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至於什麼技能,蕭戰發現當他觸碰到一個神文時,一個技能就會立時作用在他的身上,那一瞬間他感到自己被咬住了,奉獻的天賦如熾如燒,險些一發不可收拾。

2021 年 2 月 2 日By 0 Comments

如此規則真是見所未見,聞所未聞,修鍊到極致技能讓唇舌之技化為一種規則,光說話就能釋放技能,男人如果沒有同等境界的手段,死定了。

太強大了!

除了這個令蕭戰印象深刻的「唇蝕」外,霽月渾身上下都成了寶,幾乎每一個部位都有屬於自身最為獨特的天賦技能。

此刻,美人在懷,蕭戰感到無數美妙而獨特的規則正考驗著他的身和心,一**,一浪浪,僅僅抱著,兩人什麼也不做,兩人就能享受到那種只有通過最原始本能的技能交流所帶來的樂趣。

這種感覺,這種滋味是真實的,每一個神文迸發,就是一個技能的釋放,一切都是那麼的完美與真實。

懷抱著霽月,蕭戰走神了,直到這丫頭的香舌滑過他下顎,留下一片晶瑩水跡,他才回過神來。

隱婚嬌妻,太撩人! 蕭戰的手掌扶上了霽月那已化為了神物的臀,享受著那一**媚惑規則侵襲的同時,嘆道:「可不是,面對那條冥龍的進攻,很是讓人憂心啊。」

霽月醉眼迷離,神態媚惑的道:「這有什麼好擔心的,打不過咱們走就是了,只要回到天元,他還敢追來不成。哼!當年這傢伙就是被秦伯幹掉的,要知道那是的他還是聖武了,現在只不過是齋武,他還能翻天不成。」

蕭戰拍了拍霽月的屁股,笑道:「月月倒是說得對,可惜公子爺就這麼灰溜溜的回到天元實在是心有不甘啊,怎麼說也要將那傢伙的冥神戰甲弄到手,同冥神的皇冠湊成一件套裝。」

此時神殿中可不是只有膩在一起的這對男女,幾十個劍女皆在,地位與身份最高的自然要屬天媚了,她的實力雖不是最強,但其餘劍女都以她為尊,哪怕是霽月這個無法無天的女人也很聽她的話。

天媚一扭腰肢坐到了蕭戰的身邊,溫柔的看著他道:「凡是都無需強求,聽雨柔說,那個傢伙獲得了冥神戰甲后,實力已經達到了齋境的巔峰,加上他曾今是聖武,怕是前輩跟薰兒聯手也未必是他的對手。戰兒想要奪取他的冥神戰甲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將他引入妖女殿下第一層中的大墓內,如果不行,咱們還是回天元去吧,通知秦伯,想必他老人家很樂意替自己的心上人搶來冥神套裝。」

蕭戰點頭道:「這套冥神套裝我們根本用不著,就算真的搶奪過來了,怕也只能送給幽姨做禮物了。」

天媚笑道:「能得到是好事,得不到再讓更強的人來取,反正這冥神的套裝是不會跑掉的。」說到這裡,她忽然道:「戰兒啊,你有沒有考慮過,同十萬神女簽訂共生契約?」

「跟十萬神女簽訂契約?」

蕭戰眉頭緊皺了起來。

天媚點頭道:「就是啊,我以前可是聽小蜜說過,如果簽訂『共生契約』的人增多,可以增加做為主體你的修為上限。那『天魔變』是厲害,可是太難修鍊,哪有輕鬆簽訂契約來得實在。」

蕭戰搖頭苦笑道:「媚姨所說一般情況下是適應的,可是如今的我已經達到了玄武的極限,萬一上限沒有提升,我立馬就要衝擊齋武那該怎辦?要知道這裡可是冥域,如果現在就突破到齋武,等回到天元修為立馬就要被壓制,實在不是我想要的結果。」

天媚一愣,嘆道:「我還真將這個可能忘掉了,如今靈兒跟欣兒都在壓制自己的修為,只等回到天元,就開始衝擊齋境,看來這次咱們必須提前做好準備,如果真的不可為就回天元去吧,咱們沒必要冒太大的風險。」

