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蘇瀅雪只覺得天眩地轉,整個人都不對勁了,可是耳邊的譏諷嘲笑聲一浪一浪的撲過來。

2020 年 11 月 6 日By 0 Comments

“這女人太不要臉了,竟然跑去向靖王世子表白,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身份。”

“蕭世子是她能配上的嗎,不自量力。”

“聽說十七歲還沒有嫁出去,也許着急了,腦子不太好使了。”

------題外話------

可憐的蘇瀅雪,中了蕭煌的算計了…。 蘇瀅雪聽着四周一浪高過一浪的嘲諷譏笑,只覺得頭腦嗡嗡作響,周身冷汗竄出來,腿腳發軟的往地上倒去,丫鬟琴兒趕緊的衝過去扶住自家的小姐,看到小姐被人如此欺負,琴兒氣憤的擡頭朝着四周望過去,想護着小姐,可是她一擡首看到四周說話的全都是盛京城內有名的貴女,若是她多說話,估計這些人能讓人打死她。

琴兒又停住了,扶住蘇瀅雪哭了起來:“小姐,我們走,我們不要待在這裏了。”

蘇綰也衝了過去,伸手扶住了蘇瀅雪:“堂姐,你沒事吧。”

她看到蘇瀅雪臉色慘白如紙,身子控制不住的顫抖着,整個人似乎被打挎了。

蘇綰的臉色一下子難看了起來,她轉身飛快的衝到了蕭煌的面前,生氣火大的指着蕭煌:“你這個壞蛋,爲什麼要欺負我堂姐?一個男人竟然欺負一個女的,真不是好人。”

若不是因爲眼下是傻子身份,蘇綰肯定指着蕭煌的鼻子大罵,雖然那很可能會惹來蕭煌的怒火,不過看到他如此欺負蘇瀅雪,她確實很生氣,因爲這是她做下的錯事,該她受罰不該是蘇瀅雪受罰。

蘇綰的罵聲一停,四周本來說得正熱鬧的貴女們,此時全都停住了說話聲,一起錯愕的望着蘇綰,然後所有人都望向了靖王世子蕭煌。

蕭煌精緻無雙的面容,瞬間攏上了冷霜,眸光幽暗凌厲的望着蘇綰,就在衆人以爲他要大發雷霆之怒,讓人把蘇家這位傻子拉下去懲罰的時候,他忽地無奈的開口:“璨璨,別鬧了。”

璨璨,別鬧了。

這話怎麼聽怎麼像對待一個無理取鬧的孩子,不是該拉下去重打三十大板子嗎?

不是該用針扎這傻子的嘴嗎?她罵了靖王世子啊。

現在靖王世子不但不懲罰她,還如此無奈的對着她說話,就好像蘇家的這位小傻子是他寵愛的一個孩子似的。

嗡的一聲,四周炸開了鍋,所有人都議論了起來。

人羣中丞相府的趙玉瓏臉色特別的難看,之前蕭煌對這傻子就夠仁慈的了,在琳琅軒的時候護着她,後來在玲瓏閣還花了兩萬五千兩的銀子替她拍下了玉雪銀芒,若不是蘇綰這個小賤人是個傻子,她都要以爲蕭煌喜歡上了蘇綰。

我的女友是蒼龍 可偏偏蘇綰是個傻子,她還是她表哥的未婚妻,所以說蕭煌怎麼也不可能喜歡上蘇綰這個傻子的。

可是他爲什麼對這傻子一而再再而三的容忍啊。

https://ptt9.com/107853/ 趙玉瓏美麗無雙的面容都有些扭曲了,偏偏坐在她旁邊的武嬋還嬌俏的奚落她:“趙玉瓏,靖王世子對她可真是好啊。”

趙玉瓏臉色陰驁的瞪了武嬋一眼,冷諷一笑:“你就別酸溜溜的了,難道你不想嫁給靖王世子嗎?有本事你讓靖王世子也對你這樣說上一句。”

武嬋的臉色立馬冷了,瞪了趙玉瓏一眼後,冷哼一聲:“至少我沒有拿熱臉去貼人家冷屁鍋。”

