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衆女齊聲喝彩,只有楚雲暖和馬萌萌沒有就和,但看向衆人的眼神也有了火花。

2021 年 1 月 29 日By 0 Comments

夜晚終於還是來臨了,任何人的期盼也無法阻止它的腳步。

海島上面人很多,卻沉寂一片,大家都興奮又害怕地等待着那一時刻的到來。

流星雨是一種有成羣的流星看起來像是從空中的一點中迸發出來,並附落下來的特殊天象。

一些流星體體積較大,在大氣層中來不及全部燒爲灰燼,落到地面即爲隕石。

而這也是蘇南和所有人最擔心的事情,如果進入大汽層的以後無法化爲灰燼,將會是一場巨大的天災。並且外星來客的登場方式,和模樣誰也不知道,讓人防不勝防。

想這些也沒有用,十一點多,所有人都來到海邊,靜靜地等待最後時刻的到來,只有蘇南身邊的女人,只有開心與興奮,絲毫沒有被外事所影響。

雖然她們對這麼多人在這裏也很好奇,但是習慣於不管男人的事情的她們,沒有過問,她想相信這麼多人在一起,任何事情都可以應付。

時間越來越近,氣氛卻是越來越緊張,歡樂的衆也感覺到氣氛不對,安靜了下來,紛紛面面相覷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金雅茹拍了拍了拍蘇南,輕聲問道:“南,怎麼會事啊?”

蘇財搖搖頭,不想破壞他們歡快的心情。

金雅茹見蘇南不肯說,無奈對衆女搖搖頭,表示自己這個大姐也沒有辦法了。

過了一陣,蘇南見衆女沉默,心情不佳的樣子,這與自己的初衷背道而馳,無奈之下,蘇南招招後,示意大家圍到一起,然後小聲地說道:“大家都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對不對,本來不想告訴你們,怕影響你們遊玩的心情,可沒想到不說反而讓你們不開心,既然這樣,那就告訴你們好了。你們一定保證,無論發生什麼事情,你們都不要害怕,要相信我,一定可以讓大家平安快樂地生活下去的。”

衆女都紛紛點頭,包括馬萌萌和楚雲暖,一旦有事情發生,她們肯定是會站在蘇南身邊的,哪怕是死。

蘇南慢慢地開口說道:“到今天,我就把所有事情,都告訴大家吧。”說完把小智從空間放出來,放到腿上,繼續說道:“大家都見過它,但是知道它來歷的,卻沒有幾個,它其實是一隻來自外星球的高智能生物。”

衆女沒有吃驚,因爲都迷糊着,沒有反應過來。

蘇南也知道這個要消化,等了一下,終於在衆女想要大叫的時候,及時阻止了,然後繼續說道:“我的人生,從它的到來,發生了變化,這纔有了這半年的種種事情發生,而有了今天的成就。”

衆女雖然還是在再聽,但目光都放到小智上面,附近的更是伸手去摸了一下,感覺今天與以前的手感都要好上很多。

蘇南繼續說道:“今天會有一場流星雨,但卻不是普通的一場流星雨,其中會有外星來客降臨地球。”

“什麼?”衆人終於無法安靜了。

蘇南擺擺手,讓她意識到不能大聲,然後說道:“我們現在是爲了迎接這些外星來的客人,它們會給地球帶來什麼,目前還不知道,但結果不容樂觀。”蘇南沒有敢把小智的分折說出來,如果讓人知道了這些人多數是因爲小智而來到地球,那對蘇南和小智來講,會是滅頂之災,地球將再無二人容生之地。

衆女聽這樣說,雖然好奇,但還好沒有太過害怕,因爲在她們的意識中,外星人,那就和小智一樣,因爲她們就見過小智這一個外星人而已。

衆女都來到小智身邊,黃瑩先開口說道:“小寶貝,來姐姐抱抱,沒想到你還是個外星來的呢,好厲害的樣子。”說完就伸手想去抱小智。

可這個時候,誰也不講什麼大小了,個個都爭着想要與小智親近一下,黃瑩的小手被芙莉抓住,只見她笑着說道:“姐姐,你見過好多次了,我只見過一次,讓我先抱吧。”

