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衛蘭兒氣的跳腳,只是又不敢發怒,畢竟自己沒有修為。可偏偏衛三長老還當她不存在,也不來救她!

2020 年 11 月 16 日By 0 Comments

衛蘭兒此刻可謂是恨透衛三長老了!

衛蘭兒是「風光」了,只是蘇七月的時間可沒有那麼好打發!

「加一間鋪子。」蘇七月淡淡開口,依舊是那讓人聽不清原來的嗓音的聲。

只是顯得很自然,並不突兀。

彷彿她就是一名整整的美男子一般。

也正是這一句話的落下,眾人才靜了下來。

衛蘭兒見對方依舊要和自己爭,也不顧方才的醜樣了,忍不住道:「加一間別院!以及所有衛家分支大院和其名下資產!」

眾人聞言也驚訝起來,只不過這回不是因為衛蘭兒敢跟貴賓包廂的大人對抗,而是衛蘭兒出的價格!

分支的大院加邊城的所有鋪子不說,畢竟邊城的東西不是很值錢。

可所有分支的大院加分支資產,那可就難說了!

畢竟芝麻再小,也是錢財,何況是那麼多芝麻堆積在一起,壓根不小於衛家在京城所有的鋪子吧? 再說,衛蘭兒的籌碼還有京城六間鋪子,一間別院,以及御賜豪宅!

御賜是什麼概念?!就是皇帝親自給的!

沒想到衛蘭兒為了一顆黃階靈藥,居然把皇帝御賜給自己的豪宅也給讓了出去。

畢竟讓了豪宅,等於收回她縣主的位置啊!

眾人驚訝之餘,蘇七月也笑了:「看來姑娘很在意這一顆靈藥?」

「是!」衛蘭兒斬釘截鐵的道。

廢話,有了生肌靈藥就有了「清白」,只不過衛蘭兒是不會把這事說出去等我,只能用著急的表情述說這顆靈藥對自己很重要。

蘇七月自己也是知道衛蘭兒為什麼要那一顆靈藥的,看衛蘭兒的表情,也知道她已經沒有能力付出衛家其他的東西了。

於是蘇七月道:「那這靈藥就讓給你吧!」

蘇七月嘴裡說的大方,心中卻已經是偷樂了!畢竟這些鋪子財產,可是到了自己的手上。

衛蘭兒聞言,高興的落下眼淚,道:「謝謝,謝謝!」

貴賓包廂內某小鳳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

它這主人也太腹黑了一點吧!坑了對方還讓對方對她千恩萬謝!

嘖嘖嘖,主人是什麼時候在腹黑這條路越走越遠的呢?

明明自己記憶中的主人都是殺伐狠絕的啊!

小鳳不明白,蘇七月也不會給她答案。

暗暗的罵了一聲衛蘭兒蠢貨,小鳳便回到主人懷裡求撫摸。

只是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你又不是貓,撫什麼摸?!」蘇七月毫不猶豫的拒絕了小鳳的請求,並把小鳳丟進了空間。

「啾啾!」小鳳不悅!

小鳳不高興!分散十萬年主人也不抱自己!

小鳳要討厭主人了!不理主人了!

蘇七月見此,依舊無動於衷。別以為她不知道,它的不悅只能維持三秒鐘!

蘇七月不再開口,外面也是很安靜。

最終,還是由紅袖打破了這一刻尷尬的靜——紅袖道:「恭喜衛蘭兒小姐,拍下黃階靈藥,現在請衛蘭兒去畫押。」

衛蘭兒點了點頭,隨即去簽訂合同。

而小櫻,則不明白了,問道:「長老,為什麼你不競價啊!由著衛蘭,呃,蘭兒小姐開口?」

衛三長老聞言,捏了捏小櫻的臉,雙手也在小櫻身上遊離,道:「競什麼價,價格太高,估計回去家主就得發火!咱們還是先爽一下。」

說罷,衛三長老便抽出在小櫻衣衫之內的手,抱著小櫻就要去附近的客棧之中去。

衛三長老並不在意讓衛蘭兒去競價,畢竟靈藥在她手中,自己在回京城的路上也是可以截胡的。

別說以前有修為的衛蘭兒打不過自己,現在沒有修為,也諒她翻不出大風大浪。

故而衛三長老才不去競價。

何況無論怎麼競價,都是用衛家的東西!東西沒拿回去給衛家,衛家家主不把他給撕了才怪!

