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荀攸等人看到袁基一隻腳踏上第一階之後,整個人就靜止不動了,似是靈魂出竅了一樣。

2022 年 5 月 19 日By 0 Comments

鬼谷三老主動對着荀攸等人解釋道:「升龍道,之所以被稱為升龍道,並不是像傳說中那樣可以讓人褪去凡胎化為龍身,而是可以把登山人的精神意識錘鍊的如同神龍一般強大,從而達到神魂如龍的效果。」

「所以,升龍道每一層台階都有一位龍之後裔魂魄守護,登山者需要通過考驗方能登上下一層,星主如今應該正是在面對第一層守山者,龍之七子,神獸狴犴。」

「原來如此!」

荀攸點了點頭,剛準備說什麼,就聽見呂布喊一聲。

「快看,主公踏上第二層台階了!」

眾人連忙朝袁基望去。

袁基此時宛如大夢初醒一般,身形動了一下,踏上了第二層台階。

隨着袁基離開第一層台階,一聲帶着龍威的虎嘯響徹雲夢山三十里鬼谷,同時第一層台階也亮起了金光。

看到袁基在第二層又陷入了不動的狀態,荀攸對着鬼谷三老問道:「王老,在下有件事想諮詢一下王老,還望王老不吝賜教。」

「先生但問無妨。」

「敢問王老,明公此次登雲夢山,大概需要多長時間?」

王老回憶了一下說道:「這個不好說,完全是根據每個人的資質來定的,不過根據鬼谷的記載,最好的一次記錄是先師的親傳弟子蘇秦,曾用了三個月時間登上了第三千層台階。」

「什麼!三個月才登上第三千層!」

龐統震驚的喊了出來,他有些不敢相信,竟然連那個佩六國相印,將大秦擋在函谷關外十五年的蘇秦,用了三個月時間都只能登上第三千層!

荀攸的臉色也有些不好看,他認真的觀察了下鬼谷三老,緩緩開口說道:「三老難道不知,明公近期將有大事要做,但你們卻哄騙明公前來登山,莫不是想要將明公困在此處?」

呂布聽到這裏,一雙虎目猛地圓瞪,全身凶威四溢而出,掀起層層氣浪,差點將龐統吹飛出去,全身威勢朝着鬼谷三老威壓而去。

「大膽,你等竟敢加害我家主公!」

王老搖了搖頭,身前一道星光亮起將呂布的威勢擋了下來,輕聲說道:「諸位請先稍安勿躁,根據我鬼谷記載,蘇秦從第三千層下來后說過一句話。」

「升龍道不是給凡人準備的道路,如無龍血,如何化龍,命定如此,不能強求!」

「蘇秦說完這句話后,鬼谷先師四大弟子中的另外三位就不再嘗試登山了。」

「不是給凡人準備的道路?」荀攸聽后陷入沉思,心中暗想,「龍血說的一定不是真的龍血,說的應該是某種資質,所以蘇秦的意思應該是說,如果沒有那種資質就沒有辦法登上雲夢山頂,就算強行登山也不過就是像蘇秦一樣徒勞無功罷了,那明公可有這種資質?」

就在荀攸思索的時候,剛剛被吹走才從地上爬起來的龐統,驚訝的叫了起來。

「快看侯爺那裏!」

眾人連忙看向升龍道,只見袁基面帶微笑,輕鬆的一步接着一步朝雲夢山頂走去,而隨着他的腳步,身後的台階一層接着一層的亮起金光,同時一聲接着一聲的奇異獸吼響徹雲夢山三十里鬼谷。