“不行,我一次都沒有見過,讓我先抱。”徐琳擠了過來。

然後一個接着一個,沒有一個想要相讓了。

蘇南可不想這種事情發生,要鬧起來可就不好了。乾脆把小智收了起來,說道:“好啦好啦,我們還是等着看流星雨吧,想要和小智親近的話,等回去以後,慢慢親近吧,有的是時間。”

蘇南發話了,衆女也只好安份下來,南宮薇薇往蘇南身邊蹭了蹭,沒有吱聲。

蘇南會意地一把抱過她,笑着說道:“放心吧,哥答應的事情,不會食言的。”

南宮薇薇被調侃,擡手就給蘇南一拳,說道:“你少來,我是爲了和小智親近,才讓你佔便宜的。”嘴上總也是不會服軟的。

衆女都很瞭解這個丫頭,理解地笑笑,一起望向天空,靜等這特殊的時刻到來。 時間越來越近了,衆人都不約而同地望着天空。

深藍色的天空中佈滿了璀璨的星星,突然天空滑過一顆流星,流星拖着長長的尾巴,悄無聲息地落在空曠的原野中。

緊接着,拖着長尾巴的星粒,突然從黑夜裏冒出,又以極快的速度墜落,瞬間消耗了能量,美麗轉瞬即逝。

衆女彷彿已經忘了記外星人的事情,被眼前美麗所吸引,有的用手機錄像,有的乾脆不停地按着快門,想要留住這個瞬間。

驀然間,一顆巨大的流星劃破了夜空,像是誰用一把碩大的刷子在天空正中狠狠地刷了一把,擦出了無比奇異的光芒。

蘇南一驚,來了嗎?

果然,這道光芒並不像其他流星劃過的痕跡那樣瞬間即逝,而是在天空停留了好一會,才一點點地融化到夜空裏。

這是什麼情況,沒有人知道,突然,一聲巨響在離蘇南所在的海島不遠的地方,那動靜彷彿一顆***爆炸一般,海浪被拋起二三十米高,直直地向海島捲了過來。

蘇南急忙精神力全開,護住衆女,然後大喊,大家快走,往沒海島中間跑。

幾女也很快反應過來,相互幫忙,一起往海島中間跑去。

事情發生的非常突然,海邊四處都有各大門派和四大家族的弟子,有一部分還來不及反應,就被捲到了海里,生還無望。

好在大家都反應很快,急忙組織防備和撤退,才把損失降到了最低。

很快,大家聚到海島的中央,蘇南看着大家狼狽的樣子,站出來高聲說道:“大家都沒有事吧?”

華安首先站了出來,說道:“損失了幾名弟子,各家都差不多,這是什麼情況,不是海嘯吧!?”

蘇南搖搖頭,看了看已經退下去的海浪,說道:“應該是他們來了,這應該是他們掉落在海里引起。”

“掉在海里?他們不至於無法順利登陸吧!”有人奇怪的問道。

蘇南搖搖頭,說道:“不要小看他們的實力,無論如何,我們都要小心爲上。現在,大家在這裏做好防禦,我準備前去事發地點看一看。”

黃宗馬上站出來說道:“小子,我跟你一起去吧!”

