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蘇倫對這副植裝的外型非常滿意,顏色低調而沉穩,關鍵是還能滿足職業的各種需求。

2022 年 3 月 24 日By 0 Comments

有全知之瞳的鑒定,他也不怕被那位叛逃的黑塔副院長在植裝上留下什麼隱患。

這一看,果然如圖紙上介紹的一樣,甚至還因為材料的特別,有一些小額屬性提升。

【八臂蛛神矛】

詳解:一階暗金品質煉金植裝,需要較高技巧操控;收容值評級A+以上,一階暗靈力值1350點,畸變率小於8%;融合后,身體綜合韌性+25,元素抗性+20,敏捷+12,毒素抗性+50%;

…….

鍊金術士是一個非常古老的職業。

他們探尋大自然的奧秘,尋找物質世界的終極真相,卻並不注重自身的錘鍊。

古代的鍊金術師大能們也發現了羸弱的肉身是限制他們研究鍊金術的桎梏,同時戰鬥力會顯得很弱。

某些戰鬥系術士便想到了用一些特殊生物部件移植到身體上,增強自身屬性。

但因為直接移植,又會讓身體有異種生物間的排斥反應。

直到上古某個紀元,一位神秘且強大的超階鍊金術士尼古拉斯·弗拉梅爾想到了一個方法。他利用空間法則+等價交換法則,研究出了一種能「欺騙」身體不排斥的特殊植裝融合方法。

這種方法讓外附植裝以一種「空間印記」的方式存在宿主身上。平日封禁,需要的時候解開封印,用暗靈力驅動就能使用。

後來經過一代代鍊金術們的完善,便慢慢形成了現在的「咒印植裝」體系。

而現在的「新派術士」更極端,他們不再滿足生物肢體,而是想要用機械替代一部分肢體,甚至全部…

…….

蘇倫在服用了【畸變耐受增強藥劑】之後,鑒定出融合的成功率達到了97%。

他也沒猶豫,把早就準備好的材料在地下室的地面上布置起了一個五芒星煉金陣。就像是之前就職一樣,先念叨鍊金術士通用咒語,再引導陣法發揮作用。

「遵循萬物等價交換的法則,讚美原初造物主的榮光,用煉金見證造物奇迹…」

五芒星亮起之後,奇妙的「化學反應」開始了,八臂蛛矛植裝漸漸和消融在了陣法的光芒中,然後慢慢融合進了身體之中。

不多時,陣法光芒消散,植裝完美融合。

蘇倫明顯感受到身體有種浸泡在溫水中的舒適感,再一看屬性面板,韌性和抗性肉眼可見增加了一大截。

也就意味著…更耐揍了。

比如以前挨一槍可能會在皮膚上穿透一個拳頭大小的血洞,現在大概能小很多,活命的幾率更大了。

終於融合成功了植裝,蘇倫現在也算是一個真正的一階職業者了。

他想了想,雙手結印,變幻了八個不同的術士手印。

「術士印」的本質是引導體內的暗靈力以一種特殊的軌跡在身體內流轉,從而快速凝聚煉金陣,解開植裝的「空間印記」。

每一個術士印,代表了一種特定的暗靈力流動軌跡。

不同的植裝結印組合也有差別,遵循「地風水火」四大本源屬性的區別。蘇倫這個八臂蛛矛屬於「金屬性」植裝,需要的八個印記配合布置出「五芒閃金陣」。

也因為之前收割了黑塔學院助教羅莎的靈魂,他獲得了【快速結印】的技能。雖然是第一次結印,可起手就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八種印記有條不紊,體內的暗靈力也跟著快速涌動。

