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萱姐笑的花枝亂顫,在黃道生的揉捏下身體早已軟成一團,喘着氣,斷斷續續說道:“好啦好啦……你厲害……是我不好,我勾引你好吧?”

2020 年 11 月 5 日By 0 Comments

黃道生扭了兩下,向上一頂,又進入了那個溫暖háo溼的隱祕之處,放開高聳上的手,和萱姐手掌對手掌,靠在一起,選擇了一個舒適的姿勢,慢慢的挺動起來。

這種溫柔的進攻最要人命。

昨天晚上最開始是瘋狂的纏綿,再後來則是溫柔的愛撫,再到現在用技巧進攻高朝的敏感點。

這是萱姐最愛的姿勢,她在上面,可以掌控着一切,可以āo控自己的感覺,讓她yù罷不能。

在清晨陽光的照耀下,兩人很快就一起達到了心靈和身體共同的巔峯,這種感覺,不是說一定要做半個小時一個小時才能達到的,如果動了情,真正的達到心神合一,奇妙的愛情是可以讓人迅速得到滿足的。

……

) 黃道生準備做事後清潔,萱姐突然按住他,然後向後倒去,躺在沙的另一邊,動也不動,還抽出一個沙墊,放在屁股底下。

黃道生一下子就明白過來,笑道:“怎麼了萱姐?想留下點什麼?”

看見萱姐做着這一切,黃道生啞然失笑,順便替她扯過一張薄薄的小毯子,搭在她肚子上。

萱姐只有腦袋靠在沙墊上,從胸部以下,都是平躺着的,再加上墊的高高的屁股,就是一副典型的主動受孕姿勢。

“我爲你生一個小寶寶,怎麼樣?”萱姐媚眼如絲,扯過那張小毯子,輕輕的蓋在小腹上。

黃道生呵呵笑起來:“怎麼?未婚先孕,那可不是良家女子~”

萱姐輕輕用腳蹬了一下黃道生,嗔怪道:“瞎說什麼呀!人家可是正經女孩子,就是碰上你這麼個冤家了,讓你得了便宜,還落不到一句好話!哼!”

黃道生連忙湊過去討好,調笑了半天,兩人又嬉鬧了起來。

萱姐推開試圖解開她襯衣鈕釦的黃道生,喘着氣說道:“我比小嵐要大,以後她的孩子要叫我的孩子哥哥或者是姐姐才行……”

黃道生愣住了:“這你也要爭?姐啊,我的第一次可是給了你啊,難道你還對我有什麼擔心嗎?”

萱姐嘟嘴,不悅的說道:“屁!你的第一次明明獻給了麻生希!”

想起當年的尷尬事情,兩人對視一眼。一起忍不住笑了起來。

黃道生隨手撿起一件自己丟落的衣服穿上,嘆了口氣說道:“萱姐,咱們還是去上滬吧。我把你們送到安全的地方,然後我還有事,要去冥界一趟。如果這次又碰上什麼意外,而且你真的有了的話,一定要好好的活下來,至少,我黃家還有一條後路啊。”

萱姐看着黃道生用衣服遮住胸口的黑色洞口,眼淚忍不住掉了下來。抽泣道:“你說你都幹了些什麼事兒啊?怎麼出問題受傷的總是你?你要是真一去不回了。你讓我……”

黃道生壓住她的嘴,沒有等她繼續說下去,笑道:“沒辦法,誰叫我是最強靈魂收割者。肩負着拯救世界的任務呢?好啦。你躺一下吧。我去收拾收拾……”

……

……

等黃道生處理好江城這邊所有的事情,帶着喬嵐和萱姐重回上滬,一個驚天消息傳過來。震的讓他無法思考,腦子只覺得一片空白。

這次緊急會議的召開,沒有激進派的人,還是昨天那些老熟人,只不過京城那一幫人只來了寥寥幾個,但是川軍齊海這些個昨天回家的人都匆匆趕了回來,重新商議將來的打算。

炎火介紹道:“激進派放棄了京城市政府政務廳,被我們的人接手了。”

這個消息只有黃道生等幾個不知情的人才歡呼雀躍,但是看到力王和炎火他們都是眉頭緊鎖,意識到肯定還有後續。

炎火繼續說道:“他們放棄了京城,但是一夜之間,接連拿下了羊城,深市,寧南,東南市,沿海的這三個城市,三個省城和多個重要的大城市,被他們一夜之間全部攻了下來,掌控在手中!”