「這是!!!」

「竟會如此!!」

這一幕也讓鬼谷三老震驚了,王老喃喃自語:「這是,一步一登天,萬步碎虛空,這是先師當年羽化之時才有的景象!難道這袁基當真是我鬼谷之主!」

隨着袁基輕鬆的腳步,很快就有將近九分之一的台階已經亮起了金光,袁基也踏上了第一千零一層台階。

於此同時,一聲凄厲的狼嚎響起。

一頭身似豺狼,額頭處一隻獨角,嘴銜寶劍,體表遍佈傷痕的神獸出現在袁基腦海。

「萬步升龍登天道,第一千零一階守山者,吾乃龍之二子,睚眥!」

隨着神獸睚眥的聲音響起,袁基背後四靈法陣的光芒亮了起來,不過如今的四靈法陣並不再是空蕩蕩只有四靈存在。

只見四靈法陣內,青龍,白虎,朱雀,玄武,這四靈佔據着中心處的四方位,而狴犴帶領着一千名龍之後裔盤踞在法陣外側,佔據着九宮之位。

「萬靈朝拜,靈相,四靈永鎮守天關,魑魅魍魎盡皆嘆!」

「四靈法陣。」

面對龍之二子,神獸睚眥,袁基直接使用出四靈法陣,結果神獸睚眥看了袁基一眼,微微額首,又是一聲狼嚎。

「吾可不像狴犴那個廢物一樣,老實聽話,外強中乾,想要吾臣服,就堂堂正正的擊敗吾!」

聽到睚眥的話,袁基愣了一下,隨後輕笑一聲說道:「果然,龍生九子,子子不同,看來還是狴犴比較好說話。」

原來,剛剛袁基正準備面對狴犴考驗的時候,無意中使用出四靈法陣來增幅自己,但卻沒有想到狴犴看到四靈法陣后,竟然直接對自己點了點頭。

「狴犴謹遵聖人之令,聖人長存!」

隨後,狴犴身化一道流光融進了四靈法陣內,盤踞在四靈外側,佔據了九宮之位。

同時一道強大的精神能量融進了袁基腦海,竟然將袁基的神魂強度直接增強了一成。

當袁基吸收完這股能量后,他接收到了一道訊息,那就是當他將這雲夢山升龍道內九千九百九十九位龍之後裔全部吸收進四靈法陣后,四靈法陣將進化為萬靈法陣,並將增加種種妙用!

也正是有四靈法陣的存在,袁基遇到的所有龍之後裔,全都沒有任何抵抗,主動融進了四靈法陣內,因此袁基才能這麼輕鬆的登上升龍道。

不過,看着眼前殺氣騰騰的睚眥,袁基調動了全身真氣準備全力以赴,因為他感覺到眼前這位龍之二子恐怕不會那麼好對付。

——————————————————————

Ps:感謝一直以來不離不棄的朋友們,是你們的堅持讓我堅持了下來!

。之前在地球時姜晨雖說沒看過什麼冒險的節目,可是該有的風水學知識,他在小說中也是學了個遍,像此刻這八朵蓮花瓣兒就好像華國傳說中的八卦。

都說書到用時方恨少,姜晨現在就處於這個階段,此刻他努力回想也想不起到底八卦是哪幾卦。

韓凌天看他師傅在畫的圖旁邊來,回來去走,也不知道到……

《我的師尊超級無敵》第二百七十八章非人種類 李錦和錢利偉、王小明並排蹲在錢利娟身後,看着錢利娟呼呼地拉着風箱。

大鐵鍋里發出噼啪的聲響。聞到焦香的味道,王小明和錢利偉都情不自禁地舔嘴唇咽口水。

錢利娟一個人帶三個孩子在家,一時興起要給孩子們做苞米花。

「堂姐,苞米花好了吧?」

「表姑我想吃苞米花。」

錢利偉和王小明等不及了,王小明嗦啰着手指,口水已經流到了下巴頦。

「小饞貓再等等。」

大鐵鍋里的啪啪聲還在不斷炸響,錢利娟知道還不到出鍋的時候。轉頭望了一眼小嬌嬌,發現小嬌嬌正望着灶台前的小窗出神,對鍋里的苞米花並不感興趣。

小窗只有兩尺見方,藍天白雲定格在上面,好像一幅水彩畫。

李錦看得出神,聽到錢利娟叫她,扭頭對母親笑了。

「等鍋里沒有聲音了,就可以開鍋盛苞米花了。嬌嬌你聽聽,鍋里是不是還有噼啪聲?」

母親交給她這麼大一個任務,李錦當然不敢掉以輕心,側着小耳朵認真聽着鍋里的動靜。

「可以出鍋了。」

李錦很肯定地說,錢利娟呵呵笑着抽離柴火掀開了鍋蓋。

微風和煦,遠山如黛。灑滿陽光的院子裏,三個小孩圍坐在裝着苞米花的簸箕前,小雞啄米似地不停伸出小手往嘴裏塞苞米花。

「不能吃多了會脹肚子。」

錢利娟拍了拍王小明的大腦袋,走到柴垛邊抱起一摞乾柴。

該準備午飯了。這個時間母親和哥哥們應該在秦老太的帶領下,安頓好蓮杏的後事了……

想到五哥說的,看見大哥和陳小紅抱在一起的情景,錢利娟的臉倏地紅了。

陳小紅模樣那麼好看,又是陳豆腐家的獨女,母親卻拒絕了給大哥提的親事,這下子母親應該不會反對了吧。

姻緣天註定,陳小紅就是大哥命中注定的媳婦,想拒也拒不掉的。

錢利娟笑眯眯地去灶間做飯,嘴裏還不由自主地哼起了「九九艷陽天」。

錢利康和錢利娟說的話李錦也聽到了,估計此刻錢利娟是為大哥和陳小紅的事高興。

李錦心說,等一會姥姥回來母親該高興不起來了,汪桂珍鐵定不會同意陳小紅進門。

可是大舅那麼沉穩的一個人,怎麼會和陳小紅抱在一起呢?

