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葉二哥也怒了,孃的兩世爲人,誰敢小瞧自己。即使在天武帝都,對方技高一籌,勝了葉風一局,可是今時不同往日,葉風有着絕對的自信,若是對方再敢身臨帝都,自己一定會讓他狼狽逃竄。

2021 年 1 月 26 日By 0 Comments

“也不知誰給你的自信,只不過蠱惑了兩個急功近利的傻子,在帝都陰了我一把,真以爲你便擁有了完勝葉某的資格麼?”緩緩踏出一步,葉風面色微怒,冷冷的盯着那一頭銀髮。

“恩?”葉風的話語,令伽羅等人一驚。他們很清楚的知道,一直以來,葉風僅僅只是吃過一次癟,便是帝都刺殺公主一事。只是那位蠱惑七皇子與九皇子的人,並未露面。現在聽聞兩人對話,原來那一手策劃暗殺之人,就是他們眼前的這個銀髮娘娘腔。

起來…..

一聲略微比平日高一些的陰柔之聲,自銀髮聖子口中發出。下一刻,那些瑟瑟發抖的天馬,便是猶如打了雞血一般,絲毫不畏懼的轟然而起,一雙馬目,在瞬間便是充滿了猩紅之色,惡狠狠的盯着烈焰龍。

“就是它們,給的我自信。”指了指那些似乎吃了雄心豹子膽的天馬,銀髮聖子第一次直面葉風,微笑着道。

吼….

對於那些雜種挑釁自己的威嚴,烈焰龍理所當然的暴怒了,龍威瞬間瀰漫而出,狠狠的對着天馬碾壓而去。

只是…..這一次的龍嘯,對那些天馬完全不起任何作用。

希律律….

龍威襲來,一羣天馬紛紛仰頭人立而起,充滿猩紅之色的雙眼,戰意盎然的盯着烈焰龍,怡然不懼。

“這些….不夠!”雖然不知道聖子用了什麼方法,令這些天馬不懼龍威。葉風緩慢而又堅定的伸出一根食指,對着銀髮聖子搖了搖。

“夠不夠,一戰便知!”

“那便….一戰吧!”

轟隆隆…..

葉風的話語方纔落下,虛空之中,無盡如悶雷般的聲音滾滾而來。遠空中,猴子歡快的騎在金色亞龍王脖頸之上,吱吱的叫個不停。 這是令人震撼的一幕,五十餘頭六階巔峯的銀色亞龍騰空,粗壯的雙肢踏在空中,發出如雷鳴般的轟隆之聲。

在銀色亞龍羣前方,一頭高約數十丈的金色亞龍王,散發出讓在場所有人變色的恐怖氣息。

“我….這傢伙怎麼連亞龍王也忽悠過來了?”此刻,不僅銀髮生子,就連葉風也是陷入震驚之中。在他離開之時,並沒有奢望收復金色亞龍王,僅僅只是讓猴子將亞龍羣帶回來而已。

一頭堪比靈帝六重天,一羣實力達到半步靈帝的亞龍現身,讓原本信心滿滿的聖地之人,一瞬間變得忐忑起來。

“現在,還要戰麼?”等到亞龍降落,葉風歪着腦袋,一如之前銀髮聖子般,斜着眼睛盯着後者,有些扭捏的道。

強弱瞬間顛倒,在葉風話語落音之時,銀髮聖子忽然刷的一聲轉過頭,雙眸陰冷的盯着他,半天不語。

只是此刻,葉風根本無懼,雖說對方有着三名靈帝六重天的老輩人物在場, 只是己方除了自己,還有一個實力逆天的猴子,以及堪比老者的金色亞龍王,若是真刀真槍的拼起來,葉風有信心將此來之人,盡數留下。

