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華炎緩步走來,如同一個凡人一樣,身上並沒有一點能量波動,只聽他冷笑道:“一個小小的炎鳳閣也敢在我三清宗門前狗吠,當真是活得不耐煩了嗎?”

2021 年 1 月 31 日By 0 Comments

“作死!”莫青身後一名中年男子怒喝一聲,在得到了莫青的同意後直接揮舞着長劍劈砍向華炎的腦袋。

待得那男子衝殺上前的時候,華炎突然飛起一腳,直接就是將男子踹飛出去,直接就是將其踹飛到了天際盡頭,沒了蹤影。

見到這一幕,不光是炎鳳閣的弟子驚了,就連三清宗的弟子們都傻眼了,見過踢人踢得遠的,沒見過踢得這麼遠的,一腳就給踹飛了?

【明天十章狂更】 莫青自始至終都沒有感應到華炎的實力境界,這反而讓他有些不敢擅自出手了。

山上因爲華炎這一腳足足靜了有半盞茶時分,而後三清宗這邊才爆發出了山洪般的歡呼聲,所有三清宗弟子都興奮起來,自己宗門的宗主實在是太強大了。

而對面的炎鳳閣弟子臉上卻是掛着寒霜,臉色一個比一個難看。

良久過後,莫青才道:“這位道友,今天是我炎鳳閣跟三清宗的恩怨,如果我炎鳳閣有得罪閣下的地方,還望包涵。”

“炎鳳閣跟三清宗的恩怨?”華炎微微一笑,而後轉過身看向身後的三清宗弟子,只聽他喊道,“徒兒們,告訴他,我是三清宗什麼人?”

莫青聽到華炎這話,當場就愣住了,“徒兒們?”

只聽得海嘯般的喊聲在羣山之中炸響:“三清宗宗主!”

“三……三清宗宗主?華炎?”莫青驚訝的說道,終於是想到了華炎的身份,“可是,可是你不是失蹤了嗎?”

華炎詭笑的看向莫青:“失蹤的人,就不可以再出現了嗎?”

站在莫青身旁的紫發老者倒是沒有在意這些,只見他大步走上前來,冷聲道:“管你是什麼人,殺了再說,今天就是三清宗的滅門之日。”

“好大的口氣!”紫心道長隨即走了出來,對面有兩個聖心境修者,他怕華炎一個人對付不了,所以也是走了出來,只要有華炎在,他三清宗也算是有了底氣,今天這場戰鬥勝負尚未可知。

莫青看着華炎猶豫不決,很多年前他就曾經聽說過華炎的名字,知道華炎是個有大能耐的人,跟南域的蠻族也有交情,沒想到事隔多年這傢伙居然又出現了。

那紫發老者倒是不在乎這麼多,隔着十幾丈的距離就是一巴掌拍向了華炎,虛空之中凝聚出一個巨大的紫色巴掌,朝着華炎的腦袋劈蓋了下來。

紫心道長一步上前,迎着那巴掌就是揮了過去。

滔天的氣焰席捲整片山峯,若不是三清宗宗門有大陣護持,只怕這一掌餘威就足以將這座山峯夷平了。

對方出手毫無顧忌,很明顯是來行滅絕之事的,今天少不了一場血戰。

華炎由始至終都沒有出手的意思,任由紫心道長解決,一來他是不屑於出手,二來也是想看看紫心道長究竟有多大能耐。

經過剛纔那一掌,他發現紫心道長的根基打得很夯實,雖說只有聖心境二重天的修爲,但是在聖心境初期階段來說已經算是不錯的了。

對面的紫發老者也不過是剛剛突破到聖心境三重天而已,跟紫心道長可謂是棋逢對手,誰也不敢說二人孰強孰弱。

紫心道長冷喝道:“可敢跟我到虛空一戰?!”他不想在這裏大戰,以免影響到三清宗實力低微的弟子,更擔心會毀掉附近剛剛建好的建築。

雖說紫發老者本來就是要血洗三清宗的,但是他背後還有炎鳳閣的人,所以他欣然同意,和紫心道長直接就是衝上了高空,進行大對決。

地面上依舊平靜如水,莫青始終不敢出手,因爲他非常忌憚華炎,當年華炎僅僅只有極道境的修爲就可以攪動起南域的風雲,如今多年不見,這個謎一樣的青年肯定是有所際遇。

他背後的炎鳳閣弟子倒像是等不及了,一個個摩拳擦掌,隨時都有要衝殺上前的準備。

“師傅,打不打啊?!”莫青身後一名男子傳音道,顯然也是等着急了。

高空之上的對決還在繼續,若是無法短時間內依靠莫青的力量剷除三清宗,萬一那紫發老者敗了,到時候可就麻煩了。

雖說莫青已經修煉到了聖心境中期,但若是紫心道長拼死狂戰,那對炎鳳閣也會造成一定的影響,到時候死傷可就難免了。

“拼了!”莫青一咬牙,當即揮手喝道,“給我殺,雞犬不留!”