她這話的意思是至少自己沒有想趙玉瓏一樣整天追着蕭煌跑。

她整天追着蕭煌跑,連一個笑臉都沒得到,這才讓人好笑。

趙玉瓏聽了武嬋的話,恨不得拿針縫了這女人的嘴巴,叫你笑我,叫你笑我,有本事讓蕭煌對你笑一個試試,還不是心裏酸得冒水,偏在這裏笑話她。

四周的貴女此時個個羨慕嫉妒恨,可惜蘇綰此時卻十分的火大,尤其是聽了蕭煌的話,更是火大,臉色陰沉的望着蕭煌冷哼:“我不叫璨璨,以後不要再叫我璨璨,還有我不認識你。”

她說完回身便打算和蘇瀅雪離開,今日她陪蘇瀅雪過來,本意就是爲了阻止她受到蕭煌的報復,可沒想到倒底還是讓她中了招。

這一次的事情,足以把蘇瀅雪打挎,本來以爲蕭煌喜歡的是她,結果人家根本不鳥她,不但如此,還害她成了盛京城衆人眼裏的花癡女,只怕這污名以後一輩子都洗脫不掉了。

現在她也別指望嫁進盛京的上流名門貴族府邸了,就是二三流的人家怕也是不敢要她這樣的花癡媳婦了,娶進門沒的被人笑話。

蕭煌根本沒有出手,便毀掉了一個女人的一輩子,蘇綰越想越惱火,這個陰險的傢伙。

不過她掉首並沒有看到蘇瀅雪主僕兩個,蘇綰的臉色不由得微微的變了,蘇瀅雪不會出什麼事吧,如此一想,心裏焦慮起來,飛快的奔過來:“堂姐,堂姐。”

蘇綰顧不得理會湖岸邊的別人,只管領着雲蘿去尋找蘇瀅雪。

待到她一走,那一直隱在人羣中的蘇明月,朝着身後的蘇瑤使了一下眼色,蘇瑤心領神會的閃身便走。

而在蘇綰尋找蘇瀅雪的時候,蘇瀅雪主僕二人卻被人攔住了去路,這攔住蘇瀅雪去路的帶頭之人,着一身火紅的錦繡羅裙,那火紅的顏色映襯得她膚若凝脂一般潤滑,眉眼說不出的俏麗,這女人蘇瀅雪是認識的,乃是靖王府的小郡主,蕭煌的妹妹雲夢郡主蕭蓁。

蕭蓁身爲靖王府的郡主,不但身份尊貴,而且長相又出色,平時到哪裏都受到別人的寵愛,所以她一向囂張霸道,不過她雖然囂張霸道,但是卻很喜歡自己的哥哥,而且很聽蕭煌的話。

在蕭蓁的眼裏,自己的哥哥是天下間最出色的男人,沒有人比得上他,他要娶也該娶一個獨一無二的女子爲妃,至於蘇瀅雪,蕭蓁直接的冷笑了,臉上濃濃的譏諷。

“就你,還想嫁給我哥哥,你算個什麼東西?”

蘇瀅雪臉色更白了,此刻她的臉就像透明的白紙,一點血色都沒有,看着四周那一張張譏諷的笑臉,她恨不得自己鑽進洞裏纔好,此刻的她真的後悔了,後悔不該來參加今兒個的賞荷宴。

她沒事要對蕭煌動心做什麼,那個男人分明是惡魔,他明明把玉佩送給了她,又對她溫柔輕笑,可是事後輕輕的一句話,卻把她打入了地獄,爲什麼,她倒底什麼時候得罪了他,他要這樣對待她。

若不是他把玉佩送給她,讓她起了心思,他那樣的人物,她是斷然不敢宵想的。

蘇瀅雪心中怨念不已,眼裏忍不住溢滿了淚水,此刻的她不但狼狽,而且看上去可憐楚楚。

不過靖王府的小郡主蕭蓁卻不吃她這一套,冷冷的譏諷道:“把你的眼淚收起來,你那小白蓮花的樣子使給誰看呢,我們這裏又沒有男人,你使也沒用。”

蘇瀅雪努力的收斂起眼裏的眼淚:“雲夢郡主,我沒有一一。”

蘇瀅雪的話沒有說完,有人從外面走了進來,冷哼道:“蘇家的人都這麼不要臉嗎?”