不過現今局面,葉風並不想如此爲之,一來若是大戰爆發,己方中堅力量定然會受到慘重損失,二來誰也不知道對方暗處有沒有隱藏高手。

葉風需要的是時間,他的打算很明確,以第一批天王盟出成員,組建出一隻整個武魂大陸最爲強大的騎士團。

試想一下,半步靈帝級別的坐騎,加上一羣靈皇巔峯,甚至半步靈帝級別的騎士。如此恐怖的陣容,哪怕一些小國家,都是能夠輕易碾壓,更何況僅僅只有不到五十人的神聖騎士團。

“走!”用殺人的目光盯了葉風半響,銀髮聖子轉頭,低聲對着衆人道。

神聖騎士團得令,四十餘頭天馬瞬間臨空,緩緩退去。

眼見聖地衆人退走,一干天王盟成員皆是緊握着拳頭,躍躍欲試。自從天王盟成立以來,從來沒有收到過如此屈辱,所有人心裏都是不甘,不願聖地衆人就此退去,甚至一些人已經全力運轉靈力,蓄勢待發。

衆人的反應,葉風自然看在眼裏,他對着伽羅等人隱晦的搖了搖頭,示意後者不要激動。

轟….

果如葉風所料,在天王盟成員表現出欲要一戰的態度之後,虛空中,四道凌厲的氣息隱隱爆發,警告衆人。

至於銀髮聖子,則是對衆人的反應置所未見,頭也不回的遠離此地。

“不要問我爲什麼,若是真拼起來,勝負還在兩可之間。我們不一定有實力吃掉對方。”看着那些疑惑中夾雜着些許不滿的表情,葉風搶先開口堵住了衆人的嘴。

“召集所有人,開會。”緩緩掃視了衆人一眼,葉風快步走近伽羅,自戒指中拿出一枚靈果,遞給後者。

不到一刻鐘,天王盟六百餘人,盡數聚集在此地,等待着葉風的發話。

事實上衆人的聚集,幾乎連一刻鐘都是沒有用到,因爲此次聖地來襲,天王盟所有人都是做好了戰鬥的準備,除了明面上的上百人之外,其餘之人則是全都隱在暗處,準備在戰鬥開始的時候,第一時間集火,幹掉對方一兩名大高手。

“場面話就不多說了,此次的屈辱希望大家都記在心裏。只有自己強大,纔不會被欺凌。”並沒有生氣,因爲葉風知道,此次的事情,不能怨任何人,畢竟對方出動了老輩強者。即使衆人實力再怎麼逆天,對上那些修行了上百年的老傢伙,也是有着不小的差距。

“不過大家也不要氣餒,此次我帶回來這些傢伙,就是爲了對付聖地。五十頭半步靈帝級別的亞龍,配合天王盟第一批覈心成員,我要組建出一支整個大陸最爲恐怖的騎士團。”指着身後一羣隊列整齊的銀色亞龍,葉風繼續道:

一個月內,最先一批的亞龍騎士團必須形成戰鬥力,以周毅爲隊長,去聖地給我找回場子。

至於銀色龍王騎士團,則是由空空任隊長,同樣在一個月內形成戰鬥力。屆時,全面對亞都城開戰,找回尊嚴。

………………….

轟隆隆….轟隆隆…..

數天之後,只見天王盟總部的空地之上,一羣羣亞龍隊列整齊,如坦克般呼嘯奔騰。

在每一頭亞龍背上,都是有着一名手持特質戰刀的騎士,隨着亞龍奔騰,一名名騎士渾身靈力爆發,近丈之長的戰刀吞吐着刀芒,劈斬在一塊塊預先準備好的巨石之上,爆開漫天碎石。

在金色亞龍王加入之後,最開始捕捉到的普通亞龍完全沒有了方纔歸來的野性與桀驁,不管隊伍最前方的周毅有何種命令,後方四十九名騎士都能夠在第一時間完美執行,整齊如一。

在這羣亞龍騎士團的不遠方,空空手持戰斧,騎跨在烈焰龍背之上,率領着一羣銀色亞龍王,亦是轟鳴而過,其威勢不知道勝過亞龍騎士幾籌。

呆萌一笑秋波起 在空地邊緣位置,葉二哥與伽羅、蕭野三人優哉遊哉的躺在太師椅之上,靜靜的看着場中騎士團的訓練。

至於更遠些的方向,一羣沒有混到騎士資格的成員,則是拼了命的對攻着,以求在實戰中獲得提升。

葉風曾有言,龍王騎士團始終保持五十人的名額,至於亞龍騎士團,則有着二百騎的上限,只要修爲達到靈皇高階,且斬掉聖地五人頭顱,皆是有機會進入亞龍騎士團。

在天王盟中,如今最吃香的並不是內閣,而是這兩支新建而成的騎士團。

葉風在混亂之域得到的龍戒指中,存在着數百種神通戰技,雖然那些書籍存在的時間太過久遠,取出來便會化爲齏粉,可是葉風心神投入其中,在龍戒中觀看,則是不會受到任何影響。

