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聽到林平之叫自己,李莫愁心中突然有些欣喜,但是很快她就將這欣喜給平復了下去。

2021 年 1 月 27 日By 0 Comments

“何事。”李莫愁緩緩轉過身,淡淡地說道。

“你是李莫愁對麼?”林平之悻悻地問道,他怕萬一不是,那就尷尬了。

然而李莫愁看到林平之這悻悻的表情,以爲他是害怕自己赤練仙子的名頭,頓時臉色沉了下去。

“對,我就是赤練仙子李莫愁,你怕了麼。”李莫愁的聲音之中夾雜着一股怒氣,她心裏有一股委屈,“你放心,我如果要殺你,我就不會救你了。”

見到李莫愁生氣的樣子,林平之怎能不知道李莫愁心裏想的是什麼。

他腳下一點,使出暗夜留香,只是一瞬間,他就出現在李莫愁的面前。

而且距離非常近。

甚至只要林平之往前一探,就能吻到李莫愁的香脣。

李莫愁看到林平之離自己如此近,身上的男人氣息撲鼻而來,想到了先前的旖旎,霎時間臉色羞紅了起來。

“不。”林平之吐出一個字,李莫愁的臉色變了,看向林平之的目光變得柔和了起來,“其他人怕你、敬你,認爲你是殺人不眨眼的赤練仙子李莫愁。”

林平之頓了一下,眨着眼睛看着李莫愁。

而李莫愁聽到林平之說別人對她的看法,反而很期待他對自己的看法有什麼不同。

可是林平之卻頓了下來。 群獸湧入之際.

一點雷光.自靈氣護罩的缺口之處.驟然放大.

隨後.只聽轟隆一聲巨響.震天撼地級別的氣勢.向著四周彌散開去.

那頭沖在最前頭的妖虎.身子尚在空中.就直接被電地倒在了地上.皮膚上頃刻便多出了好幾處的灼燒之傷.

它痛苦悶哼著.就連虎吼都發不出來了.只得匍匐在了地上.到處打著滾.

至於它后的其他妖獸.一個猝不及防之下.亦是被電傷了一大片.

有些弱一點的妖獸.更是直接被那氣旋刮飛一丈有餘.重重地摔落在地.

天道暗雷.

這便是葉子鋒在武魂覺醒風暴上.凈化暗雷的時候.所儲存的天道暗雷.

在此刻.它終於是派上了用場.

「天哪……」鬼影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切.有些愕然:「這暗雷的威力.也太厲害了吧……」

「再厲害.那也是消耗品.用一次少一次.」

葉子鋒臉色肅然無比.掃視了一圈周圍那遍地都是的妖獸.見它們依舊虎視眈眈地盯著自己.知道現在不是什麼竊喜的時候.

「快走.妖獸馬上就又要圍上來了.」

這裡畢竟是妖獸的巢穴.傷了一批.下一批很快就會湧現出來.要是慢了半拍.這到處可見的人類白骨之中.就會多了葉子鋒的一具.

「等一下.小鬼.」

「怎麼.」葉子鋒皺眉問道:「還有什麼事.快說.」

「唔……你說.要不要對著這些凶獸.用用看.我剛才吸收的育靈丹的靈氣.」

鬼影剛剛完成了對育靈丹靈氣的吸收.還沒有真正使用過.心裡不由得有些好奇.忍不住想要試試看這威力.

葉子鋒沉吟著看她一眼.搖了搖頭:「不確定的事情.待會有機會再讓你嘗試.現在.給我快點回來.準備跑路了.」

「我……」

「快點.你忘了我和你之前訂立的終極血契么.你須得對我言聽計從.」葉子鋒的語氣漸漸變得冷峻了起來.顯然.眼前的形勢.已經讓他顧不得悠閑了.

聽到「言聽計從」四個字.鬼影深深地嘆了一口氣.明白自己這輩子.怕是要被這句話給陰死了.

「好吧.就聽你的.我這就回來.」

話音落下.鬼影的身形開始漸漸褪去實質.重新化為一道道的靈氣.飛回到了葉子鋒的腦海之中.

須臾過後.葉子鋒的眼中精光一閃.風王匕首往著不遠處的一根參天大樹一擲.金線猛地一收.

他的身形.便如同離弦之箭一般.向著上方飛去.

與此同時.數只烈焰豹正對著葉子鋒剛才所站立的位置猛撲過去.昂起的頭顱.幾乎都快貼到了葉子鋒的鞋底.

只差一點.它們就能把葉子鋒從空中狠狠咬拽下來.可是.就是差了那麼一點.葉子鋒得以從它們的口中脫險.

……

人以類聚.物以群分.

這個巢穴.主要還是以地面妖寵為主.飛行系的妖寵幾乎沒有.

因此.葉子鋒也是抓准了這個特性.動用風王匕首.不斷地在幾棵參天大樹的上方穿梭而行.

大部分妖獸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葉子鋒在空中飛來飛去的樣子.有些無能為力.

少數一些類似靈猴一樣的生物.偶爾會給葉子鋒的行進路線造成一定的麻煩.但也只是.造成了一定的麻煩而已.

畢竟.像靈猴這樣的生物.優點只是在於身形敏捷.而在自身攻擊的實力上來說.其實.還是比較薄弱的.

當葉子鋒漸漸從這巢穴離遠.那些原本一直追著他的妖獸也是先後停下了腳步.

到最後.便只剩下幾隻被食慾沖昏了理智的妖獸.