“殺!”炎鳳閣衆弟子齊聲怒喝,早就等候多時了,只見他們釋放出自己的法器,漫天都是五光十色的亮彩。

三清宗衆弟子也是齊聲狂嘯,作好了血戰的準備。

可就在這個時候,華炎突然苦嘆着搖搖頭,只聽他自語似的說道:“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啊!”

莫青哪還有工夫理會華炎,只見他抖手打出一道符籙,直接就是丟向了三清宗弟子所在地,這是專門煉製出來的終極寶貝,殺傷力驚人,就是爲了對付紫夜創下的絕世殺陣的。

可是沒等那道符籙飛向三清宗弟子集中地,一隻遮天蔽日的巨大手掌就是從天而降,直接壓蓋下來。

滅世的威壓席捲天地,方圓萬里都是能夠感應到這裏狂暴的能量波動,連在高空中激戰的紫心道長還有那紫發老者都是停止了戰鬥,驚恐的看着腳下發生的這一幕。

莫青驚恐的朝前看去,卻見正是那一直沒有出手的華炎拍出了這聳人聽聞的一掌。

巨大的手掌如同抽乾了方圓萬里所有的靈氣一樣,這片天地成爲萬里之內的中心點,瞬間就是將所有炎鳳閣的弟子籠罩起來。

三清宗的弟子們吃驚的看着這一幕,他們早就作好了死戰的準備,誰知這個時候發生了變故,宗主的一巴掌莫非就可以解決掉這些人?

“不,饒命啊!”莫青的聲音突然傳來,響徹天地。

但是緊接着就是一聲巨大的響聲傳來,所有的三清宗弟子只感覺耳朵像是失聰了一樣什麼都聽不到了,而腳下也是隨即傳來了劇烈的晃動,如同爆發了地震一般。

漫天的煙塵飄散開來,直等半盞茶時間過後,四周才逐漸的安靜下來。

然而等衆人看到眼前發生的一幕後,所有人都不淡定了。因爲就在剛纔炎鳳閣弟子所站的地方,突兀的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巴掌印,這巴掌足有千餘丈長,深入地表十丈之深,連遠處的一座山峯都是被直接壓平掉了。

而那些炎鳳閣的弟子包括那聖心境實力的莫青早已是沒了蹤影,但看到這一幕的人腦海中都會想象得到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

華炎一巴掌滅殺數千修者,包括一名聖心境高手,十幾名升龍境高手,這簡直就是逆天的玄功啊,太讓人不可思議了。

所有的三清宗弟子再次震驚了,他們早就預料到華炎的實力恐怖到無邊,但是等這恐怖的實力暴露出來以後,他們終於是明白宗主的實力有多麼的駭人。

那可是一個門派啊,包括一名聖心境修者,一巴掌就給全滅了?!

太兇殘了!

高空之上,跟紫心道長對決的紫發老者此刻臉都綠了,他的實力還不如莫青,若是留在下面的人是他,那麼現在死的人就是他了。

他做夢也沒有想到三清宗的宗主居然有如此偉力,這哪是聖心境的修者所能達到的境界,滅殺同境界人如屠一雞子。

想到這,紫發老者當場施展祕法,在紫心道長還沒有反應過來的瞬間就是撕開了虛空逃離了這裏,頭都不敢回一下,慢半步都有可能形神俱滅。

紫心道長一怔,只顧着驚歎師傅的實力了,沒想到卻忽略了紫發老者,平白讓這樣一個大敵逃竄,不過他並不着急,因爲華炎如今強勢歸來,三清宗終於可以重登巔峯了。

正當紫心道長準備下降到地面的時候,卻見得地面的華炎突然伸手一招,朝着他所在的方位虛空抓了過來。

沒等紫心道長反應過來,他身邊的空間直接破碎,一道身影帶出一片血光從虛空之中跌落出來…… 從虛空之中跌落而出的紫發老者大口咳血,身上也是破敗不堪,鮮血染紅了全身,看起來好不狼狽,他根本沒有想到在自己施展祕術的情況下華炎都能將他給震出來。