幾個人擡頭望過去,看到從圈子外面走進來的人,是丞相府的趙玉瓏,趙玉瓏現在看到蘇家人就生氣,厭惡至極的走到蘇瀅雪的面前,冷冷的譏笑道:“就你這樣的還想嫁給靖王世子,你算是哪根蔥啊,下作的東西,連自己的身份都認不清。”

蘇瀅雪逼回去的眼淚,生生的被氣了出來,因爲太傷心,所以忍不住哭了起來。

可惜周圍沒人同情她,不但如此,還個個冷笑的望着,趙玉瓏擡手便朝着她的臉上扇去:“你哭什麼哭,以爲哭兩聲就沒事了嗎,不要臉的東西。”

琴兒一看自家小姐捱打,趕緊的上前護着;“不要打我們家小姐。”

趙玉瓏冷笑:“把這賤蹄子給我拉出去打。”

趙府的丫鬟便衝過來打琴兒,別的人起鬨,你推我搡,一時鬧成一團。

蘇瀅雪在這裏被人欺負,蘇綰還在另外一邊找蘇瀅雪,不過找了一圈後沒找到蘇瀅雪,倒是看到了五小姐蘇瑤攔住了她的去路。

“大姐姐,你找什麼?”

蘇綰一看到蘇瑤便眯起了眼睛,蘇明月把蘇瑤這個蠢貨帶來,其心不言而喻,分明是找機會算計她的,所以她要小心些纔是。

蘇綰瞪着蘇瑤:“讓開,我要找瀅雪堂姐。”

“瀅雪堂姐回去了,你找她做什麼,大姐姐你還是和我說說話吧。”

蘇瑤一把拉住了蘇綰,不讓她離開。

蘇綰一看她的神色,分明是別有古怪的,她和蘇瑤的關係沒有那麼好,她往常看到她可是一臉不喜的,這會子怎麼這麼好要和她說話,她想幹什麼?

蘇綰盯着蘇瑤,蘇瑤被她盯得有些慌神,而且她眼睛有意無意的瞄向湖邊,蘇綰一驚,飛快的望過去,便看到湖岸邊有水泡冒上來,分明是有人在水下,蘇綰的臉色飛快的暗了,有人躲在水下侍機報復她嗎?不過這麼長時間沒動靜,這人怎麼憋得住?蘇綰正想着,忽地想到另外一種可能,蘇瑤推人下水,然後待會兒栽髒陷害給她。

她如此一想,飛快的朝着四周張望,還真沒看到周圍有什麼人,只遠遠的有些人在湖岸邊說話,並沒有注意到她們這邊,所以說蘇瑤推人下水了,她推了什麼人下水了?

蘇綰臉色難看的朝着暗處一直跟着她的晏歌命令道。

“晏歌,立刻下水去救人?”

晏歌聽了二話不說咚的一聲跳進了湖邊。本小說手機移動端首發地址:

湖岸上,蘇瑤的臉色變了,緊張的盯着湖下,心裏忍不住怒罵這傻子,她是怎麼發現有人被她推下湖的,這個死傻子,真是壞事,這被她推下水的人不會真的被救上來吧,還有傻子身邊怎麼有人跟着的。

蘇瑤心裏想的,臉色卻已經變了,緊抓着蘇綰的手朝着四周大叫起來:“來人啊,不好了,有人被推下水了,有人被推上水去了。”

蘇瑤天生大嗓門,她一叫,四周很快有人奔了過來。

這時候晏歌已經把水下的人給救了上來,蘇綰掉首望去,便看到被救上來的人竟然是一個孩子,一個生得十分俊秀的六七歲的孩子,只不過此刻他雙眼緊閉,一點反應都沒有,明顯的有些危險。

蘇綰想也沒想,從蘇瑤手裏掙脫開來,撲過去一把抱住那孩子,立刻給他急救,玉雪銀芒悄無聲息的扎進他的穴位,然後她用力的按壓孩子的胸,把他喝進去的水給按壓出來,外人看來,蘇綰是對着孩子又壓又打的,那些趕過來的人,個個臉色不好看。

這傻子連一個小孩子也不放過,真是太過份了,有人問蘇瑤:“這是怎麼回事?”