蕭戰點頭道:「媚姨說的是,媚兒正在布置傳送神陣,如果戰況發展到不可收拾的局面,咱們可以趁機脫身。」

天媚蹙眉道:「這次咱們面對的可是齋武,這個神陣有用嘛?」

蕭戰微微笑道:「這些神陣不同尋常,本來就是用以對付齋武這一境界而存在的,隱蔽性超強不說,就算是被發現了,只要對方不是第一時間做出反應,就無法破壞傳送陣的傳送。」

天媚點頭道:「如果是這樣那就放心了,不過戰兒可有考慮過怎樣通過冥界?」

蕭戰笑道:「雖然那條冥龍掌握了冥神戰甲,但畢竟冥神的皇冠還在我的手中,冥界的真正掌控者還是我。要不是我的境界遠不及他,就容不得他隨意調用冥界的死亡生物了。」

天媚嘆道:「還是境界的問題啊,這齋武就像一道天塹,橫斷了一切取巧的可能,哪怕我們手段眾多,但境界不夠,就只能被無情壓制,根本抬不起頭來。」

霽月依偎在蕭戰的懷中,見兩人唉聲嘆氣的,她忽然咯咯笑道:「想這些煩心事幹嘛,爺啊,不如讓咱們姐妹聯手讓你快樂起來如何?」

蕭戰還未開口,天媚猛地一巴掌扇在了霽月那神物般的臀上,立時「啪」的一聲,那魅惑的響音震蕩而開。如今霽月這臀可是非同小可,它完全蛻變了,說它乃神器,絕不為過,天媚這一巴掌像似觸發了神器之威,獨特的媚波震蕩,撩動著殿內男女玩樂的**。

拍一下屁股,沒想到竟讓自己心旌搖曳了,天媚沒好氣道:「你這丫頭,真是越來越妖了,要不是戰兒永不枯竭,怕非得死在你肚皮上不可。」

霽月吃吃笑道:「姐姐這話可是說錯了,月月獨具劍蝕之鞘,貪吃了些這個月月一點兒也不否認,但其獨特錘鍊之效卻讓爺更加的鋒芒畢露不說,還可磨練其永不枯竭的能力,如此眾多好處加身,怎能說死在月月的肚皮上了。更何況爺的能力舉世無敵,咱們一眾姐妹齊上陣,也榨不干他,光月月一個是遠遠不夠的。」

天媚嗔道:「死丫頭,口沒遮攔,滿口的淫詞穢語,看姐姐家法侍候!」

說完,天媚一把將霽月從蕭戰的懷中拽了下來,不由分說,玉掌就在她那觸目驚心的臀上猛地一陣招呼。瞬間,那響聲,那香艷的畫面交織在了一切,這下讓霽月這件神物徹底發威,不斷撩拔著近處的蕭戰,讓他心旌搖曳,不可自持,立馬就取代了天媚,家法侍候起來。

可是幾巴掌下去,蕭戰發現心旌搖曳得更加厲害了,他知道定是霽月這丫頭搞鬼,想讓他當著眾女的面衝動起來。蕭戰很想鍛煉自己的忍功,但是霽月那臀已成了神物,獨具神則,如果不用之來消火,他身心內的邪火只會越燒越旺。

蕭戰暗嘆,這丫頭都獲得了些什麼天賦技能啊,全都是在考驗他的奉獻能力。

既然必須用之消火,那蕭戰也沒什麼好顧忌的了,反正殿內沒有外人,他不如縱情一把。

「刺啦!」

衣物撕裂的聲響立起,霽月那得意的笑在回蕩,霎時間原始的撻伐頃刻而至。

場景火爆得無以復加,天媚看得直搖頭,可惜霽月這女人特瘋,眾目睽睽跟助興沒啥區別,一展**之歌喉,盡呈蝕骨之媚態,只讓一眾劍女看得火氣,聽得心動,一時間春心蕩漾得厲害。

…… 北域廣袤無垠,地域之廣以萬里記。雖已知冥龍來犯在即,但蛇族高層卻無法將整個蛇族高手聚集過來,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防禦雲城。