“什麼!”

這個消息太重磅了!

龍天覺得不可思議:“粵西,粵東,東南三省不是都淪陷了的麼?怎麼可能一夜之間全部拿下?他們有這麼多人手?有這麼大的實力?”

炎火慎重說道:“這就是問題的所在!根據我們的情報,第一個被攻打下來的是羊城和深市,幾乎是齊頭並進,只用了一個小時就打了下來。接下來就是寧南和東南,兵分兩路,就從三個小時前,各用時兩小時,打了下來。”

我的女友是偶像 黃道生心中一動,問道:“他們和枉死城勾結在一起了?”

特殊局力王點頭說道:“沒錯!只有他們這些人,是不可能一下子拿下三個省份的。有人看到了大量的鬼物在和異獸廝殺,在羊城和深市是打突襲戰,在寧南和東南,則是鬼物牽頭,打的消耗戰!”

炎火補充道:“自從我們得知他們拿下這三個省份後,試着和他們聯繫過一次,詢問他們是否願意將政務廳開放,和我們進行互通,甚至可以僅僅進行有限的互通。”

黃道生冷笑道:“他們肯定拒絕了!”

炎火點頭:“拒絕了不說,還徹底關閉了與我們的交流通道。看這樣子,是徹底當了叛徒,和枉死城的鬼物勾結起來,將來真的要和我們生戰爭了!”

龍天問道:“京城呢?京城政務廳,他們爲什麼會放棄?是人手不夠,還是別的什麼原因?”

力王鄭重的說道:“這就是再次召集大家緊急會議的原因。激進派和枉死城這麼一做,他們就算徹底的激怒了人界的妖獸,很有可能他們故意放棄京城政務廳,就是爲了留下破綻,很有可能,異獸的報復就在京城!”

黃道生驚呼道:“我明白了!原來京城在你們兩派的聯手控制下,雖然有不合,但是還能平安相處,堪堪聯手抵擋住異獸的進攻。而現在他們將全部戰力轉移到了江南沿海三省,就是要讓異獸知道,京城只剩下我們一家,防守實力大不如以前,轉移異獸的仇恨!”

天樂和火神還留在京城鎮守,只有力王一人過來了。

力王站了起來,向大家鞠了一躬,說道:“希望我們大家齊心協力,在確保自身安全的情況下,儘可能的幫助京城度過這個難關。大家知道的,京城對我們來說,太重要了!”

衆人紛紛表示決心,一切聽從特殊局安排。

等輪到黃道生,力王看着他愁眉苦臉的樣子,心中暗歎,表面上還是相當理解的說道:“驅魔人小隊的防守任務更重,先把南城守好再說。除了我們這些人,還有很多零星的小隊。我們會以最快的度頒倡議書,呼籲大家保家衛國,參與到這項衛城戰爭來。”

黃道生尷尬說道:“力王前輩,不是我不肯幫忙。驅魔人小隊確實是人手不夠,而且南城新佔,一切都是從零開始,不好辦啊!”

緊急會議很快就結束了,大家各司其責,紛紛離去。

黃道生一行人傳送到南城,和神農團派過來有經驗的戰士一起,商量着如何建設和佈防。

這種事情,在大方向上,黃道生和龍天把握住就可以了。

小細節,小事情,自有其他人幫忙處理。

黃道生交代完一些事情後,再次與衆人告別,一個人飛往重市,再次前往酆都城。

還有一兩天時間這些幽冥鬼氣就要消散乾淨了,如果再這樣拖下去,黃道生絕對就是一個死。

再一次來到酆都城的鬼道上,黃道生這才鬆了一口氣。

這裏的幽冥鬼氣雖然不足以讓他胸口快恢復,但至少不會讓他流逝的更多。

酆都城還是老樣子,守備森嚴,巡邏隊遍地。

黃道生沒有碰到任何刁難,直接進入城內,見到了傳送陣的聯絡官。

見到黃道生過來了,聯絡官熱情的邀請他落座,什麼事情都不說,好生招待着,另外喊人喚來了盧軍曹,這讓黃道生喜出望外,原來這批官方拘靈隊還有活下來的高手,一問之下竟然還有接近二十個!

