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范浪品味著神秘男子所說的話,再結合剛才所發生的種種怪事,冒出了一個大膽的猜測。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他緩緩抬起頭,看向了頭頂的藍天白雲,天空的景色,映入了他的眼底。

如果他猜對了,恐怕不是什麼好事。

他在原地佇立良久,這才駕馭須彌舟破空而去,回到了天地靈樹所在之地。

大家都在修鍊,就算見到范浪回來了,很多人仍在埋頭苦練,沒有起身。

范浪掃視了一圈,接下來他也該去努力修鍊了。

那頭遮天魔龍看到了范浪,搖頭擺尾的站了起來,迎了上去。

走了兩步,它的身體開始變化,整個身體輪廓開始趨於人形,雙爪化為長腿,雙爪化為手臂,龍尾迅速縮小,龍頭形成了一張白白凈凈的少女面孔。

龍鱗化作了一件厚重的衣服,或者說一件盔甲,包裹著大部分的身體,只有臉蛋、雙手以及雙腳露在外面,與人類的肌膚無異。

這張少女臉看上去清純可人,就像是鄰家的小妹妹。

它變成了她!

遮天魔龍其實是個母的!

如果說范浪是人龍,那麼眼前的就是龍人。

變化的不止是外貌,就連遮天魔龍的聲音也一起變了,變得清脆動聽。

「恩公,這一趟外出還順利吧?以後有什麼事情要辦,可以吩咐我去辦,不用你親自操勞。」遮天魔龍脆聲道。

「很順利,以後有用得著你的地方,我自然會安排。」范浪道。

「恩公,比起龍身,我更喜歡變為人形,你不介意吧?」

「當然不介意,這樣很順眼。」

「恩公不介意就好。」

「對了,你的本名叫什麼?直接叫你遮天魔龍太麻煩,最好有個簡單點的名字。」

「請恩公給我賜名,恩公覺得我叫什麼好,我就叫什麼。」

「你的龍鱗是暗紫色的,就叫你阿紫好了。」

「謝恩公賜名,從現在起,我就是阿紫了。」

遮天魔龍乖巧答應,接受了這個簡單的小名。

范浪跟阿紫聊了幾句,然後盤坐修鍊。

連那些學生都進步如飛,何況是他。

他可以同時兼修六種功法,還有六倍加速,修鍊速度簡直就是坐火箭。

【玩家修鍊有成,經驗值+3236896。】

【玩家修鍊有成,經驗值+3124477。】

【玩家修鍊有成,經驗值+3400786。】

長勢喜人!

按照這個勢頭修鍊,升級指日可待。

接下來的日子,范浪一邊修鍊,一邊抽時間煉製太斗補天丹,將天地靈樹上的靈果采了個精光。

靠著六倍採集效果,靈果的數量翻了六倍,就算分給那些學生一些,剩下的還是很多,足夠范浪自己使用。

范浪以及眾人的修為節節攀高,進步之快,前所未有。

幾乎每一天,都會有好幾人突破自我,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除了修鍊之外,每隔一段時間,學生們還要外出獵殺妖獸,修鍊戰鬥兩不誤。

玉不琢不成器,器不磨不成鋒。

他們就好比是兵器,靠著一場場戰鬥進行打磨,變得越來越鋒利!

……

這天。

阿紫興沖沖的跑到了范浪身邊,少女臉龐之上洋溢著喜色。

「恩公,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托你的福,我剛才實力突破,達到了十二星級。之前我被白澤折磨的半死不活,現在算是恢復了一多半。」阿紫喜道。

「恢復了就好,你的實力變強,對我也有幫助。」范浪微笑道。

「這些多虧了恩公,要不是有你,我肯定還在受罪。」阿紫走到范浪的面前,盈盈跪了下去,低頭道,「阿紫再跟恩公說聲謝謝。」

「好了,起來吧。要是心懷感激,以後一心一意效忠於我就是了。」范浪伸手攙扶阿紫。

阿紫的小臉對著地面,這張少女面孔生得粉雕玉琢,看上去人畜無害。

那雙靈動的雙眸當中,突然閃過一道狡獪的寒光!

