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葉陽注意到了幾人身上穿著的服飾,發現這幾人是小極宮的弟子。

2021 年 1 月 27 日By 0 Comments

他秉著不胡亂生事的想法,也就收回了目光,但老天偏偏不如願,就在他收回目光的時候,那幾名小極宮的弟子,其中一名少女,似乎注意到了他皺起的眉頭。

「看什麼看?我小極宮的人說什麼,難道你有什麼不滿?」

小極宮的少女看著葉陽,目光裡帶著目空一切的高傲。

葉陽自然注意到了少女的目光,不過他並沒有多說什麼,也沒有解釋,就那樣站在原地。

而遠處那名小極宮的少女,則是因為葉陽的舉動怒了,一個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少年,竟然敢無視她的話語,說什麼也不能忍受。

「小師妹,怎麼了?」

少女的異樣神情,吸引了她身旁幾名小極宮弟子的注意,少女見到自己的同門師兄注意到這裡,眼裡閃過一抹陰險的神色,立即滿臉的委屈,添油加醋的把剛才的事情說了一遍。

幾名小極宮弟子一聽,臉色頓時一沉,紛紛將冰冷的目光看向遠處的葉陽,「師妹,這個小子竟敢招惹你,還敢挑釁我小極宮的威嚴?真是找死,說什麼也要給他一點教訓。」

「小子!」一聲大喝,在葉陽的耳邊炸開,葉陽扭頭一看,就看見那名小極宮的少女,帶著幾名小極宮弟子,正神色不善的走了過來,其中一名三次蛻凡的青年,更是說出了威脅的話語:「就是你,就是你剛才招惹了我的小師妹?我奉勸你一句,趕緊過來跪下,給小師妹道歉!」

「道歉?」葉陽臉色一沉,自己不過是看了對方一眼罷了,對方居然就記恨在心裡,十有**是那種心腸歹毒瑕疵必報的人物。

那名小極宮弟子的大喝,吸引了周圍不少人的注意,這些人本來正在觀戰,但眼下都把目光凝聚在了葉陽身上。

「這個人是誰?連小極宮的人也敢招惹?」

「這幾名小極宮的人,甚至有精英級別的弟子,這個不知道哪裡竄出來的小子是誰,連小極宮的人也敢得罪?」

「咦,這個人好像是乾天學院的學生,我的天,還是精英學生。」

「乾天學院的精英學生,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難道也是收到邀請,前來這裡觀戰的?」

「來這裡觀戰,怎麼會和小極宮的人對上?」

「嘿嘿,我剛才看見了,是那幾名小極宮的人在議論雲頂天宮的天才人物方妙音,說出了各種不屑的語言,那個乾天學院的人似乎有些不滿,所以皺了一下眉頭看了幾人一眼。」

「什麼?只是看了一眼,就要讓對方跪下道歉?縱然是小極宮,也不能如此蠻橫不講理吧?」

「別人蠻橫又怎麼樣?在這種交流會上,比的就是高調,如果你退縮,別人更加認為你好欺負,何況這幾人是小極宮的弟子,他們縱然再不講理,也不是我們這些人能議論的,我們還是小聲點吧,免得和那倒霉的小子一樣,不注意就把小極宮的人得罪了。」

「小子,我讓你過來跪下給小師妹道歉,你難道耳朵聾了?」

小極宮那名三次蛻凡的青年,手裡持著一口銀劍,用劍尖指著葉陽:「你大概以為你是乾天學院的學生,我就不敢對你動手?別說是你,就是雲頂天宮的人招惹了我的小師妹,我也要他磕頭道歉。給你五息時間,自己走過來跪下,否則的話,我會讓你體會一下什麼是無邊的痛苦,到時候你若是跪下,就難以再站立起來了。」

這名持劍青年的臉上顯現出了殘忍笑容,而他身旁的那名少女則是滿臉的得意,嘴巴都要翹上天了,趾高氣揚的站在那裡,似乎在等待葉陽過來磕頭道歉。

「既然如此,那你過來吧,讓我體會一下什麼是無邊的痛苦。」

葉陽滿臉淡然,心中則是連連冷笑,對方盛氣凌人,已經欺負到了頭頂上,難道還要一味的退縮?

