲,邊衝向陸晨他們這裏的時候,也是邊在不停的大聲喊着。

甚至爲了將聲音變大,他也是不惜用了靈氣,來故意使自己的聲音變得更有力度。

“主公,軍師和夏將軍已經拿下上景縣城!!!”

“上景縣城中的兩位地武境強者,皆以被斬首!城中所有軍隊,也盡皆願意向主公投降。並且,我軍傷亡,只有不到兩百餘人。”

這位荊州步甲到了陸晨的面前,第一件事就是當即單膝跪了下來,恭敬的大聲彙報着上景縣城的戰捷。

此刻,天邊的夕陽也是漸漸的消失了,只有着最後一絲光亮還位於遠邊的天際之上。

而陸晨,現在他也是把身體轉了過去,一臉嚴肅的看向了這最後的一絲夕陽。在他一旁的陸薇,看着如此嚴肅的陸晨,也是頓時就不敢再發話了。

“回想我第一次攻城,乃是動用全軍之力,甚至還派出雄信和妙才兩員大將從兩個方向共同進攻,可是即使如此,我軍損耗卻依然不小。”

“而如今,我卻是隻派出了一部分軍力,和讓元直和妙才一同行動,便是這般容易就打下了一城。這世上萬般變化,可不是一般的快啊。”

陸晨嘴角輕笑,靜靜的看着遠方的那最後一絲夕陽。

現在的天火王朝,便像是這最後的一絲夕陽一般。雖然還有着最後一絲光亮,但終究是會熄滅。

而在明日,卻是會有着鮮紅着的東方日出,閃耀着無上的光芒再次出世!

只不過這天火王朝“明日的日出”到底是誰來開創出來的,那便是暫時不清楚了……

終於,在最後一絲夕陽之光消失之時,陸晨也是把身體給轉了回來,看向了那位前來彙報的荊州步甲。

“主公,軍師還令我帶過來了一封密信,還請主公過目。”

這時,這位荊州步甲也是立即就拿出了一封密信,恭敬的遞給了陸晨。

陸晨拿起這封密信一過目,很快,他的眼中也是有着光芒顯現,彷彿是看到了什麼非常震動人心的訊息。

“哈哈哈,元直啊,元直,果非大才啊!”

“我們不過是剛剛纔奪下了上景縣城,元直卻是已經就有了再奪白土縣城的計策,真乃絕世奇才啊!”

看着這密信上所寫的內容,陸晨當即就是大笑了起來。

對於他陸晨來說,如今天火王朝正是動盪之際,手中所掌握的城池,當然也是越多越好了。

“走,回府。也順便給元直寫寫回信,讓元直放心,兩日之內必是有着三千荊州軍,前去助他一臂之力!”

陸晨一臉的笑容,隨後他便是帶着陸薇和身後那一衆荊州步甲,直接就離開了這座小山。

不過,在離開的途中。

陸薇卻是有些疑惑的在心中想起來了一個問題。

“三千荊州軍?晨兒麾下的荊州軍,好像所有人加起來都是沒有這麼多吧,他去哪裏找這麼多的人啊。”

陸薇的心中充滿着不解,不過她卻不敢去問。畢竟,在陸晨認真起來的時候,她這個姐姐可是一點也不敢像之前那樣與陸晨打鬧了。

不過,陸薇的這個問題,卻是在第二日就解答了開來。

因爲在第二日的正午之時,在清平縣城的北城門之外,竟是直接就有着整整三千之多的荊州步甲,已經站好了列隊對着縣城的方向。

強大的氣勢,也是猶如潮海一般,瞬間就涌入了清平縣城內。

讓得一些境界低的城中之人,竟是都被這股來自於城外的氣勢給震顫得瑟瑟發抖!

而此刻,在這三千荊州步甲的前方,一身穿戴着輕甲的陸晨,也是早已在這裏等候多時。

“嗯,不錯,她竟是在今日上午就是將一萬顆靈晶派人給我送了過來。我也好在現在就有了如此之多的荊州步甲啊!”

看着面前一衆戰意十足的荊州步甲,陸晨的心中也是不由得感嘆了起來。

那位答應給他一萬顆靈晶的韓清雪,還真是沒有糊弄他呀。

眼前的着三千荊州步甲,就是陸晨用了近四千顆靈晶對等的靈源,所招募出來的。其中大部分都是練體境七重,小部分乃是靈武境一重。

這樣的一支彪悍軍隊,在這慶河郡大地之上,差不多已經是沒有同等人數的軍隊可以與之對敵了。

然而,就是這樣的軍隊,陸晨也才花費了近四千顆靈晶的靈源而已。他剩下的靈晶,可是還有着很多的呢!

“出發,進軍白土縣,與妙才匯合!”

稍微在心中感嘆了一番之後,陸晨便是直接就拔出了自己血劍星河對指向了天空,開始暴吼了起來。

“殺!殺!殺!”

