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

而皇庭所屬三百六十位仙官,最低的也在二重身神變,還不算那些隱藏的存在。

單以這些人仙仙官的力量,就可以掃滅一切,又何需造物之助?

為免露了痕迹,葛福沒有跟去皇庭。臨行前,它叫來左墨,說道:「勁師修為的高低不算什麼,不達人仙,差距依舊可以用技巧來彌補。」

「好好參悟我的輪迴生死意,那才是大道絕法。」說完,點出一指,將一道輪迴生死意打入左墨識海之中,助其參悟。

近六年時間,左墨只在人仙老祖身側學習勁力的用法,對意境的感悟有所停滯。

此刻,其如同久旱逢甘霖,當場閉目沉修起來。

一張一弛,方是修鍊有道。葛福要的就是這個效果,讓左墨后發先至。

冥想一夜,左墨大覺進步,向葛福叩首道:「謝師尊!」

人仙老祖之教,與葛福高下立判,其已徹底歸心,奉自家師尊為神明。

「木秀於林,風必催之。記住這句話,不必去爭一時之長短。」葛福沒來由地說了這麼一句。

左墨大致明白其中的意思,重重點頭,退下。喜歡吞天一蛤蟆請大家收藏:()吞天一蛤蟆更新速度最快。 蟒蛇吐信。

赤肩女子神情孤傲。

一人一蟒,相輔相成,讓人看到第一眼就會感覺到心悸。

「嘶,蛇……」

「眼睛不需要請捐給需要的人,那明明是巨蟒。」

觀眾席的觀眾看到那虛影后都不禁倒吸一口涼氣,尤其是看到巨蟒暗中色的雙眸,不由自主的就感覺到戰慄。

「這什麼情況啊,他們背後怎麼都往外冒影子了?」

「土鱉,那是武魂。」

「這武魂還真夠酷的。」觀眾們相互交頭接耳,道,「誒,你們看,池一時的那武魂長的還蠻好看的,就是她身上幹嘛纏着個巨蟒,難道那女的是蛇女么?」

「你問誰?」

在觀眾群體中,大多數都是武道外行人,就算是已步入武道,也屬於武道新手,對許多事情都一知半解。

不少人,他們可能武魂是什麼都不清楚。

真正懂行的少之又少。

「你們快看,池一時腳下的光環好像是八角。」又有觀眾小聲嘀咕著,幾乎就在這聲音落下的瞬間……

「天吶!」

解說席上,解說方正嗖的一聲起身雙手拍在桌上看着賽場中的畫面。

「八品武魂,池一時選手的竟然是八品武魂!」

「實在是太驚人了。」

章程瞪着雙眼凝望着池一時腳下的暗紅色光環,在正圓的內部赫然是一個完美的八角形,池一時就站在八角線交錯的正中央,而那八角如萬花筒似的盤旋亂眼。

「八星武魂,這世上竟然真的存在這種級別的武魂么?」

「少見多怪!」九統帥聞言微微一笑,「如今的武道時代早已不是上古時期,曾經的人類所能背負的六星早已不是極限。當然,八星武魂在現在這個時代中也是鳳毛麟角的存在,池一時身為京城四傑之一,能擁有這種級別的武魂倒也還說的過去。」

「……」

章程和方正都沒敢接話。

瞧瞧,

統帥部的統帥講話就是嗶格高。

八星武魂,在他的眼裏竟然就只是個說的過去。

???

心中小小吐槽一番,方正凝眸望着賽區中池一時背後的虛影。

「看池一時選手背後的武魂像是人武魂和獸武魂的一種結合,而武魂一般而言都是上古時期的英魂,章程……你對武魂也有涉獵,可認識池一時選手的武魂。」

章程聞言搖頭。

從池一時武魂釋放的那一瞬間,他就已經在腦海中搜捕此武魂的記憶,但可惜的是他並沒有找到這個武魂的存在。

「九統帥,您博學多識,可否認識池一時的武魂。」

「池一時的武魂應該是流浪武士的分支中的一種。」九統帥沒有任何遲疑的開口,「在文明還未曾建立之前,人類還是以部落為生時,部落中會存在一種職業就是流浪武士。這種人都屬於部落的勇士,也是死士。」

「哦?」

「這些人存在的意義,就是在兩部落發生衝突時,去做暗中的臟活。比如說,刺殺敵方部落的族長或是官員,亦或是滅門。任何時代,光彩背後都需要有人承受黑暗,流浪武士就是這種,他們在完成任務后……自己的部落壯大但沒有資格享受榮耀,只能四處流浪最終背井離鄉隱姓埋名。」

「這些流浪武士是很偉大的人啊。」

任何輝煌的時代的背後,都堆藏着如山的白骨,也總有一部分人為了時代的建立而要背負這一切。

這樣的人,雖然不像那些被授予勳章的英雄那般耀眼。

卻同樣值得敬佩!

或者說,他們要比那些享受榮譽的人更值得尊重。

「九統帥都如此說,那麼池一時選手的武魂應該實力相當強悍啊。」章程凝眸低語,「八星武魂流浪武士對六星特殊星辰武魂,這一戰怕是要相當精彩。」

「精彩之前,我建議賽方啟用能量屏障。」

九統帥微微一笑道,「要不然,稍後他們倆之間產生的能量衝擊,可不是觀眾們能夠承受的住的。」

不疑有他,在九統帥看似無意的提醒下,賽方頓時開始了緊鑼密鼓的安排。

觀眾們也都滿懷期待的等待這曠世之戰。

然鵝……

吃瓜觀眾們心懷激動,可是江南武校的備戰區眾人卻都握住拳頭。

「靠,這娘們還挺狠,八星武魂,她死不死啊!」邱元凱小聲嘀咕著,「武魂直接壓老五兩品,這怎麼打?」

「邱哥說的對啊。」徐勝頁開口道。

「棘手。」冷楓低語。

「看她的武魂還很兇呀。」白玉也咬住嘴唇低語,「趙信現在還是帶傷作戰,千萬不要出事情啊。」

其他人都凝眸不語,或是握拳或是抿嘴,都下意識的為趙信捏了一把冷汗。

殊不知……

站在賽區中的趙信神情泰然。

說實話,當他第一眼看到池一時武魂的那一瞬間,確實有被她武魂的氣勢震懾住,實在是她的武魂出場特效拉滿,被震懾住也算是對八品武魂的一種尊重。

何況,八品啊!

