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艾米淡淡的靠在沙發上,目光遠遠的看著楚亦寒和白人交談,眼神深遠。

2020 年 11 月 16 日By 0 Comments

「我好像沒有想知道的興趣。」

不管是艾米有意想挑撥她和楚亦寒的關係,還是並沒有那種用意,對於楚亦寒生意上的夥伴,她都是沒什麼興趣的。

「那人原本是我的合作夥伴,是我把他介紹給亦寒的。」

艾米這人大概一向自我。

儘管蘇歌已經表達了沒什麼興趣,她還是自顧自解釋了一句。

「除了他,我還可以給亦寒介紹更多的生意,幫助他,把S.J財團運營得更好。」

艾米笑吟吟的看著蘇歌,言語當中的挑釁,已經非常清楚了。

「我好像除了誇艾米小姐很有本事,似乎就無話可說了?」

蘇歌神態懶散,顯然並未將她的話放進心裡。

「當然,蘇小姐也可以想想你對亦寒的價值。如果真愛一個人,權衡利弊之後,應該讓他選擇更適合他的生活不是么?」

「這句話,艾米小姐同樣可以反思。」

蘇歌已經很不想理艾米了,舉起酒杯又喝了一口果酒。

「雖然是果酒,可也很容易醉人,蘇小姐如果不會喝酒,在我這兒還是少喝點吧,要是喝出了什麼事,我可擔不起這個責任。」

蘇歌都已經表現出這副態度了,艾米也就不自討沒趣了,丟下一句話,起身徑直離開了。

艾米離開之後蘇歌才看了眼自己手裡喝了一大半的酒。

作為一個醫學生,果酒里的成分一喝就喝出來了。

即便再喝個十來杯,也是不可能醉的。

蘇歌不以為然的將杯子里的酒一口喝了個乾淨。

遠處一直在和白人攀談的男人看著她這舉動,眉頭似乎蹙了一下,隨即就將他有些歉意的朝白人點了下頭,然後大步朝小女人走回來。

「亦寒,那人是你的客戶么?」

男人過來之後,小女人就乖乖的放下了手裡的空杯。

「嗯。」男人目光冷冷掃了眼她的杯子,「喝這麼多做什麼?」

「這是果酒,不醉人的。」蘇歌頭疼的扶了扶腦袋。

儘管她酒量不好,可不代表她連果酒都不能喝好么。

實在是太小瞧她了。

男人卻輕哼了一聲,默了幾秒之後又問道,「之前那兩個女人什麼情況?」

「兩個女人?」蘇歌想了想,「啊,巴菲國那兩個啊,我之前不是去了巴菲國么,她們認出我了,找我閑聊了幾句。」

「你之前有見過她們?」

「那倒沒有,不過也不是很確定,興許是見過,不過我忘了。」

巴菲國之行她見過的人那麼多,她也沒有過目不忘的本事,怎麼可能記得那麼清楚。 見在這一瞬間,幾乎所有宗門,甚至是神國一族的強者都要出手,聶問天居然一點都沒有緊張的意思。

聶甄朝著聶問天冷笑道:「聶問天老匹夫,你竟然還能這麼淡定?你公然挑戰在場所有強者,瞬間得罪了所有人,你以為你們能夠在這種情況下安心完成血脈的抽取?」

現在雙方都已經撕破臉了,聶甄對聶問天自然是沒有什麼好話說的,對他的稱呼也不再客氣。

「哈哈哈哈! 毒醫悍妃 你們這些蠢貨到現在還不明白么?!」聶問天看著下方那些殺氣騰騰的人,大聲狂笑道。

「愚蠢之人啊!你們以為,我聶氏如今興師動眾而來,就真的沒有一點準備了么?!」二掌門冷笑著補充道。

在場的眾人臉色都無比陰沉,不過他們卻無法反駁。

確實,聶氏這麼興師動眾而來,若是說他們沒有一點準備是不可能的,除非聶問天他們的腦子全都壞掉了。

慕容雨當下吩咐身邊二宗主道:「老二,你去開啟守山大陣,這個聶氏還是有點古怪的,我們不能不防。」

「不必了!」

聶問天朗聲大喊道:「你們這些蠢材,也不想想,我聶氏的先祖乃帝境九段的超絕人物!他的武技、他的功法、他的學識,怎麼可能是你們這些凡夫俗子可以比擬的!我們的修為雖然不分伯仲,但我們的武技卻能碾壓你們!聶氏子弟,為宗門奉獻的一刻終於來臨了!」

