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而當他的手接觸到青鼎,他就鬆開了三元草,然後用寶氣拖着藥材,慢慢的下潛到青鼎底部。

2021 年 2 月 2 日By 0 Comments

吳良發現這一個活寶氣消耗的十分大,至少比平時使用寶氣快兩倍多。

他也知道是這麼回事,一是裹着藥材,而是在火中要抵禦火氣,所有寶氣才使用的快。

吳良閉上眼,通過精神,整株藥草的畫面浮現在他的面前,他慢慢的鬆開三元草末端的寶氣包裹,就在這時火氣衝上三元草,隨後三元草末端就被燒個乾乾淨淨,只留了下星星點點的白色粉末。

他知道這就是藥材精光,他不敢多想,寶氣快速包裹這白色粉末,他知道這白色粉末不能在火中超過一秒,不然這白色粉末的結局就是被燒成黑灰。

“呼,第一步完成!”吳良鬆口氣,再一次把三元草的一小部分放開,然後如法炮製的般的收集到了一絲粉末。

經過一個小時的努力,吳良終於把一株三元草給煉製成一小撮白色粉末,這和一株三元草對比起來,真是天壤之別,手掌大的的藥材,變成還沒有一粒米大的小粉末,根本沒有可比性。

煉完一株藥材,吳良又開始煉製第二株,有了前一次的經驗,吳良對於第二株很是有信心,他小心翼翼的拿出第二株三元草,慢慢煉製起來。

這次經過五十多分鐘吳良就把這株藥材給煉製成功了。

隨後幾天裏,吳良就忙忙碌碌得把五十份三元草煉製完了,當然期間還是有些失敗的,一共有七八份藥材煉製失敗。

吳良也不管這些,只要夠五株三元草,他就把藥材包好放在一邊,因爲這些都是配合煉製成養氣丹的。

“呼!煉了三天,總算煉製完了!”吳良吐口氣,看着眼前九個小包,這些裏面都是粉末,都是配置養氣丹的材料。

吳良單手一指,九包紙就被收入空間,隨後他的眼睛就朝六葉花看去。

這次煉製的是六葉花,煉製的方法如煉製三元草一般,還是一點點的煉製,吳良單手一招,一株六葉草就出現手中,他仔細的打量着手中的六葉草,寶氣裹着就往青鼎送去。 六葉花不像三元草那般提煉出來的是粉末,而是其內的汁液,每一株六葉花都能提煉出一兩滴汁液,所以這次煉製六葉花很慢,基本就像是蝸牛一般,慢的令人髮指。

這還不算,每一次六葉花見到爐火都需要整株就行灼燒,而且灼燒的時間也不能過長,只要在整株藥材快要化成灰燼之前能得到一兩滴汁液就行。

可惜說的簡單,實行起來太難,吳良運用寶氣包裹住六葉花,放入爐火之中,每次都是被爐火燒成灰燼,他還沒有來得及反應,六葉花已經成了一堆灰。

這讓他很鬱悶,因爲經過一天的努力,他根本就沒有得到一滴汁液。

“呼,真難啊!這麼才能得到汁液啊!”吳良撓撓蓬亂的頭髮,他已經四天沒有出門了,一直都在出租屋裏煉製藥材,連學校都沒有去。

“還是出去轉轉吧,不能讓心太着急,不然煉製還是會失敗!”吳良收起剩下的十幾株六葉花。

這些六葉花就是七十株裏面剩餘的,他實在沒有想到這麼難以煉製六葉花,這還是最簡單的一步,如果真的煉製成丹藥,不知道要花多久時間。

吳良拍拍自己的腦袋,實在不敢想象煉丹這麼那麼難。

“小智,分析一下,我爲什麼煉製丹藥總算失敗!”吳良拿出小智。

小智沉默一會,然後小心翼翼道:“主人,根本分析,你煉丹有些過於求成,而且你煉丹不是從最簡單的入手!”

“額!”吳良一愣:“小智,你說的什麼意思?”

“主人,其實你煉製的二品丹藥,二品丹藥前面還有不如品與一品丹藥!不知道主人知道我說的是什麼意思了嗎?”

吳良眯着要,捏着下巴,沉思起來。

他剛纔聽小智說他煉製的二品丹藥,就知道了自己到底犯了什麼錯,小智說的沒錯,他的確急於求成了。

想着,他就閉上眼睛,查看起煉丹知識,不管是混沌天衍訣還是青鼎傳給他的知識,他都大略的過了一邊。

在這些知識裏,他終於明白,每一個煉藥師都需要,循序漸進的過程,只有他從二品入手。

這對於一個沒有煉丹知識的人來說,就是大忌,而且沒有一個好的基礎,後面那些難以煉製的丹藥,更加難以煉製。

“呼,好吧,我錯了!”吳良捏着小智,認真的道:“現在你告訴我,到底有多少丹藥是我現在能煉製的!”