結印速度快而準確,短短不到兩秒,他腳下的五芒星陣法也亮了起來。

隨著光芒散去,蘇倫後背突然就出現了八根猙獰的暗金色蜘蛛臂。

「這就是擁有植裝的感覺么…」

蘇倫感覺很奇妙,後背脊柱上多出了八根蛛矛,甚至他的整個後背皮膚都變得堅韌。

不是外附裝備的感覺,而就像是憑空多出了八條手臂,讓他大腦能隨心所欲地支配這部分肢體。

一心多用的能力讓蘇倫很快就進入了狀態,他控制著蜘蛛臂,小心翼翼地試探著爬上了牆壁。

蜘蛛腿上有很多尖銳的絨毛和倒刺,所以很容易就能抓住牆壁,攀爬上去。

因為之前在地窟里殺了那個蜘蛛女皇,剝離了【中級蜘蛛攀爬】的技能,此刻蘇倫覺得用蜘蛛臂爬牆根本沒有任何生澀。身體稍微熟悉了一下操作之後,便越來越靈活。八條腿交替抓牆,速度越來越快,一眨眼,他整個人竄上天花板,倒掛在了那裡。

「好快的速度!」

蘇倫臉上掛著喜色。

他稍微嘗試了一下,便被自己的移動速度給震驚了。

八條腿跑路,比他之前兩條腿至少快了數倍,更靈活了無數倍。

稍微測試了一下,直線奔跑速度大概快了一兩倍,可變向速度就增幅就太誇張了。八條蛛腿能無視障礙物地位移,急停變向、躍空、跨障礙、爬牆…比兩條腿優勢大太多,通過障礙的能力翻了N倍!

而且熟練之後,還能更更快。

這要是當初下地窟他有這蜘蛛植裝,還犯得著被怪物追著跑?

即便是打不過,就是跑,那些畸變怪也追不上他。

蘇倫甚至已經想象到了一個非常適合這個蛛腿植裝的戰術——「風箏流」!

邊打邊跑,邊打邊追…

配合他槍手的遠程射擊能力,這種立體位移能力,戰鬥力肉眼可見飆升一大截。

無論是在野外還是城裡,這絕對是保命和追殺的超強能力。

……

然而,這蛛矛不僅僅只有位移的功能,攻擊力也不弱。

八根蛛矛上還有可伸縮的「劇毒尖刺」。

這些銘刻了【破甲符文】和【堅固符文】的尖刺,能輕鬆穿透鐵板。

蘇倫從天花板上一躍而下,八條蛛臂分散緩衝卸力,讓他本體幾乎沒有受到任何衝擊力就平穩落下。

而這時候,他操控著一根蛛矛朝著不遠處的一條廢舊蒸汽管道刺了過去,就像是扎進了軟泥,很輕鬆地就穿透了進去。

「好強的穿刺能力…」

蘇倫看著蛛矛上那寒光閃爍的尖刺,眼中異色連連。

之前他的槍法雖然不錯,可近戰能力並不算太突出,現在這蜘蛛植裝一上身,近戰能力瞬間飆升數倍。

你兩條胳膊的敵人,能打過他十條胳膊的?何況還是單臂臂展達到了四米的超長手臂,八矛齊戳,瞬間能給人紮成血篩子…

而這時候,蘇倫又拿出了鋼線牽扯的傀儡。

蜘蛛臂雖然沒有手指,但好歹多了八條,蛛矛上的鋼化絨毛和倒刺本就是控制蛛絲而存在的,順滑而靈活,甚至不比手指頭差。

現在控制起鋼線來,一條蜘蛛臂甚至能控制多條鋼線,幾條蜘蛛臂相互配合,控制數量還能更多。

這樣讓蘇倫現在控制兩個傀儡的同時,甚至可以騰出雙手來握槍。

「這下徹底解放雙手了,真要戰鬥的時候,可以一邊操控傀儡,一邊結印施法…」

蘇倫越嘗試越來了興緻,也似乎也是想要試一下操控的極限在哪裡,鋼線也越牽越多。

但很快,他就哭笑不得了。

控制了四具傀儡之後,鋼線牽得滿屋都是,混亂無序,差點沒把他自己給綁起來。

初次嘗試一心八用,技巧還不夠熟練,明顯力不從心。

不過,即便是這樣,蘇倫也覺得很滿意了。

畢竟【一心多用】技能是可以通過練習提升熟練度的…

他對這八臂蛛矛植裝,非常滿意。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那個時候新加坡人力部(MinistryofManpower)簡稱MOM還沒有成立,像李曉凡目前持有的勞工准證WP歸勞工部管理,而月薪1200新幣以上的雇傭准證EP歸新加坡移民廳管理。

