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艾明邡看着兩人的戰況,心中同樣也是放心不少,雖然他不知道軒轅楓的具體底牌,但是底牌肯定是有的,而天主卻是連必殺技都用出來了,也沒逼出軒轅楓的底牌,可見軒轅楓在這戰鬥中佔據了絕對的優勢。

2021 年 1 月 27 日By 0 Comments

比之艾明邡和金劍成的人的輕鬆,藍雲等聲音高手可就緊張多了,空中的戰況,他們也自然看清楚了,如今天主處於相當不利的情況,這也就意味着他們的處境非常被動。

畢竟要是天主敗了,那麼結果也就沒有任何的懸念了,他們就算加起來也根本不可能是軒轅楓的對手,那樣也就意味着這行動失敗了。

對於如今的局勢,藍雲看得非常清楚,他不由自主的看向了身旁的白雲,這時候白雲也真好向他看了過來,兩人四目相對,都看出了雙方眼中的擔憂。 “動手!”兩人對視一秒鐘之後,兩人便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道,說着便向金劍成等人撲了過去,而其他人看見兩人動手,也都向着對方掠去。

在藍雲等人動的時候,金劍成等人也都動了,他們雖然都在看着軒轅楓與天主兩人的戰鬥,但是也同樣注意着對面的其他人,藍雲兩人知道天主和軒轅楓戰鬥的重要性,金劍成同樣知道,他們可不想讓藍雲等人去幹擾軒轅楓。

“尊者二級以上的儘量多的拖住對手,尊者一級的全力擊殺對方尊者一級的人。”衆人一動,金劍成的聲音就在衆人的腦海中響了起來。

艾明邡同樣聽到了金劍成的安排,他心中不由得有些愕然,不明白金劍成問什麼會進行這樣的一個安排,暗理來說,應該是修爲低的人拖住對手,讓修爲高的人騰出手來擊殺對手的,但金劍成卻正好反了過來。

要不是看着北斗七星的衆人都沒有反對,艾明邡都要懷疑是不是金劍成緊張說錯話了,不過北斗七星的人都沒有吭聲,艾明邡自然也就沒說話了。

艾明邡又怎麼可能明白金劍成這麼個安排呢,畢竟他並非北斗七星的人,不知道北斗七星的尊者們那變態的戰技和戰鬥力,幾乎可以說是同級無敵了,金劍成這麼安排也是爲了穩妥起見,畢竟對方的高手比自己多,尊者數量也比自己多,要想擊殺對方的高手太難,而讓尊者一級的人面對太多高級的尊者,也太危險。

戰鬥瞬間爆發,北斗七星的衆人的明確的按照了金劍成的吩咐迎敵,尊者一級的人全部都是人手一個對手,多出的人都讓尊者二級的人分擔了下來,而尊者三級以及以上的人都是拖住了對方的一名尊者。

剛剛一交手,聖域的尊者們就大大的吃了一驚,因爲同樣尊者一級的人,北斗七星的尊者爆發出來的戰鬥力遠遠的超過了他們,甚至有一名聖域的尊者大意之下,而他的對手卻是全力爆發,使得他在一擊之下便被重傷,第二擊便被斬殺,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

看到這樣結果,艾明邡也是有些發懵,再看看其他北斗七星的尊者一級的人,也都幾乎是一面倒的壓制住了對方的尊者,艾明邡眼中不由得露出了幾分怪異的神色。

而跟在艾明邡的那兩名血殺堂的尊者眼中也都露出了幾分駭然之色,他們是在沒有想到這些看上去身着黑袍,裝束怪異的盟友竟然這般強大,在驚駭之後,旋即有露出了幾分擔憂。

他們不明白艾明邡是怎麼請來的這些盟友,血殺堂的高手被聖域派人去全部纏住了,根本無法來營救艾家,就是他們兩人都是祕密藏在了天狐城很久的,否則恐怕也根本不可能出現在這裏了,同樣他們很明白,如果這裏的戰鬥失敗了,聖域的高手便會趕去增援血殺堂那邊的戰鬥,到時候恐怕血殺堂也都將徹底被抹殺掉。

當然,如果這裏的戰鬥勝利了,那麼血殺堂那邊肯定不會有多大損失,畢竟聖域那邊的人主要的任務是拖住血殺堂的人,更不沒有徹底擊殺血殺堂的實力,到時候這般的自己人搞過去增援,那聖域的人便不足爲慮了。