很快,洪大人帶着幾名高級鬼差官吏過來,見到黃道生,大喜,握着他的手,始終不肯放下。

黃道生只覺熱情過了頭,肯定沒什麼好事情,笑着問道:“洪大人,您有什麼事情,儘管吩咐,只要是下官力所能及的,絕對不會謙虛客套推諉。”

洪大人連聲感激着,說道:“酆都城外的異變越來越明顯了!而且我們現,除了酆都城還在控制之內,平都山和枉死城,好像都被妖物佔據!事情的展已經出了我們的控制範圍!”

……(! 枉死城是妖物控制,這一點已經毋庸置疑,黃道生心中早已確定。

但是平都山是個什麼玩意兒,黃道生一點也不知情,問道:“洪大人,平都山是什麼地方?能和枉死城相提並論,難道它有什麼特殊之處?”

洪大人看了看四周,秉避了其他人,只剩下了他和黃道生兩人。

洪大人說道:“平都山確實是和枉死城一樣重要的地方。平都山脈,延綿百里,石徑縈紆,梵宇層出,山下設有大禁忌之陣,平常極少有鬼物敢去,這裏一直是飛昇之地。”

黃道生驚呼道:“通往仙界?”

洪大人點頭:“人死之後,會在酆都城內進行審判,進入六道輪迴。真正有大機緣的,是可以進入上三道的,通往仙界也不是不可能!”

黃道生眼睛一下子就熱起來:“洪大人……有沒有什麼辦法,讓人死後,一定可以進入仙界的?”

洪大人一愣,看着黃道生,突然笑了起來:“舒隊長,這種事情,可不是能人爲定下來的。”

黃道生尷尬一笑:“下官只是隨口一問。請洪大人繼續……”

洪大人說道:“雖然鬼魂直接上仙界的人很少,但也並非沒有,幾百年可能會有一兩個,但絕對不會太多。平都山的山下設有威力巨大的禁忌之陣,就是爲了防止遊蕩的靈魂和其他邪物的打擾,酆都城一般是不會巡邏到那邊去的。畢竟仙界的禁忌,還是相當厲害的,一般的鬼物根本無法靠近。”

黃道生眉頭一挑:“這麼說,這次大妖的進攻,是衝着它而來?”

洪大人說道:“是不是衝着它而來還不得而知,只不過大量妖化過後的普通冥界異獸攻城,實在是太過於龐大,如果只是普通的妖王,也一次性灌注不了幾萬只異獸。更何況,這些異獸似乎是無情無盡的。 前任攻心記 所需的妖力更是恐怖之極。”

黃道生點點頭:“人界也是一樣。大量的異獸被妖力灌注,能力提高一截,難纏的很。”

洪大人嘆口氣:“所以酆都大帝懷疑是不是平都山出了問題,裏面的仙陣被妖物控制。化爲它們所用。成爲了大批量灌注妖力的工具。等我們派出精銳的探子前往平都山查看。果然現了這個事情。”

這下黃道生無語了,連仙界禁忌都被大妖破了,難道還有他黃道生什麼事情?他只是6級而已。怎麼可能對抗仙界的東西?

洪大人討好般的說道:“舒隊長如果去了冥界,能不能和大願城鍛造處商議商議,做一做通融,在酆都城也設置幾條生產線,製作出一些大規模武器,也好解決這無窮無盡的圍城攻擊啊!”

黃道生正色到:“沒問題!還請洪大人幫忙開通前往冥界的通道,下官有事,需要回大願城述職,屆時一定幫洪大人向鍛造處申請!”

