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自己曾經在紫魂的指導下開發出了禁術,雖然紫魂一再要求親自前往林詩薇體內開發禁術,但藍海怎麼可能讓紫魂進入林詩薇的體內,所以藍海決定自己爲林詩薇開發禁術。

2021 年 1 月 30 日By 0 Comments

魂魄在林詩薇的筋脈中游走,隨着念氣來到神識海,那裏靜坐着一個小人,這個小人便是林詩薇的靈魂,藍海的魂魄來到林詩薇身邊,慢慢伸出雙手抵在林詩薇背後,林詩薇般的小人一動不動,臉上呈現出祥和的表情,恐怕也只有藍海可以讓林詩薇這麼放心大膽的放開自己的神識海。

從林詩薇的魂魄中藍海發現林詩薇竟然走向了一條完全不同的路,自己體內的副魂數量達到成百上千,但主體只有自己一個,如果主體死了,其他副魂都完蛋了,但是林詩薇體內卻只有三具靈魂,而且這三具靈魂完全是獨立的個體,也就是說每個靈魂都是主體,即便失去一具,仍然可以存活下來,這就相當於林詩薇有了三條命,不得不說創魂決是一部神奇的功法,當然林詩薇的天賦更加令人稱讚。

好在其他兩句靈魂不具有靈識,不然林詩薇就有危險了,即便如此,藍海還是在其他兩具靈魂身上安上了特殊的標誌,只要產生靈識,自己會第一時間知道。

隨後,藍海便用紫魂的方法將林詩薇體內的兩個禁術開發出來,創魂決依據每個人開發出不同的禁術,況且林詩薇已經走向了另一條路,雖然這條路自己也不知道是好是壞,但目前自己也沒有辦法阻止,只能多加小心了。

過了大概三個時辰的樣子,藍海纔將林詩薇體內的兩個禁術開發出來,藍海看着那充滿傳奇色彩的禁術,不禁感嘆如果有誰碰到林詩薇可算是倒黴了,這兩個禁術,連自己對覺得難辦。

隨後,藍海的靈魂慢慢退出了林詩薇的身體,不一會兒,林詩薇悠悠醒來,一醒來就發現自己的體內多了什麼,慢慢感受,忽然一臉驚喜的望着眼前的藍海。

“海哥哥,我……”

“呵呵,我都知道了,你個小妖女可真恐怖,這下我可放心了。”

說着,藍海用手撩過林詩薇頭上那絲永遠稍顯凌亂的頭髮。

相較藍海與林詩薇,神武和孫小青明顯度過了很尷尬的一夜。

經過一夜的療傷,孫小青基本恢復了,不過因爲獨孤傲說過孫小青終身享受實力榜前十的待遇,並且免挑戰,所以孫小青也是這次第一個成爲實力榜前十的人,以後的比賽也不用參加了,到時候直接跟着其他九人領獎品就好了。

而藍海,林詩薇,神武則還要進行比賽,這天,孫小青並沒有來到賽場,而是和三人說了一聲,直接回了門派,畢竟自己出了這麼大的事不能不通告門派的其他人,而天使的事情,藍海當天也和林羽堂、藍麟等人說了,只是二人露出異常凝重的表情,並未在說什麼。

今天的比賽仍然繼續着,沒有什麼亮點,林詩薇被開發禁術後,實力更加強悍,久久沒有突破的七級也終於突破至八級,等級的上升早就了更加強悍的實力,期間,金研曾經來過,今天的她傷好像好了不少,只是臉上多了些落寞,看着林詩薇,嘴裏喃喃道:“突破了?看來我還差得遠呢……”

…………

接下來的幾天比賽沒有再遇到什麼變故,非常順利的完成了,而藍海,神武,林詩薇也再次順利的晉級十四強,進行過抽籤後,幾人確定了對手,藍海的對手是實力榜第五的牛蠻,林詩薇則是實力榜第七的樂小方,而神武則悲催的抽到了實力榜第二的司馬蓉。

到現在爲止,藍海和林詩薇也只能無奈的看着苦逼的神武,看着神武那張難看的不能再難看的臉,藍海突然想到一個主意。 頃刻間,天空上的氣氛在那一瞬間緊繃了起來,空氣似乎都是在穆凌邁開腳步的一剎那完全凝固。

他們懼怕的不是穆凌,而是穆凌背後的那個人,穆凌的實力在他們看來實在是太普通了,神海境初期的修為太過平凡。

單單白袍人調來的那百人軍團,每個人都是達到了神海境初期的修為。

「我勸你最好不要耍什麼花樣,我隨時都能要了這個小妞兒的命。」

奧巴斯的聲音都是有些顫抖起來,右手死死的握住唐婉婷的脖子,只要穆凌有絲毫的異動,他便會頃刻之間讓唐婉婷命隕此地。

穆凌連忙點頭,為了顯示自己的誠意,他甚至將雙手緩緩的抱在了頭上。

他和那救命白袍人之間的距離也是越來越短。

一百米……五十米……二十米……

就在此刻,異變陡生,奧巴斯身後那十幾名守衛中間突然有人傳來了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這時候,每個人的神經都是完全繃緊,稍有異動都會牽動每個人身上神經,幾乎是所有人,包括奧巴斯都是下意識的扭頭朝他身後的那十幾名高手看去。