「轟隆隆!」

十多日之後,離雲城方圓千里之地電閃雷鳴,大片的空間漣漪震蕩,彷彿要天塌地陷了般,一幅世界末日的場景。

「轟!」

虛空陡然炸裂了,一個直徑數十里的空間黑洞出現,恐怖的吞噬之力頓生,方圓百里之地內一切都被吸扯而入。

很快一道龐大的黑影從洞開的空間黑洞出浮現,恐怖的神威浩蕩,磅礴的壓力降臨,一種令眾生驚秫的氣息擴散,方圓千里內瞬間被一股死亡之力充斥,萬物都在凋零,生命都在慟哭。

這是一座龐然大物般的城市,漆黑的牆體上神紋閃爍,垂落下一道道神輝,它就如那太古時期的魔城,破空而至,魔威震天,蓋壓九天十地。

這一幕持續了很久,當一切平靜下來時,一座巨大的魔城降臨了這片區域。璀璨的神輝沖霄,死亡的神則降臨,無數的死亡生物從地底鑽入,密密麻麻,鋪天蓋地,都紛紛向著這座魔城聚攏。

「吼!」

震天的怒吼炸響,如若一道驚雷,匯聚而來的死亡生物頓時僵在了原地,下一刻一道道死亡的波紋震蕩,像似歌聲,像似哭音,傳遍了方圓數千里之遙。

這聲音一**,一浪浪,席捲天地,一個個死亡的生物通體神光湧現,死亡的紋路浮現體表。很快,幾乎是數個呼吸過後,骨質的鎧甲凝成,密布了一切死亡生物的體表。

一枚枚神文浮現,閃爍不息,一切死亡生物生前的力量回歸了,時空彷彿倒轉,它們恢復了昔日的強大。

有強有弱,統統匯聚,雜亂而強盛,死亡的咆哮此起彼伏,傳遍了方圓數千里。

死亡的波紋在擴散,似乎打算向著整個北域延伸,一道道屬於死亡的神則降臨,一大片的世界化為了死亡的世界。

「嚎!」

一道聲音傳遍了方圓數千里,像似那死亡的號角,所有的死亡生物都停止了咆哮,它們開始了匯聚,就像那紀律嚴明的軍隊,強弱分明,鋪天蓋地,向著那座死亡的魔城匯聚。

大地在顫鳴,死亡的氣息越來越強盛,一尊恐怖的死亡魔影出現在魔城的上空,他服侍著方圓數千里匯聚而來的死亡生物,發出了恐怖的咆哮。

霎時間,就像是接收到了命令一般,所有的死亡生物齊齊調轉了方向,朝著一個方向如潮水般衝去。

哪個方向就是雲城所在之地,密密麻麻的死亡生物很快就形成了遮天蔽日之勢,它們席捲天幕,黑壓壓一片。

死亡的力量充斥了天地,恐怖的亡靈大軍出現在雲城百里之外。

雲城的城牆上,一聲性感祭袍的蕭媚出現,魅惑的眼眸看著鋪天蓋地而來的死亡生物,顯得異常的平靜。

一個號角出現在她的手中,遠遠望去如若一根白骨,通體死亡的神紋閃爍。這是一件神器,屬於死亡系,是巔峰的死亡神器,蘊藏著最為獨特的死亡神則。

「嗚嗚嗚……」

很快,蕭媚吹響了號角,死亡的嗚咽聲傳遍四野,像似有著一尊死神在召喚,原本黑壓壓而來的死亡大軍浩蕩之勢戛然而止,每一尊死亡生物那雙眼睛內出現了掙扎,不過很快一切的掙扎就已消失了,它們紛紛調轉了方向,向著魔城所在方位浩蕩而去。

