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蔣依依正欲點頭,便瞥見秘書小劉走了進來。

2021 年 1 月 29 日By 0 Comments

「總監,霍氏集團的霍總來了。」

一聽到霍氏集團霍總,黎曉曼就知道是霍雲烯,她沒想到霍雲烯竟然會來她的工作室。

她正欲讓小劉把那位霍總請走,一聲「曼曼」就傳進了她的辦公室里,緊接著上身穿著黑色修身襯衫,黑色西褲,系著灰色斜條紋領帶的霍雲烯便走了進來。

如今的他改變了穿衣風格,一襲黑色顯得他更加的沉穩和幹練,也更有魅力。

睨著不請自來的霍雲烯,黎曉曼微微眯了眯眼眸,清麗的臉上帶著公式化的笑,「是什麼風把霍總給吹來了?」

霍雲烯睨著目光淡漠,卻帶著淺笑的黎曉曼,微微蹙了下俊眉,也揚唇一笑,「當然是黎總監你這股風,我今天來是想和貴工作室談合作的事。」

黎曉曼目光淡漠的睨著他,「霍總,我好想並沒有說過要與貴公司合作,所以,你來談什麼合作?」

一旁的小妍妍和蔣依依都聽出黎曉曼的話里隱藏著對霍雲烯的不待見和不悅,兩人也更是覺得黎曉曼和霍雲烯是認識的,而且還有點熟。

小妍妍對她媽咪以前的事是很感興趣的,於是仔細的打量著英氣逼人的霍雲烯,這才發覺到他的眉宇間與她的親親爸比有幾分想象。

上次在機場遇到,她沒仔細看,現在仔細一看,發現他和他的爸比真的有點像耶!

他為什麼會和他爸比像?

他和他爸比看起來很像兩兄弟耶!

霍雲烯察覺到有人在盯著他看,便睨了眼他的身側,目光正好落在打量著他的小妍妍上。

他之前在機場已經見過小妍妍了,所以這次見到她,他並不覺得驚訝,只是想到她是黎曉曼的女兒,他眉頭就深蹙起來,那雙墨黑的眸子中閃過濃濃的失落和一抹痛楚。

這五年,他沒有一天不在後悔當初的不懂珍惜,如今見到黎曉曼有了可愛的女兒,他更是悔恨不已。

如果他五年前沒有那麼傷害她,好好的去愛她,他們現在說不定也是兒女成雙了。

小妍妍見她眼前的帥叔叔看著她露出痛苦的神色,她撇了撇小嘴,聲音稚嫩的問:「叔叔,你幹嘛看著我露出這麼痛苦的表情?我很醜嗎?」

她皺起小眉,瞪了霍雲烯一眼,粉嫩的小臉上寫著不滿。

黎曉曼睨了眼霍雲烯,不等他出聲,便又睨向蔣依依和小妍妍說道:「妍妍,依依,你們先出去。」

「哦!」小妍妍輕輕應了一聲,然後和蔣依依一起出了黎曉曼的辦公室。

黎曉曼在她們出去后,眯起的水眸目光冷漠幾分的睨著霍雲烯,「霍總,我和你沒有什麼好合作的,請你……」

「曼曼。」霍雲烯打斷了她,墨黑的雙眸深睨著她,俊逸的臉上帶著淡笑,「不要帶私人感情好嗎?我真的是特意來和你談合作的事,我是誠心想要與你合作,我已經帶來了合同,你可以先看看再做決定。」