就在陸晨發號完施令的那一刻,三千荊州步甲也是齊聲暴出了一聲嘶吼之聲。

嘶吼之聲強,竟是讓得城牆地上的一些閃碎石子都是開始微微的震顫了起來。

隨後,這一支猶如絕世戰軍的軍隊,便是拉着長長的隊伍離開了這裏,陸晨此刻也是走在了軍隊的最前方。

而在清平縣城的城牆之上,身穿着銀色戰甲的單雄信。

他這時也是深深的看向了陸晨帶軍離去的背影。

“主公,你儘管安心離去便可,這清平縣城便交給我了。”

望着陸晨的背影,單雄信也輕輕的點了點頭。

畢竟,清平縣城這裏可是算陸晨現在階段的大本營啊,是必須至少要留有一位地武境強者來鎮守的。

……

慶河郡,白土縣城之外。

此刻,夏侯淵已經率領着五百荊州步甲來到了這裏,排開了陣勢筆直着對指向了白土縣城。

雖然他們只有着五百來人,但氣勢卻是一點也不差。

特別是夏侯淵,他身上那足以媲美地武境五六重的強者氣息,也是一點都沒有故意隱藏,肆無忌憚的爆發了開來。

感受着這樣強大的氣息,別說是守着城牆的那些軍士,就是連白土縣城的縣尊,此刻也都是感到了心中震顫!

“這就是攻下了清平縣和上景縣的,軍隊和戰將嗎?果然非同一般啊,不過嘛……就憑區區五百軍士,就想攻我白土縣,是不是想的太美好了?”

這時,城牆之上,白土縣的縣尊也不由得這樣想到。

他如今已經年過七旬了,但他卻依然只是地武境三重境界,在修爲上可能是很難再有什麼建樹了。

並且,因爲自身實力已是很難增長,所以說,他的野心也是沒有多大了,只是想好好的在如今的亂世之中守成就夠了。 兩軍相望,時間慢慢的流逝着。

一晃便是三個時辰過了去。

而這時,白土縣的縣尊,作爲一名實力一般且年齡極大的老者,他的心中也是開始亂起來了。

其實在清平縣和上景縣被攻下之後,他的內心也是早已開始有些動搖了。

至於內心動搖的原因,就乃是如何做出他們白土縣歸宿的的選擇了。

在他看來,擺在他們白土縣面前的,如今只有着兩個選擇,那就是“主動投靠”與“被迫投降”。

除此之外,別無其它選擇!

“我白土縣如今雖是已經到了這種時候,但對面敵軍僅僅卻只派出了五百軍士過來,光是憑這點人就想攻我縣城,怕是少了些吧。”

看着城牆下方的這麼一點敵軍,白土縣尊也是不由得哀嘆了起來。

因爲,對面敵軍如果只是有着這麼點人前來攻城,那麼他們就是主動投靠了,那也會是很讓人看不起的啊。

畢竟,他白土縣城雖弱,但那也是還有着三千多黑甲軍士呢!

“喂,我說這白土縣的縣尊,你想好沒有啊。究竟是大開城門迎我們進去,還是等我大軍即到,然後立馬發起攻城!”

“先說好了啊,如果你們選擇後者,那你們白土縣的這些軍士,怕是有很多都將是要倒下去了。你這個做縣尊的,也是要多替自己的軍士們好好着想啊。”

夏侯淵一的雙眼睛,就這麼直直的盯着那位白土縣的縣尊,開始大聲的說道。

他之所以這麼說,也是想借此來讓這位縣尊,更有可能的選擇主動投靠與他們。

要知道投靠和投降,可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啊。並且,對於陸晨他們的軍隊說,凡是主動投靠於他們的人,他們也是會更加友好對待的。

“大開城門,迎接你們進城?就憑你麾下的這五百軍士?”

聽着夏侯淵的喊聲,這位縣尊也並沒有擺出什麼好臉色,相反他還立即就帶着憤怒的語氣迴應了夏侯淵道。

想我投靠你們?可以!

但你們至少也得出派出一支像樣的軍隊來吧。光是憑一位戰將帶領着區區五百軍士,就想讓我白土縣城大開城門,迎接你們?

簡直就是妄想!

即使這位縣尊年事已高,心中早已沒有什麼野心和戰意,但作爲一個人最爲起碼的尊嚴,他也還是有的。

如果他白土縣城,被人僅帶了五百軍士,便是被嚇得大開城門,迎接敵軍。那他白土縣人們的臉面何在?他身爲一縣之尊的臉面何在?

“哦,區區五百軍士?哈哈哈,軍師早就料到你會這麼說了,既然如此,那你就等着吧!”

頓時,夏侯淵就朝着城牆上方的白土縣尊,露出了一絲讓人感覺深不可測的微笑。

“踏!踏!踏!踏……”

而恰恰就是在此刻,一陣陣如同驚雷一般的腳踏之聲,竟是突然就從遠方慢慢的傳了過來。

並且,這種腳踏之聲隨着時間的流逝,也是越來越大。如此轟鳴遺憾的腳踏聲,直接就讓得無數人的心中一震。

“那是……敵軍?”

位於城牆之上的白土縣尊,他也是瞬間就發現了正在從遠方趕來這裏的一大隊帶甲之士。

這些帶甲之士,一眼望去盡是有着近百丈來長的隊伍,據縣尊自己的估計,怕是有着三千左右的軍隊。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