這正是他們想要的結果,並且按照目前的狀況來看,也正向着有利的方向發展,本來他們應該高興,而不是擔心的,但是看着那些北斗七星的黑袍盟友,他們實在擔心這些人的目的,不要將來引狼入室了,那就麻煩了。

畢竟,他們也問過艾明邡這些人的事情,但是艾明邡也不太清楚,只知道對方帶頭的人是艾薇兒和艾薇雲的朋友,並且也沒向西華皇室提出無法接受的條件。

艾家如今的情況有太過危機,艾明邡也沒有什麼更好的辦法,所以就答應了,按照他的說法就是,反正沒人幫忙艾家是滅定了,既然有機會滅了文家,又能保住艾家,有什麼不敢的能,就算對方有什麼目的,總不會比現在的情況更差就是了。

不過兩位血殺堂的高手也沒有多少時間去擔心了,因爲他們的對手可不會跟他們太多的時間開小差,他們的對手看着自己人在北斗七星手中被壓的死死的,便只能加強攻擊,希望能儘快的決絕了對手,然後去幫助其他人呢!

在北斗七星衆人平靜迎敵,艾明邡以及血殺堂兩位尊者驚訝的時候,聖域的人可謂是苦不堪言,同時也是震驚的無以復加。

他們怎麼也不明白,對手明明就是和自己修爲相當而已,但是在交手後自己卻處處受制於人,根本無法有效的還擊對手,實在是憋屈的心慌。

他們有怎麼可能知道,北斗七星的尊者們可都是擁有着,絕對頂級的修煉功法,以及配套的戰技呢,肅然如今誰都沒有使用那強大的戰技,但是平時練習的次數多了,這隨手之間便帶着有些戰技的痕跡,攻擊力自然也就比一般的尊者強了不少。

“他們到底是什麼樣的組織,怎麼所有人的戰鬥力都這麼強大呢?跟天主戰鬥的人強也就算了,這些手下一個個也都強得離譜,這怎麼可能呢?”白雲看着完全落入了下風的自己人,再看看實力比他低了整整兩級的林君煞,竟然能在他手下撐住,心中鬱悶得想抓狂。

“出來吧,雷羽!”白雲實在打得憋屈,終於是召喚出了自己的伴生獸,希望能徹底的改變如今的戰鬥局面。

隨着他的呼喚,一套純白色的鎧甲慢慢的覆蓋了白雲的全身,頭盔是一個鷹的造型,不用說,就知道他這伴生獸是一隻鷹類魔獸,再加上名字叫雷羽,自然便能猜到,他這伴生獸恐怕是一頭雷鷹了。

“哼,難道只有你有伴生獸嗎?出來吧,烈焰!”林君煞冷哼一聲也召喚出了伴生獸,他的伴生獸是一頭烈焰獅子,化成的鎧甲是紅黃色的。

隨着伴生獸的出現,林君煞的氣息也有了一下變化,實力直接漲到了一級,反觀白雲,實力雖然增長了,但是也只是漲了兩小階而已,這樣一來情況更加不如先前了,林君煞機會要與他拼的勢均力敵。

看着這變得更糟糕的情況,白雲鬱悶的想吐血,也是這時候他纔想起來,跟天主戰鬥的軒轅楓就是用伴生獸扭轉了局勢,而如今林君煞又是由伴生獸跟自己拼得勢均力敵。

想到這他不由的想抽這就兩下,幹嘛沒事去召喚伴生獸呢,原本佔盡上風不愛,現在搞得旗鼓相當了,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林君煞的伴生獸之所以會這麼厲害,主要還是他這兩年用組織貢獻託換了一種進化伴生獸的藥劑,使得他的伴生獸進化了一次,所以纔會戰力大增,當然,那藥劑都是軒轅楓煉製的了,至於配方的來源,自然是創世天尊給的戒指裏面翻出來的了。

在白雲鬱悶的時候,藍雲也好不到哪裏去,他的對手是比林君煞還有猛的金劍成,那一道道凌厲無比的劍芒,把藍雲直逼得狼狽不堪,而有了林君煞和軒轅楓的前車之鑑,金劍成不召喚伴生獸,藍雲也不敢在召喚伴生獸了。

免得自招麻煩,他現在唯一的希望便是拖住金劍成,等待其他人來援助,但是現在有那裏有什麼人能來援助他呢,整個戰場上,出來血殺堂的兩個高手那裏還要林君煞那裏是旗鼓相當的,其他的聖域尊者全都處在了下風,被壓的死死的,就連艾家老祖艾明邡也將對手完全給壓制住了。

