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而歐陽清也是十分驚奇這個道士似乎算的很准一樣。

2020 年 11 月 10 日By 0 Comments

真的無所不知?

反倒是顧凌目光凝聚十分警惕的盯著道士,如果是真的話,那他的身份不也就被算的一清二楚?

「小清,咱們走吧。」顧凌緩聲道。

「哦。」歐陽清神情恍惚的應道。

「小姑娘……」這時,那道士又一臉淡笑的說道,「你不想知道你真正的身份嗎?不想你自己又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

嘩!

歐陽清大腦一片震蕩!

自從知道她的特殊之後,她內心無數次問自己,到底自己是什麼,是傀儡,還是自己本身,還是一道虛幻?

沒有人給她這個答案!

但這個叫她一次的道士竟然一眼就看了出來!

她挪動的腳步,不由得停了下來!

凡九幽幽的走到顧凌身邊,讓他完全沒有將歐陽清帶走的餘力,他目光緊縮的盯著,眼神充滿了殺意!

但凡九完全無視,一臉淡然的看著歐陽清道,「命里有時終須有,命里無時莫強求。天地棋盤,何為棋,何為子,放下執念才能歸一。」

「道長……您說的,我有點不明白。」歐陽清聽著很糊塗,但她很渴望的問道,「我到底是什麼人?」

這回,輪到靖陽蒙圈了。

敢情這個女人還真的來歷不凡啊!

而這個道士特么算命這麼准?

「你以後自然會明白,但你不一定會這麼做。」凡九輕笑一聲,「小姑娘,你不用擔心。你就是你,不是任何人的化身,也不是虛幻的生靈。

待到來時百靈悅,守得花開見明月。」

這時,小和尚一臉陰沉的打斷道,「施主!你如此泄露天機,不怕反噬嗎?!」

連顧凌此時也是一臉冰冷的陰沉,和小和尚一樣,警告的盯著凡九!

「哈哈!」凡九大笑一聲,「這天道已滅,誰來反噬我?」

「那你不怕死嗎?」靖陽叫小和尚發怒,又見這倒是修為平平,自然冷笑的說道,「別以為平一大師不殺生,你就無所畏懼!

我捏死你,就跟捏死一隻螞蟻一樣!」

凡九呵呵的笑了起來,還伸出手來,「螞蟻,你好。」

靖陽臉色一愣,滿臉通紅的怒道,「你找死!!」

「我們走吧!」平一突然一臉滄桑低沉的轉身離去,好像心事重重。

而靖陽死死的盯著凡九,一副你給我等著的模樣。

隨後與歐陽清告辭之後,趕緊跟上。

畢竟這次可是小和尚第一次主動要求他一起,這讓他心裡莫名的有一種被重視的感覺。

幸好這個凡九沒有說什麼其他的細節,不然顧凌都忍不住現在動手。

但他又隱隱約約感覺這個算命的實力恐怕不止看上去只有道宗那麼簡單!

能夠推算出兩個佛道中顯赫存在的身世,自身實力絕對恐怖!

他現在只想離他遠一點,拉著歐陽清的手準備離開。

「小子,你著什麼急啊。」凡九突然搭著他的手,頓時化解了他的力道。

他笑眯眯的說道,「我又不會多說什麼,我可不會想要扭轉乾坤。」

顧凌的目光更加的陰沉,但他心裡又略微的安定了起來。

反而漠然道,「前輩,那你不如幫我算算哪裡有大量的靈活土?」

「一萬中級靈石。」凡九伸出食指,一臉淡然。

顧凌,「……」

「那我沒什麼資本跟你算命。」

「不!你有資本!」 田園首輔的寵妻日常 凡九突然笑道。

顧凌一臉警惕,「什麼意思?」

凡九勾笑道,「我需要你大成聖體的鮮血!」

顧凌冷笑一聲,「道長這麼自信?」

「不出意外的話,我就有這個自信。」凡九瞄了歐陽清一眼,聳聳肩淡笑道,「怎麼樣,交換嗎?」

「那要到何年何月?」顧凌心裡隱約感覺這個道長要的鮮血可能跟全能帝的目的一樣!

成仙之路!

「你不怕我反悔?」

凡九咧嘴笑道,「未來除了我,你別無選擇。」

顧凌眼神一凝,有一種渾身上下被他看穿的感覺!

這讓他很不喜歡,「抱歉,靈活土還是我自己去尋找。」

「那就真的很可惜啊。」凡九淡淡的聳肩,一副隨便的樣子,更讓顧凌感覺這傢伙連他會拒絕都算準了!

「前輩,謝謝你。」突然,歐陽清一臉感謝的向凡九說道。

「你感謝得太早了。」凡九眯著眼笑,「你也沒什麼價值,我也不太喜歡佛教的人,所以,你好自為之吧。」

說完,他就毫不留戀的離開。

彷彿剛才他從未來過一樣。

雖然歐陽清還是不太懂凡九的一些話,但她心裡只知道自己是一個完整的生靈就已經很高興了。

不管之後如何,她都有知覺的知道自己曾經來過這個世界。

這傢伙……

顧凌雙眼沉重,這個世界到底還有多少未知的神秘存在?