黎曉曼瞥了眼霍雲烯遞給她的合同,淡漠的勾起唇角,「貴公司連個跑路的都沒有嗎?竟然需要你這個總裁親自來我這小小的工作室?」

霍雲烯睨著一臉冷漠的黎曉曼,心頭似插你一把鋒利的匕首,疼痛不已。

他溢滿痛楚的墨黑眸子深睨著她,「曼曼,你不要這樣好嗎?你對我的態度就不能好些嗎?」

黎曉曼目光銳利著睨著他,「你不請自來,我很不高興,自然是這個態度。」

霍雲烯一聽她這話,像是看到了某種希望,他緊睨著她說道:「那我們約個時間,約個地點,再細談。」

「不必了。」黎曉曼冷漠的拒絕,「我和TE已經在談合作的事了,所以不需要再和霍氏合作。」

「你和TE合作?」

因為她提到TE,霍雲烯雙手捏緊了幾分,目光沉痛的睨著她問:「曼曼,你和龍司昊又在一起了?你的女兒也是跟他生的?」

黎曉曼神色冷漠,「霍總,這是我的私事,你管不著。」

話落,她拿起手機看了下時間,見快到五點了,她站起身就往辦公室外走,完全當霍雲烯是隱形的。

霍雲烯見黎曉曼不理會他準備離開,便闊步追上她,在她出去之前,一把拉住了她。

見狀,黎曉曼微微眯了下眼眸,目光清冷的睨著抓著她不放的霍雲烯,「放開。」

「曼曼……」霍雲烯垂眸深睨著她,「我想和你好好談談。」

黎曉曼扭了扭被他捏著的手腕,目光不悅的睨著他,「我和你沒什麼好談的,請你放開。」

霍雲烯見黎曉曼冷下了臉色,他不想再激怒她,便放開了她的手。

黎曉曼捏了捏被他箍痛的手腕,抬眸冷睨著他,「這次我就不跟你計較了,如果下次你再不請自來,還對我動手動腳的,你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霍雲烯看出了黎曉曼對他是厭惡至極,他俊眉深蹙,深睨著她應道:「好,曼曼,以後沒有徵得你的同意,我不會再不請自來。」

「這樣最好,請吧。」黎曉曼挑眉睨著他,目光冷淡至極,並伸出了右手指向門口,示意他可以閃了。

霍雲烯睨著她伸出的小手,墨黑的眸底閃過一抹失落,但很快就被他掩飾了下去。

他目光柔和的睨著黎曉曼,微微勾唇溫雅一笑,「曼曼,我來除了和你談合作的事,還有一件事要跟你說,是關於五年前你早產的那件事。」

黎曉曼聽他提到五年前她早產的事,心裡頭便狠狠的揪痛起來。

她和龍司昊的第一個孩子就那樣沒了,始終是她心上無法癒合的一道極深極大的傷口。 龍司昊是那麼期待他們的第一個孩子出世,可是卻就那樣沒了,她心裡非常愧對他。

霍雲烯見她不出聲,目光變得十分冰冷,而且充滿了恨意,他神色凝重的說道:「曼曼,我查出那天設計你的是一個神秘人。」

話落,霍雲烯便將他那天在公司接到酒店電話的事給黎曉曼仔細的說了一遍。

說完后,他垂眸深睨著她,「曼曼,我是因為那個莫名其妙的電話才會去酒店,你會出現在酒店,而且還早產,也一定與那個神秘人有關,他說不定是給你餵了什麼葯才導致你早產的。」

霍雲烯的話提醒了黎曉曼,她眸光一閃,難道她突然早產是因為被打了催產針?

她一開始以為孩子還沒出世就窒息而亡是因為她最後沒有力氣生了才害死了她,後來她也懷疑孩子早產有詭異,她一直都在調查這件事,但是都沒有結果。

她起初懷疑過那天發生的那些事是霍雲烯設計的,但是經過調查,她能確定與他無關。

不過她事後卻沒能查出設計陷害她的人是誰。

看來那個人一定就是霍雲烯所說的神秘人。

她想到了她在水鷺湖別墅里那幾天發生的一些事,先是那些避孕的飯菜,然後她在大白天聽到她已經死去的媽媽黎素芳的聲音。

這些都與那個神秘人有關,她不明白她和那個神秘人有什麼深仇大恨,他為什麼要一次又一次的設計陷害她?

