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至於其他的修士,只怕被傳送到了萬界殿流放之地其它的地方,現在,正往這裡趕來。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也就是說,現在只有江寂塵一人被傳送到了這裡來。

此時,萬界殿殿主問道:「我兒在哪裡?若能告訴我,你擅闖大殿之事,本殿主可以不追究!」

江寂塵平靜地開口道:「被本公子殺了!」

什麼?

聽到江寂塵的話,一眾修士,皆以為自己聽錯了。

這個青年修士,竟然敢當著萬界殿殿主之面,說他殺了少殿主?

他是來自尋死路么?

萬界殿中,一眾修士震撼無比,目瞪口呆。

便是萬界殿殿主,也一陣發愣,有些反應不過來。

顯然是,江寂塵的回答,太過出乎他們的意料了。

「我記起來了,他,他是江寂塵,百年前要追殺的那小子。」

驀然,有人如此開口道。

於是,眾修士又再次受到震撼。

想不到,眼前之人,便是他們要追殺之人。

但現在,他竟然敢隻身闖萬界殿,明知道萬界殿和太初宗在追殺他,竟然還敢自己送上門來。

「江寂塵,你是我們追殺之人,竟然還敢送上門來,真不知死活?」

「是呀,竟然敢殺害少殿主,今日我要將你碎屍萬段。」

「此子太過囂張,當該受盡萬般酷刑而亡。」

…….

一眾修士,此時怒然開口,圍在江寂塵身邊,虎視眈眈。

江寂塵卻以白痴的眼光看著眾修士,有些玩味地開口道:「送上門來?」

「開什麼玩笑,本公子前來,是要滅掉你們萬界殿的。」

江寂塵此言一出,又讓四周陷入了冷場,殿廳中靜寂了下來。

他們以為自己聽錯了!

我在時光深處等你 江寂塵獨一人出現在這裡,竟然說,要滅掉他們的萬界殿?

「稚子之言,可笑之極。」

「這小子還真是不見棺材不流淚,竟然什麼話都敢說。」

「口吐狂言者,待我先把他的舌頭割下。」

「還有,他說殺了少殿主?也根本不可言,少殿主可是有一群半步帝尊守護,這小子憑何殺得了?」

……

萬界殿一眾修士,根本不相信江寂塵之言。

同時,已準備對他出手了。

而萬界殿殿主,也正在想著這個問題,覺得江寂塵根本沒有能力,殺得了他的兒子。

畢竟,萬方有守護者,還有萬界殿副殿主和太初宗副宗主守護,而江寂塵表現出來的,只是中階天祖帝境。

所以,根本不可能有這樣的力量,殺得了他的兒子。

然而,他卻不知,江寂塵喜歡隱藏修為,扮豬吃老虎。

看到萬界殿殿主和眾修士的反應,江寂塵嘆了一口氣道:「為什麼我實話實說,你就是不肯信呢?」

一位萬界殿修士冷冷一笑道:「裝,你就裝吧!現在,我就來將你擒下,到時,我自有方法,讓你實話實說。」

說話之間,他已殺來。

這是一名接近半步帝尊境的強者。

這樣的修為,江寂塵未入仙殿,未有突破前,便可輕鬆滅之。

對方,如此修為,竟然還敢如此小視他?

江寂塵有些無奈的搖搖頭。

他的修為境界和年紀,太有欺騙性。

都會不自覺地認為他沒有多強大!

噗!

然而,下一刻,全場震撼地看著眼前這驚人的一幕。

只見,那一名接近半步帝尊的萬界殿修士,一雙大手,正要抓到江寂塵。

但是,下一刻,他們便看到,一道劍光不掠過,地上,便多了一雙斷手。

「啊,我的手!」

接著,便是這名萬界殿修士的慘叫聲。

只怕,無論是他,還是其餘的萬界殿修士,都根本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不止你的手,你的頭也要沒了!」

然而,這時候響起了江寂塵淡漠的聲音。

接著,又一道劍光掠過。

噗!

一顆頭顱,衝天飛起。

於是,這名萬界殿的修士,也就沒有了頭顱。

(本章完) 怎會如此?