如果這時候退縮了,丟的不是他的臉,而是乾天學院的臉。

何況對方議論方妙音的不屑言語,本來就讓他有些惱火,眼下對方欺上門來,就沒有什麼留手的必要了。

「什麼?你這小子,剛才說了什麼?」

那名小極宮的持劍青年,似乎一時間沒反應過來,等他明白葉陽言語里的內容時,一張臉頓時變得扭曲:「好,很好,給你機會你不好好珍惜,非要自己找死,那就不能怪我了。」

小極宮的持劍青年說到這裡,就要發動猛攻,給葉陽一個教訓。

但是突然,唰唰唰,從遠處走來了幾名年輕女子,是雲頂天宮的弟子。

為首的年輕女子,居然擁有五次蛻凡的修為,一出現就吸引了在場眾人的目光。

「雲嫦,雲頂天宮的聖女候選人之一,出現了!」

「這個雲嫦出現在這裡,是想幹什麼?難道要阻止雙方的戰鬥?」

「可惜了,眼看雙方就要打起來,半路卻殺出了雲頂天宮的人。」

四周圍觀的人搖頭嘆氣,都將目光聚集在了那名為首的雲頂天宮弟子,名叫『雲嫦』的年輕女子身上。

「發生什麼事了?」

雲嫦帶著幾名雲頂天宮的弟子出現,隨意掃了眼眾人,舉手投足顯露出來的氣勢,就有一種大家風範。

「雲嫦?」

葉陽聽見這個名字,目光頓時一閃。

這個叫雲嫦的人,不正是**嘴裡,那個嫉妒方妙音的人么?

他神色如常,一臉平靜的站在那裡,就要看這個突然出現的雲嫦,想要做什麼。

「原來是雲頂天宮的雲嫦雲師姐,小弟有禮了。」

那名小極宮的持劍青年對雲嫦抱拳行了個禮,隨後便指了指葉陽,解釋道:「雲師姐,這個小子出言不遜,藐視我師妹也就罷了,還挑釁我小極宮,說什麼也要給他一點教訓,相信雲師姐不會阻攔吧?」

「是這樣?」雲嫦用狐疑的神色看了眼持劍青年,隨後又隨意的看了眼葉陽,淡淡道:「是不是如小極宮的人所說,是你先出言不遜,挑釁對方?」

「不是。」

葉陽搖搖頭,解釋道:「是這幾人對方妙音出言不遜,我只不過有些不滿的看了幾人一眼而已,這幾人就要我跪下來磕頭道歉,哪有這樣的道理?」

「哦?原來這件事與妙音師妹有關?」

雲頂天宮的聖女候選人,雲嫦眼裡突然閃過一絲冷笑,似乎隨意的道:「不管事情的經過怎麼回事,但你剛才挑釁小極宮的言語,也被我聽到了,為了避免不必要的爭鬥,我勸你還是對這個小極宮的小師妹道歉吧。」 雲頂天宮,一個獨立的空間,是一個上萬米大的試煉場。

試煉場中心擁有一個無比巨大的擂台,雲頂天宮和小極宮的人,就是在上面戰鬥。

而在擂台的一個角落,氣氛也顯得有些壓抑。

上百人的目光,此刻都凝聚在了葉陽身上,要看看面對來自小極宮和雲嫦這個雲頂天宮聖女候選人的雙重壓迫,這個來自乾天學院的小子到底會做出什麼反應?

絕大多數的人,都認為葉陽肯定會道歉。

但葉陽的反應,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料。

「要我道歉?」

葉陽一臉風淡雲輕,看著遠處那高高在上的雲嫦,淡淡道:「我憑什麼要道歉?是對方盛氣凌人,反而要我道歉?」

「放肆!」

一名站在雲嫦身後的年輕女子,踏了出來,用一種冰冷的神色看著葉陽:「你算什麼東西?敢用這樣的語氣跟雲嫦師姐說話?」

「雲師姐,你也看到了吧?是這小子太過囂張,不對我的師妹道歉也就罷了,似乎連雲師姐你也不放在眼裡。」

那名小極宮的持劍青年滿眼狡詐,滿臉冷笑:「雲師姐,這個乾天學院的小子,屬於那種不見棺材不落淚的人,不如就讓我出手,給他一點教訓,免得他在這個大會上又不長眼,得罪什麼不該得罪的人。」

「這位小兄弟。」雲嫦一臉隨意的看著葉陽,淡淡道:「我的宗旨是,不必要的爭鬥,能避免就避免,但你如果非要把事情弄複雜化,我也不能幫你了,你如果不對小極宮的師妹道歉,我也不確定小極宮的人會做出什麼樣的事情來。」