紫心道長站在一旁早就看傻了,這究竟是什麼樣的力量,連遁入虛空中的人都能生生給攝取出來,華炎的強大再一次超乎了他的想象。

地面上的三清宗弟子們由於實力低微,倒是看不出華炎的戰力已然非人類可以相比,不過他們見到華炎的強勢以後立刻歡呼起來,三清宗有這樣一個宗主對他們來說是一場大造化。

華炎隔着無盡空間一拽,那紫發老者當即如同墜落的流星一般撞擊向地面,直到臨近地面的時候華炎才止住了他這種衝勢,否則就紫發老者這筋骨,就算不死這身體也得廢了。

此時紫心道長已然是降落在了華炎身邊,和幾個三清宗長老恭敬的站在華炎身後。

這一刻他們對華炎的佩服那是真正的油然而生,當年他們只是感覺到華炎的輩分比較高,能力手腕比較強,並沒有意識到華炎的實力有多麼強大,可是如今看起來,這個相比較他們來說還很年輕的小夥子展現出來的實力實在是太讓人意外了。

“你叫什麼名字?”華炎居高臨下的看着趴在地上大口喘氣的紫發老者,先前紫心道長已經將情況大致告訴了華炎,華炎也是知道這老者並不是炎鳳閣的人。

紫發老者恨恨的瞪了華炎一眼,並沒有說話。雖然他很忌憚華炎的實力,但卻根本不願意搭理華炎這個大敵。

“倒是硬脾氣。”華炎微微一笑,只見他緩緩擡起了右臂,卻見得他手臂之上驀然衝出一道火光,那火光徑直鑽入了紫發老者的天靈蓋內,剎那間就是沒了蹤影。

衆三清宗弟子一陣好奇,但是也不敢冒然的涌過去,只是伸頭探腦的在後面張望。

從華炎身上激射出去的火光自然就是那火蟒天殺了,火蟒天殺鑽入紫發老者的天靈蓋以後,直接就是開始了大刀闊斧的攻伐,可謂是孫悟空鑽進了鐵扇公主的肚子一樣胡攪蠻纏。

“啊!!”沒多久紫發老者就是哀嚎起來,天殺在他的腦海之中翻江倒海,這可不僅僅是肉體上的痛苦,而是直達靈魂深處。

華炎淡淡的坐在一名弟子搬來的椅子上,就那麼在山腳下靜靜的看着紫發老者在徒勞掙扎。

大約過了一盞茶時分,紫發老者整個人都虛脫了,但依舊沒有說話,像是認了死理,就是不鬆口,因爲三清宗對他的情報掌握的並不是很多。

紫心道長見這麼久紫發老者都不肯開口,當即冷喝道:“雖然你打着靈鷲宮的旗號,但是據我所知,你只是靈鷲宮的客卿長老,快說,你真正的身份是什麼?!”

“嘿嘿,想從老頭子我口中套出什麼,做夢吧你們!”紫發老者咬牙切齒的喊道,他自幼修道,經過多年的摸爬滾打,一路就是這麼硬氣着走過來的,又怎麼會在臨死的時候毀了這一世的名氣。

華炎也是看出了紫發老者的脾氣,只見華炎一指點出,直接就是戳在了老者的眉心上。

火蟒天殺順着華炎的手指回到了華炎的體內,但是華炎的手指並沒有離開老者的眉心,沒一會兒就是看到一抹幽暗的光芒從華炎的指心之上瀰漫出來,像是有一樣東西被他從老者體內攝取了出來一樣。

等華炎的手指離開了紫發老者的眉心,那紫發老者當即一頭趴在了地上,再也沒有了聲息。

但是華炎手上幽暗的光芒還在忽明忽暗的閃爍,知情的人當即釋然那幽暗之光是什麼。

片刻之後,華炎手指一抖,那幽暗之光就是徹底的消散開來,只聽華炎冷笑道:“欺負我三清宗無人不成,既然你們想玩,那在中域我就陪你們好好玩玩!”

聽到華炎這話,所有弟子腦海中頓時聯想到了一副血雨腥風的畫面,東州中域要有大動作了。

今天發生的事情不用誰刻意的宣傳,很快就是傳遍了東州中域,幾乎是一夜之間修仙界就是知道三清宗的宗主華炎強勢回來了。

一掌滅殺炎鳳閣所有來犯之徒,其中甚至還包括一名聖心境高手,如此戰績讓人瞠目結舌。

所有人都開始打探華炎的消息,很快華炎的往事就是被各大門派蒐集齊全,原來這是一個失蹤數十年的人,當年他消失前也不過是剛剛踏入升龍境而已,沒想到才幾十年不見就已經可以隻手遮天,秒殺聖心境修者了。