洪大人萬分感謝,親自送黃道生來到傳送陣,打着招呼看着黃道生進入下行通道。

……

……

再一次回到大願城,黃道生頓時感覺到心中舒坦了好多!

看看胸口的大洞,果然在絲絲黑色幽冥鬼氣的侵染下,漸漸變的濃郁起來,黃道生嘆了口氣,暫時不用爲這個愁了。

黃道生回到大願城,很快灰舌和象會長都得到了消息,趕了過來。

這纔上去了一週,按道理來說,冥界應該不會生什麼太大的問題纔對啊,可是黃道生看到兩人都是面帶愁容。

“出什麼事了?”

灰舌大人說道:“大願城最近調兵次數變多,對我們的軍械數量的要求越來越重了,我們現在全力趕工,才勉強滿足拘靈隊的要求。”

象會長也點頭說道:“遊騎營的生產基地內,也已經來了幾批高官,有的是下訂單採購,有的竟然是想收編我們的生產線,爲軍部徵用。”

黃道生連忙說道:“象會長,這可不行!僱傭軍就是僱傭軍,和大願城官方可不是一條路,冥界沒有規定說僱傭軍一定要爲拘靈隊服務吧?”

象會長搖頭。

“所以說,那些官吏的要求,千萬不要滿足他們!”黃道生正色道,“如果是產能不夠,我幫忙在鍛造處多製作生產線即可。象會長,你那邊可是我們大家財的路子,千萬不要隨意丟棄了!”

象會長笑着說道:“當然不會了!現在冥界各地動盪不已,有相當多的勢力在與我們聯繫,換回來大量的礦產資源和珍貴材料,形勢一片大好!”

黃道生滿意點頭,說道:“二位,上面的酆都城現在也是情況危急,據說妖物控制了灌注妖力的法陣,從冥界帶上去大量的普通異獸,隨隨便便灌注一點妖力,這實力提升的就不是一點半點!人界也不例外,亂的一團糟,各地打打鬧鬧,死了不知道多少兄弟!我現在沒有太多時間講這些,還要去二殿一次,想想辦法能不能拿回我胸口的這個該死玩意兒。”

這次黃道生是一個人下來,連凌草都沒有帶,因爲他知道,這次很有可能會得罪某些人,說不定他小命就交代在這裏了。

直接傳送到二殿後,黃道生來到二殿衛隊大廳,見到了幾個老熟人。

仲裁處王大人一臉的疑問:“舒大人,好像還沒有十日,怎麼提前回來了?”

黃道生笑道:“麻煩王大人幫忙引薦引薦,我想見周大人。”

冥界的官吏等級森嚴,不是說想見就能見**oss的,黃道生現在還沒有銷假,還不是馮判官手底下直屬的特殊隊伍,作爲一個高級鬼差,他的直接上級應該是喬馬面和周牛頭,如果不出意外,是無法直接見到馮判官的。

周牛頭不在,喬馬面接見了黃道生,第一句話也是問的同樣的問題,爲什麼十日未到,就提前上崗了。

黃道生嘆了口氣說道:“喬大人!在人界,下官胸口的幽冥鬼氣消耗的太快,根本待不了多久。現在人界大亂,情況特別危機,下官特意過來求見馮判官,希望能暫時借用胸口印記,至少不會讓下官有後顧之憂……”

喬馬面笑道:“這種事情,可不是我和周大人能做主的。你的事情我們都知道了,舒隊長,好心提醒一句,你現在的境況,可不怎麼樣啊!”