蘇南點點頭,拒絕了其他要跟上來的人,然後對南宮臨雲說道:“南宮伯伯,島上的事情,就拜託你了。”

南宮臨雲點點頭,說道:“小心點,小子。”

幾女聽到蘇南要去,紛紛要求同去,蘇南可不能帶着這麼多人,安慰道:“我只是先去查探一下的,回頭有什麼事情,我們一起面對,這樣可以嗎?你們現在就乖乖在這裏呆着,等我回來,啊!”說完也不等她們再說,跟黃宗招呼一聲,坐快艇向聲音發出的地方而去。

雖然現在已經沒有動靜,但蘇南和黃宗還是憑記已找到了剛纔事發的地點。

海面一片平靜,蘇南和黃宗分別用精神力往海下探去,可仍然沒有任何發現,當然,他們的極限也只達到一百米左右。

“你怎麼看?”黃宗開口問道。

蘇南想了想,說道:“如果是一顆很大的星石掉進了海里,一樣可以造成這種效果,現在無法確認,是否真的來了外星客人。”雖然蘇南嘴上這樣說着,但偷偷已經詢問了小智,有沒有什麼特殊的感覺。

小智趴到般沿,望着海面,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那我們現在該如何處理?”黃宗再次問道。

蘇南皺眉想了想,說道:“對這裏進行監控吧,爲了防止對方突然襲擊,調動空中和衛星的力量吧,船隻就不要靠近了,所有船隻這片海域禁行。同時,支會臨國,共同應對這件事情吧,畢竟這個時候,不只是我們一個國家的事情。”

黃宗答應下來,兩人返行。

返行途中,蘇南見小智一直沒有任何表示,來到它身邊,問道:“什麼情況?”

小智緩緩說道:“來了。”

“來了?是他們來了嗎?”蘇南問道。

小智點點頭,說道:“是的,我清楚地感覺到了它們的氣息,它們一定就在這片海里。”

“那你知道它們是什麼人,能力如何?”蘇南問道。

小智點點頭,又搖搖頭,說道:“我只能感覺到其中一個人,那個人,就是化成灰我也認識,就是他帶人闖進了我們星球最後的領土,在我眼前殺死了我最親愛的家人。沒有想到,他也從一百年以後回來了,不過看樣子,他是回到了自己的星球,卻仍然對我念念不望,終於還是找到這裏來了。”

蘇南皺起了眉着,聽小智的話這個傢伙非常厲害的樣子,不過好消息就是他回到百年前的話,那其它人應該不至於跟他一樣,全是未來人氏,相對也好應付一些。

“你知道他都有些什麼能力嗎?”蘇南再次問道。

“不知道。”小智不肯再說。

蘇南也無奈,不過現在情況已經知道,具體怎麼搞定這些人還不知道,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這些人已經被確定爲敵人,而且就在這個海底,現在要做的就是如何找出他們,然後消滅他們。

回到海島,黃宗負責聯繫國家支援,蘇南把大家聚到一起,然後說道:“經過我和黃叔的查探,已經確認,我們的客人已經到了。不知道什麼原因,他們住到海底去了,什麼時候能夠上來不知道,只知道他們的來意很不好,大家做好戰鬥準備吧!”

衆人紛紛低語,後退的路被蘇南給斷掉了,要做的,只能戰鬥才能徹底解決問題!

雖然外星來客已經到了,可是卻躲到了海底,讓蘇南也無奈,原來準備主動出擊的,可現在也沒有辦法了,只好再一次讓大家回去休息。

與衆女回到帳蓬,然後把小智放了出來,因爲他知道如果不這樣的話,這些妹子會把自己煩死的,有了小智就不一樣了,她們有問題也可以找它。

樂的輕鬆的蘇南走了出來,因爲黃宗來了。

“海陸空三軍同時出動,陸軍負責封鎖海岸線和禁航,空軍負責偵察,海軍派出了潛艇,去海底摸底去了。”黃宗對蘇南說明了國家的決定。

蘇南點點頭,雖然對海軍的行動有些無奈,怕他們有危險,但也沒有辦法阻止,有時候明知道是死,也得上。 兩天過去了,那片海域還是沒有任何動靜,但世界各國都已經紛紛行動起來,紛紛派出相關人員以及部隊過來想要加入。因爲一個消息不知道被誰傳了過去,那就是這一次的外星來客,他不是人,而是一塊巨大的稀有礦石,誰都想來分一杯。