並且這都不說了,那些尊者一級單獨面對北斗七星的尊者一級的人,更是岌岌可危,苦苦的支撐着,才交手不到五分鐘,就有好幾個都已經是傷痕累累了,照他們的情況,落敗肯定是遲早的事情了。

“仙劍臨塵!”一聲大吼,金劍成用處了軒轅楓給他的祕籍中的第一式戰技,一股沖天的劍意自金劍成身上擴散開來。

使得周圍交戰的衆人都不由的呆滯了一下,然後一股強烈的壓迫感使得周圍交戰的衆人都露出了駭然之意,特別是那些聖域的尊者更是露出了深深的懼意。

耀眼的銀光彷彿要衝破天穹,千萬道劍影不斷的重合,在金劍成手中幻化出來一柄巨型光劍,足足有過千丈,自那光劍之上,散發出來一種極其危險的信息。

很多原本距離金劍成較近的人都快速的退了開去,生拍不小心被那光劍給沾上了,而周圍的人也都紛紛停下戰鬥,看了過來。

“這是我第一次用公子交給我的戰技,就用你的鮮血來給我祭劍吧,我想你也應該感到榮幸了!”在光劍凝集之後,金劍成冷漠的聲音傳遍了當場。

隨着金劍成的話語落下,原本靜止的光劍突然一疑,外放的劍意也隨之消失的無影無蹤,整個光劍變得飄渺了起來,如果不是看見,淡淡意念根本就感知不到它的存在。

旋即,光劍動了,幻化成數萬道劍芒形成一張劍網,向着藍雲壓了過去,在劍芒所過之處,帶出了無數的黑色空間裂紋,劍芒的威力可見一斑。

然後,面對着這恐怕劍網的藍雲,此時已經是面色蒼白,眼中不滿了震驚和難以置信,面對壓來的劍網,他呆呆的一動不動,好像已經被劍網嚇傻了一般。 隨着劍網的接近,藍雲已經被劍網徹底的包裹住了,外面的人根本看不見藍雲的情況,只能呆呆的看着那耀眼的劍芒。

“噗!”

在衆人期待的眼光中,一聲輕響,清晰的傳遍了全場,劍網也隨之消散開去,在那劍芒消失的地方,藍雲正滿臉難以置信的看着自己胸口處的一刀劍傷,鮮血不斷的再往外冒。

在剛纔的劍芒中,藍雲根本沒有擋住,一道實質般的劍芒直接透過了他的胸口,穿了過去,如今雖然還未生死,但是顯然已經是失去了戰鬥力。

“嘶!”

場上傳來了一陣抽冷卻的聲音,誰也沒有想到,金劍成進入用一劍就解決了藍雲,這是什麼樣的戰技,實在他恐怖了。

“今天還活下去嗎?”這是聖域所有人此刻的心聲,在來之前,他們都抱着必勝的信念,甚至在剛剛遇上的時候,他們都是抱着必勝的信念。

直到天主與軒轅楓交手,落入了下風,他們的信息纔出現了些許的動搖,但是他們依舊認爲,勝利距離他們並不太遠,只要先解決了對面的尊者,然後再出手相助天主,那麼軒轅楓的失敗也是遲早的事情。

可是當他們真正的交手之後,才發現自己錯了,並且錯得有些離譜,不說去幫助天主,就是能不能撐到天主的戰鬥結束,他們都沒有了把握。

而如今,看着金劍成那恐怖的一劍,他們徹底失去了獲勝的信息,他們發現,他們甚至連今天能不能活着離開這裏都已經不知道了。

恐懼、害怕、緊張、絕望,所以的負面情緒此刻都爬上了他們的心頭,像瘟疫一樣的在他們中間快速的蔓延開來。

“好凌厲的劍氣啊!”同樣停止了戰鬥的艾明邡,以及血殺堂的兩名尊者心中也都流露出了赫然之意,他們實在難以想象,金劍成等人爲什麼都會這般出人意料,戰力超強就算了,竟然還有着這等可怕的戰技。

如今他們不單單是看金劍成的眼神變了,連帶着看向北斗七星的其他人,眼神也都變的不一樣了,在他們的眼神中明顯的多出了一種懼肆的神色。

“轟隆!”

