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英子點點頭,從水裏出來穿好衣服:“也到了吃飯的時間了,我去生個火給你們烤肉。何許不在,嚐嚐我的手藝。”

2021 年 1 月 26 日By 0 Comments

英子離開泉水去烤肉,其實卻是趁二人不注意,偷偷回了消息。

三個異人收到消息停止了前進的腳步,麪條異人告訴大家:“何許沒走,那裏是陷阱。還是魔使厲害,傳一個消息過去,就讓那倆女人完全相信了英子,說破了這陷阱,否則我們危險了。”

鑽地異人說不對啊,這樣傳個消息,萬一這不是陷阱,那倆妞不就真跑了。

麪條異人還沒回答,何許開口了:“如果我猜的沒錯,在聖光泉這裏活動的,不光我們幾個。就像我一樣,魔王派我在這裏活動,你們不是也不知道嘛。所以一定還有善於躲藏追蹤的魔族在,魔使已經派去看緊那倆女人,所以她們跑不了。”

幾個魔族一起點頭,覺得有道理。麪條異人也跟魔使回報情況。

在客棧裏,魔使女同志看完消息感嘆起來:“何許啊何許,果然是一刻都不能對你放鬆,幸虧我多謹慎了一些。”

想了一下,她傳令回去,安排下一步行動……

自從收到了英子的消息,三真一假異人四人組就停止了前進。直到魔使的消息傳來。讓他們原地等待,會有其他異人來找他們,匯合後由麪條統一指揮。

最後魔使還強調,前來與他們匯合的魔族,並不知道聖光泉的情況。同時叮囑麪條,一定要幫助魔靈女進一步讓何許信賴。那種特別需要的信賴,不只是信得過,還要用得着。

麪條讓大家解讀一下,這是啥意思?

鑽地兔子蹲在吼山異人肩膀上撇嘴:“還用說嘛,既然已經告訴了那倆女人我們會去,當然就得有人去,否則魔靈女不是又被懷疑了。而且之前魔使讓我們傳訊魔靈女的時候,專門叮囑不要透露我們是何等魔族。這就是打算好了,一旦是陷阱,乾脆就讓其他魔族去送死。 一劍朝天 讓魔靈女親手殺幾個,更能證明她已經徹底與魔族劃清界限。所以我們在這裏等的,肯定是幾個不重要的傢伙。”

何許同意:“該就是如此,看來魔使大人,很看重魔靈女在那何許身邊發揮作用。那何許到底有何特別啊,魔使大人怎麼會這麼看重他?”

何許此時挺疑惑,在人類的江湖裏,自己都是個小人物,怎麼到了魔使那麼大個人物的眼裏,自己會那麼重要。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何許開始尋思接下來怎麼辦?要不要繼續留着英子那個奸細,留着肯定有用,至少牀上用就挺好,但怎麼留呢?

何許思來想去,覺得這次的異人不能全乾掉,還要靠他們弄明白大北城是怎麼回事兒,弄明白那個魔使到底是個什麼玩意兒,咋這麼難對付呢,這一招一招的挺密集啊。

何許問他們三個,等那何許跟倆女人自以爲是的殺掉了魔族離開聖光泉之後,是不是就要去救鬼墨獸了?晚了聖光門的弟子又去了。會很麻煩。

三人說是,這纔是最重要的。

何許問那魔王駕馭令在誰手裏呢,長什麼樣,還沒見過呢。

麪條異人取出一塊黑漆漆的令牌給何許展示:“就是這個,到時候也要交給魔使。本來我還以爲這鬼墨獸能爲我所用呢。”

吼山異人跟小兔子鑽地異人,加上何許,集體一副你想美事兒的樣子看着他。 四個傢伙還挺歡樂,在等待其他異人到來的時間裏,何許以出去打獵爲藉口,去給後面張三他們留了消息。