聶問天話音剛落,聶氏長老分別在鼎天宗周圍九個方位,分別召喚出一尊爐鼎。

而此時,圍在鼎天宗四周的聶氏子弟們同時發出一聲大吼,然後他們紛紛召喚出自己的靈器,朝著自己的脖子一劃,瞬間有十萬聶氏子弟同時自盡。

「這……」左從雲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些聶氏子弟的行為。

而就在此時,聶甄的臉色一變,因為他感覺到,這十萬聶氏子弟自盡后,他們的血氣不斷向那九隻爐鼎匯聚!

「不好!有古怪!」聶甄大吼一聲,一道殺勢之劍朝其中一尊爐鼎方向射去。

無論聶氏一族到底在耍什麼手段,只要轟碎了一尊爐鼎,他們的陰謀必然土崩瓦解!

「休想!」聶問天長嘯一聲,在一瞬間就拍出了一道靈光,將聶甄的殺勢之劍打散。

而就在這個瞬間,十萬血氣全部匯聚到爐鼎內,只見聶氏三掌門大吼一聲:「啟動!九方血殺陣!」

九名聶氏長老同時掐定手決,將自身靈力注入爐鼎內。

只見爐鼎內的血氣,居然化為九尊巨大無比的血色巨人,朝著天空中發出怒吼,然後朝著在場的宗門強者衝去!

「五重五行印!」左從雲和左從風同時施展出五行印,朝著一具血色巨人轟去,可是居然只是撼動了它一下而已!

「哈哈哈哈!左氏,你們也太天真了!這九方血殺陣乃是我們先祖傳授,匯聚十萬強者血氣,就算是五大神國一族的最強者出馬,也無法在短時間內轟碎它們!」聶氏三掌門大笑道。

瞬間,那些宗門強者臉色變得無比難看,那些最強者一個個沖了出去,抵擋血色巨人的攻擊,但哪怕是好幾名強者聯手,也只能暫時擋住血色巨人,卻無法在短時間內戰勝它!

五名神國一族強者也都已經出手了,但是血色巨人的戰鬥力十分之強,又有陣法增幅,他們雖然能夠戰勝它們,可這是需要一定時間的。

「想不到聶氏還有這個底牌!難怪他們如此有恃無恐!」

「趕緊想辦法啊!不然聶氏一旦讓他的先祖復活,我等豈不全都會淪為他們的奴僕?!」

「此陣實在是太歹毒了!居然用活人生祭……聶氏一族簡直是喪心病狂啊!」

眾人紛紛對聶氏一族破口大罵,可一時間居然都對聶氏一族沒有辦法。

哪怕是在鼎天宗內,鼎天宗的宗門弟子死傷慘重,都無法撼動血色巨人分毫。

「天賜、天恩、瑤兒!你們找到機會趕緊帶著聶甄離開!只要他離開了,聶氏一族的陰謀就會破產!」左從雲一邊抵擋血色巨人,一邊對左氏年輕人喊道。

「哼哼!你們做夢!聶氏全員,殺!」二掌門冷笑了一聲,發出一聲號令,聶氏剩下的人馬全部湧入鼎天宗山門內,配合血色巨人展開大戰。

無數鼎天宗的弟子,就算沒有被血色巨人斬殺,也因為沒有強者帶領,死在了聶氏一族的手中!