蘇瑤捂住嘴巴,一臉慌恐的搖頭,似乎極害怕不敢說似的,但她的一雙眼睛一直瞄着蘇綰。

有人發現了她這樣的神情,便大膽的猜測起來:“這小孩子不會是蘇家這傻子推下去的吧?”

武俠之這個男人有點壞 蘇瑤立刻搖頭:“我不知道,我什麼都沒看見,我沒看到我大姐姐推人下水。”

這話說的分明是肯定了小孩子就是蘇綰推進河裏的啊。

四周很多人變了臉色,個個怒不可遏的開口:“這傻子真是好大的膽子,竟然膽敢如此膽大妄爲?”

“是啊,這裏是安平候府,她竟然膽敢在安平候府動手腳。”

人羣中有人認出了小孩子是誰,不由得驚呼出聲:“不好,這小孩子不是裴家的裴歡嗎?”

“真是裴歡啊,這下裴夫人得傷心死。”

四周鬧成一團,蘇綰望着自己膝蓋上的小孩子,經過吐水,又被她銀針扎穴之後,他的氣總算緩過來了。

幸好她及時的發現啊,要不然這小孩子定死無疑。

蘇綰鬆了一口氣,才聽到四周的指責聲,纔想起是怎麼回事?

蘇瑤這個賤人竟然把人推下河,然後栽髒陷害她,本來她還以爲蘇瑤只是蠢,沒想到她不但蠢,竟然還如此喪盡天良,自然她如此喪盡天良,那她就讓她知道知道做壞事的人會有什麼樣的下場。

蘇綰心裏想着,手指一動,一枚玉雪銀芒扎進了小孩子身上的穴道,暫時的封住了他的氣息,此刻的他看上去就像沒了氣一般。

人羣之外,內閣次輔夫人裴夫人得到了消息,跌跌撞撞的從人羣外面衝了進來,人未近前,便撕心裂肺的叫了起來:“歡兒,歡兒。”

裴歡是裴夫人四十高齡生出來的孩子,所以極是寵愛,而裴歡雖然被寵愛,卻十分的懂禮貌,一直很受別人的喜愛。

今日他之所以一個人到處轉悠,而沒有多少人跟着,乃是因爲裴家和安平候府是姻親,安平候府的先夫人乃是裴家的姑娘,葉小候爺和裴歡是表兄弟,裴歡經常在安平候府玩,就跟自家一樣,所以裴家的丫鬟婆子就沒怎麼在意,沒想到現在裴歡卻在這樣的地方被人害了。

裴夫人連死的心都有了,從人羣外面撲進來後,一把推開蘇綰,抱住了自個的兒子,失聲哭起來。

“歡兒,你醒醒,你醒醒。”

這時候圍觀的人越來越多,連安國候府的人都驚動了,廣陽郡主和蘇明月兩個人一走過來,便有人告訴她們這裏發生的事情。

廣陽郡主還沒有說話,蘇明月就好像逮到什麼天大的把柄似的尖叫起來:“大姐姐,你瘋了,怎麼對裴小公子做出這樣的事情呢。”

什麼都不問便認定了蘇綰的罪名。

人羣之中的蘇綰撇了撇嘴角,還真是她的好姐妹啊。

蘇綰正冷笑,蘇明月又瞪着蘇綰數落起來:“往常你在家裏發瘋打人就罷了,怎麼跑到安平候府還敢動手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啊?”

蘇明月的話一落,四周的人紛紛明白過來,原來是這樣,這蘇家的傻子在安國候府就會發瘋打人,難怪會把裴小公子推下河去。

“她這樣一個傻子,什麼人把她帶進了安平候府?”

“是蘇家那位花癡大小姐帶進來的。”

“蘇家怎麼淨出這些下作的東西。”

說什麼的都有,廣陽郡主的臉色有些不好看,必竟人家說的是安國候府,連帶她們也說上了,不由得臉色難看的瞪向了蘇瑤,沉聲喝問:“蘇瑤,倒底發生了什麼事?”