葉子鋒凝視這幾隻妖獸了一會兒.稍稍一狠心.再度對著它們引燃一隻裝著天道暗雷的容器.

霎時之間.空中雷光大作.巨大的爆炸中.飛出了各種各樣的碎片.那些依舊追著自己而上的妖獸迎面撞上.頓時傷了一片.

鬼影有些看不懂了:「小鬼.這個當口.何必再用天道暗雷呢.省著點不好么.你自己也說了.這天道暗雷用一次少一次啊.」

「話是說的不錯.」

葉子鋒嘴角揚起了一絲笑意:「不過也不是絕對的.畢竟.這也得看天道暗雷的價值.能不能抵得上一些妖寵的價值.再說了.難得來一次妖獸巢穴.不留些紀念什麼的回去.卻也是太可惜了一些.」

「你是想……」鬼影心頭一凜.

葉子鋒微笑一聲.一邊轉過身來.一邊從空間戒指里抽出紫霄劍來.一步步地.緩緩走向了這幾隻負了傷的妖獸.

片刻過後.四塊大小不一的妖晶.一齊落到了他的手中.周圍的一切.也是隨之平靜了下來.

直到此刻.葉子鋒方才長長地舒展了一口氣.對著鬼影說道.

「鬼影.你剛才是不是說.想要試試看你吸收育靈丹后的威力.」

……

妖獸巢穴的出口之處.

「劉大哥.這都過了多少時候了.你說這葉子鋒怎麼還不出來.」

「是啊劉大哥.要不.我去探探情況.說不定.這葉子鋒已經死在妖獸腹中了.如果真是這樣子的話.那麼.我們不是白等他了么.」

劉文東呵呵笑了一聲:「你們這些年輕人啊.就是沉不住氣.有時候.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你們……」

「那大哥的意思是……」一個黑臉男子不由略顯疑惑地說道.

劉文東的嘴角揚起了一絲笑意:「別凡事總想著從自己這邊出發.好歹觀察一下人家銅三複啊.他可是早就派出人前去探情況了.估摸著這個時候.負責探查的人.也該快回來了.」

話音落下.一個灰衣男子從遠處一路奔跑.來到了銅三複的面前.他的臉上.可以說是寫滿了驚慌難已的神色.

兩人一番交頭接耳之下.銅三複的面色倏然變化.整張臉像是吞了只蒼蠅一般.難看至極.

「這……」

劉文東面色一愣.旋即向著銅三複多走了幾步:「銅三複.恕我冒昧.你這邊派出去的人.到底是發現了什麼事情.」

他們兩個之間.雖然關係有些惡劣.然而總的來說.葉子鋒是他們共同的敵人.所以在打倒葉子鋒之前.他們還是能就此展開一些討論的.

銅三複沉吟了片刻.有些黯然.並沒有馬上回復.

劉文東皺了皺眉頭:「不願意說出來的話.那就算了.」

「不.你誤會了.我其實.只是還沒從那個消息中回過神來而已.」銅三複深深地嘆了一口氣.眼神依舊是有些迷茫.

銅三複稍稍頓了片刻.繼續說道:「不瞞你說.剛才我朋友在妖寵巢穴外延.發現了四具妖寵的屍體.而葉子鋒本人.不知所蹤.」

「什麼.」

劉文東面色一滯.一動不動的:「不會吧.難道是葉子鋒乾的.這不可能啊……明明他連巢穴都出不去.更別說去往巢穴的外延.獵殺四頭妖寵了.」

「為什麼你會覺得.他出不了巢穴.」

一個平穩淡然的聲音.從他的身後響了起來.

劉文東呵呵笑了一聲:「這不是顯而易見的么.他一個武徒一重、沒有覺醒過武魂的人.隻身一人而已.何德何能.可以從這妖寵的巢穴……」

他的話剛剛說到一半.抬起頭來.望了銅三複一眼.發現根本就不是他在說話.

霎時之間.他渾身一震.就連臉上的笑容.也是倏然凝固冷卻下來.

「這……」

他緩緩地回過身去.動作奇慢無比.眉頭一挑.雙目頃刻之間.睜大無比.

「葉子鋒.怎麼是你.」

此言一出.眾人的目光幾乎全都聚焦在了葉子鋒的身上.或是駭然.或是複雜.或是同情.各種眼神.不一而全.

「為什麼不能是我.」

葉子鋒淡然輕笑了一聲:「還是說.你很希望.我就此葬身妖獸腹中不成.」

「我……」

劉文東稍稍愣了片刻.調整了一下心緒.隨即對著眾人大喊了起來.

「……動手.快動手.難得你葉子鋒主動跑上來送死.我當然要好好地成全你了.銅三複.這一回.你可得把葉子鋒讓給我來處置了.我非要把他給抽筋扒皮不可.」

銅三複長笑說著:「好啊.隨你的便.不過.這最後一刀.還是交給我來出手.」

「哈哈.這個好說.」

他們兩人.一個重視過程.一個重視結果.

葉子鋒微微一笑.星眸之中.也是露出一絲殺機來了.

自己明明和這個劉文東沒有什麼太大的過節.對方卻是一直想將自己置於死地.至於銅三複這個人.更是惡劣無比.明明葉子鋒還救了對方的師妹的.他竟然也是一點都不留情面.

「鬼影.本來還想著讓你手下留情一些的.現在看來.倒是不必了.」

葉子鋒搖了搖頭.他的嘴角.揚起了一絲詭異的弧度來. 承諾後的藍色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