慕容雨眼眶通紅,大聲道:「鼎天宗長老聽令,率領弟子們應敵!不要慌亂!」

「聶甄!為了我們聶氏的先祖,就只能委屈你了!」 站住給你錢 聶問天突然釋放出全身靈力,皇境八段強者的氣魄全數爆發了出來,一股銀灰色的詭異靈氣,浮現在了他的周身,甚至瞳孔都完全被漆黑籠罩,模樣看得甚是詭異。

「你……」

看到聶問天身上透露出來的那股銀灰色的靈氣,二掌門、三掌門,甚至是那些聶氏高層們身上散發出來的,同樣十分詭異的銀灰色靈氣,聶甄的大腦簡直就像是被一道雷電命中了一般。

他們身上的氣息,給聶甄一種既熟悉又十分陌生的感覺。

聶甄是第一次感受到這種靈氣,本來不應該有這股熟悉的感覺才對,但又好像冥冥之中,似乎這股氣息存在在聶甄的腦海,乃至靈魂的最深處。

「我想起來了!」聶甄的瞳孔瞬間收縮,看著聶問天,又看著下方的聶氏強者,最後眼神落到了那副漆黑的棺材上!

最終,聶甄的視線回到了聶問天的身上,眼神充滿了冰冷。

因為聶甄終於想起來,這股靈氣是什麼了!

在藥師神王用神識向自己進行傳承的時候,有一部分他的記憶,也傳送給了聶甄的腦海中,其中不僅有藥師神王諸多煉丹的經驗,還有一些當年對付域外異魔族的記憶。

聶甄此前因為從來沒有對付異魔族,所以對這部分記憶並沒有太熟悉,可現在感受到聶氏一族的靈力波動,他終於想起來了!

聶問天、聶氏所有高層身上的靈氣,與當年異魔族身上散發的氣息一模一樣!

聶甄,用冰冷的眼神盯著聶問天,冷聲道:「你是,異魔族?!」 「沒見過的人,少打交道。」

男人扔下一句話,淡淡喝了一口酒。

蘇歌狐疑的看他一眼。

女生的醋他也吃么?