他沒有張三的聯繫方式,只能是把消息留在路上。爲了防止他們錯過,專門用一塊符石壓着,這樣小白肯定能發現。

回去的時候,帶的是一頭象豬,這地方好像沒有別的獵物。很奇怪這麼大的傢伙,在這亂石灘上吃什麼。

吃吃喝喝的等待,何許還專門弄出酒來給他們喝,號稱是從人類手裏搶來的。三個異人雖然厲害,但好像都不勝酒力,畢竟是第一次喝這玩意兒,所以沒多大會兒就都醉了,被何許套出不少話來。

異人同黨們直到天黑纔到。是三個爪子跟螳螂一樣的傢伙。這種異人何許認識,給他們起的名字叫刀客異人,很好聽的名字。

他們一來,麪條異人就開始給他們安排工作。告訴他們,聖光泉有兩個菜逼女人需要他們去抓回來。

刀客異人提出疑惑,既然只是兩個菜逼女人,爲什麼要等到自己幾個來了再去抓呢?他們爲什麼不去?

麪條異人給他們的答案很簡單,因爲他們也是菜逼,抓菜逼就得用菜逼。用人類的話說,殺雞焉用牛刀。

幾個刀客異人集體無語,但無奈幹不過麪條,只能聽從命令。

三個刀客異人準備前去幹活,何許卻突然想起什麼。問他們在來這裏之前,是誰在帶着他們三個活動?應該還有其他魔族吧?

三個傢伙說是,還有疾風魔,但在接到魔使一個命令後,就不知道幹什麼去了。

“原來是那傢伙”何許懂了,現在在盯着樑子他們的,就是疾風魔。

疾風魔是一種長了翅膀的異人,在何許的小本本里,名字叫疾風異人。速度非常快,就算從身邊跑過,也只是感覺到一陣風而已,根本看不到它的存在。很難對付。

刀客魔去執行任務去了,而張三那邊也早撿到了何許留給他們的消息。

張三一臉埋怨:“這何許搞什麼啊,把事情一講,然後讓我們自己決定怎麼辦。還給了個提示,小白。小白算什麼提示?”

張三想不出來,星星舉手:“小白只吃符文法咒,而且沒它吃不了的,會不會跟這有關啊?”

聽到這話,張三一拍大腿:“我去,怪不得何許信誓旦旦的說一定能救出鬼墨獸。看來他是真有辦法啊,不是吹牛,他根本都用不着找什麼鑰匙,小白就是鑰匙。我們要做的就是把鬼墨獸放出來,幹掉那些異人。當然前提是必須拿到魔王駕馭令。”

“爲什麼不用小白跟小藍幹掉異人呢?”星星提出疑惑。

張三解釋:“因爲何許還想繼續當異人,他不是說了麼,異人中出現了個什麼魔使,他估計是想去查清楚。所以小白跟小藍不能出現,要製造你師傅的確已經帶着你跟狗一起走了的事實。所以這次,我們連異人都不能全殺光,要留下一兩個,帶着你師傅一起逃命,也許能見到那魔使。”

星星點頭:“原來如此,那我也不能出現了。”

“當然,你跟小白好好交待一下,讓他聽我話。”張三擔心自己用不了何許的狗。

星星把小白交給他:“不用交待,小白大事上從來不掉鏈子。你們去吧,我獨自回樹林裏等你們。”

“開什麼玩笑,丟了孩子何許還不得跟我拼命”張三告訴霍浪,帶星星迴去。

霍浪猶豫:“師傅,你連點武技都不會,真要一個人去嗎?”

WWW ◆тt kān ◆¢Ο

“老子不是還有一條強大的狗嘛”張三讓他少廢話,執行命令。

“是”霍浪把星星扛到脖子上,星星把小藍放在腦袋上,一起揮手告別。

張三點上煙,獨自一人抱着狗。符籠中放出一頭黑色的大野獸當坐騎,往聖光泉趕去。

這是它的玄獸,名字很霸氣,叫嗅天。體型很大,但腿很短,所以看起來很矮。身上毛很長,走起路來很多都拖在地上,所以它起了個名字叫拖布。

拖布一被放出來,小白就開始嗚嗚叫。

張三得意的摸摸小白:“怎麼樣,嗅天獸,玄獸中幾乎王者的存在,是不是被嚇到了?”