後來隨着物價的提高,新加坡政府對申請EP准證的月薪要求也不斷提高,從1200元到1500元、2000元新幣……李曉凡的記憶里,重前,新加坡人力部對EP准證的申請門檻從月薪3600元提高到了3900元新幣。

看這當時WP與EP准證的兩個歸口管理的部門就知道了,持有WP勞工准證者們只是新加坡特殊時期的過客,是新加坡經濟高速發展時期臨時需要的外來勞動力而已,就像國內的「臨時工」與「外來民工」,而持有高薪水的雇傭准證EP擁有者們才是新加坡政府真正歡迎的新移民人才庫。

唐馨怡催促道:「凡,那你趕緊行動啊!我感覺你這樣的人才,英語好,能力強,知識面又廣,又有商業頭腦,如果新加坡移民廳不批給你EP准證,那他們眼睛真是白瞎了!」

「哈哈,你可能是情人眼裏出西施,覺得我什麼都好。可你們新加坡移民廳的官員們可是莫斯科不相信眼淚,他們不是憑感覺,是看申請者文憑和背景硬實力來判斷和審批的!對了,你桌上的這台筆記本電腦可以借我一下嗎?」

「可以啊,拿去就是。打算拿去又要起草什麼生意合同?」

「沒呢,我打算起草一份我們新加坡怡凡私人有限公司的商業計劃書,到時候呈給移民廳申請自雇EP准證用的!」

唐馨怡好奇道:「那你打算寫什麼內容啊,寫太陽鏡的進口業務與日用塑料製品的轉口貿易業務?」

「我目前的商業計劃書設想,除了發展太陽鏡與近視眼鏡相關視光產業,以及日用品的轉口貿易業務以外,我可能重點可能會寫一下即將興起的互聯網產業!」

「互聯網產業?」

「就是Internet!」

「哦,原來Internet就是互聯網啊!」

平日裏唐馨怡在家裏看的是新加坡英文版海峽時報為主,對於一些最新的中文專業術語她還不太了解。

「對!前兩天我在聯合早報上看到,1992年你們新加坡政府已經開始實施IT2000智慧島計劃。根據那個報道,全球目前已經有大約四千萬的互聯網用戶,排名第一的是美國已經大概有2500萬用戶了,而中國大陸的互聯網用戶可能不會超過1萬人!當下全球人口已經達到57億人,中國大陸12億,美國2.66億。算算這全球四千萬用戶與57億總人口,這中國大陸的1萬用戶與12億總人口巨大的對比於落差……我估計未來幾年,全球這個互聯網用戶會呈現爆髮式增長,這將會是一個非常、非常巨大的商機!」

李曉凡的語氣很堅定,充滿了想像力,聽上去貌似非常有信心,充滿了說服力。馨怡第一次看到李曉凡談到一個話題如此激動,連她自己也被被李曉凡的話給打動和感染了。

「凡,聽上去這個互聯網產業好像是挺誘人的,但你接下來打算怎麼做呢?」

「我的初步設想是把貿易賺來的錢去美國矽谷投資一些非常有潛力的新興的互聯網創業項目,然後邀請這些互聯網公司來新加坡設立亞太區域總部,助推新加坡正在實施的IT2000智慧島計劃!」

「哈哈,聽上去好像很美好,但那些有潛力的美國互聯網公司會聽你的話來新加坡投資嗎?」

李曉凡臉上帶着些許的狡黠笑道:「嘿嘿,商業計劃書不就是這麼一說嘛!這個計劃書是呈送給移民廳官員們的,主要是打動移民廳負責審批EP准證的負責人,讓他先把EP准證批給我再說!」