「嗚嗚嗚……」

死亡的嗚咽聲不止,震蕩方圓數千里,每一尊死亡的生物都受到了波及,它們紛紛調轉了矛頭,直指恐怖的死亡魔城。

大戰在所有人的意外中發生了,遭受攻擊的一方竟是發起攻擊的一方,而攻擊他們的竟是他們自己召集而來的死亡軍隊。

海量的攻擊瞬間就將魔城給淹沒了,場景浩大,震撼人心,但魔城上空死亡的神紋閃爍,一切的攻擊都化為了無形,根本難以形成哪怕一絲的傷害。

攻擊在持續,彷彿永遠也沒有盡頭,黑壓壓,鋪天蓋地的死亡生物對死亡魔城發動了最悍不畏死的攻擊。

雖然一切都是在做無用功,但是恐怖魔城中的無上存在像似受到了羞辱般,一聲震天魔嘯炸響,死亡的波紋怒卷天地。

剎那間所有進攻的死亡生物戛然而止,體表的骨質戰甲瞬間崩潰,所有的死亡生物化為了飛灰,飄散天地。

似乎是感到這樣的攻擊無法起到作用,死亡的魔城敞開了大門,一支恐怖的騎兵衝出,恐怖的威壓震懾天地,那是屬於玄武的力量,數以百萬一同匯聚,天地都要為之變色。

天崩了,地裂了,連綿百里的山脈頃刻崩塌粉碎,一切都彷彿是世界末日。

千里之地在這恐怖的騎兵面前快速的消失,他們以最短的速度出現在雲城百里之地,而下一刻他們已經一頭撞上了雲城。「轟隆」一聲巨響,恐怖的撞擊之音傳遍了整片戰場,可惜雲城巍峨屹立,難撼分毫,連一絲漣漪都未激起。不過數以百萬的恐怖騎士衝鋒,黑壓壓的,整個天地都彷彿被他們充斥,難以計數的死亡騎士撞得粉身碎骨時,激起一片漣漪外。

立於城牆上,蕭媚黛眉緊蹙,死亡的號角吹響,但是根本奈何不了這些死亡騎士,似乎有著一種力量保護著他們。蕭媚盯著遮天蔽日而來的死亡騎士,她只能嘆了口氣,這些攻擊雖然奈何不了雲城,但對方存的就是消耗雲城的力量。死亡生物似乎無邊無際,永遠也到不了盡頭,終有一天雲城的守護神陣力量會減弱,到時就是對方總攻的時候了。

雖然蕭媚知道對方的目的,但是死亡生物實在是太多了,而且就算死了,也沒什麼好珍惜的,因為它們可以源源不斷的調來。

黛眉蹙了蹙,蕭媚的臉上很快就浮現出了冷笑,死亡系的力量她也會,尤其是在前世,更是收集了無數希望系的神器跟聖器,她的力量不及對方,但是只要動用神器,那個威力絲毫不會低於齋境。

而且動用神器,根本無需她親自動手,就一尊齋武也行,而且那威力更強,更盛。

蕭媚將死神的號角交給了雨柔,後者立於城頭,吹響了號角,死亡的嗚咽聲震蕩,傳遍了整個戰場,聲音還是那樣,但是威力卻是十倍百倍勝之。整片戰場化為了一個死亡的世界,道道死亡的神則降臨,霎時間每一尊騎士身上兩種截然不同的死亡神則發生了碰撞。

「嗚嗚嗚……」

死亡的嗚咽聲越來越盛,「咔嚓」一聲巨響,所有的死亡騎士身上原有的死亡神則崩潰了,整個戰場在那一瞬間完全靜了下來,所有的死亡騎士僵立在原地,崩潰的死亡神則在重建,這是全新的,似乎更強,更純粹,是天地間最本源的死亡神則,它完全凌駕於原先的神則之上。

「吼!」

一尊尊死亡騎士再次行動起來,它們仰天怒吼,死亡的咆哮匯聚,震碎了天上的雲彩,吼碎了無數山峰。下一刻所有的死亡騎士調轉了槍頭,向著它們所來的方向賓士而去。

死亡的吟唱聲忽然響起,一道道獨特的神則從天空降落,雲城牆角下那無數粉碎的死亡騎士竟然復甦了,一尊尊在重組,它們的戰力更勝,體內爆發出來的死亡波動更強狂暴。在一聲聲怒吼中,加入到了死亡的洪流中。

