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莫離跟在鶴中將身後往前走,突然回頭看向漢庫克。

2022 年 2 月 21 日By 0 Comments

「多穿點,當心著涼。」

漢庫克愣了會兒,突然反應過來,猛地抬頭看,卻已不見莫離的身影。

她咬牙切齒道:「該死的、骯髒的、可惡的男人!」

「鶴婆婆,我回家了啊。」跟鶴打了聲招呼,莫離轉身就走。

「你家在那邊。」鶴面無表情的指了指莫離的反方向。

莫離一愣,隨即,說道:「我去趟商鋪,買盒煙,你也知道,我煙癮大,所以…」

「賣煙的商鋪在那邊。」鶴又指了指莫離的西北方向。

「哦…哦…我忘了,我先去趟老薩辦公室,你也知道,老薩是我的上級嘛,沒事多溝通溝通感情…」

「黃猿的辦公室在那裡。」鶴指著自己面前的海軍本部大樓說道。

「呵呵…這老太太,真不識逗。」莫離尷尬的撓撓頭,正色道:「我跟你走。」

海軍本部,諾大的會議廳中。

一方長桌,主位坐著戰國元帥,兩旁各擺放三把椅子,坐著海軍本部三大將。

此外,圍繞著長桌四周有三圈環形座位,海軍本部中將齊聚。

「鶴小姐,你來了啊。」戰國見鶴進來,打了聲招呼。

鶴中將點點頭,走到中間的長桌旁坐下。

「卡普呢?」鶴問道。

戰國皺皺眉,並沒有說話。

鶴點點頭,並沒有再問。

莫離左右看看,自顧自的走到鼯鼠旁邊坐下。

「嗨,大叔。」莫離笑著打招呼。

鼯鼠不苟言笑的點了點頭:「莫離先生。」

「咦?這位大叔,你的雪茄好像是高級貨啊。」莫離看到火燒山正眯眯眼,叼著雪茄。

「啊,你說這個啊,送你一支。」

海軍本部中將火燒山,實力強勁,劍術高手,精通雙色霸氣。是海軍本部中將里,出了名的老好人。

「是嗎?謝謝你呀,大叔。」

接過火燒山的雪茄,莫離點燃抽了一口,果然是好貨色啊。

對於莫離的身份和實力,這裡的人都知道,並且以黃猿直屬的關係,眾人並不介意他參加這種機密的會議。

莫離是不知道他們這種心理,知道了也就呵呵一笑,就你們這勞什子的會議內容,有啥可聽的?

無非就是先勾引老白頭兒,然後關起來,各種能力者施展能力放煙花,然後先這樣,再那樣,最後妥了,皆大歡喜,勝利了。

你們也不問問那老白頭兒同不同意哦。

莫離沒什麼心思聽,要不是等著鶴婆婆給他送回家,他才不願意來呢,索性往後一靠,癱在大椅子上,專心致志的抽雪茄。

距離行刑還有20個小時,會議室這邊緊張的做著最後的布置,面對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男人,即使是海軍本部也不敢鬆懈。