小白從他身上跳下來,鑽進拖布的長毛裏躺下,一臉享受。

張三看明白了,小白不是被嚇到了,是稀罕拖布這一身長毛。

回到聖光泉不遠處,一人一狗跳進一個土坑裏。張三收起隱身玉,望着泉水邊的帳篷:“那仨妞幹嘛要在泉水邊上搭帳篷啊,這樣我們怎麼偷偷下到泉眼當中。我又不懂武技,離他們近了,有隱身玉也會被發現啊。”

小白沒搭理它,自顧自的抱着腳丫子玩。

張三想了想:“要不讓拖布再出來一次,直接去把她們趕走。”

這麼想完,他搖搖頭:“不行,這倆妞雖然不能打,但他們能打的玄獸多,不可能一下子就給嚇跑了。真打起來可不是什麼好事兒,拖布不小心傷到一個,那倆老頭還不得跟我拼命。”

張三想不出好辦法,小白無奈的搖搖頭,放下腳丫子。起身圍着張三開始轉圈圈,轉到最後,額頭上一個符文閃動,一人一狗消失在原處。

再出現之時,他們已經出現在鬼墨獸面前。張三低頭看看狗:“我草,你到底什麼玩意兒啊,怎麼什麼都會。”

小白不理他,小尾巴搖起來,看起來很高興的樣子,跳到鬼墨獸腦袋上去。小爪爪開始抓它身上的鐵索,好像蠻有興致。

也許是被小白玩出反應了,鎖鏈之上一道電光亮起,對着小白射來。小白一點不閃避,小爪爪擡起來,竟然就那麼把那道電光給摁住了。真的是摁住,電光在它爪子底下竟然不消失。

把那道電光摁住,小白低下頭,一口給舔進肚子裏吃掉。

張三看得匪夷所思:“還真是好胃口呢,只聽說你吃符文法咒,連陣法的攻擊你都能吞啊。不過這陣法可不是這個世界那些簡單的符文什麼能比的,陣術集合了符術,物術,算術,力術,等等。所以陣法力量可以無比之強,超越人力之強,甚至無限強。而這九天神雷陣,就是陣中之大陣,小白你行嗎?”

小白眨巴眨巴眼,一副你說的好深奧的樣子。

張三拍拍腦門:“算了,我跟狗說這些幹啥,你試試再說吧。”

張三不覺得跟狗講陣法很明智。 小白在鬼墨獸身上跑來跑去,研究着陣法,看起來也不能保證一口給舔掉。而張三則是跟鬼墨獸商量事兒。

張三告訴鬼墨獸:“這小狗是個挺神奇的小狗,有很大把握救你出去。但出去以後你得聽我的,幫我殺異人,也就是魔族,你說行不行?”

鬼墨獸嘴裏怪叫幾聲。

張三想了想:“你應該沒同意對吧,我跟你講,我有把握拿到魔王駕馭令,所以你不用擔心繼續被異人驅使。不用擔心殺了異人,會遭到報復被他們折磨,因爲你馬上就自由了。”

鬼墨獸看着他沒動靜。

張三繼續說:“你難道覺得以我的身份還會騙你?你完全不需要擔心,難道你不想復仇嗎?”

鬼墨獸這下有反應了,吼的大叫一聲。

張三開心:“這纔對嘛,等着,看小白的。”

張三轉身抓過在鬼墨獸身上亂跑的小白:“行不行啊?”

小白小爪子在他手上抓一把掙脫,突然開始有些急躁。

張三問它怎麼了,難道真搞不定?