“回母親的話,大姐姐她和裴小公子不知道爲了什麼吵了起來,大姐姐她一怒便把裴小公子推下了水。”

蘇瑤的話一落,裴夫人就像瘋了似的朝着蘇綰尖叫:“你個傻子爲什麼要推我家歡兒下水,你賠我歡兒的命來,今日我拼了這條老命也要替我家歡兒報仇。”

裴夫人話落,蘇綰身後立着的晏歌,臉色立刻黑了,此時的她周身還溼漉漉的呢,而且蘇綰有沒有推裴小公子下水,她不知道嗎,她一直跟在她的身後呢。

晏歌沉聲開口:“裴夫人,你莫要胡言亂語,蘇小姐沒有推你家公子下水?”

晏歌一說話,四周不少人就看到了她,不由得交頭接耳的議論起來,大都好奇晏歌的身份。

人羣一邊,蘇瑤聽了晏歌的話,不由得緊張起來,然後她趕緊的指着晏歌說道:“她是我大姐姐的下人。”

“原來是下人,難怪幫助她說話。”

“自然是一起的,她說的話當不得真。”

晏歌聽了四周的話,忍不住火大,便待要發作,卻接受到蘇綰望過來的眼神,雖然蘇綰什麼都沒有說,可是晏歌卻有一種感覺,蘇綰那眼神好像讓她不要說話一般。

晏歌便安靜了下來,靜觀其變,總之她是不會叫蘇小姐吃虧的,否則世子爺知道了,肯定會責罰她的。

這裏的情況早驚動了大長公府裏的人,大長公主領着幾個貴婦急急的趕過來,葉小候爺聽到稟報,整張臉都黑了,趕緊的起身過來,靖王世子蕭煌等人聽說發生的事情,也跟着葉小候爺一起過來了。

一時間來了很多人,裏裏外外的把湖岸邊包圍住了。

大長公主今年已經快七十歲的高齡了,不過身體很康健,行步俐索,人未走近,臉上便佈滿了怒意,要知道今日這些人可是她請來的客人,尤其是裴歡還是葉廷的小表弟,沒想到竟然在安平候府遭到了毒手,以後裴家還和他們安平候府和好如初嗎?即便裴家不責怪,只怕心裏已生了縫隙,這該死的混帳東西,竟然膽敢在安平候府做出這種事,這是直接的不把她當回事嗎?

先前已經有候府的下人把這邊的情況稟報給大長公主了,所以大長公主知道推裴歡下水的是安國候府蘇家的傻子,這傻子竟然跑到安平候府來害人,真是可惱。

大長公主一走過來,人羣自動分了開來,讓出一條道來,只見人圈中間,裴夫人抱着裴歡撕心裂肺的哭着,她一看到大長公主走過來,便絕望的哭叫着。

“大長公主,你可要給臣婦做主啊,歡兒他,他竟然就這麼死了,這讓做孃的我還怎麼活啊?”

大長公主看到裴夫人懷裏的裴歡,確實一動不動的一點氣息都沒有,分明是已經死了的。

大長公主的臉立刻布上了狂風暴雨,陡的朝着人羣之外叫起來:“安平候府的護衛何在?”

人羣外面有護衛隊長應聲而進,沉穩的報拳:“屬下在。”

大長公主怒指着蘇綰:“把她給本宮押起來。”

“是,”護衛隊長閃身直奔蘇綰的身邊,恰在這時,兩道聲音同時的響起來:“等一下。”

衆人飛快的望過去,便看到開口的竟然是靖王府的世子蕭煌和惠王蕭擎。

大長公主一看自家的兩個侄兒開口,便一揮手讓護衛隊長退下,然後她望向蕭煌和蕭擎;“怎麼了?”