下一刻,眾人不禁也是倒吸一口涼氣,一共十五人,頃刻間便已少了兩人,緊接著,又是一人消失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就好像那裡根本沒有人存在過一樣,這幾個人就那麼完全消失在了那裡。

「你……」

奧巴斯本能的一聲驚怒,要知道這幾個人中間大部分都是神海境的修為,也算是海魚族內的中堅力量了。

就這麼莫名其妙的消失在了他的跟前,他如何能不驚怒,但下一刻,他的眼睛陡然瞪大,臉上再一次出現了一絲難以置信。

他發現穆凌離他僅僅只有不到半米的距離而已,那平淡無奇的表情被一股絕對的冷漠所代替。

本來就英俊的面容更是在此刻增添了些許瀟洒。

「蠢貨,你真以為我穆凌是這麼好惹的嗎?」

話音落下,穆凌掌心之內早已凝聚的玄氣能量直接朝奧巴斯的面門拍去,奧巴斯也是神象境後期的強者。

但這一擊實在是太快了,而且穆凌是如何來到他跟前的,他根本沒有發現,所以這一掌,他已經避無可避。

砰……

一聲悶哼的破空聲響起,奧巴斯的聲音如斷線的風箏從天上掉落而下,原地之上,一圈圈淡灰色的玄氣衝擊波朝四周震蕩開去。

穆凌反手一抱,將唐婉婷摟在了懷中,然後他腳尖輕點天空,身形如鴻雁一般飛速的後退來到了白凰的身邊。

這一幕,可謂是在虎口拔牙、狼窩抱崽,穆凌膽大包天的行為已經讓白凰以及他身旁的所有高手目瞪口呆。

與此同時,白凰的瞳孔驟然一縮,他看到了一隻只有巴掌大小的靈龍忽然浮現在了穆凌的肩膀之上。

靈龍通體呈現雪白色,它身上有著一股淡淡的威壓似乎將這一片空間都籠罩在了裡面。

只是它的模樣卻是極為可愛,如果不仔細看的話,別人一定會認為這是一隻溫順的兔子。

只不過它的頭頂上多了兩個漆黑色的觸角,看起來和它的整個身軀極為不搭,也只有白凰一人察覺到了這隻靈龍的不凡,其他人根本沒有發現其它的異常。

「這,這是空間穿梭,這是什麼東西?你的寵物?」

聽到寵物兒子,那看起來頗具可愛的靈龍陡然雙目一瞪,然後死死的盯住白凰,它的瞳孔之中似有一股來自荒古的氣息。

白凰都是下意識的後退了幾步,這小靈龍似乎讓白凰都生出了幾分忌憚。

穆凌趕緊用右手在它身上撫摸了幾下,然後小靈龍這才將目光從白凰的身上移開。

這隻小靈龍正是從穆凌丹田中那顆黑蛋裡面破殼而出的傢伙,邪方說她名叫天凰龍,只是讓穆凌也想不到她竟然是如此可愛。

「我很討厭這個老頭兒,穆凌,你替我將他打趴下。」

動聽的女聲傳進了穆凌的耳中,聽到這句話,穆凌差點一個踉蹌從天下掉了下來,將一個神魂境後期的高手打趴下,他穆凌有天大的膽子也是不敢的。

「咳咳,咱不鬧還是好朋友,他是我的朋友,我不能打他的。」

天凰龍不滿的嘟囔了幾句,然後她一個跳躍來到了唐婉婷的肩上,穆凌也是無奈的聳了聳肩,這似乎也是一個不怎麼安分的主兒啊。

「穆凌,你敢耍詐!」

白袍人終於是被一股驚天的憤怒所代替,他們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穆凌居然敢親自去救唐婉婷。

而且是當著這麼多高手的面,所有人的注意力已經被暗中存在的那種『師尊』吸引過去,所以在穆凌身上放的精力自然是少了。

這也讓穆凌有了可趁之機,再加上天凰龍那種奇特的能力,正好再一次轉移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而穆凌突破之際,速度上面再有提升,所以這番救援還算是比較順利的。

「耍詐算不上,對付什麼樣的人就得用什麼樣的手段,只是我怎麼也想不到,你森月學院竟然有著這麼大的野心,竟然想要吞併整個絕域島。」

穆凌無所謂的雙手抱胸,眼神緊盯眼前的這九道人影,他本以為海蒼學院就夠討厭的了,卻沒想到森羽學院竟然打著這種主意。

難怪他們會選擇絕域島作為歷練場所,而且還鼓勵其他學院的學生來此歷練。

一來能夠找機會將絕域島的實力打壓下去,另一方面,暗中也可將一些有潛力的學生扼殺在此,正可謂是一舉多得的事情。

九道人影都是齊齊的笑了起來,那名領頭人更是發出了一抹森然的笑容。

「不錯,真是不錯,不得不承認冥荒學院撿到了一塊寶,可惜,既然你們都知道了這個消息,今天你們就休想從這絕域島離開半步,你以為能夠救走唐婉婷你就可以安然離開了?冥荒學院的這塊寶終究得隕落在此。」