她張開嘴,對準了范浪的胸口,毫無預兆的實施偷襲,吐出了一團散發著奇香的岩漿狀龍炎。

這是腐蝕龍炎,具有強烈的腐蝕效果,無堅不摧。

她已經恢復到了十二星級,再加上現在是偷襲,彼此之間的距離又這麼近,自認為萬無一失。

千鈞一髮之際,范浪的面前蕩漾起綠瑩瑩的漣漪,形成了空間波動,腐蝕龍炎噴在上面,立即被傳送到了另外一處空間。

至於范浪本人,幾乎可以說是毫髮無損。

「難為你安分這麼多天,終於露出獠牙了。」范浪冷笑一聲,鬆開了觸碰阿紫的手,腳下游移滑退,與其拉開了一定距離。

阿紫一擊失手,臉色微變,抬頭望向范浪,再度噴吐腐蝕龍炎。

岩漿一般的龍炎噴向范浪,又一次被琉璃照天功抵擋下來,根本沾不到他的身。

「魔龍果然是魔龍,口口聲聲管我叫恩公,這麼快就開始恩將仇報了。」范浪搖搖頭,顯得很失望,但似乎並沒有覺得意外,彷彿早就預料到了這一步。

「你根本就不信任我!」阿紫那櫻桃小口,爆發出轟隆隆的龍嘯聲。

「沒錯,我從一開始就不信任你,一直在提防你。龍族本身的性格就喜怒無常,何況你還是一頭魔龍,身上有魔性。」

「吼!沒錯,我是遮天魔龍,豈會臣服在你這種人族的腳下,就算救過我,我還是要殺了你!什麼狗屁恩公,我才不會領情!」

阿紫怒吼一聲,雙手化為雙爪,雙雙揮出,割裂空間。

與此同時,對面的范浪嘴唇微動,揚手結印。

阿紫驟然受到影響,只覺一股劇痛傳遍全身,火燒火燎,痛苦難當! 姜小時是一個懂得收放的人,如果在跟莫祖元相交下去,輸的人一定是她,適可而止,這個道理得明白,也就保持沉默了。

「我送你去莫家的住處。」傅辰修捏了捏姜小時到手。

姜小時點點頭,她還真不敢跟莫祖元一同座一輛車,太危險,如果是傅辰修送她過去那就不用擔心這麼多。

傅辰修開車親自送姜小時去莫家在瑞城的住所。

莫祖院的車開在前面,金瑞澤開著車,「莫總,你讓我聯繫的記者我聯繫了,不過他們好像都不願意來。」

「瑞城的記者你當然是找不到,傅辰修既然讓我留在瑞城,自然是會打點好一切,你打電話給許家山打電話,他回弄到人的。」

「莫總,如果找了許家山,傅辰修一定會知道是你做的。」金潤澤皺著眉頭說著。

「知道又如何,只是最後的一層窗戶紙還沒有捅破罷了,大家心裡都清楚對方是什麼樣的,這遮羞布用不用都無所謂。」莫祖元不在乎的說著,莫江湘在傅氏工作過一段時間,還有當年的事情傅老爺子是何等聰明的人,恐怕在收養姜小時的時候就已經調查的清清楚楚。

金潤澤跟在莫祖元身邊多年,在心中還是有點佩服這個男人,他能把莫氏發展成為蓉城的首富,其中手段是一部分,更多的是這個男人的遠見,他突然心中還是有些害怕,他幫周怡伶把莫氏拿到手,成功是最好不過,如果不成功,被莫祖元知道,他的手段,他的下場他都不敢去想象,一旦失敗,那就是進入萬丈深淵,與狼為伍,終究是危險的。