他甚至感覺這個凡九恐怕比全能帝更加的恐怖!

兩人離開之後就在天龍城逛了一圈,這個時候的歐陽清顯得很開心,放下了心中的包袱,她很自然的面對顧凌的一切。

夜晚,安頓好歐陽清之後,他就獨自前往了靈市。

靈市在天龍城外的名叫潛龍山的山峰之上,這裡平日都是霧氣濃濃,十分的隱秘,普通人根本找不到任何的方向。

在山峰的某個巨大的平台之上,這裡就跟菜市場一般熱鬧,到處都是修士的擺攤點。

一到了晚上就十分的雜亂和吵鬧。

「宗品靈器,暴雨精氣針啦!只要兩千低級靈石啦!」

「凝元丹!大量凝元丹出售!!批發價只要一百低級靈石一枚!」

「賣飛劍,護盾,法術啦……」

不停的吆喝聲,要不是修士強大的靈識,恐怕一個都聽不清楚。

顧凌也總算見識到靈市的壯觀。

真的是花樣齊出啊!

不過很少有賣宗門秘籍和法術的,有的大多都是一些散修的低級功法。

甚至顧凌都看到了一些普通的火球術和湧泉境的修鍊功法。

大部分都是普通修士的最愛。

為此,顧凌不由得心中有些感嘆,要不是他是聖體,就算他是魔修,恐怕也混不到今天這樣的修為。

說不定早就一命嗚呼了!

所以他也感覺這修鍊之路的不易和天道的不公。

而慶幸的是,他算是幸運的那一個。

千年金蟬,萬年五行靈根,十萬靈活土……顧凌逛了很多地方一個都沒有找到!

倒是他發現了一個有趣的賣家,竟然在賣藏寶圖!

「丹王寧天上尊的秘境藏寶圖!!有人要嗎??一千中級靈石!!」

(本章完) 一場罕見的風暴席捲出雲城,如鉛般沉重的烏雲黑壓壓的蓋在頭頂。

電閃,雷鳴!

暴雨如瀑!

伴隨著恐怖的異象,這座濱海小城在風雨中飄搖。

城北一座偏僻宅院中。

布滿苔蘚的老舊院子里掛滿了白綾,地上零零散散的灑著紙錢,靈堂正中堆放著一具黑色棺木。

一名少女扶靈而泣,聲音悲悲切切。

「周林哥哥,你怎麼就走了呢,丟下我一個人可怎麼跟爹交代啊……」

「嗚嗚嗚,都怪雲溪沒用,要是早點察覺,也不會……嗚嗚嗚,我的周林哥哥啊……」

少女滿臉自責,哭得梨花帶雨,呼天喊地。

嚶嚶的聲音如水滴落在心湖,盪起圈圈漣漪。

棺木中死寂不動的『屍體』忽然動了一下,喉間發出一聲痛苦的呻吟。

「唔……」

少年眉頭緊鎖,只覺頭疼欲裂。

記憶如潮水般涌動,伴隨著極度虛弱的感覺湧上心頭。

「這是……哪裡?」

他睜開眼,眼前一片黑暗,隱隱聽到一些斷斷續續的哭泣聲,腦子裡記憶在爆炸。

往事一幕幕,夾雜著一些亂入的陌生畫面在眼前飛快的閃過。

啪啪啪!

就在這時,斷斷續續的掌聲響起在靈堂外,顯得格外突兀和刺耳。

「嘖嘖嘖,雲溪,真是有情有義啊,沒想到那廢物死都死了,還有人替他哭靈,他要是真有在天有靈,估計得樂的從棺材里蹦出來。」

門口一人輕拍著手掌,面容玩味的走進來。

「葉烜?你來做什麼?滾出去,這裡不歡迎你!」

雲溪抬起頭,認出來人。

抹了一把眼淚,站起來,將棺材護在身後,少女滿臉憤怒的指著門外。

「滾出去?」

「我倒要看看,你怎麼讓我滾出去。」

葉烜嘴角露出一絲邪魅的壞笑,猛然用力一蹬。

「嘭!」

木屑四飛,小院大門直接被踢得斷裂開來,他大踏步走進來,步步緊逼。

「你!」

「葉烜,你好大的膽子,竟敢在我周家撒野,你活膩了是吧?」

雲溪氣得嬌軀亂顫,一對發育飽滿的酥-胸因為憤怒而劇烈的起伏,勾勒出誘人的曲線。

咕嚕!

葉烜的視線一下子就直了,下意識的咽了一口口水,色眯眯的伸出兩隻魔爪,露出猙獰面目。

「嘿嘿,我是活膩了,你能拿我怎麼著?」

「一個義女而已,還真把自己當成周家人了?」

「也不怕告訴你,老子早就想上你了,可惜一直沒有機會,今天我看你往哪逃!」

說完,他惡狠狠的往前一撲。

「你,你要做什麼?」

雲溪俏臉一變,嚇得尖叫躲閃:「這裡可是周家老宅……啊!給我滾開!」 嫡女重生:霸寵王爺千千歲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