那個神秘人能在水鷺湖別墅里對付她,說明別墅里有不少那個神秘人安插的人。

現在她更加堅定了要回到水鷺湖別墅去的決心,因為只有這樣,她才能查出在背後設計她的神秘人是誰。

只有揪出了那個神秘人,她和龍司昊第一個女兒的死因才能真相大白。

她現在開始懷疑,她媽黎素芳的死也一定與那個神秘人有關。

霍雲烯見黎曉曼又陷入了深思中,墨眸緊睨著她低喚了一聲,「曼曼……」

黎曉曼回過神來,隨抬眸目光平淡的睨著他,語氣淡漠,「霍總,謝謝你帶來的消息,現在你可以請了嗎?」

霍雲烯始終與她很疏離的黎曉曼,俊眉深蹙了下,墨色的眸底閃過一抹失落,「曼曼,好,那我先回去了,如果這件事我有了新的線索,我會第一時間告訴你。」

話落,他睨著黎曉曼微頷首溫雅一笑,便越過她,闊步離開了。

離開黎曉曼的工作室后,他便接到了一個電話,然後直接去了安泰墓園。

龍雅心的墓前,站著一個穿著黑色休閑服的男人。

男人身姿偉岸,氣質優雅高貴,一雙桃花眸緊緊的盯著墓碑上龍雅心的照片,目光十分銳利,似要穿透那墓碑上的照片。

他垂在身側的雙手緊緊的捏起,那深邃的眸底暗藏著一抹痛楚。

這時,他的身後響起了一道疑惑的聲音。

「你和她究竟是什麼關係?」

說話的正是接了一個電話後來到安泰墓園的霍雲烯,此時他正站在男人的身後。

他見男人一直盯著龍雅心的墓看,便忍不住出聲問道。

男人的唇角勾出一抹令人琢磨不透的笑,聲音醇厚卻有些冷,「我倒是希望和她有些關係,不過,她和我龍君澈毫無關係。」

話落,男人轉過了身,也掩去了眸底的那抹痛楚。

男人正是龍君澈。

霍雲烯墨眸微眯,睨著他問:「你什麼時候來K市的?」

龍君澈沒有回霍雲烯的話,而是目光微寒的睨著他問:「你去見過她了?」

霍雲烯神色平淡的睨著龍君澈,並沒有否認,「是!」

頓了下,他墨眸中閃過一抹失落,語氣有些悲傷,「她已經有女兒了。」

龍君澈則是聽他說黎曉曼有女兒了,他心裡頭竟然很替黎曉曼高興。

隨即他睨著霍雲烯問:「她的女兒多大了?有多高了?是不是長得和她一樣漂亮?」

霍雲烯見龍君澈竟然問起黎曉曼的女兒來,則是有些意外。

他和龍君澈如今認識也有五年了,雖然對他的性格不是了如指掌,但也清楚他是一個性子極其冷戾的人,對誰都是非常嚴酷冰冷的。

尤其是他訓練他手底下的那些人,不管男女,手段非常的殘忍,而他對他的訓練更加的嚴酷殘戾。

他從來不會關心任何人,但他卻沒先到他竟然會關心黎曉曼的女兒有多大多高。

龍君澈見霍雲烯非常意外和疑惑的睨著他,他這才察覺到他剛剛問的話很不符合他的性格。

他怎麼莫名其妙的問起一個沒見過面的小丫頭的身高年齡了?

隨即他掩下了自己剛剛的一些失態,目光淡漠的睨著霍雲烯,沉聲問:「現在她有了女兒,你還打算把她從龍司昊的手裡搶回來嗎?」

霍雲烯微微蹙了下俊眉,目光堅定的睨著龍君澈,「我五年前會接受你的訓練,為的就是把曼曼從龍司昊的手裡搶回來,即使她現在和龍司昊有了女兒,我也不會放棄她。」

五年前,他跟著他去了亞馬遜接受訓練。

一年後他才回來的K市,但是卻不知道黎曉曼去了哪裡,不僅是她失蹤了,龍司昊也失蹤了。

他找了黎曉曼整整半年,但是都沒有她的消息,他以為她是被龍司昊帶走了,便下定決心要繼續接受訓練,壯大他的實力。

而他的訓練是封閉式的,在他接受訓練期間,他不能與任何人聯繫,完全與外界隔絕。

三年的封閉式訓練,再加上之前的那一年,整整四年的訓練已經讓他脫胎換胎,實力變強。

如今的他如果與龍司昊單打獨鬥,有了很大的勝算,再加上龍司昊並不知道他有多少實力,他要贏他就容易的多了。

他墨眸微眯,目光堅定的睨著龍君澈,「我五年前答應接受你的訓練,為的就是今天,即使曼曼她有了龍司昊的女兒,我也要把她搶回來。」

見他非常堅定的要把黎曉曼從龍司昊的手裡搶回來,龍君澈幾不可查的蹙了下眉,五年前,他會讓霍雲烯和他合作有兩個原因。

原因之一便是龍司昊對霍雲烯沒有防範心,如果他培養霍雲烯去對付他,勝算的把握比較大。

原因之二便是他要讓他們兩兄弟自相殘殺,他要讓霍辰風死不瞑目,讓他看著他的兩個兒子為了一個女人自相殘殺。

李雪荷一直以為霍雲烯是他龍君澈的兒子,但是他從來就沒有碰過李雪荷。

他龍君澈這輩子碰過的女人就只有那個二十多年前和他發生過1夜情的女人。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