瑪林梵多的港口,在外執行任務的精英海兵陸陸續續到來。

「斯摩格。」

斯摩格帶著達斯琪腳步一頓,回頭看去。

達斯琪立刻打招呼:「緹娜上校。」

「緹娜。」斯摩格看著向自己這邊走來的緹娜打了個招呼。

緹娜看著抱著刀的達斯琪,說道:「緹娜很意外,你竟然會帶她來參戰。」

斯摩格眼神斜了斜達斯琪,對著緹娜說道:「與大海賊作戰,才能提升實力,增加戰鬥經驗。」

達斯琪面色一正,微微欠身,語氣堅定道:「我會努力!」

此時,距離艾斯被處刑只剩下三個小時。

瑪林梵多廣場的海軍們已經集結完畢,艾斯也帶著海樓石枷鎖,被麥哲倫按在地上交給了鬼蜘蛛,從推進城坐上了前往海軍本部的軍艦。

路飛和革命軍幹部伊萬的爭吵聲也被一個戲謔的聲音打斷:「想離開這裡的話,就放我出去吧。」

與此同時,早已結束會議了的眾人,坐在自己的辦公室中,安靜的等待著戰爭的到來。

赤犬抽著雪茄,坐在那副「絕對的正義」下方的椅子上,閉目養神。

青雉躺在辦公室的毯子上睡覺。

黃猿扔給莫離一盒雪茄,緊接著兩人再黃猿的辦公室里吞雲吐霧。

嘭!

戰國元帥的辦公室里,卡普重重的砸向戰國的辦公桌,那滿是厲色的眼神盯著戰國。

與卡普的激動不同,戰國面沉似水。

這對幾十年的老戰友,在這一刻激烈的爭吵著。

明明是晴空萬里,陽光和煦,但廣場的十萬人,卻牙關緊咬,冷汗直流。

因為他們將要面對的敵人是那個人。

世界最強大的男人白鬍子,愛德華·紐蓋特!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黃建忠絲毫不理會王克倫,而是轉頭對吳華說的,「小吳我跟你講,你以後做了編劇,這種酒肉局更是多了,不過你可不要跟我這個不爭氣的大侄子一樣,成為這種庸俗之人,寫文字的最重要的就是靈氣,酒喝多了靈氣就散了。」

王克倫一瞪眼睛說道,「黃老師,你這是戳著我的脊梁骨罵我呢,好了,我們好不容易出來吃了一頓飯,你就不能好好的和和睦睦的嗎?」

黃健忠冷冷的看了王克倫一眼,「你還知道我們是好不容易才會出來吃一頓飯的,今天我要是不說有投資,叫你壓根兒就不會出來吧,朋友親戚的關係,難道只有用得上的時候才會見面嗎?平時就從來不出來溝通感情?你們這是做生意,做久了,把什麼都拿金錢衡量。」

吳華看著兩人馬上就要吵起來了,連忙站了出來,安慰道,「王老師王總,你們可不要因為這一頓飯傷了和氣,黃老師,你想想王總日理萬機,每天都有那麼多案子要處理,你一句話,他還不是馬上就出來找你了?」

黃建中從鼻子里冷哼了一聲,看在吳華的面子上沒有,馬上反駁回去,王克倫嘆了一口氣,拿起了一杯酒,一飲而盡,「是小貝的一直以來不懂事了,沒有去探望黃老師,這杯酒我自罰。」

看到王克倫肯認錯,黃健中的臉色好看了一些,過了許久才再次開口,「知錯能改就算是好事,以後多來家裡看看你嬸子,他想你又不好意思說,怕耽誤你工作,我們夫妻兩個沒有孩子,你就像我們親兒子一樣,哪有兒子一年不回趟家,看一次母親的?」

這麼一說,王克倫有些感動了,的確黃建中夫婦倆一直對自己很好,甚至自己的父親早些年間忙於工作,很少對自己盡到父親的責任,帶大他的一直都是黃建中夫婦。

兩人說了很多也感慨了很多,這時候才發現吳華不知不覺間已經許久沒有說話了。黃建中連忙拍了拍,吳華說,「看讓小吳看笑話了,一直是我們爺倆說話都沒給小吳一個機會,今天本來應該是小吳是主角。」

一旁的吳華笑了起來,其實他看到黃建忠與王克倫兩個人關係這麼好,心中也不免感慨,在這樣的世界里,誰對誰都是利益的關係,像這樣單純的感情,出現在這樣的上等家庭中,實在是難得。

王克倫有一身總裁氣,但卻對黃建中一忍再忍,今天幾次黃健中都有些得寸進尺,吳華生怕王克倫輝氣得發作起來,可是王克倫都咬牙咽下去了。這樣的脾氣是自己很親近的人,才能忍受的。

