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葉立人臉色更加難看了,葉凡經過葉立人身邊的時候輕聲說道:“拉仇恨不是這麼拉的,借刀殺人也不是這麼用的!”

2021 年 2 月 2 日By 0 Comments

看着葉立人難看的臉色,葉凡哈哈笑着領着衆人走了出去。

略微靠後的張尉看着鐵青着臉的葉立人,心裏默嘆道:“既生瑜何生亮!”

葉立人聽着葉凡那誅心話,卻還是要面對藤井三郎,他知道兩人之間已經有隔閡了。

葉立人想的沒錯,藤井三郎在聽了葉凡的話後,恍然大悟,怪不得自己下機了沒有見到葉立人,原來他早就躲在一旁看戲了,難道自己是白癡嗎?任由他擺佈?混蛋!

看着葉立人伸出來的橄欖枝,藤井三郎直接拍掉:“葉君的好意,我不敢恭維,這件事情我一定會向會長稟報的!”

葉麗人聞言只能嘆一口氣,他的狗腿子張尉陰測測的說道:“少爺要不幹掉他,嫁禍給葉凡吧!”

葉立人說不動心是假的,可藤井三郎如果真的出了什麼事,也會影響到他葉立人的大計,看着藤井三郎踉蹌的背影,葉立人晃晃頭甩掉這個誘惑人的想法。

“走吧,這件事以後再說!”

“好的少爺!”

出了機場後,五個人擠在一輛車裏面,朝着燕大駛去。

出來華夏的小蘿莉,對什麼都很好奇,像百靈鳥一樣,嘰嘰喳喳說個不停。

沒有人覺得厭煩,相反都很喜歡這個小蘿莉。

小蘿莉最很甜蜜,一口一個姐姐哄得寧卿跟流月直樂。

看的葉凡很無奈,看似外表甜美的小蘿莉,可是有一個很兇殘的外號,魔女!

考慮到車上還有一個小蘿莉,葉凡強忍着抽菸的衝動。

“老頭子,怎麼想起回華夏來了!”

老人看着外面,已經變得面目全非的街道,說道:“落葉總是要歸根的!”

葉凡斜眼看了一眼這個實爲自己師傅的老人,調笑道:“是不是回來會老相好的?”

老人擡手就是一個暴慄,葉凡有心抵抗可惜不是一個檔次的,根本還不急還手。

後面的小蘿莉聽見葉凡的話,俏生生的問道:“哥哥,什麼是老相好的!”

葉凡不還好意的看着老人說道:“你問他,他比較清楚!”

求知慾旺盛的小蘿莉,小手環抱着老人的脖子,撒嬌道:“爺爺,什麼是老相好啊!”

對葉凡可以暴力,可是對這麼個小蘿莉,老人家也沒有脾氣,老臉有些掛不住的說道:“老相好就是,很早就認識的好朋友!”

葉凡補了一句:“可以發生超友誼關係的好朋友!”

寧卿在後面,拍打了一下葉凡座椅:“當着小孩子面不要亂說!”

流月也雙頰緋紅的哼了一聲,可以發生超超友誼關係的好朋友,不恰恰就說的是自己嗎?

衆人嘀咕了小蘿莉的理解能力。

小蘿莉坐回椅子上,一下子變的悶悶不樂,雙手託着下巴,沉思着。

寧卿好奇道:“怎麼了?哪裏不舒服告訴姐姐!”

小蘿莉很老成的嘆了口氣:“就是難過!”

這可把寧卿嚇壞了:“怎麼了?是不是有點暈車?”|

小蘿莉搖搖頭嗎,先是指着老人說道:“爺爺,回華夏是來找老相好的,我也很想找老相好!”

那語氣不比陳年幽閨的怨婦少多少,相反更加幽怨。

這把寧卿跟流月逗樂了:“原來你還有老相好啊,是誰啊?”

她們沒有注意到葉凡滿頭大汗,一旁的老頭子看了一眼專心致志開車的葉凡,口出一絲笑意。

小蘿莉指着葉凡說道:“我的老相好就是哥哥呀,我說了,等我成人禮那天,就坐他的新娘,可惜他總不理我,人家好傷心,好難過!”

“額!”

寧卿跟流月都覺得這個世界變化太快了,快的她們都跟不上節奏,同時心裏也在念叨着:“看樣子是要針對葉凡開一個針對性的會議了!”

兩女很快就從眼神中打成了協議。

她們同樣沒有注意到的是,小蘿莉低頭哀怨的那一瞬間,嘴角邪魅的笑容。

葉凡心裏感嘆道:“蘿莉實在是太兇殘!” 人生四大喜,久別重逢位列其中。

對於遠道而來的朋友還是葉凡的師傅,李琴自然表現出了極大地熱情,當即拍板晚上在水晶宮聚餐來接風洗塵。

葉老跟李老也會過來,兩老除了想對葉凡的師傅表示謝意以外,也想看看究竟是什麼樣的人能**出葉凡。

華燈初上,夜色開始慢慢落下帷幕。

得知有兩位大佬要來,水晶宮自然做了完全的準備,李琴一家人到的時候,水晶宮已經清場了。

兩老還沒有來,衆人只能在品茶等待。

李琴拉着葉凡師傅的手,一口一個老哥的叫着,葉凡的師傅也心安理得的聽着。

這讓葉凡很不爽,要知道他可是一直喊老頭子的,不過看着自己母親開心的神色,也就算了。

小蘿莉的卡哇伊外表,自然得到衆女的歡心,一個個衆星捧月般的圍在一起,互相嬉鬧着,小蘿莉一直咯咯的笑着不停。

只有葉凡彷彿沒有人管,孤獨的眼觀鼻,鼻觀心的喝着眼前的茶水。

“哈哈,好外孫,今天要給外公什麼驚喜?”