「喂,這裏是老錢家嗎?」

李錦沒注意到,院門前不知什麼時候站了兩個人。等她看清楚門口站的是蓮杏的嫂子和那個四方大臉的少年,一股熱血頓時湧上了腦門。

好傢夥來得可真是時候,正後悔昨天沒有好好懲治你們呢!

李錦用手肘捅了捅錢利偉,示意他回答門口少年的問話。

錢利偉連忙吐出剛塞進嘴裏的苞米花,脆聲聲地應着:

「是啊。」

「累死了,總算找對門了。」

少年推開院門不請自入。

李錦注視着走近的少年,這時看清了少年因為疼痛扭曲的臉。

看來毛刺球的種子在少年的身體里生根發芽了,腸胃裏時時有被針扎的感覺一定挺奇妙吧!

李錦乖巧地笑着,看着近前的母子倆。

女人發不出聲音說話,只能向兒子比劃。

都說母子連心,女人看起來毫無章法比劃的手語,少年卻是看懂了。

「小破孩,你們家大人呢?帶我們去找你們村的老韓頭,我們要瞧病。」

少年一手捂著肚子,一手揪起王小明的后脖領子沒好氣地說。

王小明嚇得哇哇哭了起來,塞滿嘴的苞米花像噴射的激流吐在了地上,連着咳了幾聲,差點沒嗆著。

李錦沒想到少年被胃痛折磨著還不忘欺負弱小,心裏的怒火哪裏還控制得了,抬手抓住少年的手腕,順勢把一粒朝天果揮入少年的嘴裏。

少年感覺到口腔里好像被什麼給漲滿了,隨即一股火辣辣的感覺襲上大腦,眼前的世界突然變得天地顛倒,說話也結巴起來,雙手弱雞無力地垂下。

李錦鬆開手,幫王小明整理好衣領,然後揚起小臉故意問女人要找誰。

女人被兒子突然瘋癲的樣子給嚇得不知所措,拉着兒子又是拍胸又是捶背折騰了半天,少年才算緩過一口氣。

錢利娟聽到院裏的動靜趕忙從灶間跑出來,看到兩個陌生人手舞足蹈似地在院裏亂叫,驚得大聲質問:

「你們在幹什麼?你們是什麼人?你們怎麼在我家院子裏?」

此時少年已經半瘋半癲無法表達,女人又說不出話急得直瞪眼。

錢利娟覺得兩個陌生人是瘋子,擔心他們會傷到孩子們,護在孩子們的身前,壯著膽子大聲喝斥讓兩人離開。

蓮杏的嫂子好不容易打聽到靠山村有位神醫老韓頭能治各種怪病,又找到錢老三媳婦的娘家,希望到時錢老三媳婦能幫忙引見一下,以免因為外村人被當冤大頭給宰了。

一路上東問西問找來老錢家,卻沒想到兒子的病更加古怪嚴重了。自己又不能說話,一時之間急得抓耳撓腮六神無主。

李錦抬手收回了卡在女人喉嚨中的啞巴果,她要讓女人說話,以後可以好好教育兒子。她還有更厲害的懲罰等著女人。毀人一生的人,當然不能輕饒。

喉頭突然一陣輕鬆,嗓子發出熟悉的聲音,蓮杏的嫂子又驚又喜,也顧不得拉扯兒子了,向錢利娟講明來意。

聽到對方是來找三嬸的,錢利娟緊張的心放鬆了。

「我三嬸出門辦事去了,可能這幾天都不在家,你改天再來吧。」

「啊,那不行!我和我兒子,那個,我兒子得看病,今天必須得去找你們村的神醫。」

「那你直接過去就好了。」

錢利娟不想和陌生人多話,一手抱起小嬌嬌,一手拉着王小明,叫小堂弟跟着進屋。

蓮杏的嫂子急了,急吼吼地衝上前抓住了錢利娟的胳膊。

錢利娟正抱着小嬌嬌牽着王小明轉身進屋,被女人猛地揪住胳膊,差點把抱着的小嬌嬌摔到地上,又急又氣臉色刷白。

「你鬆手!」

「你答應帶我去找神醫我才鬆手。」

不怕不要命的就怕不要臉的。錢利娟只能鬆開王小明的手,抱緊了小嬌嬌。

錢利偉機靈地拉着王小明跑進屋裏,兩個小男孩隔着門縫偷偷張望。他們不明白會扎人屁股的小嬌嬌,這會為什麼不扎那個女人。

「求求你了,我聽人說你們村的神醫瞧病看人要錢,我是外村人,肯定得找你們村的人領着過去才不會被多收錢。」

女人的語氣軟了下來。

。 萬柳園的大門緊閉,有些人想來探查,可萬柳園周圍,都被李銘的人給控制住,他們沒辦法探查萬柳園的情況。

有人想以弔唁的名義來探虛實,可他們連門都進不去。

最後他們想登門拜訪齊彧,可還是進不去,對外的理由是齊彧生病了,不見客。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