「王老師王總,你們不要在意我,我都說了今日就當家庭聚餐了,劇本的事我們哪天再談都好,不急於一時。」

黃建中笑了起來說,「那也好,那我們今日爺三個就好好的聊聊天,喝喝酒,吃吃肉,暫時不談工作上的事情,這部電視劇就算是很快拿到投資合同,演員什麼的,也不是一兩日能完成的,慢慢來嘛。」

吳華連忙點頭表示同意,三個人各自拿起了酒杯,碰撞了一下,笑了起來。

這一頓飯吃到很晚,王克倫的司機很快將三個人各自送回到了家中。吳華這一次的確是喝得有些迷迷糊糊,第二天醒來的時候,他才感覺自己做錯了一件事。

他從飯店回來的時候,竟然忘記帶劇本一起回來了。他拍了拍自己的腦袋,心想這劇本要是流露出去,事情可就大了,幸好不過一晚,現在返回酒店還能找到。

吳華急匆匆打車去了酒店,讓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到了包間那裡面竟然什麼都沒有,服務人員再三確認過,的確是沒有遺漏的劇本。

吳華皺起眉頭,心想,難道是落在車裡了?她給王克倫打了個電話,昨天晚上他們已經交換了手機號,王克倫聽了也十分的重視,馬上通知了昨天的司機,可是司機表示,從武漢上車開始,他的手裡就並沒有拿東西。

幾人去酒店的時候劇本還拿在手裡,怎麼一回家這東西就神秘的失蹤了?吳華不信邪,又在酒店裡拍板,叫他們的經理出來,王克倫知道黃建中十分重視吳華,於是也急匆匆的從公司趕過來。

王總都親自來了酒店,酒店的經理連忙站了出來,告訴所有的服務員,就算挖地三尺也要把這個劇本找出來。一眾人在酒店裡找了半天,也沒有見到什麼劇本的影子,總經理急出了一頭的汗,這王總一口咬定劇本就在酒店,他們卻拿不出來,難不成是酒店裡出了內賊?

這邊吳華已經看出來酒店是確實找不著了,他看了一眼王克倫說,「昨日我們喝完酒都已經是凌晨了,回到家我只睡了一夜,這個包間還沒有進來過別的客人我就返回來了,如果劇本確實在酒店,那麼能接觸到這個劇本的,只有昨天晚上打掃這個包間的服務生,王總,這個劇本對我真的很重要,可不可以請您跟經理說一下,叫昨天打掃這個包間的服務生出來,我問一句。」

王克倫馬上點頭說道,「自然是可以的,不知是你重視這個劇本,黃老師也重視,黃老師重視就是我重視,你放心吧,這個劇本是不會丟的,不管怎麼樣我都會將它找回來。」

說完王克倫一揮手,讓一旁的經理點頭哈腰的過來叫了昨天晚上打掃衛生的包間服務員。

結果這個服務員來了,一問三不知,最後承認,昨天晚上臨時翹了班,他也不知道這個包間是誰收拾的。

眼看能找到的線索就這麼飛了,經理痛罵了這個服務生一頓,吳華皺起了眉頭,覺得一切都這麼奇怪,偏偏就在這個晚上這個服務生翹班了,沒有收拾自己的包間,可是他不收拾其他的服務生,也聲稱絕對沒有進這個包間,難不成是劇本自己長腿飛了?

吳華想了想,看向了經理,「昨天晚上給我們上菜那個服務生呢,你叫他來我問一句。」

經理連忙點頭哈腰的去交那個服務生結果幾個同事都搖搖頭表示,並不知道昨天晚上是誰負責這個包間的。按理來說應該是那個偷偷溜出去的服務員,可是他昨天不在,那麼昨天給吳華他們上菜的服務員到底去哪兒了?

