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聽着他們的對話,林天虎和李勇兩人當場目瞪口呆。

2022 年 2 月 26 日By 0 Comments

李長青那個廢物竟然變得如此厲害?

竟然連先天高手都不是他的對手,

那我們之前還在他的面前賣弄修為,自己後天境界的修為,在他面前簡直太可笑了,

李勇有些擔憂地說道:「虎哥,我們之前如此欺辱他,不會遭到他的報復吧?」

林天虎冷笑道:「報復?那也得他活着出來,昨天他如此激怒龍爺,想必早就被他們大卸八塊了。」

「也是也是。」

就在他們微微鬆了一口氣的時候,卻聽到一個極為不安的消息,

「聽說了嗎,飄仙樓昨天發生了一件大事。」

「那個恐怖的龍爺,竟然被廢掉雙手,扔出了飄仙樓。」

聽到這裏的時候,林天虎心中的時候,終於落地,龍爺被廢,那便不會有人找他們的麻煩了。

不過,接下來的聲音,卻讓他們臉色巨變,

「什麼,是誰這麼大膽,敢在飄仙樓這麼放肆。」

「據說是飄仙樓的人下的手,好像是為了天字型大小包廂的一位少年。」

「一位少年,不是吧,什麼人這麼大的來頭,竟然讓飄仙樓的人這麼不顧一切。」

「不知道,飄仙樓並沒有向外透露他的身份,不過我聽說飄仙樓昨天取消了全部的預約,只為了宴請他一個人。」

「嘶……這麼大膽的陣仗,想必是來自皇城的天才。」

聽着他們的議論,林天虎猛然一驚,

他昨天就在飄仙樓,自然是知道這位天字型大小包廂的少年是誰。

「虎哥,他們說的人,該不會是李長青吧……」

「這怎麼可能啊!」

林天虎看着他點點頭,沒有說話,

昨天飄仙樓全部清場,除了飄仙樓宴請的貴客,便只剩下進入了天字型大小包廂的他們,而那個包廂當中,便有李長青。

那小子就是飄仙樓宴請的貴客,怎麼可能,他即便天賦再強也不可能得到飄仙樓的青睞啊,

難不成他跟飄仙樓的樓主還有交情?

但是,李長青他又是怎麼結交到這樣的大人物呢?

無論是哪一種可能,都遠遠顛覆了林天虎的想像。

那可是飄仙樓的樓主,平日多少豪傑都見不到一面。

李長青竟然認識這種大人物!

林天虎兩人的心中猛地顫抖了一下,表情不由變得滿臉錯愕了起來,

他們根本無法接受這一殘酷的事實。

飄仙樓取消全部的預約,包場接待的大人物,竟然是李長青。

最讓他無法接受的是,自己也是一個天才,修為和家世都極為不錯,

但即便是這樣,連進入飄仙樓最為低等的地字型大小包廂都要提前預約。

而他李長青隨隨便便就能讓飄仙樓包場招待他,而且樓主都親自接待?

林天虎忽然想到了什麼,腦袋突然一炸,

「難道說,之前那個前台女子,之所以態度發生翻地顛覆的變化,也全然是因為李長青的關係……」

可笑自己之前還憑此趾高氣揚,奚落李長青

原來自己所謂的名聲,都是靠着李長青的面子……

虧得自己之前還嘲諷李長青沒見過世面。

結果,李長青竟然是飄仙樓的貴客,飄仙樓的摟主在仙字型大小包廂親自接待。

而自己,說不定這輩子都沒有機會進入飄仙樓的仙字型大小包廂。

這其中的反差,還真是可笑至極。

想到這裏,林天虎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臉上似乎傳來火辣辣的燒灼感,就好像是被別人狠狠扇了幾個耳光…… 夜靜軒知道,昆城做為邊境城市,駐軍基地肯定裝備齊全。要借用一下軍用飛機,對張韻這個少將來說,應該不算什麼。而且這是最快到達F國的途徑!

現在,他必須爭分奪秒!

張韻點點頭:「可以,放開我吧,我來準備!」

喬天羽看了眼江小狼,江小狼點點頭,喬天羽就走過去,把張韻身上的銀針取了,然後手握空拳,在他的前胸用力捶打了幾下,讓他凝滯的血液循環,恢復暢通。

張韻深吸一口氣,晃了晃脖子和肩膀,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稍微有點麻木盒僵硬,卻也不是什麼大問題。

既然答應了,他就必須做到。

他取出手機,打了個電話,簡單說明了情況。

他掛了電話,對江小狼說道:「十五分鐘,直升機到度假村的停車場,大概兩個小時,就能到達F國的邊境城市,亞都。高靖之前和我說,他帶著喬小姐過去,兩個人結婚後,會在那裡玩幾天!」