便在這幾日的時間之中,葉風已經是抄寫出數本神通,獎勵給那些出色的騎士。甚至他還意外的發現了一種合計戰技,交由龍王騎士團練習。

在這種利益的誘惑之下,天王盟所有成員每天都是紅着眼睛,拼命的練習、練習、再練習,爭取着得到獎勵的資格。 兩支日後聞名大陸的騎士團呼嘯碾壓,騎在烈焰龍背上的空空更是滿身的肅殺氣息,每一招一式中都像是有着發泄不完的狠勁。

“蠻子,空空到底怎麼了,自上次從落雁山脈歸來之後,那傢伙就像變了個人似的,整天都是一副死了爹的樣子,眼神有時候讓我都感覺陰森森的。”閒談中,娃娃臉賀濤也是緩緩走了過來。

聞言,葉風恍然大悟,在落雁山脈之時,蘭妃曾將空空的事情告訴過他,卻不想一次仙域之行,讓他將此事搞忘記了。

蘭妃已經先一步回到落日門,將空空馬上回歸的消息帶給那個整日以淚洗面的可人兒。相比此刻在落日門中,那兩名日夜盼望的女人,在心裏也是將葉風詛咒了無數遍。

“停!”想到此處,葉風趕忙站起身,對着遠方進行訓練的兩隻騎士隊伍招手。

瞬息之間,奔騰呼嘯的騎士團瞬間列隊,整齊劃一的朝着葉風所在的方向走來。

“周毅,帶領亞龍騎士團,三日內將天王城其餘勢力肅清。空空,準備一下,我們該回一趟落日門了。”

………………….

這是一處山清水秀的深山之中。一條條小河在鮮花芳草的點綴之下,緩緩流淌。

沿着小河往上追溯,便是能夠看見,一座威嚴挺拔的高山聳立,半山腰指出,便是被濃厚的雲層籠罩,讓初見此景之人,有一種身臨仙境的感覺。

待走到高山近前,就會驚奇的發現,原來這座挺拔的高山,已經是盡數被改造過。

山底之處,一座高約三四十丈的方形門架矗立,在石質門架頂端的橫樑之上,書有三個虯勁有力的黑色大字‘落日門’。

此地,便是東方大陸實力前五的隱藏門派‘落日門’的山門。單單站在門口,便是能夠清晰的聽到,山腰之處傳出的陣陣對戰之聲。

不僅如此,若是實力雄厚着,方臨此地,也是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那終年將此地籠罩的濃郁靈力…以及那一絲若有若無的守護波動。

“五師兄,明日便是羅蘭師姐與王緒師兄大喜的日子了,我們又可以肆無忌憚的大口飲酒,而不被師門責罰,想想真是令人興奮啊!”門架後方,兩名身着落日門弟子服飾的青年,談笑着自山中石階一步步走下。

“是啊,想想上一次肆無忌憚的飲酒,好像是空空少門主突破靈王的時候吧!已經快要兩年了…”

話語間,也不知道兩人想起了什麼事情,在一瞬間那種歡快的氣氛便是消失殆盡,兩人中誰也不再多話,靜靜的朝着下方一步一步行去。

“哎….可惜了。”半響,最先說話的男子微微搖了搖頭,略顯無奈的道。

“是啊!空空少門主太犟了,當初的事情,明眼人都是清楚的知道這是一個局…哎…可惜了一對樑才女貌..”