說實話,對於這些細枝末節,吳華並沒有記得。他完全不記得昨天晚上給自己上菜的服務員的樣子了。王克倫倒是拍手說道,「昨天那個服務生手傷的很,我還特意留意了,想你們酒店怎麼會雇傭這麼一個沒有經驗的服務員,所以留意了一番,這人個子不高留著長頭髮,眼睛很小,鼻子塌塌的,嘴旁邊有一顆痣。」

經過王克倫這麼一個描述,服務生們相互看了一眼,猛然間想起來,前一陣子酒店來了一個臨時工。最近是酒店的旺季,工作總是忙不開,酒店就一次性雇傭了一批臨時工,但是因為這個活實在是太累了,十個里只有這麼一個留了下來。

不過笨手笨腳的,經理總是罵他,好在勤懇認真,最終還是被留了下來。一找到了這個人,眾人連忙給她打電話,沒有人接,王克倫索性要司機直接去了這個服務生在酒店登記的地址。

這是一片偏僻的貧民區,無花敢打包票,看完客輪的樣子,他應該從來沒有來過這邊。這裡遠離市中心,一副潦倒落魄的樣子,97年的時候,廣州還沒有完全開發,許多郊區就是這個樣子的。

車在大街小巷裡穿行了一段時間,很快到了一個快倒塌的舊居民樓。吳華下車跟王克倫說的,「王總你在車上等著我吧,我一個人上去就好。」

王克倫嫌這裡太臟,於是點了點頭,沒有勉強自己上去。

吳華一個人上樓,到了二單元敲了敲門,沒有人應聲,好在這裡的門就擺設擺設,幾乎都不上鎖,因為家裡也沒有什麼東西可偷五五華一腳踹開了門,走了進去,這裡是一個小小的單間,沒有,廚房旁邊有一個很小的廁所,這個時候簡直是臭氣熏天,下水道的味道瀰漫了整個屋子。

吳華捂著鼻子往裡走了幾步,看到了床上服務生的制服,知道這個人肯定回來過一趟,不過現在又不知道去哪裡,他看了看四周,一眼就看到了一個熟悉的東西。

那是他用來加劇本的夾子,如今夾子在劇本卻已經不翼而飛了,吳華斷然肯定,這個人拿著劇本離開了,估計他聽到昨天他們的談話,知道這個劇本能賣錢,於是將劇本偷走去賣錢了。

他在屋子裡搜索了一番一無所獲之後下了樓,王克倫等在樓下抬頭看了他一眼,問道,「怎麼樣?找到沒有?是在他家嗎?」

吳華搖了搖頭,將自己在樓上看到的情形跟王克倫說了一頓,可以肯定劇本一定在這個服務生手裡,並且他現在已經拿著劇本準備去賣錢了。 「是啊,那麼在1689年時候,當時的巫師們為什麼要簽署這麼一份規矩森嚴的《國際保密法》呢?為什麼不早不晚,偏偏是這個時候?」

克拉克的話讓赫敏陷入了沉思。

老實說,她不是那種只會埋頭學習書本知識的書獃子,相反,在邏輯推理上,她也有著不俗的天賦。

但從另一方面來說,她也有著女性天生在軍事、歷史和政治方面的欠缺,即便是她在魔法史的課程上都沒有打瞌睡,也不過是囫圇吞棗的記下了一堆年份和事件。

「1699年,奧地利帝國獲得了包括匈牙利和羅馬尼亞等東歐國家的大部分土地,同年奧地利的巫師們也佔領並瓜分了當地的養龍場,建立起最早的一批養龍家族。

而在那麼之後的1709年,在國際巫師聯合大會上,就在有心人的推動下,通過了禁止私人養龍的法案。」

「你品,你細品。」

克拉克一臉玩味的看著赫敏,這位聰明的小女巫皺起眉頭,想了好一會兒,最終還是放棄了。

「這到底是為了什麼?是那些養龍家族為了自己的利益嗎?」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