「莫總,許家山會為了我們去跟傅家做對嗎?」

「會,因為我會幫他除掉他最大的絆腳石,只是情,他得還。」莫祖元肯定的說道,他可不止答應了許家山一點條件。

金潤澤知道莫祖元跟許家山做了交易,不過許家真的敢跟傅家做對嗎?腦子裡面雖然想著這個問題還是跟許家山聯繫。

………

不得不說許家山的行動還是很快的,當他們當車剛開到別墅門口,就有差不多二十多個記者圍過來,什麼小紅小藍,番茄,太陽台都過來。

這些記者本來是想來的,不過迫於被警告過,沒敢來,就在十幾分鐘前,接到電話,有人幫忙承擔後果,他們就自然敢來了,來了就立馬圍上傅辰修的車。

「傅總,為什麼姜小時的認祖歸宗不是去蓉城反而在瑞城?」

「傅總,是不是因為姜小時並不是莫家的千金,只是因為你想跟她在一起而編造出來假身份還請了莫總來配合你們演戲?」

「傅總,你是不是怕網上的說您跟姜小時的關係是亂?倫,需要出來為傅家闢謠。」

「傅總,姜小時懷孕是不是真的,是不是真的如網上所說,是姜小時勾?引你?」

「福總,聽說傅老爺子因為你們的事情已經氣的住進醫院請問是真的嗎?」

「傅總,聽說你拋棄周怡伶和溫月儒都是因為姜小時懷孕,你得給她一個交代。」 「吼!!!」

阿紫發出了痛苦的咆哮聲,身體重新化為了龍形,體積迅速膨脹,痛的滿地打滾,撞碎了上方以及一側的岩壁。

范浪閃身游移,來到天地靈樹那邊,以免這棵樹受損。

舊歡新寵:老公愛不停 經過剛才的風波,眾人都已經反應過來,紛紛要出手進攻阿紫,卻被范浪攔了下來。

「別打她,只要擋住她的攻擊即可,別讓她傷了人,或者傷了靈樹。」范浪吩咐道。

眾人這才沒有動武。

「痛、好痛啊……」

阿紫劇痛難當,搖頭擺尾,想要發泄一通,卻發現體內的力量運轉不暢,一旦強行運轉,就會產生更為強烈的劇痛,讓她難以承受。

她是堂堂的遮天魔龍,來自域外星空的龍種,血統可以跟金陽戰獅媲美,一般的痛苦,是難不住她的。

可見這種痛苦有多麼強烈。

簡直就是孫悟空戴上了緊箍咒的感覺。

阿紫知道這股劇痛不會是平白無故出現的,一定是范浪對她動了手腳,她轉過頭,怒視著范浪,吼道:「你對我做了什麼?」

音波震蕩整個地下空間,上方簌簌落塵。

「還記得我們剛見面的時候,我給你吃的食物跟丹藥么?那裡面混合了一粒毒藥,你已經中毒了。」范浪一語道破天機,他不相信阿紫,所以一早就留了一手,以防不測。

「我那時候用意念探查過那些東西,沒發現毒藥!」

「讓你發現的話,也太沒水準了,何況那時候你很虛弱,連意念都很虛弱。」

「什麼恩公,什麼救我,你跟那個白澤根本沒什麼區別!」

阿紫怒吼著沖向范浪,剛走沒兩步,就痛得癱倒在地,暗紫色的龐大龍軀劇烈顫抖。

「這本來就是一場交易,我之前說過,讓你為我效力十年。我沒辦法用卡牌直接降服你,所以才繞了個圈子,不然就簡單多了。你已經做出了承諾,答應了此事,我給你下毒,只是讓你兌現諾言而已。」范浪慢悠悠道。

「我才不會給你當十年的奴隸,你做夢去吧!」阿紫咆哮道。

「既然你違約,那我只能繼續催動毒藥了,這種毒藥完全受我控制,一旦我催動它,你就會飽受折磨,生不如死,看看你能堅持多久。」

「吼!你比白澤還壞!」

「倒計時開始,加油吧。」

范浪沖著阿紫豎起了大拇指,繼續催動那猛烈的毒藥。

阿紫痛的死去活來,彷彿有無數把刀子在它體內攪動,割開血肉,刺入骨髓,翻動內臟。

任她是遮天魔龍,也承受不住。

剛開始的時候,她還能破口大罵,漸漸的撐不住了,在半柱香的時候,她徹底崩潰,不得不服了軟。

「恩公,我知道錯了,求求你原諒我這一次吧!」

她一打滾,變成了少女模樣,痛得臉色煞白,小模樣楚楚可憐,伸手向范浪求饒。

事到如今,誰還會把她當成少女?

她只要轉個身,就能變成一頭兇惡的魔龍!

「還不到一刻鐘的時間你就投降了,投降的有點快啊。好吧。念在你是初犯的份兒上,我給你一次機會,下不為例。以後最好老實一點,夾起尾巴做人,不對,是夾起尾巴做龍。」范浪諄諄教誨。

「是,恩公,我以後不會再有任何異心了,一定會老老實實為你效力,處處都聽你的話。求你趕快讓那劇毒停下吧。」阿紫苦苦求饒。

「孺子可教也,最好記住你說過的話。」范浪揚起手,彈了個響指。

毒藥戛然而止。

這種可以隨意操控的毒藥,實在神奇。

阿紫體內的痛苦迅速消退,來無影去無蹤,她揉了揉肚子,這才放鬆下來,臉頰之上滿是冷汗,彷彿大病了一場的少女。

她低頭看著地面,表情咬牙切齒,恨意綿綿。

但是當她望向范浪的時候,立即改頭換面,變了一副表情,沖著范浪恭敬道:「謝謝恩公。」

「呵呵,變臉比翻書還快。」范浪調侃道。

阿紫表情古怪,無言以對。

他們之間的關係,實在是微妙。

用腳趾頭都能猜得出來,阿紫仍然不是真心臣服,以後一旦解除了身上的毒,肯定會翻臉不認人。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