而衛蘭兒競價就不同了,保管靈藥的是她,回去的路上他再動手,拿不回靈藥就不關他的事,而是衛蘭兒的責任!

而且衛蘭兒還讓衛家損失那麼大一筆資產! 哪怕衛蘭兒再得寵,也會讓衛家家主給撕了!當初的衛語嫣不就是一個證明么?

到時,衛蘭兒就是一枚棄子,家主肯定不會追究他保護失責的錯!

衛三長老想的很美,只是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衛蘭兒居然會在畫押之後,直接就把黃階靈藥給吞了!

就連冥天會場的工作人員也想不到衛蘭兒居然會這樣做。

看她,也不像缺胳膊少腿的啊!怎麼吃的那麼急?

只是衛蘭兒可沒有管冥天會場那些人奇怪的眼光。此刻的她感受到大腿內側有一種很癢,很癢的感覺。

癢的她很想脫下褲子去撓。

但是也知道這是受傷后傷口癒合的先兆。

欣喜浮上心頭,衛蘭兒忍不住立即跑回分支,但走到一半卻想起分支大院已經讓她給賣了。

於是,衛蘭兒只能去客棧要了間房間。

隨後立即跑回房間查看自己的那一處。

此刻的她大腿內側已經不癢了,所以她輕輕的把手塞進她那下面的小洞里。

感覺到下面那裡的一陣疼痛,以及那一塊阻礙。

衛蘭兒高興的簡直要飛起。

看來這些錢花的值得,如今她有了「清白之身」,太子肯定不會嫌棄她,看來她的太子妃之位也是不遠了。

因為太過於高興,衛蘭兒忍不住出聲笑了。

龍血戰神 只是不久,衛蘭兒就皺起了眉頭,她如今只覺得經脈也有一些痛癢。

一段時間過後,一陣清爽的感覺襲來,競是修為已經恢復!

衛蘭兒大喜!

手掌聚氣,凝聚出淡淡的橙色玄氣來!

果然,修為不僅一分不少的給補了回來。而且還上升了一點。

看來她果然是有福之人。

衛蘭兒心道。

……

此刻的蘇七月也估計到衛蘭兒會恢復修為了。

畢竟這一顆生肌丸的等級不低。修復被化功散損害的丹田也是可以的。

知道衛蘭兒恢復了修為,蘇七月也不擔心。

因為衛蘭兒修為的恢復,只是生肌靈藥的作用而已。生肌靈藥再能耐,也不是至陰化功散的解藥。

此刻的衛蘭兒,不過是修復了丹田罷了,而經脈依舊被化功散日漸損害。

也就是說,衛蘭兒一輩子,只能停留在橙階。並且再無進一小階的可能!

這樣對衛蘭兒來說,恐怕打擊也是很大的吧!希望有了,只不過她的希望會一絲一絲的抹滅。

最後成為——絕望。

想到此處,蘇七月壞笑的勾起唇角。

很陰險的模樣,但是在君以墨看來,很可愛!

「在想什麼?」站在門口的君以墨溫柔的開口道。

蘇七月回過頭來,有些意外君以墨會出現在這裡,只道:「沒什麼,就是在想為什麼上一次我開口說話他們一個個都沒有那麼震驚,這一回一個個的都開始不敢說話了。」

蘇七月很明顯是在搪塞君以墨,畢竟她總不能告訴對方,自己在陷害別人吧!