「要我道歉?沒有這個可能。」

葉陽搖了搖頭,心中連連冷笑。

他已經看出來了,這個叫雲嫦的女人,是聽到這件事和方妙音有關係后,所以故意針對自己。

本來他聽了幾名雲頂天宮守山弟子的告誡,一定要低調行事,不要胡亂生事。

但眼下被人逼迫到這種程度,關乎到乾天學院顏面的事情,就沒有避讓的必要了。

葉陽一臉淡然的掃了眼四周,無所謂的聳了聳肩道:「我今天就站在這裡,看這些小極宮的人能做出什麼樣的事情來?難道光天化日之下,小極宮的長老還會出馬,把我鎮壓了不成?」

「對付你,用不著我小極宮的長老出馬,我手裡這口銀蛇劍,就能讓你體會到什麼是無邊的痛苦。」

小極宮的持劍青年冷冷一笑:「給了你好幾次機會,你偏偏不珍惜,我就看看你這個乾天學院的毛頭小子,到底能硬氣到什麼時候。」

轟隆隆!

持劍青年在說話之間,手裡的銀蛇劍猛地一晃,綻放出了道道銀光,是一縷縷劍氣,破開虛空,朝葉陽迎面襲去。

竟然出手了!

四周的圍觀者雙眼一亮,都想看看到底是率先出手的小極宮青年佔得上風,還是那名其貌不揚來自乾天學院的精英學生更勝一籌?

砰!

幾乎在持劍青年動手的同時,葉陽也出手了。

他右臂收縮,猛地一晃,元力如螺旋在手臂上繚繞,打出來了炮彈般的一拳。

這一拳看似隨意,但拳風卻是兇猛無比,鎮壓**,破開九荒。

「不好!」

一看見葉陽打出來的這一拳,持劍衝上來的小極宮青年,臉色頓時大變。

他感覺葉陽的拳風,有一種無可抵擋的兇猛,好似遇見了四次蛻凡的高手。

頃刻之間,持劍青年就知道自己小覷了葉陽,萬萬不是葉陽的對手。

但他已經出手了,也沒有退路,更不想當眾出醜,因此劍招一收,也打出了一拳。

「破神拳!」持劍青年大吼一聲,拳頭迎擊在葉陽的拳風上,身體頓時遭到重擊,整個人彷彿被巨山撞了,悶哼一聲,當場被撞得連連後退,差點連身體都穩不住。

一個照面,葉陽和小極宮的持劍青年,就分出了勝負。

周圍的人一片嘩然,做夢也沒想到事情會是這樣一個結果。

小極宮的持劍青年和葉陽的修為一樣,都是三次蛻凡的境界,但誰也沒有想到,十分自信的小極宮青年,反而被其貌不揚的葉陽擊敗了,敗得如此徹底,乾淨利落。

四周的人,都用吃驚的目光盯著葉陽,都知道小瞧了這名來自乾天學院的精英學生。

如果被他們知道這還是葉陽故意留手了的緣故,不知道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

「你!」那名小極宮的持劍青年,用一種難看的臉色盯著葉陽,不敢相信自己敗得如此凄慘,連一拳也不是對手。

那名原本滿臉得意的小極宮少女,此時臉上也出現了驚色,用難以置信的目光看著葉陽,似乎沒有想到在她眼裡毫不起眼的少年,實力竟然強大到比她的師兄還厲害。

「小子,看來是我看走了眼,原來你有點本事。」

那名持劍青年收起了手裡的銀蛇劍,用陰冷的目光看著葉陽:「不過你以為,憑藉一丁點本事,就有囂張的資本了么?現在已經不是道歉的問題了,而是你挑釁我小極宮的問題。連我小極宮也敢挑釁,你小子,叫什麼名字?」

「我叫葉陽,乾天學院的學生,歡迎隨時指教。」

葉陽報出了自己的來歷,絲毫不擔心對方會報復,他還不信因為這丁點的小事,就會引起整個小極宮的記恨。

「葉陽是么?」小極宮的持劍青年冷冷一笑:「很好,葉陽,我記住你的名字了,希望接下來的時間,我還能看到你這麼從容。」

持劍青年說到這裡,手一揮,帶著幾名小極宮的弟子,沉著臉離開了這裡。

周圍的人一看,就知道事情絕對不會這麼簡單就結束,這幾個在葉陽手裡吃了虧的小極宮弟子,十有**是去般救兵了。

他人能注意到的事,葉陽自然也能注意到,不過他並不在意,就算對方真的搬來了什麼救兵,他也能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這裡發生的事情,僅僅只是試煉場里的一個小風波,注意到的人並不多,絕大多數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戰鬥激烈的擂台上。

「你叫葉陽,乾天學院的精英學生?大老遠來到我雲頂天宮,有什麼目的?」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