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

被拍了一下的天相,其實也不好受。

茅十八手裏的根本不是磚頭,那可是接近上百斤的鐵磚。

天相被拍的腦袋嗡嗡直響,鼻子都被震出血了。

但好在,他天相銅皮鐵骨,只是受了一點皮毛。

「好傢夥!」

「這腦袋挨槍子恐怕都打不穿吧?」

樓下的花雲毅可是目瞪口呆。

茅十八下手有多狠,他當然最清楚。

只是,他沒有想到這個國師天相的腦袋,竟然硬到跟鋼板一樣,這還是人的腦袋嗎?

「我佛慈悲!」

「混賬東西,膽敢偷襲老衲,老衲豈能容你?」

佛也怒火。

更何況,他天相還是個人?

只見,天相轉身怒喝茅十八,隨後跨步而出,施展不天竺寺的大悲掌印。

掌出如山倒,狂風掃落葉!

天相一掌之威,宛若排山倒海,氣勢滔天!

茅十八神色大變,面對天相一掌,他急忙轉身跳樓躲避。

嘭……!

可茅十八轉身瞬間,掌風已經襲來,震的茅十八口吐鮮血,瞬間從二樓飛出,掉落在院中。

「茅十八?」花雲毅看到茅十八被天相打傷,他雙目如火一咬牙,突然拔地而起,化為烈日從天而降,直奔天相而去。

天相神色一怔。

看火光墜落,如日中天,竟然嚇的他沒敢出手抵擋,瞬間倒退後方。

噗……!

烈焰四射,花雲毅出現在二樓天台,全身宛若被烈火覆蓋,狂暴氣勢極為恐怖。

就連天相,都萌生忌憚,不敢與花雲毅正面交鋒。

「禿驢,拿命來!」

花雲毅暴走開來,怒火就是他力量源泉。

進入暴走狀態的花雲毅,力量驚人,速度快速奔雷。

噗噗噗!

天相被動,面對花雲毅的狂暴狀態,讓他此時屬實吃不消了。

拳拳快如閃電,烈焰之力賦有爆炸被動技能,弄得天相已經是狼狽不堪,全身袈裟破損嚴重。

「佛光普照!」

堅持不下去的天相,急忙動用佛門聖力,一道金光將他籠罩其中,隔絕花雲毅的力量攻擊,形成金剛不壞光環。

噹噹!

花雲毅暴戾已經無法控制,拳拳轟擊在天相的金光罩上,震的裏面的天相口吐鮮血,面色蒼白。

「好傢夥!」

「花雲毅瘋狂起來,居然吊打老禿驢?」

重傷的茅十八,看到花雲毅主控局勢,壓制的天相龜縮不敢露頭,明顯已經快支持不住了。

金光罩一點一點的變淡,內部的天相此時已經是強弩之末,面對花雲毅這種瘋狂的攻擊,他只有死路一條。

轟!

就在天相強撐著時,花雲毅徒然拳力倍增,一拳貫穿金光罩,正中天相胸膛。

「哇……噗!」

天相口吐血濺,瞬間橫飛出去。

噗通!

天相重重掉落摔在院中,一蹶不振。

「死禿驢,看我不弄死你!」

茅十八見天相倒地不起,他手持鐵磚直奔天相而去。

天相面如死灰。

看到茅十八鐵磚迎面落下,他絕望閉上眼睛,「阿彌陀佛!」

「住手!」

就在緊要關頭,突然樓上傳來雷凌的聲音。

即將落在天相臉上的鐵磚,突然戛然而止。

茅十八皺眉,扭頭看向二樓窗枱,看到雷凌站在那裏,他咬了咬牙,不情願的收回鐵磚。

「你回來了?」

花雲毅清醒,看到雷凌出現,他到鬆了一口氣。

「早就回來了。」

雷凌抬手摸了摸鼻子。

在花雲毅吊打天相時,他就已經在房間里。

「大人,這禿驢不聽勸告,還出手傷人,擾大人清夢,應當如何處置?」

樓下,茅十八氣不順,抱拳面向上雷凌,請示處置天相。

雷凌皺眉。

看了一眼茅十八,隨後直接從二樓跳了下來,來到躺在地上的天相面前。

「身為天竺國師,竟然會藐視本帥?」

雷凌臉色陰冷,俯視地上動彈不得天相,隨後瞥視茅十八道:「通知嘉納過來,給本帥一個交代!」

「是!」

茅十八聽到雷凌借題發揮,要向嘉納發難,他抱拳接令,便轉身帶人離去。

「你不是李庭雲!」

躺在地上的天相,咬了咬牙,看着雷凌一口咬定不是李庭雲。

雷凌動容。

天相居然識破自己不是李庭雲,這到讓他很是吃驚。

「你是在說笑嗎?」

「我不是李庭雲,那誰是?」

「還是你挑釁本帥的底線?」

雷凌咬了咬牙,突然笑了起來。

他就是李庭雲,這一點沒人可以否認。

「哼!」

「李庭雲不會傻到明知送死,還會主動送上門。」

「能送上門的就不是真的李庭雲!」

天相冷哼。

他可不是嘉納,連腦子都不會動。

「哈哈……!」

「送死?」

「你覺得我是來送死的嗎?」

雷凌仰天大笑。

越是被人質疑,他越要裝作鎮定。

他不說,就沒人敢說。

天相臉色鐵青。

看到雷凌笑的那麼豪放不羈,這讓他心頭不由一顫。

「雲毅,把國師請到客廳里,好好招待着。」

雷凌含笑轉身,雙手倒背,吩咐花雲毅一聲,直接轉身朝客廳而去。

花雲毅皺眉。

他不懂雷凌的意思。

沒有殺他天相,就已經很不錯了,還要讓他好好招待天相?

……

天還未亮。

扈城大帥府。

茅十八帶着兩名士兵,開着車來到大帥府。

「站住!」

「你們是什麼人?」

「這裏是大帥府,閑人免進!」

茅十八帶人上門,看門守衛同時端槍上前阻攔,一副劍拔弩張的樣子。

茅十八昂頭挺胸,嘴角上揚不屑一笑道:「我是天國大帥李庭雲的人,奉我們大帥指令,前來通報嘉納大帥去一趟。」

「天國大帥的人?」

看門護衛神色一怔,得知面前的茅十八是天國人,各自神色古怪,又不敢太過強硬。

「好!」

「請稍等!」

看門守衛相互對視一眼,最終有人站出向茅十八說了一聲,便迅速沖入大帥府前去通報。

「報……!」

剛剛入睡不久的嘉納,突然聽到門外有人呼喊。

他一聚靈坐起身來。

「大帥?你怎麼了?」

躺在嘉納懷裏的女人,突然被嘉納起身所驚醒,她面露慌張開口問道。

「我能怎麼?」

「你聽到外面有人在喊我嗎?」

嘉納睡意全無。

怒視床上美人一樣,直接翻身下床。

咚咚!

在嘉納剛來到房門時,只聽房門突然被敲響。

「大帥?」

「大帥?門外有人自稱天國李帥派來的人要見你?」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