小智等了片刻才說道:“現在世上的藥材種類多,但也稀少,不過現在主人能煉製的有進氣散,碧玉膏,斷續膏,拔毒膏,靈根檢查丹等等!”

小智說了幾百種丹藥,說的吳良有些迷迷糊糊:“等下,這些丹藥都是什麼品質?”

“主人,這些都是不如品!”小智道。

“靈根檢測丹也不入品?”吳良抓住一個關鍵問題。

“主人,沒錯,只不過要煉製靈根檢查丹,世上的藥材現在很難尋見!”小智道。

“算了,你給我說說現在世界上最容易煉製,而且藥材最容易尋找的丹藥!”吳良搖搖頭,捏着小智放在桌子上。

小智等了好一會才道:“主人,丹藥還是很多的,根據推斷,斷續膏是最容易煉製的,雖然他需要的藥材多些,但只需要主人寶氣灼燒一下就行?而且其藥效對普通人還是不錯的!”

“我要這藥膏有什麼用,我又用不着,我無論受到什麼傷,只要寶氣還在運行,很快就能恢復,就拿前幾天氣血虧虛,你看我現在不是恢復正常了嗎?”吳良搖搖頭,感覺煉製斷續膏,根本沒有什麼用,而且聽小智的口氣,煉製起來還是很簡單的。

“主人,我想說,你不是需要賺錢啊?這要是賣給需要的人,是不是一個很好的生意呢?而且就算咱們不要錢,也可以換些藥材不是?” 愛到深處,總裁的心尖暖妻 小智誘惑道,他說這些都是經過計算的。

如果吳良能把斷續膏煉製出來,那麼賣給需要的人,一定能賺很多錢。

吳良眯着眼,沉思一分,他也想到這個問題,如果把斷續膏,賣給那些有錢人,只要有錢人哪裏受傷了,完全可以使用斷續膏,相信有錢人不會在乎那點小錢的。

他也看了斷續膏的藥效,基本和雲南白藥差不多,就是比雲南白藥強上百倍不止,因爲斷續膏可以使人受傷的軟組織,快速的恢復,而且沒有什麼副作用。

“呼,這煉丹知識,真是博大精深,如果不是因爲我有混沌天衍訣與青鼎在,根本不知道丹藥有這麼的作用!”吳良吐一口氣。

這些丹藥就像醫藥一樣,醫藥有治療,防禦疾病的功效,但丹藥主打的卻是讓人修爲精進,鞏固的作用!

可以說現在的醫藥就是丹藥的翻版,只是醫藥有副作用,而且還只是起到小療效而已。

“小智,看看斷續膏需要什麼藥材,一會去買,然後回來煉製,現在就拿這斷續膏練手吧!”吳良說道。

他想的很清楚,雖然斷續膏容易煉製,但也會有失誤,他現在的主要目的就是快速的入手,快速的實踐,快速的積累知識。

這些都是以後煉製高深丹藥的基礎,就像想蓋起萬丈高樓,但地基不穩,這樣樓層很容易崩塌,煉丹也一樣,沒有基礎,這麼可能煉製好多丹藥。

“主人需要買十五種藥材,而且這些藥材都是常見的!”小智道。

吳良點點頭,收起小智,在樓下洗了一個澡,然後換身衣服就往外走去。

他今天休息一天,明天到學校去,好幾天沒有去學校了,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而且明天是禮拜一,運動會開始的時候。

其實他對這運動會根本不敢興趣,運動會的項目太少,除了跑步就是跳高跳遠,還有就是鉛球,標槍,鐵餅什麼的,其他根本沒有什麼?

在外面吃完飯,吳良就回到出租屋躺在牀上就進入修煉中。

第二天一早,吳良就早早起牀,跑完步,他就就來到學校。

今天學校的人很多,比起以往早上稀稀拉拉的幾人,此時學校大不一樣,吳良自認爲來到早,但還是有人比他更早,很多人都慢慢朝學校走去。

來到班級,劉偉就湊到身前:“今天運動會就開始了,我參加了,一會給我加油!”

吳良微微一笑打氣道:“沒有問題,放心你一定是最棒的!”

“好!”劉偉呵呵一笑就在班裏運動起來。

吳良搖搖頭,參加運動會而已,至於那麼興奮嗎?

班裏除了劉偉之外,還有很多人都在熱身,這些人都是參加比賽的。

很快輔導員來到班級,他只是說了幾句,班裏的同學就快速集合,不少同學都帶着興奮與激動,今天的運動是他們表現的時候到了。

他們有理由相信,只要他們表現出色,肯定會贏得不少美女同學的尖叫的。

“我說你們這次有多大把握!”

