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葉凡大約了解了情況,和馮悠悠出門看患者。

2022 年 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薛朝陽雙手緊握,看樣子疼入骨髓,身體偶爾抖動,卻一聲不吭。

葉凡能看出來他很疼,走到身前,從帆布書包里取出故舊木盒。

三枚銀針落下,薛朝陽臉上的表情漸漸平靜下來。

周圍眾人都長出了一口氣。

天醫就是天醫,真有辦法!

葉凡卻沒有任何得意的神情,他見薛朝陽稍微好了一點,便問道,「我是天醫葉凡,針灸只能止痛一炷香的時間,我現在有事問你。」

薛朝陽知道沒時間,從地上坐起來。

他全身都被汗水打濕,彷彿從水裏剛撈出來一樣。

「葉天醫您好,有什麼問題您儘管問。」

「三天前你才感知到真氣匯聚成實質的么?」葉凡問道。

「不是,一年前隱約就有,但不在經脈之中,我也覺得奇怪。」薛朝陽道。

葉凡怔了一下,「我看看你真氣匯聚的位置。」

薛朝陽脫下上衣,背對葉凡。

他後背腰腹之間脊柱附近有一處明顯鼓出來的位置,大約10cm左右,正是督脈所在。

葉凡手指落在鼓出來的位置上,薛朝陽在針灸控制下也沒忍住,一下子痛的哼出聲。

有些奇怪,葉凡的眉頭皺起來。

「還有別的什麼問題么?」

「我不敢運氣,只要一運氣走到督脈位置,就會疼的受不了。」

說着,薛朝陽嘆了口氣,「葉天醫,我感覺我是修為太快,導致經脈堵塞,算是走火入魔的一種。」

葉凡搖了搖頭,眼睛卻盯着薛朝陽肩膀的位置。

「你這裏的傷是怎麼回事?」葉凡問道。

「當年和幾個地痞流氓打架,鎖骨骨折,我師父花錢幫我住院做手術。從那之後,我才開始修鍊的。」薛朝陽道,「那時候我已經十三歲了,錯過了最好的時間。」

。喜歡大秦之王者榮耀請大家收藏:()大秦之王者榮耀小說更新速度最快。 項明月倨傲的望着周崇喜,冷冷的問:「你認識我們?」

周崇喜連忙的道:「認得認得,小人是京城人,怎麼會不認識項小姐。」

項明月冷冰道:「你認識我就好,你們這酒店,從現在開始被我們徵用了,除了我們允許的人可以進出之外,其餘的人一律不招待。」

周崇喜又驚又喜!

不過,他旋即記起來了,酒店今天是被陳寧包場了的。

他立即為難起來,支支吾吾的道:「項小姐,今天恐怕不行……」

項明月聞言,眼神一冷。

劉建明則怒道:「什麼意思,我們項小姐說話不好使?」

王海峰更是伸手就揪住周崇喜的衣襟,罵道:「你好大的狗膽,我們項小姐的要求你都敢拒絕,你是活膩了,還是你這酒店不想開了?」

周崇喜聞言差點就給項明月這幫公主權少們跪下了!

他帶着哭腔道:「項小姐,劉少,王少。」

「真不是我不願意騰地方,而是我們酒店今天已經被人包場了。」

「包場的人是北境少帥陳寧,我得罪不起了呀。」

項明月冷笑:「陳寧你得罪不起,我們你就得罪得起了?」

事實上!

項明月他們根本就是沖着陳寧來的。

項明月他們剛剛抵達中海市,就獲悉今天是陳寧妻子的生日,陳寧包下月半彎酒店,要給妻子宋娉婷慶祝生日。

項明月他們來中海,就是為了跟陳寧過不去的。

所以,他們一幫人直接就來到月半彎酒店了,要求周崇喜騰出酒店給他們。

周崇喜現在都想要給項明月這些公主權少們跪下了。

北境少帥他惹不起!

項明月這些京城公主太子們,他也惹不起呀!

他感覺現在是神仙打架,他這個凡人受罪了。

他哭喪著臉道:「項小姐,求求你們不要玩小人了,不管你們或者是陳先生,我兩邊都得罪不起。」

「求求你們就放過小人吧!」

項明月滿臉冷笑,一邊撫摸懷裏那條貴賓犬,一邊冷冷的說:「玩,你看我現在是在跟你玩嗎?」

「今天是我這條狗小黑的一歲生日,我決定包下你們這家酒店,給我的狗慶祝生日。」

「陳寧如果要給他老婆慶祝生日,另選地方吧。」

劉建明開口道:「周老闆,你別以為陳寧治得了你,我們就治不了你,我們分分鐘能夠讓你酒店關門你信不信?」

王海峰也冷笑道:「沒錯!陳寧再牛,他也不過是管部隊的,我們家中長輩都是在政界工作的,要收拾你可簡單得多。」

周崇喜臉色慘白。

他硬著頭皮道:「項小姐你們稍等,我嘗試聯繫陳先生,問問他意見。」

說完,周崇喜就滿頭大汗的走到一邊,拿出手機,按照陳寧預留的手機號碼撥打了過去。

接電話的是典褚!