此時,在恐怖魔城的城樓上,一名老者看得目瞪口呆,那數量龐大的死亡騎士都是他親手煉製,可是一轉眼就統統調轉了槍頭,向著魔城殺來,這讓他覺得不可思議。

在老者身旁有一尊身著金色祭袍的老者,看著倒卷而回的死亡騎士,他淡然道:「這就是你所謂的死亡大軍,它們似乎也不怎麼樣啊,這才多久啊,就統統叛變投敵,反過來進攻我們了。」

老者有些老羞成怒了,他低吼道:「你懂什麼,那是因為對方使用的神器具有最純粹的死亡規則,老夫只不過是半路出家,拼不過那件巔峰神器有什麼大驚小怪的。」

金色祭袍老者冷笑道:「我倒有多厲害了,原來就是個半吊子。哼!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了,大人的命令是消耗雲城的防禦,如今你的死亡騎士都成了對手消耗我們龍城防禦的力量,你說你還有什麼辦法?」

老者冷哼道:「這個你用不著擔心,對方雖然擁有一件死亡系的頂級神器,但老夫就不信了,動手手中的王牌,他們還能策反不成。」

金邊祭袍的老者淡然道:「別自誇,一切都還是等用過了才知道。」

老者冷哼道:「這個用不著你擔心,老夫這隻王牌可是經歷了上古冥神神殿內的神則洗禮,每一尊騎士身上都有著神則所化的鎧甲守護,那個該死的號角根本就影響不到神則保護中的死亡騎士。」

說完他不再理會一臉質疑的金邊祭袍老者,一個閃身踏上城頭,瞬間一揮衣袖,頓時一道恐怖的波紋橫掃而過,那遮天蔽日的死亡騎士被震得粉碎,龍城與雲城間變得空曠一片。

老者臉上儘是冷笑,他再度一揮衣袖,霎時一道血光閃現,霎時間數十萬的閃爍血紅神光的恐怖騎士出現了。每一尊騎士的修為都絕世恐怖,遠超極致境的玄武,更為可怕的是在他們的身上縈繞著一股神則,若有若無間,讓他們的力量獲得了增幅,數十萬騎士匯聚在一起,隱約間散發出一股屬於齋武的氣息來。

這群恐怖騎士出現的瞬間,所營造而出的氣勢完全勝過了先前數以百萬計的恐怖騎士,死亡之力與戰意立時形成了一個氣場,龍城與雲城只見一瞬間化為了屬於他們的獨特禁域。

「轟!」

重逢開始了,百里距離數息就近了,還未發起攻擊,那恐怖的氣場就已轟在了雲城的守護神陣上,霎時間「轟隆」炸響,整座神城都震動起來,那守護神陣更是承受了恐怖的衝擊,無數神輝炸舞,絢爛無比。

神城的防禦神陣如今是由齋武催動,防禦力根本就不是原先可比,就算是齋武的攻擊也休想轟破。不過數十萬恐怖的死亡騎士氣勢合一的剎那,彷彿一尊齋武降臨,天地間屬於齋武的力量在匯聚。

「轟!」

一聲炸響,雲城的城門洞開了,霎時間一道漆黑的洪流如若一道閃電衝出,向著遠處那數十萬恐怖的死亡騎士衝去。

「嗞嗞嗞……」

幾乎是一個眨眼,這道漆黑的洪流衝出了雲城,下一個眨眼就已化為了一座恐怖的攻擊型劍陣。這是天地一天劍陣,它絕世恐怖,將十萬恐怖騎士的力量完全匯聚,霎時間十萬道劍氣耀目,電光火石間一道恐怖的劍氣照亮了整片天空。

「轟!」

這道劍氣恐怖到了無法想象的地步,龍城的城牆上,老者看著十萬黑甲騎士從有成衝出來的剎那,眼皮直跳,他竟然感到了一種驚秫的感覺。這讓他感到極度的不可思議,玄武不管如何增幅,沒有齋境的天地靈根,他們根本就不是齋武的對手,這一群恐怖的黑甲騎士竟然他感到了驚秫感,這絕對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