蘇南更加頭痛了,這些人都打着幫忙的幌子,一個個都是想來撈好處的,尤其是相鄰的那個島國,甚至把這個認爲是他們國家的東西,要求蘇南的人退出去,由他們來保護。

蘇南原本是想讓他們去好了,先去當然是先倒黴,可爲了大局,爲了第一時間扼制事態的發展,這個口無論如何也不能鬆。命令所有部隊一級警戒,把他們統統攔在外面,誰要是不服,就幹他丫的,一時間氣氛緊張起來,大有一觸及發之勢。

最後鄧老傳來消息,要求蘇南與幾個大國協商解決,共同應對,以免造成內亂。

無奈之下,蘇南下命令,讓外圍放各國代表進來,進行協商。

很快,各國代表陸續來到海島上面,好吧,蘇南又看到了熟人,居然其中有芙西和一直跟在他身邊的那個酷男。

蘇南心想膽子不小,你這不是自己找上門業嗎?一揮手,就想要人拿下她們。

芙西能來,當然也做好了萬全準備,見蘇南的動作,馬上開口說道:“嗨,蘇南帥哥,可別衝動,我現在代表美利堅合衆國,前來與蘇南先生協商解決這次外星事件的,蘇南先生這是準備幹什麼呢,向我表示歡迎嗎?”

蘇南一頓,知道不能當面下手了,把揮手改成招手,笑着說道:“芙西小姐誤會了,這是我們中國人的禮節,向你把招呼呢,前段時間芙西小姐才從北京離開,難道這麼快已經忘記了嗎?”

“呵呵,怎麼會忘記了呢!親愛的蘇南先生,很榮幸與你又見面了,相信這一次,我們一定可以相處的非常愉快。”芙西仍然不爲所動,彷彿前陣子的狼狽與她無關。

“裏面請。”蘇南讓人帶她們進去,然後與其它國家的人也見過禮以後,這才進了大廳,爲了這次事件,特意調了一個工兵連過來,搭建了幾個簡易房屋。

依次坐下,蘇南開口說道:“歡迎大家前來,共同處理這次事件,在這裏,各位可以暢所欲言,想說什麼就說什麼。”說完右手一攤,示意大家可以發言了。

芙西第一個開口:“蘇南先生,我代表我們國家向你提問,這一次事件,貴方的解釋是什麼?這片海下面,到底隱藏着什麼東西?”

其餘的人也紛紛響應,這是他們最關心的事情,也是他們前來的目的。

蘇南盯着芙西看了良久,怎能不知道他們的想法,站起身來,在廳裏慢慢地走了一圈,故作思考狀,那嚴肅的表情,讓氣氛一下子緊張起來。

蘇南要的就是這個效果,見大家都神經緊繃,這才笑着說道:“這就是今天要和大家討論的事情,兩天前的流星雨,突然引起海嘯,可以確定,這裏掉下一個東西,具體是什麼東西,相信大家都在衛星圖上有一個大概的印象,我也不多作解釋了。現在我們討論的主題是,如何進行海底探測以及打撈工作。”

這個是個感興趣的話題,所有人都希望可以得到實質性的東西,而這就是最關鍵的一步了,能夠下海,纔有機會。

衆人紛紛給出意見,但都是大同小異,意思就是積極參與,願意出人出技術,下海一探。

蘇南暗暗一笑,你們想死,那就成全你們。

剛要同意,有人開口了:“蘇南先生,我是大和國的代表,這次就這次事件的主導權向貴方提了異議,這片海域屬於我們國家,所以這一次打撈工作,必須由我方來主導。”

利益面前,果然要打架,這是蘇南猜得到的,如果不跳出來就算了,既然你要跳,那就不好意思了。

蘇南來到他身邊,看着他矮小的身板,眯眼說道:“先生怎麼稱呼?”

“大島順一郎。”那人站起身來,仰頭說道。

蘇南點點頭,笑着說道:“那大島先生的意思是?”

“你方馬上從這裏撤離,由我方全權接手。”大島順一郎神態傲然地說道。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