凡是在東州中域以前跟三清宗作對的修道門派一個個人人自危,甚至有些小門派作出了撤離中域的準備,而更多的人還是前來三清宗拜訪,想要結交三清宗這一個即將霸起的門派。

短短一個月的時間,不說是東州中域,就算是東州其他區域的豪門都有人開始前來拜訪,想要見一見三清宗的宗主掌教。

可是華炎在這一個月的時間裏一直都在閉關,外人根本見不到他。所有的事情都是紫心道長在打理。但那些人雖說見不到華炎,但還是恭敬的來到三清宗求見,希望可以和三清宗交好。

直到一個月後,三清宗宗門上方突然捲起無邊的黑雲,漫無邊際的恐怖雷光幾乎籠罩了整個三清宗所在鳳鸞山脈,而這一切的漩渦中心就是在三清宗宗門內,直指華炎閉關所在地!

“師傅要渡劫了嗎?”紫心道長吃驚道,他曾經有幸見識過華炎渡劫的場面,那可是叫做一個鬼哭狼嚎,天崩地裂,慘絕人寰。

他有生以來別說見過,就是聽都沒有聽說過華炎那種劫罰,所以在感知到這天地異樣後,當場就是作出了撤退的命令,讓所有三清宗弟子全部撤離出去萬里開外。

三清宗的弟子們還在驚恐的看着天際的無量雷罰,這個時候紫心道長的命令就下達了。沒有任何猶豫,所有三清宗弟子沒有一個停留,全部奮力朝着外圍逃去,實力弱的都由師兄們帶着狂奔,很快就是到達了萬里開外。

可是等他們趕到萬里外的時候,那無邊的劫雲居然還在蔓延,早就將這片天地都覆蓋了,他們不得不再次撤離。

同時他們也是發現那劫雲的擴散速度比他們撤退的速度快多了,根本躲避不開。這天劫像是要把整個東州中域都給覆蓋住一樣,沒有停歇的架勢。

而在鳳鸞山脈建立門派的那些小勢力一個個都傻眼了,何曾見識過如此恐怖的天劫,他們中大多數都在聽聞三清宗要和炎鳳閣開戰的時候撤退了,但還有一些沒有撤離。

如今看到這種天劫,再不撤退或許只能等死了,所以一個個迫不得已的開始了大遷移。

這劫雲覆蓋面積越來越大,很快就是將方圓百萬裏遮蓋住了,而且看樣子還是沒有停止的意思,天際上的雷芒也是越來越恐怖,像是要將這天地毀滅一樣。

雷光在劫雲之上呼嘯,天罰之力恐怖到讓人顫抖,凡是聖心境以上的修者都能夠感知到這天劫並非是普通的天劫,而是天地本源之力所醞釀的仙罰!

這種劫罰根本不應該出現在人間界,只怕就算是在仙界也很少見得這種恐怖的天劫,即便華炎的天劫不能以常理度之,但是這種天劫未免也太恐怖了。

與此同時,在九州大陸上所有仙人都是感知到了東州中域這浩世的天罰,尤其是天州葉家,一名青衣老者擡頭看向天州的方位,他正是葉家葉緣,葉家真正的老祖,地仙境界。

“好一個曠世天劫,連天道都怒了嗎?”葉緣皺着眉頭自語似的說道。 滅世的天劫還在繼續,劫雲始終不散,仍舊在擴散當中,很快整個東州中域就是被覆蓋了。

而在這天劫的中心,三清宗宗門禁地內的華炎卻是無知無覺,只見得他身周混沌氣息瀰漫,一道瑩白的光芒將他的身體籠罩,他的體內爆發出雷鳴般的聲音,像是在進行洗經伐髓的改造一樣,震耳欲聾。

不知過去了多久,華炎突然睜開眼睛,雙眼之中迸射出兩道混沌神芒,他的混沌天眼在這一刻終於大成,他一眼掃過,上可洞穿九天,下可窺探九幽,可謂絕世之眸!

然而不等他臉上的笑容舒展開來,華炎的臉色又是突然變了,這個時候他才感知到外面那恐怖的天怒神罰。

華炎在密室內靜心準備將自己的實力提升到聖心境六重天,因爲一旦他的實力達到六重天,那麼他對小天道世界的掌控就會越發的完美。

可是他卻忘了一個現實,那就是他如今並不在小天道世界內,而是身在九州,雖說九州被諸神封印,但還是在大天道的監管之下,他這麼肆無忌憚的發揮小天道之力,很明顯是在挑釁大天道的威信。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