蕭煌如同雕塑般俊美的五官上攏上了淺淺的溫融,緩緩的開口:“姑姑先不要着急抓她,還是先問問她是不是她推的,以我對她的瞭解,她不是個心狠手辣的人。”

璨璨有一雙世界上最明澈的眼睛,任何的污濁在她的眼裏都化爲清明,所以有這樣一雙眼睛的她,絕對不會做出這樣喪心病狂的事情,他相信她。

蕭煌說完,蕭擎點頭,認同蕭煌的話。

“沒錯,姑姑還是先問問她,她有沒有推,我也相信她不是那樣心狠手辣的人?”

蕭煌和蕭擎的話一落,四周不少名門貴女的臉都變了,要知道蕭煌和蕭擎兩個人可不是尋常人,他們一個是皇帝面前的寵臣,一個直接是皇子,還是前太子,雖然蕭擎眼下被廢,可他依舊是皇上眼面前的好皇子,而且蕭擎一向溫潤如玉,頗受各家閨秀的歡迎。

沒想到就是這樣兩個出色的男子,竟然一起出聲爲蘇綰說話,還個個表示相信她不是那樣心狠手辣的人。

人羣中多少人咬碎了牙齒,不過卻沒人敢說話,衆人一起望向大長公主。

大長公主沒有開口,裴夫人卻臉色難看的吼叫起來:“不是她,又是何人推我的兒子入水的,我兒子好好的怎麼會落水。”

裴夫人說完,葉廷葉小候爺開口了:“舅媽,你稍安勿燥,聽聽蘇家這位小姐怎麼說,舅媽你放心,若是真的是她推的表弟,不管是誰護着,今日我都不會放過她的。”

葉廷平常很寵這位小表弟,沒想到現在小表弟竟然就這麼死了,葉廷的傷心不比裴夫人差多少,所以此刻的他十分的火大,說出口的話也十分的嚴厲,話底的意思清清白白的告訴所有人,若是今日推裴歡入水的人是蘇綰,不管誰護着她都不行,即便蕭煌護着她都不行,蘇綰必須替裴歡抵命。

葉小候爺的話落,人羣中的蘇明月忍不住勾脣笑了起來,事實上之前她只不過讓蘇瑤身邊的媽媽提示蘇瑤,好好教訓教訓蘇綰,她的本來意思是讓蘇瑤把蘇綰推進湖裏去,出出洋像,沒想到蘇瑤竟然幹出這麼大的事情來。

不過這樣也不錯,就讓葉小候爺殺了她,以後她也就眼不見心不煩了,至於這小賤人手裏的嫁妝,她們得不到,德妃和襄王殿下也別想得到。

蘇明月想到襄王蕭磊,忍不住四下尋找,想看看襄王殿下現在在什麼地方,不過望了一圈後,並沒有看到襄王殿下的身影,蘇明月的嘴角忍不住撇了撇,這個男人可真是無情,這樣的人根本不配她喜歡。

蘇明月冷哼,人羣最前面的大長公主已經冷着臉問蘇綰的話:“蘇小姐,本宮問你,裴歡是不是你推進湖裏去的。”

蘇綰擡眸望向大長公主,堅定的搖了搖頭說道:“我沒推,我在找我堂姐。”

蘇綰說完,大長公主眉蹙了起來,再開口道:“你說你沒推,那你能證明沒推嗎?”

晏歌立刻叫道:“我能證明。”

人羣裏有人叫道:“她是蘇小姐的人,說的話作不得數。”

大長公主望了晏歌一眼後,又說道:“除了她之外,還有誰能證明不是你推的,這裏就你沒有別人,歡兒就在你身後的湖裏,你說誰能越了你推他入湖。”

蘇綰飛快的說道:“這裏又不是隻有我一個。”

她話一落,四周的人議論起來,然後有人想起什麼似的望向了人羣中的蘇家五小姐蘇瑤。

蘇瑤的臉一下子變了,尖叫着指着蘇綰:“大姐姐你不要血口噴人,我一過來就看到你推人下水,我不知道你推的是誰,所以叫了起來,現在你竟然說我推的。”

蘇綰望着蘇瑤,搖頭說道:“我沒說啊。”

大長公主望了望蘇綰,又望了望蘇瑤,眼睛不由自主的眯了起來,這蘇家兩姐妹是怎麼回事,不會把內鬥鬥到她的安平候府來了吧。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