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莫白臉色變了變,他沉聲說道:“我說的都是真的。”

2021 年 1 月 31 日By 0 Comments

“行了我都知道了,我會小心的。”藥閣長老不耐煩的擺了擺手。

他太累了,他不想因爲這些人而影響到自己休息。

莫白皺眉,但也沒有辦法又走了回來。

“大家開始佈置結界,動作快一些,跟着我來。”一個藥閣長老教着這些修仙者佈置結界。

住在結界裏面,還算是比較安全的,大家佈置好了結界之後,全部都鬆了口氣。

終於能夠喘氣了。

莫白看他們只是打着周圍眉頭皺的更緊了。

“這結界不對勁兒。”莫白再次找到了長老。

這幾個長老對莫白有偏見,主要是莫白提出來的意見,他們都不耐煩,不想聽。

“結界應該再加上底部的,你們不關心底部,早晚會受教訓。”莫白口氣頗有幾分不耐煩。

聽了這話,這些藥閣長老怎麼可能會樂意?

“閉嘴!”爲首的一個長老呵斥道。

他的身邊跟着一個修仙者,不像是藥閣的人。

“我覺得這年輕人說的對還是要小心一些的好,要不,改進一下。”

他看上去容貌有幾分蒼老,但是很有精神頭。

這個修仙者應該身份地位比較高,至少不是隨便一個藥閣長老可以硬撼的。

“那就改進一下吧。”這長老立刻變了一副嘴臉。

老者目光落在莫白身上。

“年輕人過來。”

莫白有些疑惑,但還是朝着老者走了過去,站在了老者的身邊,擡頭望着他。

老者的臉上帶着點淺淺的笑,對莫白非常的和藹,一隻手搭在了他肩膀上,然後笑着說道:“年輕人叫什麼名字?剛纔發生的事情我全部都看到了。”

老者的神情透着欣賞!

其他藥閣長老有些嫉妒,但不敢多說。

莫白驚訝,這老者身份地位不錯啊!

他朝老者點了點頭,站在他身邊,微微牽起嘴角,“我叫莫白!”

莫白的聲音洪亮擲地有聲,他的雙眸沉穩,看着那老者對他又多了幾分欣賞。

“年輕人剛纔你的表現不錯啊!”老者微笑着說道。

莫白剛纔的表現,他全部都看在了眼裏,像這樣有擔當而且會思考善於想事情的年輕人真的是太少了!

他看向身旁的藥閣長老臉色微沉,“你們這些個老前輩,連個年輕人都不如嗎?爲什麼都考慮的不周到?”

莫白的考慮都比他們要好的多,這老者對這些藥閣長老失望極了。

“這裏全部都是每個門派的佼佼者是煉藥師苗子,你們必須要以他們的安危爲重點。”老者說完了,哼了一聲。

藥閣長老噤若寒蟬。

莫白眼睛一亮,說明這老早的實力很強,不然以藥閣長老的身份定位,怎麼可能會這麼害怕他?

莫白的目光緊緊的盯着這個老者,打算抱定了這大腿。

“不知道老先生如何稱呼?”莫白微笑着說,他說的又客氣,又云淡風輕。

鬼修羅在他的意識海中瘋狂的叫着。

“這是元嬰期的強者!”

莫白心口狠狠震了下。

他怎麼都沒有想到,這個老者居然是元嬰期的強者。

元嬰期對於他現在這個階段來說,的確是強得離譜了。

怪不得,那些藥閣的長老對他這般客氣。

鬼修羅的時期,元嬰期的強者多如牛毛。

這也就是他那個時期現在靈脈受損,靈氣不足,沒有那麼多的強者出現。

一個元嬰期的強者的確是足以稱霸一方了。

特別是這個元嬰期強者,對莫白還有着好感。

那還不趕緊把好感給刷爆,等什麼呢?