江寂塵竟然如此的強大,只在輕描淡寫間,斬殺了一名接近半步帝尊境的修士。

這一切,讓萬界殿的一眾修士,有些難以接受。

要知道,剛剛他們才嘲笑江寂塵,不自量力,上門送死!

然而,現在死的卻是他們自己的修士。

「該死的,一起出手!」

終於,一眾修士反應了過來。

他們當中,有不少已至半步帝尊境。

一起圍殺過來!

還有,殿主寶座上的萬通,是偽帝尊境強者,雖沒有動手,但神念已鎖住了江寂塵,隨時殺出。

哪怕這麼多強大的修士,要對江寂塵出手,江寂塵不僅沒有絲毫懼意,反而躍躍欲試的表情。

這讓萬界殿的一眾修士,心中驀然生出了一絲不安之意。

但是,現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江寂塵,已經殺上門來,若不反擊,將他擒殺,只怕他們萬界殿日後會成為眾修的笑柄,有損聲望。

於是,一群修士,同時向江寂塵擒殺過來。

面對這麼多的強大修士,同時殺來,江寂塵也不再掩飾。

他一步踏出,手中握仙劍,心中驀然想起剛得到傳承不久的青雲仙劍術。

「對手不強,倒可以拿來練練手。」

江寂塵心中暗暗想道。

隨後,他心中默念青雲劍訣,開始演化青雲仙劍術。

咻,咻,咻……

劍光縱橫,從無上仙劍中,凝聚而出。

它們,都以神秘的軌跡刺出。

而且,蘊含的毀滅之力,非常的驚人可怕。

暫時,江寂塵還無法完全的操控。

畢竟,這是他第一次動用,而且,境界有限,發揮出的威力,自然也有限。

但是,表現出來的威能,已經很驚人可怕了。

若是他境界到達,悟透青雲仙劍術,其威能,只怕可以屠仙了。

噗,噗,噗!

劍光掠過,半步帝尊下,根本無法抵擋分毫,直接被斬滅。

他們的身體,被青雲劍光,刺入體內。

然後,他們的體內,驀然綻放出璀璨的青光,最終化作了虛無。

這一幕,太過驚人了。

江寂塵的強大,遠遠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他們,此刻才發現,自己都非江寂塵一招之敵。

跟江寂塵戰鬥,簡直就是在送死。

一些修士,已經雙腿有些顫抖起來。

「此子,太強了!」

「只怕已擁有了與偽帝尊一戰之力。」

萬界殿有修士,如此開口道。

而這時候,殿主寶座上的萬通,終於站了起來,一步跨出。

「江寂塵,今日無論你有什麼憑藉,你都得死!」、

「誰來,也救不了你。」

豪門密愛:你好,靳先森 萬界殿殿主萬通,終於出手了。

豪門獨寵之千金冷妻 江寂塵揮劍斬下一名萬界殿修士的腦袋,淡淡地道:「這話,也正是我想對你說的。」

「今日無論誰來,恐怕都救不了你。」

要滅萬界殿,殿主萬通必須死。

所以,看到萬通殺來,江寂塵也便強勢的迎了上去。

哪怕面對偽帝尊,他也沒有一絲的退縮。

江寂塵的囂張之言,明顯激怒了萬界殿殿主萬通。

多少年了,都沒有修士敢這樣跟他說話了!

而且,眼前小子,還是殺害自己兒子的兇手。

之前,他還有些不信,江寂塵能殺得了他的兒子,但見識了江寂塵表現出來的力量后,就不得不信了。

此時,縱然是他面對江寂塵,竟然也感到了有一絲壓力。

「殺!」

受江寂塵的話語所激,萬界殿殿主萬通已完全爆怒。

偽帝尊的力量爆發。

轟!

萬界殿炸開,化成煙塵。

兩道身影,衝天而起,沒入無盡高空。

他們在高空之中,大戰不休。

江寂塵斬出的青雲劍光,竟然盡被萬通接下。

對方手中,亦有仙劍。

雖然無法與他的無上仙劍相提並論,但也不凡。

反之,江寂塵剛剛修行青雲仙劍術,能夠發揮出的威能,終究有限。

現在,表面上看,江寂塵完全被萬通壓制著。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