一聲巨響打破了空中的寂靜,同時也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眼球,這巨響的使恿者自然便是軒轅楓和天主兩人了。

因爲金劍成的凌厲劍意,使得其他人都停止了戰鬥,整個天空之中,出來金劍成和藍雲之外,也就只有軒轅楓和天主兩人並未停下。

衆人看去,只見遠處的天空之中,軒轅楓和天主兩人都翻飛了出去,而兩人對碰的力量更是使得他們下方百米處的小山包被徹底的抹平了,可想而知兩人對碰的力量有多大。

軒轅楓飛出了十幾丈才穩住身形,而天主更是翻飛出去了近三十丈的距離,兩人的高下非常明顯,不過軒轅楓雖然佔了上風,但是也並不好受。

此時的他全是氣血翻騰,手臂也是有些發麻,不過比起軒轅楓,那沒天主就要狼狽的多了,不但頭髮凌亂的散披着,衣衫也是破破爛爛的,比起乞丐來也強不到哪裏去,並且雙手更是微微的在顫抖着。

穩住身形之後,軒轅楓並沒有馬上攻擊,這次硬拼使得他的手臂有些麻木了,他需要時間來作爲調整,所以在停下之後,他便想着其他人的戰場瞥了一眼。

這個倒不是軒轅楓在對手面前大意放鬆警惕,而是他知道天主的狀況比他害慘,他不攻擊,天主高興還來不及呢,怎麼也不可能先動手的。

這一瞥之下,自然便看到了那臉色有些蒼白的金劍成,以及身受重創的藍雲兩人,畢竟兩人因爲剛剛的戰鬥,使得他們的位置也是有些特別。

軒轅楓看了也是有些驚訝,沒想到金劍成竟然能這麼快的解決掉對手,雖然說是用處了壓箱底的絕招,但是要知道藍雲的正常修爲可是足足比他高出一級的,越級挑戰還能這麼快的解決對手,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過軒轅楓也只是略微驚訝而已,畢竟金劍成用處來的可不是什麼普通戰技,而是比超必殺技還有厲害N倍的祕籍配套戰技,雖然只是第一招,大事這威力也不是尊者五級的藍雲能抵擋住的。

軒轅楓看到了這邊的戰鬥,天主自然也是看見了的,不過相對於軒轅楓的平靜,天主的臉色就要精彩的多了,首先是驚駭,隨即慢慢的變得陰沉了下來,最後更是臉比鍋底還黑。

“看來前輩今天是真的失算了啊,先前我就說了讓前輩要珍愛生命的,但是前輩卻不肯停在下的金玉良言,如今後悔了吧!”軒轅楓看着對面氣得臉不是臉,鼻子不是鼻子的天主,然後老氣橫秋的說道。

“噗!”

聽到軒轅楓這話,原本天主因爲那記硬拼就已經氣血翻騰,險些壓制不住,好不容易壓了下去,又看見重傷的藍雲,氣血再次上涌,正努力的壓下的時候,突然聽到軒轅楓這話,一口老血終於是沒忍住,噴了出來。

“小子,你不要高興的太早,你們也只不過是暫時佔了點便宜而已,別以爲你們就贏定了?”天主拭去了嘴角處的血跡,怒視這軒轅楓。

“呵呵,你覺得你們還有機會嗎?”軒轅楓戲耍的看着對面的天主,直接無視了他的憤怒,毫不忌諱的問道。

“哼,伶牙俐齒,多說無益,我們手底下見真章!”說着,天主再次向着軒轅楓撲來過來,一副要與軒轅楓拼命的架勢。

不過軒轅楓顯然不會怕他,身形一閃,戰刀劃過一道美麗的弧線,攻向了天主的右肩,速度之快,遠勝於天主撲來的速度,見到這情況,天主不得不暫避其鋒芒,在尋進攻的機會。

“哼,小子受死吧,幽冥鬼爪!”天主閃開軒轅楓的攻擊,然後一提原力,快速疑集道了雙爪之上,怒吼一聲向着軒轅楓揮去。

伴隨着天主揮出的雙爪,虛空中也是凝聚出了兩隻龐大的虛爪,向着軒轅楓抓去,所過之處無不是黑紋橫生,煞氣逼人。

“哼,難道只有能會戰技嗎?”看着回來的利爪,軒轅楓冷哼一聲,而後快速後退,同時,原力快速運轉,聚想右手的戰刀之上。

瞬間軒轅楓便退出了千丈之外,然後只見得其手中的戰刀慢慢的亮了起來,隨着戰刀的增亮,軒轅楓整個人的氣勢也開始出現了變換,變得彷彿一把無堅不摧的戰刀一樣。

隨着軒轅楓的氣勢提升,他雙眼之中的銀光愈發濃郁,而後,他猛的一步踏出,雙手握刀,凌空旋轉,刀勢也隨着軒轅楓的旋轉,由下而上,劃過一道完美的線條,當刀勢走到了頂點的時候,軒轅楓的氣勢也同樣漲到了頂點。

壓的所有人都難以喘息,軒轅楓整個人就像是戰神附體一般,讓人有種膜拜的衝動,隨着氣勢到達頂點,軒轅楓的刀勢卻是突然一頓,讓人有種不適應的感覺,不過這感覺也只是一瞬,因爲刀勢一頓之後,旋即以着更快的速度向着身後的天主斬了下!

