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而對於東國出現的神級馴獸師,龍飛根本就沒拿他當個威脅,因為龍飛根本不相信這世界中除了自己以外還有別人懂得獸語。當然,龍飛心裡也知道,並非說一定要懂得獸語才能夠馴獸。有的人天生就和野獸比較親近,這種人也比較容易能馴服凶獸。所以還是那句話,龍飛只是在戰略上藐視對手,在戰術上龍飛是絕不會輕敵的。

2021 年 1 月 28 日By 0 Comments

……

「雷叔,我不怕死,我爹也他也會支持我上戰場建功立業的!」栓子堅定說道。

「大將軍,我看就讓栓子上戰場吧,我會派凶獸貼身保護他的安全。」龍飛見栓子如此嚮往沙場,心中也忍不住一陣感慨。

雷百川沉思片刻,望著栓子和龍飛道:「這件事還是等回來再說吧,我得徵求我那兄弟的同意才行。神師大人,我們還是即刻啟程吧!」

事實上,雷百川此時已經不是為國而急,而是為他自己的夢想而急。因為騎兵部隊是雷百川做夢都羨慕的兵種,自從聽說東國著手組建騎兵之後,雷百川就沒睡過一個好覺,憂國憂民是一部分,更多的還是羨慕嫉妒恨。而如今西國好不容易出現了龍飛這麼個神級馴獸師,雷百川豈能不激動。要知道,雷百川剛收到龍飛是神級馴獸師的情報時,可是連夜就跑進皇宮面聖去了,為的就是請龍飛出手幫助組建一支騎兵。

龍飛苦笑一聲,心說,你丫急個屁啊!小爺又不會跑,用得著這麼火燒眉毛嗎?

「既然大將軍如此憂心,那我們現在就走!」龍飛當下也只好答應下來,要不非得讓這雷百川給煩死不可。

「好!神師大人請!」雷百川立時激動不已。

龍飛和上官福不由得齊齊搖頭苦笑,唯獨栓子一臉麻木不仁,估計心裡還在念著上戰場建工立業的事情,真要魔怔了。

片刻后,四人踏出書房。

「栓子,我不在你要好好看著土豪城,你放心吧!我會在大帝那裡親自給你討個先鋒官!」龍飛真是怕栓子走火入魔,這可不是危言聳聽,像栓子這種腦袋一根筋的人,是很有可能發生的。

「啊!」栓子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立時興奮道:「謝謝老大! 重生未來之慕長生 老大你放心去吧,我會把土豪城看好的!」

龍飛翻了翻白眼,暗嘆,這叫什麼事!

「啾啾……」

龍飛當下也沒在猶豫,直接仰天發出一陣雕鳴。

「啾啾^^」

很快,金雕王的回應聲響起。

不多時金雕王帶著一個族人飛落在龍飛跟前。

雷百川眼神中頓時升起一股欣喜之色,雖然龍飛神級馴獸師的身份早已確認,但親眼見到龍飛召喚來金雕,雷百川心裡無疑更加踏實。所謂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就是這個道理。

隨後,龍飛和雷百川各自騎上一隻金雕。

「城主大人,我不在之時還望城主大人能夠照應下土豪城。」龍飛心裡自然有點不放心栓子,誰讓他滿腦子都是上戰場建功立業。萬一有奸人來土豪城搞破壞的話,栓子未必能應付得了,所以龍飛只能採用雙保險。

「神師放心!下官定盡心儘力!」對上官福來說,土豪城可是他眼下最大的利益所在,雖然他只佔其中一成,但就這一成便遠超整個切爾曼城帶給他的收入。所以上官福自然願意盡心儘力。

龍飛滿意的點點頭,隨即給兩隻金雕下達前往帝都的指令。

「啾啾^^」

兩隻金雕當即衝天而起……

……

一天後。

金雕帶著龍飛和雷百川進入帝都上空。

天行西國帝都朝陽城絕對是一座無比繁榮,無比龐大且華麗的城市。

龍飛騎在金雕王身上,俯覽整個朝陽城,最大的感觸便是華麗!

