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自從見識了那位少女施展的異元素后,他始終念念不忘,加上明顯感覺到對方想在賽場上一較高下,這便有了現在這個計劃。

2021 年 1 月 29 日By 0 Comments

這三十幾張「中級咒符」,可是有著神奇的功效,只要那少女敢把異元素使出來,他就有信心捕獲一部分。

將一種已經被人煉化的異元素捕獲,這可是從來就沒有過的事,甚至也被世人認為是絕對不可能的事。

然而他東方修哲,因為有著陰陽五行術的記憶,完全可以做到這一點。

「最近自己的手頭,咒符還真是少得可憐啊!」

自嘲地笑了笑,東方修哲最近這段時間因為忙著各種事情,一直沒有騰出時間來製作咒符,使得原本就大量消耗的咒符,日漸減少。

咒符可是好東西,曾經不知幫了他多少忙。

東方修哲決定,等「奪旗對抗賽」結束后,他便著重大量製作咒符,而且爭取多製作出「中級咒符」和「高級咒符」!

從石室里出來,正準備找點吃的,卻是意外地聽到了一個消息:自己的父親,正在接見兄弟東方虎和義父東方天霸。

眉頭皺了皺,東方修哲顧不上吃東西,邁步向著父親的別院走去。

。。。。。。

房間內。

超天大帝 東方天霸因為手腳殘廢,被攙扶著坐在一張軟椅上,東方龍眼睛紅腫地立於一旁。

當東方修哲從外面走進來時,房間里的氣氛顯得格外詭異。

「哲兒,」見到東方修哲進來,東方龍卻是臉色一板,「你為什麼不告訴我你的爺爺被挑斷了手筋和腳筋?」

如果當初東方龍知道自己義父的境遇,以他的個性,就算是龍潭虎穴,他也要將義父接過來。

而這正是東方修者所不願的,所以當初只是簡單地說成功地將人救出來了,過多的細節並沒有深談。

「不要責怪哲兒,他能夠帶人將老夫從那畜生手裡救出來,就已經是老夫的救命恩人了!」

東方天霸一臉感慨地說道。

他現在可不敢在這位小王爺面前自詡「爺爺」,只要這位小王爺不把他們幾位趕出去就算不錯了。

東方天霸一行人,可以說是專門投奔來的,藍宇國因為爭奪王位,可以說國家上下一片大亂,對於元氣大傷的東方天霸一家,可以說是處於水深火熱之中,隨時都有淪為棋子的危險,不得已最後前來鐵秦帝國投奔東方龍。

要說起來,藍宇國的混亂,還是東方修哲的責任。

要知道可是他將一國之君給宰了,並且還有好些德高望重的大臣也都一併被他給滅了。

不僅於此,他還將國庫給一鍋端了,國家不亂才怪呢!

東方修哲曾經探知過東方天霸的記憶,雖然對這位名義上的爺爺沒有什麼好印象,但也知道他為人還不壞,再看在當年收留父親的份上,很爽快地將他們留了下來。

不過,一些話還是要提前講明的,尤其是哪些地方不可以去,需要先交待清楚。

就這樣,東方天霸和東方虎一行人,開始在此地定居下來,並且成為了南王府的一分子。

東方修哲還專門請來了有名的醫師,為東方天霸治療。

這些事情不必細說,時間一晃已經到了「羅修魔武學院」比賽的日子。

不知是造化弄人,還是上天的刻意安排,「羅修魔武學院」今天的對手竟然是「迷幻魔武學院」!

這還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頭」啊!