“年輕人你負責處理此事吧。”老者笑着說。

藥閣的長老心頭不服氣,但他們不敢違背老者的意願,讓莫白去處理此事。

莫白點了點頭,來到了那些弟子的面前,他把所有藥閣的弟子全部都召集在了一起。

召集在一起之後,他目光一轉,所有人全部都心神一凜,朝着他看得過來。

就見莫白眯起了眼睛,“現在我們要改變一下這個結界,由五面結界改成六面,滿足了一下地面,就連地面也需要。”

全場一片譁然。

“莫白,你知不知道這難度有多高?”

大部分的結界都是採用的球體,他們有地面擋着,一般情況下地面是不可以佈置結界的,難度太高了。

特別是在四周全部都有結界的情況之下,這樣的話,他們必須要花費大部分的精力……

那麼考覈怎麼辦?

大家對莫白怒目而視,覺得他就是來搗亂的。

所有人視線充滿了憤怒,不打算搭理他。

“莫白,我纔不聽你的呢,你就是要折騰我們。”

“對對,我們都不要聽他的。”

“你之前之所以告訴我們通分的訣竅,不就是想要多一點人蔘加比賽嗎?反正對你來說又沒有什麼壞處,這樣還顯得熱鬧,突出你。” 所有惡意的揣測,出自那些世家子弟之口。

世家子弟吃不了苦,他們可不想多此一舉。自然,髒水全部都潑到了莫白身上。

莫白的一張臉漆黑如墨,他的拳頭緊拽着。

那張漆黑的臉上多着怒意,卻沒有開口說話。

莫白深吸了口氣,“若不願意我也並不強求。”

他把口訣分了下去,教會他們怎麼去佈置結界。

願意做的那就去做,不願意的他也不會做工作,這一切靠自己選擇。

說完這些莫白回到了自己的結界當中,閉上眼睛開始修煉。

這可是元嬰期長老交代下來的工作,沒有想到莫白這麼敷衍着做。

藥閣長老全部都在幸災樂禍,莫白都不管,那他們纔不管呢。

除非,乘風老人有話說。

藥閣長老來到乘風老人身邊,他一言不發,好像沒有看到周圍發生的事。

這件事都是藥閣的責任,他沒有必要去管。

莫白作爲一個參賽者,的確沒有理由都管,就算他只顧着自己,那也沒有什麼好指摘的。

乘風老人反倒對莫白的沉穩頗爲欣賞。

他也不管了,盤膝坐下開始修煉。

今天他來就是過來這邊尋找祕境,看看有沒有什麼收穫?順便保護這些弟子!

但如果這些弟子自己作死,那也不關他的事。

乘風老人閉上眼睛,他一修煉體內的元嬰出現在了頭頂之上。

他的頭頂上,多了一個小小的嬰兒。那嬰兒啼哭者逐漸長大,變成了一個和他一模一樣的人兒。

這個人兒也開始盤心坐下修煉,所有的動作都和老者一樣。

這就是元嬰期。

莫白若看到了,肯定會覺得新奇無比。

不得不說,這島上的靈氣充足,是一個適合修煉的好地方,若沒有危險就是世外桃源了。

這個世界上不會有免費的午餐,得到一樣東西總會失去一樣。

他想要靈氣充足,那就必須有危險。

幸運之神眷顧了他們,一直等到了夜晚都沒有碰到危險,甚至天空之中盤更着的那隻大鳥靈獸都離開了。

整個夜色是那麼的安靜,他們全部都是修仙者,辟穀是最基礎的操作,沒有人叫着肚子餓。

真的肚子餓的也會從自己的儲物空間當中拿出東西來吃。

沒有東西吃的,那就會從靈獸身上取肉,反正不會有人餓死就對了。

莫白修練的時候,還不忘記留出一縷靈氣,觀測着周圍的動向,特別是地底,他懷疑地底下有許多隻那種地鼠。

相當一部分還都是靈獸。

也許,這種靈獸的實力不是很強。

莫白的眉心舒展開來。

只因爲他留在外面的靈氣,沒有監測到地底的靈氣動向。

也就是說沒有靈獸靠近他們,可以安心的多。

那些長老也只是觀測着周圍,沒有管地下。

這種土地,地下根本就不會有強大的靈獸。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夜色更加的漆黑了,沒過多久就到了夜色最深濃的時候,夜深人靜時,好多靈獸都出來覓食。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