看到如此華麗的帝都,龍飛樂了,一天的辛勞瞬間消散。因為華麗的朝陽城無疑在告訴龍飛,這趟來對了,竹杠絕對能敲響。

在龍飛眼中,華麗的朝陽城建築已經徹底淪為一堆堆紫光閃爍的極品五行石。

「大將軍,我們是在皇宮外降落,還是直接在皇宮內降落?」空中,龍飛大聲詢問雷百川。

對於皇宮的規矩龍飛並不清楚,所以也只能詢問雷百川了。

「神師大人,千萬不能在皇宮內降落,皇宮內有巨型弓弩,我們擅自闖入會給射成篩子的。」雷百川趕忙說道,生怕龍飛一頭闖進皇宮,到時候皇宮中來個萬箭齊鳴,那死得可真叫一個慘。

龍飛一頭黑線,暗自慶幸沒有自作主張,要不然到時候哭都沒地方哭去。龍飛可不是擔心自己被射成篩子,而是怕金雕王被射成篩子,要真是萬箭齊鳴的話,龍飛可沒有能力救下金雕王。

片刻后,兩隻金雕帶著龍飛和雷百川落在皇宮門口。

「什麼人!」

此時近百名皇宮守衛個個如臨大敵,當即將龍飛和雷百川團團圍住。

龍飛瞟了雷百川一眼,暗道,看來這貨也混得不怎樣,這麼多皇宮守衛竟然沒有一個人認識他。

雷百川尷尬的乾咳了一聲,隨即從胸前口袋裡掏出一塊金牌,只見這塊金牌上寫著兩個大字——鎮邊。

「馬上放行!我要見大帝!」

拿出金牌后,雷百川總算開始釋放自己的「王八」之氣。

「見過鎮邊大將軍!」

近百護衛見到金牌后趕忙恭敬放行。

……

進了皇宮。

龍飛開始鬱悶了。

走了小半個時辰竟然連西國大帝的腿毛都沒見到。

「這尼瑪也太大了!西國大帝難道就不怕兩腿走出關節炎?」龍飛心裡惡毒的詛咒著。

「神師大人,您在堅持一會,馬上就到了!」雷百川尷尬的笑了笑。

龍飛直接賞了雷百川一記白眼,心中默念,小爺我XX你全家女性,「馬上」這兩個字你他娘已經說第八次了。

就在龍飛以為還有第九次的時候,終於沒能如願。

金碧輝煌的宮殿群總算出現在龍飛的視線中。

「那是什麼?」龍飛指著不遠處一片耀眼的紫光對雷百川問道。

雷百川抬眼一看,隨即對龍飛道:「神師大人,那是五行神殿!」

「沒問你這個,我是問那些閃爍著耀眼紫光的東西是什麼!」龍飛此時對雷百川是相當不滿,早知道這麼長的路,冒著被射的風險,龍飛也堅決要直接落在皇宮內部。

「額……」雷百川此時風中凌亂了,額頭冷汗一滴一滴往下滑落。心中暗道,我到底該不該告訴他那全是一等五行幣呢?不告訴他估計他不會罷休,可要告訴他,萬一他將五行神殿據為己有,那我豈不是成了千古罪人……天吶!我到底造了什麼孽?

「難道你也不知道?」打死龍飛也不相信雷百川會對皇宮中這麼惹眼的建築毫不知情。

「知道!知道!」雷百川擦了擦額頭的冷汗,隨即結結巴巴道:「那是……那是……那是……一…一…等…五行幣。」

「一等五行幣?!!」龍飛頓時雙眼放光,心中暗道,看來小爺還是低估了天行西國的財力,尼瑪!竟然用極品五行石建造宮殿,這才是徹頭徹尾的土豪!小爺跟他一比,簡直就是收破爛的。不行!這土豪宮殿明明就是小爺我的。

龍飛此時的想法要是讓雷百川知道的話,雷百川恐怕會直接暈過去,就算暈不過去,也得一掌把自己拍暈,否則雷百川絕對是天行西國開國以來最惡劣的歷史罪人。

要知道,五行神殿可是整個天行西國最神聖的存在,在某種程度上,五行神殿甚至凌駕於皇權之上。每一年都有無數信徒從全國四面八方趕到帝都朝拜五行神殿。這要是讓龍飛給弄走了,天行西國人民的精神支柱可就崩塌了。

可憐的雷百川根本不知道龍飛心裡已經將五行神殿據為己有,正所謂,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龍飛可是貨真價實的賊祖宗。凡是龍飛看上的東西,那就從來沒有能逃脫的,所以歷史罪人這頂比綠帽子還恐怖的帽子此刻已經悄然開始為雷百川量身訂造。