這可是跟柳言姐呂玲綺的同位級的武魂。

可惜,

也就那麼一瞬間。

短暫的驚訝趙信就收斂心神望着池一時背後的武魂虛影。

蟒蛇纏人。

女武士。

尤其是那女子持劍的動作,倒是跟池一時有着幾分神似。

「八星武魂,不錯啊。」趙信微微一笑,道,「你所說的那一劍,就是她揮出的劍么?」

趙信朝着池一時背後的武魂努嘴。

「嘶……」

讓趙信意外的時,當他看向背後的女子時,纏繞她的巨蟒竟然朝趙信吐出蛇信,就好似是在威脅他一般。

哦?!

趙信微微咋舌。

虛影竟然有意識?

池一時的這武魂不一般啊。

按理說,武魂境的武魂都是空有武魂虛影,或者是利用一部分武魂的效果,可是擁有自主意識的武魂還是比較稀少的。

「是!」

待到此時,池一時微微點頭。

「你準備好了么?」

「我時刻準備着。」趙信笑吟吟的聳肩,腳下踩着六角星芒陣的他神情坦然的攤開手臂。

「小心了!」

霎時間,池一時驟然弓腰,左腿向後滑出,右手握住劍柄。

與此同時,她背後的虛影也跟着右手握劍。

轟……

天地失色! 「不是不能說,而是我們根本不知道仙尊以前的身份,不知道該如何說起。」女子說道。

「那我當初是怎麼和你們認識的。」我問道。

「不認識。」男子搖頭說道。

「不認識?那我怎麼會幫你們?」我沒辦法理解這件事情,難道前世的我有些不正常?

「我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當初仙尊和我們不相識,卻直接斬斷了我們的身上的詛咒,所以每千年花葉交替之時,我們才有時間相見。」男子說道。

「那你能夠猜出我前世的身份嗎?」我問道。

「不知道,不過仙尊若是想要知道自己以前的事情,應該可以找冥王以及青丘狐族的族長。」女子說道。

「為什麼?」我問道。

「上次仙尊幫我們打破詛咒的時候,我們感應到了青丘狐族和冥王的氣息,當時的事情他們應該是知道的。」女子說道。

「多謝。」

得到了兩條準確的線索,可是我心中並沒有欣喜若狂,畢竟不論是冥王還是青丘狐族,都不是現在的我能夠接觸的,那都是傳說中的存在。

至於他們所說的青丘狐族,我感覺到這件事情和胡青兒的關係不小,畢竟胡青兒就是白狐狸,而且胡青兒的來歷絕對不簡單。關於冥王,我身上的陰氣確實能夠證明我身上的事情和陰間有關,只是沒想到關係竟然會這麼大,涉及到了陰間的統治者。

「這個陽間黃泉發生的事情,兩位知道嗎?或許和我的身份有一些關係。」我問道,他們若是清楚陽間黃泉發生的事情,或許我想要調查我的身份會更加簡單。

「知道,也不知道。」男子無奈的說道。

「什麼意思?」我奇怪的看着他。

「當年這個地方發生的事情我確實感應到了,並且說得上是參與了一些,不過卻不清楚青丘狐族的狐狸究竟做了什麼。」男子說道。

「能夠和我說說你們知道的事情嗎?」我問道。

男子點點頭正準備開口,突然間,我手中的長劍劇烈的顫動了一下,直接脫手而出。

長劍直接向著男子飛了過去,似乎要取了男子的性命一樣。

突然的變故將男子給嚇到了,女子和男子都不禁被嚇到。

看到他們驚恐的表情我感覺很奇怪,長劍似乎並沒有展現出什麼強大的氣息,而且他們是彼岸花的怨氣凝聚出來的鬼魂,實力肯定不弱,大師級別的道士狐狸也收拾不了他們兩個,現在不過是看到洗把臉而已,怎麼會害怕?

不管如何,長劍是我的東西,不能讓長劍傷到他們,當我想要控制長劍的時候,發現長劍中有一種奇怪的氣息,那道氣息掌控了長劍,長劍現在已經不受我的控制了。

長劍在距離男子和女子還有一定距離的時候突然停了下來,男子和女子心有餘悸的看着長劍,隨即長劍中突然溢出一縷黑氣,溢出來的黑氣直接飛向女子的眉心。

溢出來的黑氣看起來並沒有什麼危險,像是一封信件。

「她怎麼了?」我看着男子問道。

男子和女子的關係很好,不過在看到女子吸收黑氣后,男子並沒有露出擔心的表情,女子現在肯定是沒事的。只是女子在吸收黑氣后,女子就一直閉着眼睛,時不時皺眉。

「我沒事。」

男子還沒有開口,女子就已經睜開了眼睛。我看到女子睜開眼睛后,眼神中驚喜的情緒,看來她應該是聽到了很好的消息。

女子含情脈脈的看向男子,隨即高興的將男子抱住。

我不明白女子在剛才究竟知道了什麼,男子看到女主高興的抱着他時,臉上也有些迷茫,顯然他也不清楚女子為什麼這麼高興。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