唐馨怡樂了:「哦,原來這樣啊,有道理!那你就儘管天花亂墜地吹吧!」

「不能天花亂墜,這個報告還得有理有據!馨怡,上次聽你說起,你有同學在新加坡國立大學讀碩士研究生?」

「嗯,有好幾個呢,都是我華僑中學的校友!」

與國內的教育體系不同,新加坡的高中又叫做初級學院,初級學院就相當於公立大學的預科,英文叫JuniorCollege。像新加坡國家初級學院、萊佛士初級學院、維多利亞初級學院、淡馬錫初級學院等等都是新加坡知名的初院。

新加坡華僑中學是新加坡唯一冠了中學名字的初級學院。華僑中學當年由華僑領袖陳嘉庚先生髮起,是新加坡最頂尖的初院之一。雖然後來教學語言改為英語,但依然保持了比較濃厚的中文背景和傳統文化。裏面幾乎所有的學生都會講華文,當時新加坡教育部還與中國大陸合作,每年去國內招收優秀的學生到新加坡華僑中學留學,新加坡政府提供非常優厚的獎學金。

「那你什麼時候你有空,讓你校友帶我去下新加坡國立大學NUS圖書館,我想查閱一些資料,可以嗎?」

「這個簡單,到時候我隨便找一位老同學把她的NUS學生卡借給你用下就行了,憑着NUS學生卡隨便進出NUS圖書館,沒人管你的,而且你的樣子本身就很像NUS的學生!」

「嗯、嗯,那就要麻煩你有空去借一下了……」

馨怡摟着李曉凡的胳膊嗔道:「親愛的,我們之間需要那麼客氣嗎?」李曉凡笑道:「當然需要,就算將來你是我老婆,我們要相敬如賓、白頭到老啊!」

馨怡樂了:「哈哈,你想得可夠遠的!」

說完以後,她也是個急性子的人,立馬拿起手機撥打了那個在新加坡國立大學讀研同學慧娟的呼機號碼,給她留了言。

兩分鐘后,對方電話回了過來。

慧娟用了一個公共電話打過來的:「馨怡,你找我?」

「慧娟,你現在哪裏?」

「我和男友剛剛到克拉碼頭!」

「啊,你們就在我們公司邊上啊!那你們現在有空嗎,我想請過來你們倆喝一杯可以嗎?」

「當然可以,那你現在過來啊!我們就是聽說克拉碼頭這裏重新改建過了,想來領略下新面貌,過來隨意閑逛一下!」

「那你們現在哪裏,我怎麼找你們?」

「我們就在ReadBridge李德橋邊上北岸等你好了!」

「好,那我們十分鐘后不見不散!」 潘洪濤道:「我在大門口站了兩小時,就收了兩戶,都不交,見一個人不交就都不交了。」

江海洋道:「那就是起鬨哩,反正都是平時那幾個人鬧的最凶,我們一開始搞的時候他們就在底下散布流言,說業主委員會的人都是財迷。」

潘洪濤道:「有的對自治有意見,你無論怎樣他都反對。有的對漲衛生費不滿意,說不該漲這麼高哩。」

何少鋒道:「這是個小區,人家也不受你領導,不是個單位,誰說了不利於工作的話就批評處理誰。那樣吧,我看還是將衛生費降一降吧。」

潘洪濤道:「原來收五元,現在漲到十五塊錢大家都接受不了,我同意降一降。」

路勝利道:「我怎麼覺得不是降的事,他們根本就是和你作對哩,你再降他們也不會交。」

江海洋道:「我不同意降衛生費,搗亂的就那麼幾個人,其他人都是跟著跑哩,我覺得還是專門對付這幾個人,只要他們服服帖帖了,其他人也就沒有勁了。」

何少鋒道:「你怎麼對付這幾個人?又不能打又不能罵,更不能將他們捆起來送到公安局。」

潘洪濤泄氣道:「還真不好辦呢,他媽的,這麼難。」

路勝利看著江海洋道:「快說,你什麼法子?」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