為什麼不能打交道。

很多人來這種地方,就是為了交際吧。

「你怎麼不問我,艾米小姐對我說了一些什麼?」

「說了什麼?」男人隨即就問了一句。

酒杯挑在手裡,神情看起來一片淡漠。

「沒什麼。」蘇歌朝他訕笑了一下,默默轉開目光。

「嗯。」男人輕輕嗯了一聲,隨即又舉著酒杯離開了。

蘇歌默默的看著他離開的背影。

忽然覺得這場宴會,更加無聊了。

「蘇小姐,我們去二樓玩吧,一樓沒什麼特別的,二樓是玩偶主題,有很多玩偶,很適合咱們女生玩。」

楚亦寒剛離開沒一會兒,溫家兩姐妹又來了。

蘇歌下意識想拒絕的,正巧這時宴會大廳響起艾米的聲音,她拿著話筒魅力四射的站在人群中,正在張羅今晚的第一個遊戲。

蘇歌可不想參與什麼遊戲,看了眼二樓人似乎不怎麼多,她當即站起身,「好。」

溫家兩姐妹顯然對於遊戲也是沒什麼興趣的,儘管艾米在人群里繪聲繪色的講得十分精彩,幾人趁著氛圍熱鬧,悄悄就上了樓。

樓上和樓下果然是兩片天地,樓下布置奢華貴氣,樓上則充滿了少女心,各種各樣的玩偶擺滿各個主題房間,燈光是彩色的,再用各種花卉裝點,十分夢幻。

看不出來,艾米還有一顆少女心。

「全是限量版的玩偶,艾米小姐可真是有錢啊。」

溫家兩姐妹在參觀了幾間玩偶房間之後,溫蒂直接發出了驚嘆的聲音。

蘇歌很多年沒玩過玩偶,也從沒去認識這些,這些玩偶是不是限量版她並看不出來。

不過以艾米的財力,弄這麼多限量版玩偶應該是不怎麼難的。

「樓下太吵了,還是這兒好,不僅有這麼多限量版的玩偶看,還有這麼多甜品吃,咱們要不就一直在樓上玩吧。」

溫迪說完,隨手就從一隻小熊端著的精美碟子里拿過一塊糕點一口塞進嘴裡。

蘇歌沒有理會兩人,拿出手機給楚亦寒發了條信息去,告訴他一聲她暫時在二樓。

今天宴會人那麼多,久了沒看到自己他估計要擔心的。

「小歌。」溫蒂突然就湊到了蘇歌面前,笑吟吟看著她,「可以這樣叫你嗎?」

「你可真會套近乎。」溫迪當即無奈的搖搖頭。

「當然可以。」

蘇歌其實是個挺有防備心的人,溫家兩姐妹一開始的刻意接近還是讓她有些起疑,不過漸漸的,似乎開始放下戒心了。

兩姐妹可能就是因為她給巴菲國做了研究,所以才會接近她想跟她做朋友。

應該沒有什麼複雜的心思。

「小歌既然不能喝酒,不如咱們就在樓上開茶話會吧,有茶又有糕點,咱們呆到宴會結束再下去。」

兩姐妹看起來都不是很喜歡這場宴會。

不過呆到宴會結束再下去,倒也合了蘇歌的意。 當聶甄話一說出口的瞬間,聶問天的表情出現了瞬間的凝固。

雖然在一瞬間聶問天就已經恢復了神色,但是聶甄通過這一瞬間表情的變化,完全可以確定,自己的判斷是對的!

「聶氏一族的高層全是異魔族,可聶氏一族的年輕人居然全都不是,那隻能說明一點!聶氏一族的高層原本並非異魔族,而是被異魔族的血脈同化了。」聶甄在瞬間就說出了自己的判斷。

「哼哼哼……想不到,你居然知道異魔族的存在……你這小子看來還真的是有很多秘密啊……不過你就算是有再多的秘密也沒用了,你今天終究會獻祭給我們先祖!」聶問天猙獰地說道。

聶甄鄙夷地瞪了聶問天一眼,怒吼道:「什麼狗屁先祖!恐怕這個所謂的先祖,其實就是某一頭遠古異魔吧?!你們聶氏一族認賊作父,貪圖這頭異魔的功法修為,拜倒在他的腳下,這頭異魔一定已經身受重傷,這才假死於棺材內,利用天賦俱佳的天才血脈來恢復自己的身軀,並且爭取突破天神境,聶問天,你敢說我猜的不對?!」

面對聶甄的指責和喝問,聶問天顯然沒有想要隱瞞的意思,當下索性承認道:「那又如何?!這個直接終究是強者為尊的世界!只要先祖復活,這個世界將被我們聶氏一族踩在腳下,到時候你們這些人全都得死!」

「能把認賊作父說得如此冠冕堂皇的,恐怕也就只有聶問天你這一個人了!聶問天,你枉為聶氏一族!認賊作父且不說,居然還為了一己私慾,做出威脅人類生死存亡的惡事來,我聶甄不滅你聶氏一族,如何對得起上古時代那些隕落的前輩們!」聶甄直指聶問天,他在心中已經下定了決心,既然聶氏一族已經背叛的人族,那他也不用去管什麼血緣同族了!

更何況,聶問天還想要他的命去獻祭異魔呢!

「聶甄,這到底怎麼回事?」下方無數修鍊者自然全都聽到了聶甄和聶問天的對話,聶甄現在肯定是和聶氏一族鬧翻了,但是聶甄居然說聶氏一族背叛了人類,這個從何說起?

聶甄此刻根本不會去隱瞞,人族內已經出現了異魔族的卧底,這可是事關人族的大事,他絕對不會隱瞞。

當下,聶甄朗聲道:「諸位,我來告訴你們聶氏造了什麼孽!我曾經在某處秘境得知,大約三萬年前,那時候這片永恆大陸,是名為永恆神國的一片完整的宇宙,當時在不知名的域外,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出現了一種叫做異魔族的生物,他們殺戮成性,沒過一處宇宙空間,就會將該宇宙內的生靈全部殺盡。」

「當時這片永恆神國內的神王強者,與無數神王高手聯手,率領永恆神國無數強者抵禦異魔族的入侵,最終那些人族前輩們,將大部分異魔族誅滅,另外還將小部分異魔族封印在這個世界上,當然,付出的代價是十分慘痛的,這些人族前輩全數隕落,而且永恆神國也只剩下永恆大陸這一小塊殘破的世界了。」

聶甄說到這裡的時候,心中無比遺憾,區區一尊帝境九段的異魔,如果在當年永恆神國最鼎盛的時代,絕對是個小得不能再小的小人物。

可是如今的永恆大陸,再也不是以前的永恆神國了,資源殘破不堪,五大神國最強者也不過是帝境一段,根本不是那異魔的對手。

「居……居然還有這種事情……」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