夜靜軒冷笑一聲:「他是痴人說夢,伊伊不會答應他的!」

張韻笑了下:「我覺得也是,畢竟強扭的瓜不甜。我也勸過他了,但是他執意如此,我也沒有辦法!」

夜靜軒冷哼一聲:「你做這樣的事,良心就不會痛嗎?」

張韻尷尬地笑了下,說道:「高靖是我的表弟,我自幼父母雙亡,是舅舅把我養大的。我也算是報恩吧,只為他做這麼一件違背原則的事。

我相信他不會傷害喬小姐,而且他也說了,他願意承擔一切後果!我也是想,讓他能迷途知返!」

夜靜軒蹙眉,沒想到張韻和高靖的關係,這麼親密。

這時,夜空中傳來一陣轟鳴聲,一架直升機,從他們的頭頂飛過,降落在前面的空地上。

張韻說:「走吧,為了彌補我的過失,我陪你們過去!」

夜靜軒等人點點頭,跟著他向前面走去。

張韻對自己的手下說道:「張鳴,你留下,其餘人收隊!」

「是!」

張鳴出列后,其餘的幾個人洪亮地答應一聲,排隊跑步跑向前面的停車場,上車離去。

此時停車場上,停著一架墨綠色的軍用飛機,機艙門敞開著。

駕駛室跳下來一個穿著迷彩服的戰士,向張韻敬禮后,讓他簽署了一份文件,然後又上了飛機。

張韻對三個人道:「上飛機吧!」

他走在前面,夜靜軒抱著許喬喬緊跟著他,喬天羽牽著江小狼的手,一起上了飛機。

而叫張鳴的那名隊員,走在最後。

他就是剛才被喬天羽催眠的那名隊員,他對那件事完全沒有印象了,可是他看見喬天羽,卻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而喬天羽卻沒搭理他。

張韻側身坐在座椅上,面對江小狼,笑著問道:「小傢伙,和我說說,你是跟誰學得練氣?」這是他跟著上飛機的用意。

張韻在部隊這麼多年,都是通過高強度的訓練,來強大身體素質,現在已經到了極致,無法再突破了,因此,他一直是兵王的存在。

在軍區,也有練氣的,但是那都是絕密的,而且是特殊職位的人,才能觸及到的,讓張韻很眼紅。但是,就算是他,也沒有資格碰觸。

所以,在看到江小狼這個小不點,竟然有內力的時候,他彷彿就看到希望。

江小狼淡淡看他一眼,說:「我困了,要睡覺!」

他說完,就扎在喬天羽的懷裡,閉上了眼睛。「普吉大師你看,左邊的那幾個貨架全部都是調味料,什麼鹽,胡椒,辣椒粉,糖都有。中間部分是瓜果蔬菜,那些東西比較貴我們一般都吃不起,真想吃不如做幾天飛船去隔壁牧星。蔬菜隔壁會賣一些新鮮肉和凍肉,凍肉價格是最低廉的,鮮肉價格普遍會貴一些。再往邊上會有一些速食產品,基本上沒人買,那些東西太貴,估

《拿錯遊戲劇本后我超神了》第一百三十五章超A圖紙吃飽喝足,自然也要付出相應代價,程迦藍素來不是肯屈著自己的主兒,前半程被壓制,再如何……

後半程也要找回些場子。

看着面前面沉似水的男人,程迦藍心頭的鬱火與燥意終於得以發泄。

餐桌上的殘局仍舊大咧咧地躺在那裏,北冥瞮當然了解程迦藍的脾性是何等惡劣,言語攻擊,

《全能萬人迷她又野又颯》第九十七章認我做師傅我的什麼都是你的 「我真傻,真的。」

曹六抬起他沒有神採的眼睛,

「我單知道你虎,熱血上頭敢跟幾百年的死人叫板撂狠話;我不知道你居然這麼虎。我昨天就告誡你別胡來,否則會有大災殃……」

「我說它是自己碎掉的,你信么?」

「酒哥,你去居士林吧。」

「我說真的。」

「我也說真的,你還是去居士林吧。那裡有幾位大德高僧,說不定能救你一命……」

兩人扯皮了好一陣子,陳酒眉頭一擰,一個板栗敲在曹六頭上。

「閉嘴。」

「嘶~」

曹六疼得齜牙咧嘴。

「具體情況不好解釋,總之,這顆死人頭已經沒有邪性了,它現在就是一坨壞掉的臘肉。」

陳酒把人頭朝著曹六一丟,

「處理掉。」

辮子頭在半空甩出一個弧線,準確落在了曹六懷裡。

曹六臉一白,丟也不敢丟,抱也不敢抱,只好翹起兩根指頭拈著鼠尾辮,好似大戶人家的閨女捏蘭花指拎手絹。

「我怎麼處理啊?這是人頭,人頭!」

「又不是新鮮的,巡警懶得管。你要嫌麻煩,直接一把火燒了也行。」

「你咋不自己弄?」

「我要出去辦件小事。」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