白袍人話音落下,他大手一揮,九道人影陡然站成了一個圓圈,九人此刻不斷的變換法訣手勢。

半晌過後,一道光柱從九人的圍成的中心沖向天際,緊隨著,只聽白袍人一聲大喝。

「召喚秘技,三頭鷲鷹獸,現身吧。」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隨著他話音落下,一道龐然大物從那光柱之上緩緩飛掠而下,那是一頭數百丈大小的飛行玄獸。

它的翅展有著千丈之遙,可以將它看成一頭放大的老鷹,但恐怖的是,這頭玄獸竟有著三個頭顱。

雖然它的身軀比之前的金鱗瓊鯨要小很多,但是其中散發出來的威壓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是面色一變。

「六級玄獸!!!」

白凰幾乎是脫口而出,他的臉色也是順便變的蒼白起來,顯然,這頭玄獸似乎連他都難以戰勝。

眾所周知,三神之境一次為神海境、神象境、神魂境,而在那神魂境的後面則是三空之境,空輪境、空玄境、空劫境。

這種高手在萬林域幾乎是鳳毛麟角,六級玄獸正是媲美人類空輪境的高手,所以在這個三頭鷲鷹獸出現的一瞬間。

白凰和黑冥的臉上都是出現了一絲絕望,六級玄獸可不是他們能夠對付的啊。

儘管白凰已經觸摸到了空輪境的邊緣,但也僅僅只是觸摸而已,並未達到那個他嚮往已久的境界。

「哈哈哈,感到絕望了嗎,本來不想召喚守院玄獸的,不過你們這些硬骨頭的確是難啃的很。」

白袍人發出了一聲狂笑,穆凌的眉頭也是瞬間皺了起來,情況看起來很不妙啊。

這三頭鷲鷹獸正是森羽學院的鎮院玄獸,他的腦子在極速的思索,該如何才能有逃生的希望。

不過事實卻是告訴他,這是不可能的,六級玄獸,白凰都無法應付,更何況是他。

就在穆凌神色凝重之時,坐在唐婉婷肩上的天凰龍陡然一個飛掠來到了穆凌的手臂上,然後它的眼睛死死的盯著天空出現的那龐然大物。

眼神之中有著一絲火熱,看到這一幕,穆凌嚇的連忙安慰起它來,天凰龍才剛剛孵化出來。

雖然她的血統和天賦極為強悍,但現在它可僅僅只是一頭幼獸,哪裡有實力和一頭六級玄獸拼個你死我活。

「乖乖的啊,等以後哥有實力了,一定請你吃它的肉,哥的廚藝是很棒的,現在嘛,咱們還是稍微的安分一下,看看怎麼逃命比較合適。」

穆凌輕咳幾聲,在他的安慰之下,天凰龍可算是慢慢安靜了下來,看到這一幕,穆凌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所有族人,全部撤退,快離開這裡!」

另一方,白凰和黑冥幾乎同時一聲爆喝,強大的音波氣浪劃破了天空,也不愧是訓練有素的族群戰士。

所有人聽到這個聲音都是沒有片刻的猶豫,直接朝身後的天際飛掠而去,沒有任何人會違背族長的命令。

不過三頭鷲鷹獸顯然不會這麼輕易放過這些人。

「想走?三頭鷲鷹獸,給我殺了那些傢伙!」

白袍人一聲令下,三頭鷲鷹獸仰天發出了一聲尖銳的嘶鳴聲,然後它展開翅膀,遮天蔽日的身影化為了一股閃電般的風暴來到了九天之上。

隨即,他雙翅一展猛然在雲層之上煽動了幾下,穆凌便是駭然的發現,天空之上形成了無數風卷漩渦直奔那些飛速逃離的人而去。

下一剎那,那些逃走的人瞬間被這些風卷漩渦絞成了粉碎,一聲聲凄厲的慘叫聲從天空傳來,這一瞬間,天空幾乎被一片血霧染紅。

白凰和黑名二人的神色也是瞬間陰沉了下來,今天似乎沒有這麼容易離開此地了啊。

「白凰,我接受你們的投向,只要你們歸順於我們,今後為我森羽學院所用,我可以繞過你們的族人,而這裡則還有一個小小的條件,只要你出手將穆凌送到我面前來,那咱們之間就更好說話了。」

白袍人雙眼閃爍,他的目光再一次投向了穆凌,這也讓穆凌的眉頭再一次皺了起來。

自己僅僅只是冥荒學院一個名不經傳的學生而已,就算自己進步比較駭人,也不至於出動這麼多高手來圍攻自己吧。

穆凌越想越覺得事情不對勁起來,怎麼這些人字裡行間似乎都是在針對自己呢。

而且奧巴斯先前更是不惜花費半個月的時間去劫持唐婉婷,其目的就是為了牽制穆凌,害怕他身後的那位『師尊』。

到底是什麼原因讓這些人要對自己下手,穆凌左想右想卻硬是想不到一個合適的理由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