只是君以墨卻信了,由於這裡是他的地盤,他自然知道上次拍賣會蘇七月也開口競價下一顆死蛋的事。

於是道:「上一次你拍的是死蛋,別人頂多將你當成敗家子。這一次可是靈藥!那些人自然把你想的很高了。」 蘇七月自然知道是這麼一回事,所以她敷衍道:「噢,那我回去了。」

「怎麼?地契什麼的不拿了?」君以墨好笑開口。

蘇七月白他一眼,要你管!

「我讓夢主管給我送過來也行。」

只是君以墨卻不讓蘇七月走,他霸道的伸出手拉過蘇七月,不顧蘇七月的掙扎,直接把蘇七月拉入懷裡抱著,自己則坐了下來。

然後君以墨在蘇七月耳邊輕聲道:「地契在我這呢!」

原本掙扎的蘇七月聞言,不由得停下了動作,問道:「怎麼會在你這?」

「小沒良心的!」君以墨狠狠咬了一口蘇七月的耳垂,並不回答。

但是蘇七月也可以猜出來。

看他非富即貴的模樣就知道他是這裡的高層,沒準還是主子。

但蘇七月對君以墨也不會有什麼攀金枝的想法,只道:「什麼時候放開我!」

很不舒服!蘇七月內心開口。

其實蘇七月很想對著某人的臉揍下去的,但是,她也知道自己打不過對方,只能硬生生的忍下去。

只是蘇七月的拳頭是忍下去了,眼中的戾氣卻怎麼也壓不下去。

這讓君以墨不禁笑道:「忍不住就別忍。」

被自己的女人打,他也可以接受。

「哼!」蘇七月冷哼一聲,並不開口。

君以墨覺得自己可能是中毒了,不然怎麼會連對方生氣的模樣自己都覺得可愛。

不顧蘇七月的反抗,君以墨就這麼抱著蘇七月。

也不開口說話,就這樣靜靜的抱著她。

直到天快晚了,君以墨才開口道:「小丫頭,我可要回去了。」

「……」

沒有人回答他,君以墨低下頭看了一眼蘇七月,才知道他的小野貓是無聊到睡了。

君以墨無奈的嘆口氣,認命的把蘇七月打橫抱起,然後抱進他的房間裡面。

沒錯,就是某個男人自己的房間!

君以墨輕輕的把她放下床榻之上,小心翼翼的模樣只是怕驚醒了懷裡這個可心的人兒。

只是君以墨太小看蘇七月了,蘇七月壓根沒有醒來。

抽了抽嘴角,君以墨很自然的也上榻休息。

沒錯,就是同一張床!

其實到了君以墨這個修為,是可以不用每天晚上都睡覺的了。此刻的君以墨也根本不困,他只是想多跟他的小野貓呆一會而已。

親了一下某個小女人的額頭,君以墨勾起笑,靜靜的抱著她。

……

蘇七月當然不會那麼早醒,此刻的她壓根不是什麼無聊到睡,而是進入了空間。

雖然她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會對君以墨那麼信任。換了一般人,她是絕對不會進入空間給對方行刺自己的時機的。

只是蘇七月就是相信了君以墨。並且,沒有緣由。

億萬嬌妻:蕭爺,放肆寵 好像他天生就不會傷害自己一般。

而空間之內,小鳳見了蘇七月,第一個反應就是興奮,然後準備過去抱大腿。

只是一秒鐘后,小鳳就想起來自己主人對自己做的惡行,便把小腦袋一扭,不理蘇七月。

蘇七月見此,也像是發現新大陸一般。哎喲,某神獸也開啟傲嬌性格了呀! 只是以蘇七月的高傲是不會做那些討人喜歡的事情的。

所以蘇七月毫不猶豫的忽視了小鳳,盤坐下來鞏固修為。

小鳳見此,只能「啾啾」叫幾聲以宣誓不平心理。

臭主人,也不來安慰安慰我!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