典褚了解了情況之後,掛斷電話,小聲的對陳寧道:「少帥,出了點狀況。」

陳寧微微皺眉:「怎麼了?」

典褚道:「是月半彎酒店那邊……」

「項明月說她要包下月半彎酒店給她的狗慶祝兩歲生日,還揚言少帥你要給少夫人慶祝生日,得換個地方。」

陳寧臉色沉下。 第79章婚事(一)

駱家講究禮數, 在大事上尤其如此。

訂婚雖然不比結婚禮節儀式隆重繁複,但駱敬遠還是專門請人取了駱修和顧念的生辰八字來擇了日子,三挑五選的, 最後纔在陽曆的12月末定下了訂婚的日期。

顧念差不多前後收到《金編》節目組的問答特輯邀請, 以及駱修告知訂婚日期的消息——

好巧不巧, 安排在了同一天裡。

《金編》最後一期錄製在半個月前就已經結束了。毋庸置疑, 第一季桂冠花落“盲枝”家。有季內兩部爆款短劇和個人名氣在, 這個結果既名副其實,也是衆望所歸。

不過節目結束後,觀衆們對綜藝裡兩對cp再營業的呼聲要求極高。尤其是顧念和駱修, 因爲那段在包養和戀情之間搖擺不定的緋聞曝光,無論是盼合的還是盼分的, 全都眼巴巴地盯着《金編》節目組。

“盛情難卻啊顧編劇, ”《金編》節目組的主策劃之一專程跑來顧念工作室樓層蹲點, 拉着顧念不鬆手,“就一個快問快答的直播互動環節, 最長不超過十分鐘!”

顧念被纏得頭疼:“要我和駱修一同出鏡?”

“對對,您兩位就在沙發上坐着回答問題就行,絕對沒有別的活動。”

“只有我們兩個人嗎?”

“還有餘溫cp。”

“…餘溫cp?”

“對,就是溫初溫影后和俞鬆兩個人的cp名,他們也出鏡, 不過排在你們後面。”

“……”

眼見顧念有鬆口意向, 策劃組的小姑娘又前前後後糾纏了顧念許久, 終於惹得顧念苦笑:“你們是柿子撿軟的捏, 所以不去問駱修, 只來纏我?”

“哪能啊,”策劃組的小姑娘立即否認, “除了我以外,那幾位男性主策劃早就去找駱總了,我們這是——”

“噓。”

對方聲量不低,叫“駱總”時也沒壓着,顧念被驚了一下,連忙喊停了她。

然後被對方眼巴巴地看着。

顧念扛不住,只得無奈地笑:“只要駱修同意,我就同意。”

“好嘞,謝謝顧編劇,時間就是我說的那個,我們訂好地點立刻通知您!”

“嗯,好。”

答應了這期問答特輯的邀請不久,顧念就從駱修那裡收到了訂婚日期的消息,發現在同一天顧念有點意外,但並沒覺得不便——

在她以爲,訂婚最多就是白天約會,晚上一起吃一頓燭光晚餐,只要在中間抽出半小時,趕去《金編》節目組安排的特輯錄制地點就完全沒問題。

直到訂婚前一天。

傍晚,從BH傳媒下班,顧念和往常一樣坐上駱修的車,準備回他們共同的家——不久前戀情曝光的事情,不但使顧媛女士同意兩人婚約,更直接讓兩家默認了訂婚後兩人合住的決定。

路上顧念坐在副駕駛裡,戴着耳機聽今天的會議錄音,她習慣通過這個啓發劇本思維。

等車再停下,顧念從思緒裡回過神,就後知後覺地發現窗外的風景不太對勁。

“這是…哪兒?”顧念摘下耳機,茫然地回頭問。

駕駛座上駱修傾身過來,給她摘掉安全帶,聞言笑笑:“你這個樣子,小心被我帶走了賣掉都不知道。”

“……”

車門已經被人從外面拉開,穿着迎賓制服的小帥哥扶着門站在外面。

顧念現在躲陌生人都成本能了,第一時間把臉偏回車裡,受驚的眼神惹得駱修莞爾:“別怕,我已經交待過了,他們知道我們兩個會來。”

“不用戴口罩?”

“不用。”

顧念這才鬆了口氣,挪開安全帶小心下車,車外迎賓朝她微微躬身,果然沒有半點驚訝神色。

顧念在車前站穩,等她打量過面前氣勢恢宏的酒店大堂,駱修也已經從駕駛座一側繞過來,停在她身旁。

顧念心裡冒出種微妙的預感。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