黃道生苦笑道:“多謝喬大人提醒。可是情況就是這樣,也由不得下官了啊……人界的危機下官始終放不下,如果不解決這個問題,下官恐怕坐立不安,心有所掛,也不知能否完成馮大人交給我們的任務……”

喬馬面懶得理這事,只說已經知曉,讓黃道生回去等着,如果周牛頭回來,找到了馮判官,到時候他自己再去申請。

黃道生乾脆騎着自己的戰馬,來到橋頭堡重鎮。

這裏的重要性與日俱增,已經設置了一個小型的傳送陣,大大方便了傳送來往。

黃道生見到了自己的副官,還有遊騎營的鐵拳,這些日子過去後,橋頭堡重鎮又有了一些小變化。

先就是馬場的展走上正軌,異獸馬的數量越來越多,除了黃道生騎着的山地馬這種普通異獸,還有不少變異的頭領,以及更加威猛的地獄戰馬。

其次,死亡之海是不是漂過來一些墮落的亡靈,沙鬼有一些死灰復燃的跡象,橋頭堡組織了大批衛兵,整日巡邏,不僅清理了零散的亡靈,更是找到了不少好東西,甚至還端掉了一個隱祕的沙鬼頑固基地,收穫不小。

第三,橋頭堡重鎮轄區內的礦產資源開始開,有遊騎營的好手幫忙安排,在經營上是絕對沒有問題的。戰爭之前,糧草先行,沒有錢,根本沒法談展,談擴張。

……(! 橋頭堡重鎮的展讓黃道生很滿意,他可什麼都沒管,就交給兩個手下隨便打理了一番,都能做出這個樣子出來,已經很不錯了。

在橋頭堡待了一天,黃道生接到二殿傳令兵的傳話,馮判官要見他!

黃道生來到二殿,恭恭敬敬的向馮判官施禮。

有種後宮叫德妃 站在一旁的還有周牛頭,沒有看到給他配備的兩個副手,黃道生心中略安,知道這次應該不是急着讓他述職。

馮判官還是一襲黑衣斗篷,就是籃提橋監獄神祕人的模樣,不帶感情的問道:“舒隊長,聽說你想要回印記?”

黃道生小心翼翼,說道:“馮大人明鑑!下官在人界顧忌頗多,心有所繫,除了想申請還印記之外,還想申請延長在人界停留的假期……”

“哼!”一聲冷哼,馮判官聲音中帶着一絲譏諷,“冥界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嗎?二殿的規矩舒大人你可別忘記了,你答應過的事情,也不要輕易反悔!否則下一次,可就不是印記這麼簡單了!”

黃道生滿頭大汗,這種赤果果的威脅,讓他準備的多套方案一下子變得毫無意義,這就是在說,如果他黃道生不聽話,就可以去死了。

周牛頭在一旁說道:“舒隊長,你可當着二殿衛隊高官和衛兵的面,親口答應了的。難道你真認爲,馮大人說的都是戲言?楚江王令行禁止,難道設定的這些條款都是擺設?”

黃道生連忙伏地解釋到:“二位大人!下官並沒有對二殿有不敬之心!只不過現在冥界妖物橫行。已經佔據了酆都城外的平都山,更派出大量異獸和妖物侵襲人間,這讓下官心中確實放心不下。下官在人界還帶着幾十個手下,他們現在身處危難之際,如果下官不去指揮,很有可能慘遭不測,橫死街頭……”

馮判官和周牛頭已經對過意見了,最近這段時間確實冥界出了大問題,大願城已經商議了多次,最終拿出瞭解決方案。這其中。還真和黃道生沾的到一點邊。

但是信息不對等,讓馮判官和周牛頭自然是胸有成竹,佔盡了便宜,抓住黃道生急切想要回去幫忙的思想。提出了非分的要求。

周牛頭說道:“舒隊長!你在二殿獲得的這一切榮譽和地位。都是二殿賦予你的。你的高級鬼差職位。你的屬地,你在大願城的那些關係,你以爲二殿都不知情嗎?二殿培養你。就是看中了你的潛力,在冥界妖物騷亂的時候,還堅持不變的舉行了內部選拔,最終還死掉了二殿衛隊大量好手,你以爲當上了唯一的勝利者,就可以爲所欲爲?”

黃道生無語了,既然把他的老底都弄清楚了,那還說這麼多廢話不成?莫非……

黃道生嘴角微微挑了挑,他終於明白了現在的處境是什麼,二殿絕對是有求於他,就算並非有求,那也肯定是不便與他翻臉。

講這麼多嚴重性,將自己說的那麼委屈,將二殿的付出無限擴大,就是爲了一個結果,從黃道生身上獲得更大的好處。

所以黃道生回話了:“馮大人!希望您開恩,允許下官回到人間幫忙。只要回到人界,清理了騷亂的異獸,堵住了偷渡的通道,下官一定會回來,爲馮大人完成任務!”