「神師大人,大帝還在等著我們,您看……」見龍飛望著五行神殿雙眼放光,雷百川心裡忍不住升起一股淡淡的想死的衝動。

PS:淡淡的想死的月票,你到底在哪?老衲夜觀星象……月票大仙終於來了!!! 在雷百川幽怨的眼神中,龍飛終於將視線從五行神殿上挪開,兩人繼續前進。

一刻鐘后,龍飛和雷百川總算是置身金鑾殿前。

「神師大人,您稍微等待一下,大帝馬上會宣您進殿!」金鑾殿前雷百川攔住龍飛,笑呵呵說道,生怕龍飛擅闖金鑾殿。

令雷百川沒有想到的是,龍飛居然非常客氣的點了點頭,臉上完全沒有不耐煩的表情。

事實上,龍飛的大腦現在正以每秒180000轉的速度飛速思考,思考的是一個讓雷百川吐血的問題——到底要怎麼樣才能將五行神殿合情合理的據為己有呢?

龍飛現在可謂是爭分奪秒,根本沒空理會雷百川,能夠拖延點時間,正合龍飛心意。

……

「宣!龍飛,雷百川覲見!」

聽到一個死兔子的娘娘腔后。

龍飛只能沉著臉和雷百川一起朝金鑾殿走去。

下一刻。

龍飛和雷百川踏進金鑾殿中。

龍飛抬眼一掃,只見金鑾殿的龍椅上正坐著一名遲暮老者,臉上的褶子都能夾死蒼蠅,看得龍飛一陣心驚肉跳。不知情的還以為這是哪裡跑出來的老妖怪。此刻金鑾殿中文武百官齊聚,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落在龍飛和雷百川身上。

「未將雷百川,叩見大帝!」雷百川此時趕忙跪下行大禮。

龍飛依然直挺挺的站著,除了至親長輩之外,想要龍飛跪下給別人行禮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丫的!怎麼不說萬歲萬歲萬萬歲!」龍飛心裡暗自腹誹。

「龍飛恭祝大帝萬壽無疆!」雖然不屑,但基本的禮節龍飛自然不會落下。

「鎮邊將軍平身!神師免禮!來人!給神師和將軍上座!」西國大帝呵呵笑道,顯然興奮不已。

令龍飛驚訝的是,這西國大帝看上去簡直就是那種隨便咳嗽一聲都有可能歸西的主,怎麼聲音能夠如此洪亮有力呢?尼瑪!這不科學……

片刻后,兩隻死兔子搬來椅子請龍飛和雷百川落座。

「神師不遠萬里趕來,實在是辛苦了!」等龍飛落座后,西國大帝繼而客氣說道。

「嘿嘿,有錢賺,小爺一點也不辛苦!倒是外面的兩隻金雕兄弟真是辛苦了,回家后得好好犒勞。」龍飛心中暗笑道,隨即掃了金鑾殿中幾十位文武百官一眼,又看了看大帝,這才站起身無恥說道:「能見到我朝天子,是我的榮幸,豈有辛苦之理!大帝,龍飛是個粗人,喜歡直來直往,今天和大將軍一道過來,主要是想找大帝談談凶獸租賃的事情!」

「租賃?」西國大帝愣了一下,隨即趕忙道:「神師的凶獸難道不賣嗎?」

龍飛搖了搖頭,隨即將自己為何只租不賣的理論給金鑾殿中眾人講了講……

「既然神師有自己的難處,本皇也不勉強,只是不知這租賃是怎麼個租法?」西國大帝在聽完龍飛的借口之後,也只好放棄購買兇獸,轉而質詢租賃之法。

「大帝莫急,聽我慢慢道來!」龍飛想了想隨即道:「是這樣的,我暫時給大帝準備了一萬空騎,三十萬陸騎。這一萬空騎由兩千隻成年金雕和八千隻成年大鵬組成,三十萬陸騎由十萬成年踏雪獅和十萬成年追風豹,以及十萬成年爆熊組成。每隻空騎每一年的租金是一百萬一等五行幣,一萬隻也就是一百億一等五行幣,租期三年,三年後若需續租,價格重新再談!另外每隻空騎押金一千萬一等五行幣,一萬隻也就是一千億一等五行幣。大帝只需給我一千三百億一等五行幣,這一萬空騎三年內就歸大帝所有,不過一旦出現傷亡的話,押金可是不退的……」

「這價格也太離譜了吧!才一萬空騎夠幹什麼用?」

「就是!這不是明搶嗎?」

「明搶哪有這來錢快!」

「這是赤、裸裸的敲詐!」

「大帝!微臣認為應該將這妖人抓起來,凶獸乃是我們西國靈物,豈能由他販賣!」

「我頂!」

「葵花寶頂!」

……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