話語中,兩人都是來到了石門之前。一陣沉默中,兩人似乎很不情願的,將那一條長長的紅色喜布掛在門上,而後又是沉默的朝着山中走去。

隨着紅色喜布被掛出,不一會兒,一名名神色或是歡喜,或是沉默的青年快速走出,在沿途石階之上鋪出數十丈之長的紅色地毯。

嗖……

待到午後之時,一抹流過劃過,幾名笑呵呵的中年男子,降落在山門之前。

到了此刻,往日負責鎮守的弟子,則是早已經換成了幾名門內長老接待。雙方都是笑呵呵的拱了拱手,寒暄幾句之後,便是有着弟子現身,將那些來客引上山中。

待到日光西落,山門之前已經是排氣了長長的人龍。無一例外,這些人都是收到落日門請柬,來此參加婚禮的修士。

“遮天城,葉家主到!”某一刻,遙遠的天際快速飄來一朵金色雲彩,早早觀探天空的弟子立刻大聲唱喝。

在這名弟子話語方纔落下之時,只見落日門中,亦是傳出道道流光。眨眼間,一副中年儒生摸樣的落日門主,天南方便是率領門中數名長老來到門前。

“天門主,恭喜恭喜。”人未現身,葉天涯那淡淡的聲音,卻是先一步自雲層中傳出。

“呵呵….同喜。”對着一襲白衣的葉天涯拱了拱手,天南方亦是‘紅光滿面‘的道。

在一陣歡笑寒暄中,葉天涯便是隨着天南方踏上山門。

“呵呵…好一副歡慶的場面。”看着天南方與葉天涯離開,人羣隊列中,一名身材壯碩的青年強忍着戾氣,低聲自語。

聞言,在那青年身旁,一名看起來只有十七八歲,卻是顯得成熟穩重的少年無奈的搖頭笑了笑,用手肘戳了戳前者,示意其不要動怒。

不錯,人羣中的兩人,便是我們的葉二哥與空空大少爺。

在兩人率領五十名龍王騎士趕到附近之時,羅蘭將要大婚的消息,便是傳到兩人耳中。

當聽到這個消息之時,饒是一向沉穩的葉二哥,也是不禁大怒。作爲門主,竟是如此不顧兒子的感受,兒子心愛之人大婚,竟是大辦特辦,真是太沒道理了…..

葉二哥動怒,事情便大發了,兩人一合計,既然老子不給兒子面子,那麼也休怪兒子做的過分。這一次,兩人便是專程爲了打臉而來。

排隊中,不時有着大人物來臨,將這些排隊的小門小派插在後頭。待排到葉風二人之時,已經是到了深夜。

“天王盟祝天門主大喜,特派我兩人前來道喜!”對着那名負責接待的長老拱了拱手,葉風笑呵呵的大聲道。

靜….死一般的靜。

在葉風話音落下之後,嘈雜的人羣頓時落針可聞。所有都是刷的一聲轉過頭,將目光投向兩人。

“我沒有聽錯吧?天王盟也來人了?聽說那位天空空少門主,如今便是身處天王盟啊….”過了半響,後方人羣中才是傳出陣陣竊竊私語的聲音。

“嘿嘿…估計有好戲看了。我道天門主爲何大加操辦此事,原來是爲了通知自己的兒子啊!”

“聽說那位葉家的小爺,可是位護短的主,估摸着天王盟那羣瘋子也已經到了。” 落日門下,賓客低語,主人呆滯,而引起這一切情景的葉二哥與空空大少爺,則是一副沒事人般的神情,伸手遞出他們的禮物。

一般來說,像這種喜慶之事,但凡前來的賓客,都是會以紅色錦布,將自己所帶來的禮物包裹起來,以示慶賀。可是眼前,只見葉二哥伸手入懷,如濟公搓藥丸般,摸索了半響,方纔將一隻純白玉石遞與落日門長老。

“這…”本已經是面色尷尬的長老,在看清葉風遞出的物件之後,臉色頓時一陣哄一陣白,半天說不出一句話。

“不知天王盟這是何意?在下大婚,竟是送來一隻手掌?”在後方賓客伸長脖子欲要看清物件之時,鋪就着紅地毯的石階之上,傳來一個略顯溫怒的聲音。

聞言,易容之後的空空突然攥緊了雙拳,就欲動手。

好戲尚未開始,葉風哪能容他如此草率。再次用手肘撞了撞後者,葉風一副笑呵呵的摸樣,拱着手回到“想必這位玉樹臨風,人模人樣的公子,便是王緒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