馮判官還是不說話,周牛頭代爲喝道:“舒隊長!你這是得寸進尺!要想在冥界大亂的關鍵時刻上人界,爲自己的私事牟利,這事放在哪裏,都不可饒恕!你如果是要強行上界,必須付出巨大的代價!”

終於來了,黃道生裝作一副誠惶誠恐的樣子說道:“馮大人,有什麼代價?只要是下官能承受的,下官必將認領……”

馮判官這才悠悠開口,說道:“換你永生永世留在冥界,你可願意?”

“啊?”黃道生可沒有想到會是這個條件!

永生永世留在冥界,那豈不是說了,解決了人界問題後,一輩子活在這種灰暗世界中,沒有電視電腦,沒有手機,沒有小說,沒有ktv,沒有各種美味小吃,沒有大好河山,所見的永遠是這種蕭條的景色,天天做的就是不斷的征戰,療傷,展,遠征……

黃道生小心問道:“那每年可有兩個月的年假?能不能隨時回到人界?還有,下官是一名陽壽未盡的活人,常年待在冥界,會不會被幽冥鬼氣同化?死後還能不能進入六道輪迴?”

馮判官輕笑道:“舒隊長,你想的可真多!活人不被幽冥鬼氣同化這事容易,待你加入二殿後,我會教你黑風爪,以及一系列的操控鬼氣功法,只要你不死,就可以正常的生活,一直耗到你陽壽盡止,成爲鬼物後,直接進入我二殿述職,不再進入六道輪迴,若是再死一次,魂飛魄散,永世不能生!”

見說的嚴重,有點嚇到黃道生的樣子,馮判官放鬆了語氣繼續說道:“至於年假,兩個月時間太長。只要不是二殿危機時刻,以及冥界大亂時分,如果不忙,放你上界一月又如何?”

這下黃道生大喜,現在他處於絕對的劣勢,馮判官能做出這樣的讓步,對他來說已經很難得了,這也正是黃道生最擔心的兩個問題,上界兩個月,這種好事估計是不可能滿足的,能得到一個月的假期,他可就心滿意足了。

每年過年時回家陪父母孩子一個月,和老婆睡睡熱炕頭,至少有個盼頭,總比立馬當場橫死要來的強吧!

再說了,只要自己在冥界混的好了,展的有錢有勢了,偷偷的在大願城塞點好處費,要想溜上人界,也不是不可能的吧。

有錢能使鬼推磨,黃道生自信以他的聰明才智,能在冥界混的風生水起。

既然相通了這些,黃道生當場表態道:“下官願意!只要人界大妖被除,下官一定會第一時間回到冥界,向馮大人報道!”

“好!”馮判官的黑色風衣飄過來,如同當年神祕人一樣,左手伸出,一擊打中了黃道生的胸口,鬼爪伸到了後背心外。

疼!

這個感覺太難受了!

馮判官緩緩的抽回鬼爪,在離開黃道生身體的那一刻,胸口的大洞神祕的消失掉,四周充斥着的幽冥鬼氣全部隨着黑風爪吸收出來,進入馮判官手中。

黃道生突然感覺到一種充實感,以前胸口空洞洞的,現在印記還回來,這種滿足和安全的感覺油然而生,讓他欣喜莫名。

正欲謝過馮判官,黃道生突然現,這個黑衣斗篷底下的馮判官,竟然和他在籃提橋監獄中見到的那位,略微有些不一樣。

馮判官當然看出了黃道生的想法,竟然露出一絲笑容:“舒隊長,誓言在冥界,可是一種神聖的東西,只要出誓言,必然要遵循,否則等待你的可就不是死這麼簡單了,二殿就有多種折磨靈魂的方法。還有,你的那個小心思,就不要多想了,等你到了我這個位置,你就會知道生了什麼。”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