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葉天縱一把搶過拖把,‘砰’的一聲,一折兩半。

2021 年 2 月 3 日By 0 Comments

然後扔在地上,喝道:“爸,這活兒,咱不幹。”

“一會兒,我讓他幹。”

“而且是跪着,把地上打掃乾淨……”

“夠了!”

任東國咆哮,喝道:“別再說這些沒用的,你以爲你是誰?”

“咱沒錢,買不了這麼貴的車,趕緊走人算了,你還在這裏丟人現眼乾什麼?”

“我……”

“喲,怎麼這麼熱鬧?”

葉天縱不及辯駁。

一聲戲謔的笑聲傳來。

吳德天擡頭望去,當看見來人時,原本嘲諷的臉,立刻笑臉相應,嘿嘿笑道:“孫少爺,今兒什麼風,把您給吹來了啊……”

“新交了個女朋友。”

“說想買輛車代步。”

“我尋思,你們家車挺好的,我上個月的前女友買的車,現在還在開。”

“這不,來照顧你生意了,一會兒給我好好選選啊。”

葉天縱和任東國跟着扭頭。

所謂的孫少爺,穿着一身白色的休閒西服,髮型整得瞠亮。

一手摟着個長相還行,穿着緊身包臀裙的女人,笑眯眯的走來。

身後,還跟着一個面色冷酷,看起來殺氣凜然的男子,很明顯是隨身帶着的保鏢。

“嘿嘿,好說,好說。”

“那您快請進,我親自爲您服務。”

“不管是頂配的轎車,還是飄逸自如的跑車,都有都有。”

“正好店裏來了新款,保準兒讓您滿意哈。”

說着。

吳德天熱情的上前迎接,踏上臺階,看着站在門口的葉天縱二人,笑道:“吳組長,你剛和這兩個窮逼在說什麼呢?這怎麼地上到處都是垃圾?難道你們店最近喜歡收垃圾嗎?”

“呵呵。”

“垃圾的東西配垃圾的人,臭死了,髒死了。”

一旁的妖嬈女人跟着嗤笑了起來,甚至還故作惡心的捂着鼻子,好像聞到了不可名狀的臭氣。

這讓任東國臉色漲紅,感覺老臉都丟盡了。

而葉天縱,卻是面色不改,依舊站在原地,冷冷的看着幾人。

“孫少爺,不好意思,打擾您的雅興了。”

“您裏邊請,我稍後就將把這些垃圾全清理走。”

“您身份尊貴,可千萬別讓這些垃圾、晦氣沾染到了。”

吳德天趕緊賠笑引領,路過葉天縱身旁時,還惡狠狠的說道:“趕緊滾,別再讓我看到你!”

“這次算你運氣好,要不是孫少爺他們來了,我馬上讓保安收拾你們倆!”

“不知道尊卑的狗東西,我們這店,也是你這種人該來的嗎?”

“你配嗎你?”

“窮逼!”

說完。

吳德天,便帶着孫少爺二人,大搖大擺的走了進去。

留下任東國捶胸頓足,直跺腳:“都說了讓你走,你不走!這被人給罵成什麼樣了?”

“還好沒有表露身份,他們不知道咱是任家的人,否則,要讓你奶奶知道這事,指不定怎麼刁難我們家!”

“你個傻子,到底什麼時候清醒,什麼時候犯病,能不能提前通知一下啊?”

說完。

任東國便是氣呼呼的往臺階下走。

他只想趕緊離開這個是非之地,還買個鬼的車,氣都氣飽了!

“爸,您聽我說。”

葉天縱追了過去,但是任東國根本就不聽:“你還說什麼說?難不成,你還想告訴我,你還要去裏面買車……”

“去,當然要去。”

葉天縱很堅定,鄭重道:“您信我,您是我爸,我坑誰都不能坑你。”

“剛那個銷售組長吳德天,還有那個孫少爺,對您的羞辱,我都記住了。”

“一會兒,我會讓他們十倍、百倍的還回來。”

“我知道您不信我,就如同當時下棋的時候,可最後,我贏了,不是麼?”

葉天縱苦口婆心,一番勸阻,最終,任東國嘆了口氣,搖頭道:“天縱啊,這不是信不信的問題,明顯實力不符啊。如果還要去,那不是找臉給人打嗎?”

“我也搞不懂你現在到底是正常的還是發神經。行,發就發吧,反正老臉都丟了,我也不在乎這一次兩次的了,只不過,這次陪你瘋完,以後別再搞這種破事兒了,真是磕磣!”

“謝謝爸。”

見到任東國終於鬆口,葉天縱也是長舒了口氣。

剛那幾個人,一個都別想跑!

和自己鬧彆扭,沒事。

可是,公然羞辱老丈人,這可是彌合一家關係的關鍵人物,他們簡直膽大包天!

隨後,二人便又徑自往店內走去。

…… 今天是週末。

奔馳旗艦店位處市中心。

加之,經過前段時間的宣傳,有新車到店,便吸引了不少新老客戶的圍觀。

所以,二人進店之後,發現客人比自己想象中的還要多。

人滿爲患。

幾乎每一個展臺,都簇擁了不少人。

還好店內人手充足,每個地方都配備了兩到三名銷售員,而在前臺,還空閒着一些銷售組長和關係不錯的銷售員。

吳德天就在其中。

看着這些客人,他就彷彿看到了白花花的鈔票在眼前晃。

作爲店內業績最好的銷售組長,吳德天一直都是下任店長的熱門人選。

由於之前幾個月的業績累計,只要本月再突破記錄,那這職位,幾乎板上釘釘了。

“嘿嘿,吳哥,等以後您升任店長,還請多多照顧啊。”

“以後吳哥當店長,哥幾個肯定吃香的喝辣的,有錢花不完。”

“那是,不過在銷售方面,咱還是得向吳哥看齊,您看他的客戶,全都是非富即貴的人,不像我們,連漏網之魚都撿不到。”

一幫人恭維討好。

正磕着瓜子的吳德天很受用,微微點頭,道:“好說,都是兄弟,有我的肉吃,就必然有你們的湯喝。”

“我看,今天業績就能完成。”

“瞧見沒?孫大少來了,這可是每月給我固定貢獻大額業績的白金用戶。先讓他挑選挑選,回頭我再帶他去提車。”

“每個月都換女朋友,每次換女朋友必來買車,這種土豪,你們得多伺候着……”

說到這。

瞥眼人羣中時,他的臉色瞬間凝固。

擅長察言觀色的某個銷售員,立刻問道:“怎麼了吳哥?”

“媽的,那兩個窮逼,怎麼進來了?不是讓他們滾嗎?”

尋着聲音看去。

人羣中的葉天縱和任東國,格外明顯。

穿着廉價,舉止扭捏,這看起來,哪兒像是買車的,跟乞丐差不多。

其他人也見狀,立刻明白,道:“這兩個看起來就是窮逼,剛看您在門口和人發生爭執,就是他們?”

“您等着,我這就去趕走他們!”

其中一人,就要出去。

但是吳德天卻心思沉穩,微微搖頭,陰沉着臉道:“不用。”

“這大廳內客人多,我不想節外生枝。”

“隨便找個人,把這兩個窮逼應付走就行。”

“反正也沒錢買車,留在這裏,等着被人磕磣麼?”

說着。

吳德天瞥眼四周。

有業務能力的都在服務客人。

而這兩三個銷售員,和自己關係不錯。

作爲大哥,必然要讓他們幹最少的活,拿最多的錢。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