觀眾席上,早早的便已經爆滿了。

與第一場比賽不同的是,這一次的「羅修魔武學院」來了很多聲援,最值得一說的就是孟萊克帶領的「草根啟蒙學校」全體師生了。

他們這一次可是專門為「羅修魔武學院」加油來的,一個個才七八歲的小孩崽子們,瞪著一雙興奮的眼睛,等待著比賽的開始。

孟萊克坐在孩子們的中間,手中拿著一個酒壺,不時地喝上兩口。

「孟萊克,還真的是你啊,如果不是你喝酒的姿勢,我還真認不出你呢!」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突兀地響起。

孟萊克抬頭望去,他認得對方,正是「迷幻魔武學院」的副校長台登,兩人曾經有過交情,不過因為王俊琪那件事,兩人鬧得很僵。

「孟萊克,你是來為我們加油的么,還帶來這麼多小朋友為我們助威,可真是難為你了!」台登笑了笑。

「我想你是搞錯了!」孟萊克將酒壺放下,淡淡地道,「我們可是來給『羅修魔武學院』加油的!」(未完待續。) 台登與孟萊克對視了幾秒鐘,然後什麼也沒有說,帶著隊伍向著休息區走去。

「校長,你怎麼會認識那種人?」一位主任好奇地問道。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想不到這個老傢伙的脾氣還是那麼頑固,當年只是為了一個推薦的學生,竟然與我斷絕來往。」台登訕訕地笑了笑。

他清楚的記得,當初孟萊克向他推薦一位具有「近戰法師」潛質的少女,好像叫做王俊琪。

本來兩人已經是商談好了,讓那名王俊琪到「迷幻魔武學院」進修,然而卻是因為前去接引的老師遲了一些日子,結果當到達那裡時,「草根啟蒙學院」已經解散了,孟萊克更是不知所蹤。

「羅修魔武學院的選手名單中,就有一位名叫王俊琪的少女,看來應該就是孟萊克當年推薦的那位了。」

台登的視線不禁向著羅修魔武學院的休息去望去,那個地方此時還沒有人。

「這都幾年過去了,我還真想看看那名叫王俊琪的少女有多少本事,竟然可以讓孟萊克不惜與我撕破臉?」

心中如此想著,台登的嘴角卻是浮現出了一抹笑容來。

對於今天的這場比賽,他們「迷幻魔武學院」可以說是志在必得。

雖然台登也承認,「羅修魔武學院」的幾位選手中,確實有實力十分強悍的,但是「奪旗對抗賽」可不是個人競賽,也不是說誰打到對方就一定能夠勝利。

「奪旗對抗賽」可是講究團隊合作和策略的,並且他通過這幾天的調查,已經掌握了「羅修魔武學院」的弱點,並且根據這個弱點專門制定了今天這場戰術!

「對了校長,我聽說你針對『羅修魔武學院』的弱點擬定了專門的戰術,能不能透露一點?」提問的還是先前那位主任。

「『羅修魔武學院』最大的弱點就是他們太自大了,自大的有些目中無人!」

台登胸有成竹地笑了起來,他並沒有透露太多的信息,只是說比賽開始就能夠見分曉。

太陽貼著地平線,緩緩升起來了。

今天有比賽的學員隊伍,全都陸續趕到了現場,工作人員已經開始了比賽前的準備工作。

觀眾席上,還是人山人海,其中絕大多數人都十分期待今天「羅修魔武學院」的表現。

他們可是聽說過太多關於這個學院的種種非凡傳聞了,想要更多地了解這個學院的實力,到底有沒有傳言的那麼誇張?

其中的很多家長,更是把「奪旗對抗賽」當成了他們送兒女上哪所學院的參考,對於一些最受關注和議論的魔武學院,也是最為在意!

俞妍玲也坐在觀眾席之中,位置有些偏後,今天她換了一身當地的服裝,頭上又戴著一頂喇叭形遮陽帽,倒是沒有被其他人認出來。

在她的左右兩邊,是和她同行的中年男子,從兩人臉上流露出來的表情來看,並未對這種比賽感興趣。

「今天終於有『羅修魔武學院』的比賽了,我就不信那個小子出手之後還能夠隱藏實力!」

俞妍玲嘴上嘟囔著,臉上更是浮現出得意的笑。

「妍玲,為什麼你對『羅修魔武學院』的那幾名選手在意到如此地步,以前我可從來沒有見你如此……」

其中一位中年人有些好奇地問道。

要知道,他們這位俞大小姐,最大的缺點就是缺乏耐心,而且一向眼高於頂,這一次意會為了幾位萍水相逢的人做到如此地步,還真是少見。

「邦克叔叔,你不知道,先前與那位少女戰鬥時,我有種感覺,覺得自己即將突破到『二星斗皇』,那少女所使用的招式實在是太詭異了,而那名叫東方修哲的傢伙,更是全身上下透著神秘……」