“嘶,嘶,嘶!”

刀勢所過之處不到空間碎裂,連同空氣都被撕裂,發出了聲音,軒轅楓整個人銀光閃閃,氣勢凌厲,真個力量從起身上暴涌而出,灌入了戰刀之中。

在所有人駭然的目光之中凝集出了過萬丈的刀芒,隨着刀芒的曾強,下斬的速度反而變慢了幾分,不過氣勢卻再次提升了幾分,壓的整片天空都彷彿要淪陷一般。

看着這可怕的威勢,所有人都駭然,連北斗七星的衆人都未曾見過軒轅楓施展過這等戰技,畢竟上次軒轅楓用處的時候,在其面前的人都已經死完了。

“這還是人嗎??”所有人的心中不由得同時升起了這個想法。

“天尊問天斬!”

在軒轅楓吐出這五個字的一瞬間,整個天地都爲之黯然,猶如世界末日來臨,刺眼的刀芒,充斥了整個天空。

“不!”看着撲面而來的銀芒,天主恐懼了,他想閃避,但是整個身軀都彷彿被鎖定了一般,根本沒地方可躲,但是不躲,那根本就個自殺沒什麼區別。

天主很清楚,這樣的攻擊,就算是聖主那樣尊者九級巔峯的高手,都不可能施展的出來,唯有傳說中的尊者十級的高手纔有肯能做到,而要擋住這樣的攻擊,恐怕也得尊者十級的實力,他沒有尊者十級的實力,自然無法擋住了。

“碰!”

天主的喊聲剛落,整個身體就被刀芒劈了個正中,在空中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拋飛了出去,並且還帶出了一道猩紅的血箭。

“轟隆!”

天主的身體砸在了數裏之外的天狐城城牆之上,直接砸倒了一大片的城牆,而後被埋在了灰塵之中,塵埃落定之後,一切歸於了平靜,天主就像消失了一般,一點動靜都沒有了。

靜,整個空中數十人都呆呆的看着那片傾倒的城牆,一點聲音都沒有了,眼中除了震驚還是震驚,在沒有其他任何的色彩。

“逃,大家分頭逃!”在沉寂了幾秒鐘之後,白雲突然反應了過來,恐懼的大吼一聲,便向着南方狼狽逃竄出去。

北斗七星衆人先是一愣,隨即,不等吩咐便快速追了出去,整個空中再次變得混亂了起來,是不是的還差來了的碰擊聲和慘叫聲。 正所謂兵敗如山倒,天主一死,聖域的其他人都嚇破了膽,誰也不敢在抵抗,這一逃,艾家的勝利就變得毫無懸念了。

然而,整個天狐城內,早在城外的大戰剛剛爆發的時候,便已經炸開了鍋,雖然軒轅楓他們的戰場在成外,但是距離天狐城也不是太遠,不然天主與軒轅楓對碰的時候也就不可能砸在了城牆之上,讓得一大片城牆遭了無妄之災。

開戰城外的大戰,咋看看城內那些皇家護衛隊,以及禁衛軍大批大批的穿行在大街上,時不時還有武官在城內縱馬飛奔,所有人都猜到,天狐城恐怕是出大事情了。

“二狗子,你說這是怎麼回事啊,怎麼這麼多官老爺在街上疾行啊!”一個二流子碰了碰身旁的一個矮子,有些好奇的說道。

“哼,你還是管好你自己吧,少頃關心那些國家大事,我聽我城防隊的表哥說帝國可能要變天了,這城裏的陣仗算什麼,大陣仗在城外呢,他到城外的爆炸聲沒有,還有那些刺眼的光芒,那都是傳說中的尊者在鬥法呢!”二狗子雖然嘴上提醒別人少管帝國大事,大事說着說着又忍不住不自己知道的一下祕密拿出來得瑟了。

“真的假的啊,竟然有尊者鬥法?”這次說話的不是先前的那二流子了,而是二狗子周圍的其他人聽到了二狗子的話,有些不太相信的看着二狗子。

“你們別不信,告訴你們,外面的尊者可不止一個。”見衆人不信,二狗子不高興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