“呵呵!我的把握是穩贏,我參加的可是一百米衝刺!這可是我的強項!”

“我選擇的是鉛球,只要有我的地方,鉛球就是我的天下!”

“你們別說了,我選擇的跳遠,看看我的腿,是不是很有爆發力!”

同學們議論紛紛,輔導員也不不管,很快大家就來到操場,這裏此時已經聚集了十幾排的同學,個個隊形很整齊。

等了好一會又來了幾波同學,而且在最高的臺階上,還擺了好幾排桌子,明顯是給領導做的。

就在這時校長上到講臺,說了一些鼓勵的話,大概就是加油什麼的,校長的話剛落,就有十幾輛大巴車開進學校,從其上走下了一批批師範大學的學生。

“人還真多,這次估計來了三四百人吧!”

“我看是,你沒見哪有十幾輛車嗎?”

“人多才好,這樣才能顯示我的運動才華,我要征服師範大學的女生呢個,讓她們不知不覺的愛上我!”

“我呸,你個矮窮挫!”

“哈哈,我也要展示我的肌肉,讓我迷倒萬千美女吧!”

江都理工大學的同學見到師範的人來了,都發出一陣陣狼嚎,他們 的意思很明白,就是要在兩個學校面前露一手。

吳良一陣苦笑,這些人都是什麼心思啊,好好比賽不行嗎?非得亮亮肌肉,勾引美女。

兩個學校的人來齊,師範大學的校長說了幾句,然後就做到自己的位置,此時代表比賽已經開始了。

而這輔導員也叫了一些人的名字,示意這些人蔘加比賽,其餘人就在看臺上觀看就行,當然還是有有講說人的。

講說的是兩個播音系的美女,兩個學校一邊一個,播音系的美女聲音很好聽,和電臺裏甜美的聲音還要好聽。

很快就進行了第一場比賽,百米衝刺,進行了七場,隨後就是二百米,四百米,八百米的比賽,最後又舉行了一千五百米,五千米的賽跑。

這些比賽結束,兩方學校都是有各有勝負,當然有不少男生比賽時,都引來了同學的尖叫,尖叫聲都蓋過啦啦隊的聲音了。

吳良搖頭,這比賽果然吸引美女的眼球,因爲他看見那些尖叫最兇的基本都是美女,他實在搞不懂,這些美女同學在想些什麼。

想不通,他也不想了,他還要繼續觀看比賽。

很快一場場比賽而過,美女同學的也是一次次瘋狂尖叫,吳良都快麻木了,不過還好很快就到了劉偉的比賽。

劉偉參加的是四乘四接力比賽,這場比賽需要四人合作,劉偉就排在第二個位置,他們這一組的都是個子高,腿長的同學。

師範大學也一樣,不過裏面的帥哥還是很多的。

這次的接力每個學校都安排了三輪,劉偉排在最後一輪,劉偉有吳良的法訣幫助,雖然是精神方面的,但也能爲劉偉加分不少。

很快比賽開始,吳良端坐着,認真看着劉偉的比賽。 比賽是兩個學校同時進行。

槍聲響起,兩個隊伍的第一個人拿着接力棒快速奔向第二個人,很快劉偉就接到接力棒,然後朝回去的路奔去,他很快就到達第三個人,然後第三個人第四個人進行一個來回。

時間過得快,他們也跑到快,十幾秒時間,四個人一共在一百米的接力跑到上來回了兩次。

“呼”當兩方都到都已經結束時,劉偉四人就想離開,而在師範大學交叉着離開時,帶隊的男生挑釁的看了劉偉四人一眼。

劉偉四人沒有出聲,繼續前行,可是帶隊的男生,不依不饒:“呵呵,你們學校肯定沒有我們學校厲害!”

劉偉擡頭看去,隊長是一個大高個,身穿半截運動服,手臂上的肌肉隆起。

“我們厲害不厲害,看成績,我們從來不爭口舌上的輸贏!”劉偉一隊帶隊的也是一個大高個,而且這個大高個皮膚有些黑,顯然是經常見太陽所致。

“洪濤,別給理工的學生墨跡,他們就是一羣弱不禁風的小鳥,不值得我們關注!”跟着師範大學的一個大個子道。

“榮瑞,你說的對,我們不能和弱者比較!”洪濤微微一笑,帶着三人快速離開。

劉偉一隊的人見師範大學的人離開,紛紛都是有些不滿,他們對師範大學的人有了一絲偏見。

“好了,咱們不要爲那些人生氣,比賽只是友誼賽,不必爭個高下之分!”劉偉的隊長是一個大度之人,他很快就將這件事拋到腦後,他帶着劉偉三人快速離開賽場。

劉偉這事只是一個小事,根本沒有引起多少人的關注,比賽照樣舉行。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