俞妍玲頭也不回地說道。

在所有人的等待中,比賽終於正式開始了。

前面的幾場比賽雖然也算激烈,但觀眾席上的反應很平淡。

直到魔法顯示器上突然打出「羅修魔武學院VS迷幻魔武學院」字樣后,整個現場就像是一群發春的狼崽子,叫聲一片。

「出來啦出來啦,壓軸戲終於要開始了!」

「我還以為要等到下午才會有『羅修魔武學院』出場呢,還真是沒有讓我白等啊!」

「這一次的『羅修魔武學院』又將帶給我們哪些驚喜呢,光是想想就讓人興奮和期待啊!」

「快看,『羅修魔武學院』的選手出場了,他們的那身校服還真是拉風啊!」

原本議論的聲音,在此刻減弱了許多,大家都瞪大著雙眼望著走上賽場的選手,心中的期待達到了前所未有的最大值。

又等了片刻,「迷幻魔武學院」的選手們也開始登場了,雖然他們在每一屆「奪旗對抗賽」中都能取得不錯的成績,可是在此刻,他們身上的光芒完全被今天的對手給遮蓋住了。

「『羅修魔武學院』的那些傢伙還真是夠自大啊,竟然連陣形都不擺,看來咱們是完全被小看了呢!」

「這樣最好了,他們越是自大,咱們的計劃越是能夠順利地實施,到他們落敗時,倒要看看他們會是什麼表情。」

「讓咱們給『羅修魔武學院』上堂課吧,比賽可是要講究合作和戰略的!」

才剛剛上場,「迷幻魔武學院」的這十位選手,便是一臉冷笑地望著對面那隊形有些散漫的對手。

「上一次的仇,這回定要與他們好好算算!」

曾經被李二牛揍過的那幾位,已經開始活動手腕了。

相比較他們表現出來的敵意,東方修哲一行人卻是顯得格外的淡定。

「怎麼都是這種貨色的傢伙,完全激不起興趣啊,二牛,我看他們對你似乎有敵意,就都交給你好了!」雷牙打著哈欠說道。

如果是頭一場比賽,他還會覺得新鮮,可是每場比賽如果都是這麼弱小的對手,根本連虐的價值都沒有。

至少,雷牙對於這一次的對手,提不起一絲勁頭來。

隨著裁判的一聲令下,比賽終於正式開始了。

現場的觀眾,就像是經過事先商量好一般,不約而同地安靜了下來。

「沖啊,讓他們見識見識咱們『迷幻魔武學院』的厲害!」

隨著一聲大吼,數名高大的選手率先發動了攻擊,他們衝過來的勢頭就像是猛虎下山。

李二牛得到了東方修哲的授權,將體內的烈炎鬥氣使了出來,向著對方也沖了過去。

因為成功煉化了一小部分「紅蓮之炎」,使得烈炎鬥氣的威力提升了好幾個檔次,那炙熱的溫度,甚至相隔很遠便能感覺到。

李二牛就像是一頭渾身冒著火焰的地獄之牛,強大的暴發力竟然如同炮彈一般一下子便竄到了對方近前。

「轟!」

揮出去的一拳雖然被對方用手臂擋住,但是強大的衝擊力卻是將對方的身體直接轟飛了十幾米遠,並且在力量相撞的那一刻,還發生了強大的爆炸。

李二牛在成功擊飛一名敵隊選手后,有些不敢相信地望著自己的雙手。

說句老實話,他知道自己的實力比對方強,所以一上來並不打算拿出真本事來,剛剛的那一拳,連正常水平的十分之一力道都沒有,卻沒有想到竟然產生出這麼大的破壞力。

真不敢想象,如果自己全力一擊,會不會直接將對方給轟殺了?

「這……這難道就是『烈炎鬥氣』下半部功法的威力?」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