小白懶得跟他汪汪,身軀開始越來越大,變成了戰鬥狀態,然後身上呼的一聲,金色的火焰燃燒而起。

變化後的小白凌空躍起,對着雷鎖之處一口烈火噴出。

沒等火焰到達,雷鎖之符出現,一道神雷射出,化作一柄巨劍,直接將火焰砍成兩半。巨劍破開火焰之後,劍勢不減,直刺小白大腦袋。

小白身軀一閃,一化爲三。三條狗交互穿插而過,帶起幾道火光編織成一道火網,直接將巨劍給扣住。然後使出了它的絕招,三條狗一起撲上去合而爲一,就想當初摁着何許一樣,把那把雷劍給摁住了。

但這次它沒有下嘴舔,任憑那把雷劍在身下掙扎,它就是死死的壓着。直到雷劍掙扎減弱,它才一爪子拍下去。雷劍被打散,化作一片電光將它包裹。

此時的小白閉上眼睛,沐浴在一片金光當中,看着還挺漂亮,就是不知道在幹啥。它的身軀再次變化,四肢之上一道道閃電縈繞而起,連爪子都變成了金色,而額頭之上一個閃電符慢慢出現。

張三抽着煙看得驚奇:“這小子厲害啊,好像進化了,這丫能吸收陣法的力量爲己用。難道它身上的冰火之力都是這麼來的,現在又增加了雷電之力?那也太扯了吧?可看這樣子八成是。”

剛嘀咕玩,小白張嘴一道閃電吐出來,射到鬼墨獸身上的鎖鏈之上。鎖鏈立刻碎成一段段掉落,鬼墨獸得救了。

鬼墨獸被泥土埋着一半的身軀從土裏拔出來,然後便是一聲暢快的大吼。

大吼之後,鬼墨獸對着小白匍匐在地,明顯是在感謝。

小白變回成小不點,開心的跳到鬼墨獸額頭上,看着張三。

張三此時則在四下打量:“看起來這個空間還算堅固,不知道剛剛的動靜有沒有傳出去。我們先不出去,等異人來了,再去殺他們個措手不及。但小白你到時候得躲起來了。你不能出現。”

小白自顧自的跟鬼墨獸玩,纔不理他呢。接下來沒有小白的事情了。

三個刀客異人此時正風塵僕僕的趕來,平時這亂石灘挺安靜,但今天風卻有點大,也許是因爲大戰即將爆發的緣故,大自然在製造氣氛。

帳篷當中,樑子跟龍小福擠在一起,龍小福給樑子喂口香蕉:“姐,敵人怎麼還不來,我都等不及了。”

“淡定,別顯得沒見識,不就是幾個異人嘛。我現在在想,何許跟星星藏在哪裏,這亂石灘沒啥好躲的地方啊,不會被發現吧。何許有隱身玉,但可沒法帶着孩子隱身啊。”

龍小福猜測:“他也許會挖個坑躲起來吧,就是可憐的小星星要吃苦了。”

倆人在扯淡,而眼前是樑子的窺鏡。龍小福問樑子,爲什麼她的窺鏡,下午閃了好幾次。

樑子說不知道,這窺鏡從家裏偷的,沒具體研究,這種情況誰知道啥意思呢,以前也沒出現過。

說着突然想起什麼:“我好像偷來的玄器都有說明書,你讓我找找看。”

樑子拿過自己的百寶囊開始翻找,她跟何許一樣,也是百寶囊加紫光戒指一起用,戒指放重要的東西。

很快一個小本本被翻了出來,樑子開始仔細查閱,突然驚呼一聲。

龍小福問她怎麼了?

樑子回答:“窺鏡一閃一閃,說明有人在窺探着我們,只是身影快到難以捕捉。這太可怕了,什麼東西這麼快,以窺鏡的距離,以這亂石灘的無遮無攔,那敵人幾乎就是在我們眼前跑過去我們都沒看到,什麼異人這麼厲害。”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