人未到聲先到,所有人都起身迎接。

葉凡無奈的想着:“這人還真是越老越頑皮!”

思索間,兩老已經進了門。

當看清屋裏人的時候,跟葉老說笑的李老,如同被人捏住了嗓子,眼珠這爆瞪,說不出的震驚。

葉老也好不到哪去,身子都在發抖。

葉凡的師傅也是一臉吃驚不已的神色。

三老大眼瞪小眼的看了半天,異口同聲的說道:“你還沒死?”

短暫的沉寂後,又異口同聲的說道:“你都沒死,老子自然活的好好的!”

神同步的問答,當所有人都陷入了呆滯。

葉凡看着詭異的氣氛,小聲嘀咕道:“難道他們是好基友?”

聲音雖小可還是傳遍房間。

小蘿莉瞪着無辜的眼睛說道:“哥哥,好基友的意思是不是就是指兩個男人快樂幸福的生活在一~~~嗚嗚~”

驚醒的葉凡一把捂着小蘿莉的嘴不讓她在亂說話,心裏叫苦不迭:“還真是兇殘啊!”

捂着了小蘿莉的話,葉凡衝着神色不善的三老,訕訕說道:“爺爺,外公你們來了,進來坐?”

常言道,人老成精。

三老雖然不知道好基友是什麼意思,但是從小蘿莉的話裏還是聽出一絲問道,各個衝着葉凡怒瞪一眼。

葉凡撓撓頭,裝作看不見:“進來坐進來坐!”

衆人依次落座,三老跟李琴自然是首位。葉凡只有陪襯的命!

當家的沒有說話,一桌子人也都沒有說話。

爲了緩和氣氛,葉凡尷尬的說道:“爺爺,外公你們跟我師父認識?”

“不認識!”

“認識!”

“呃!”一句問題,竟然等到兩種不同答案。

衆人疑惑。

脾氣暴躁的李老指着葉凡的師父說道:“姓李的,你還好意思回來?”

葉凡這才知道自己師父姓,心裏暗道:“原來是姓李啊!”

以前不是沒問過,可沒問一次,換來的就是一頓狂風暴雨的亂揍,時間久了葉凡也就學乖了不問了。

“哼,我怎麼不好意思,倒是你們應該給我一個解釋!”

葉老沉思道:“李龍王,我們應該給你什麼解釋?”

“哼,計劃是你們幾個訂的,怎麼就出了偏差,老子當年一個隊的好手,竟然遇到伏擊,全都犧牲了你們說說想要什麼解釋?”

葉老跟李老互相看了一眼,眼神中充滿了震驚之色。

“你,你是說,你們遇到了伏擊?”

“確切的說是你們泄露的軍事機密,你們才應該上法庭,一羣自以爲是的混蛋!”

震驚過後的李老,怒了:“你敢罵我們,不是你一意孤行,怎麼可能陷入十面埋伏?”

“放屁,老子按着你們的計劃進行的,狗屁一意孤行,老子龍王的名號是白叫的?”

眼看着**味越來越濃,李琴出頭衝着自己父親柔聲道:“爸,今天只是接風洗塵的家宴,咱們能不談這些嗎?”

葉老也點點頭:“嗯,老李啊,咱們都先消消氣,看來事情沒有當初彙報的那麼簡單,收斂一下脾氣,還有小輩們呢!”

李老跟龍王兩人互相怒哼一聲別過臉,不再看對方。

葉凡的眉頭緊鎖,他隱約發現自己這個師傅的身上,隱藏了一個天大的祕密。

李琴衝着門口的門童說道:“傳菜吧!”

門童應聲而去,不大工夫,魚貫而入一羣手持餐盤的服務生,將一盤盤精美的華夏美食端上了桌。

三老因爲心裏有氣,什麼開場白,敬酒詞都免了,直接拿着筷子就吃。

氣氛很怪異,小蘿莉也明白此刻不能瞎胡鬧,耷拉着小腦袋,一口一口的吃着飯,不時的從三位老爺爺身上掃過,腦子裏卻在想着怎麼說話。

對於兇殘的小蘿莉來說,不說話比要她命都難。

飯局就這麼不鹹不淡的進行着,當進行到一半的時候,一名服務生端着一盆多寶魚走了進來。

葉凡詫異道:“你們上錯菜了吧?”

服務生彬彬有禮的說道:“沒有,這是我們廚師特意贈送的一道菜!”

寧卿說道:“嘗一嘗一道菜吧,這道菜的工序很複雜,但是前期的調配處理就需要三個月之久,據說做這道菜的廚師,一年只做兩道!”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