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見此情形,陰暗血魔就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這小子傷的絕對比自己重,他現在只是在虛張聲勢嚇唬自己,就在陰暗血魔微微鬆口氣的時候,突然覺的自己的身後被一重物擊中,那重物擊中自己後竟又直直的從身體中穿過,在自己的身體上留下了一個可怖的大洞。

2021 年 2 月 2 日By 0 Comments

原來是神龍,這神龍自剛開始被陰暗血魔撞傷之後,就一直都在默默的療傷,他是一邊療傷一邊在等待機會,就算蕭長風受傷的時候他都沒有出手,因爲他知道就算那時出手也不一定可以傷到陰暗血魔。

直到蕭長風找機會擊傷陰暗血魔之後,他才覺得機會來了,所以他就縮成了常人的長度也緊追着陰暗血魔,看到無聲無息出現的神龍,蕭長風知道神龍要出手了,所以他就爲神龍創造出了機會,這才讓陰暗血魔一次受到了重創。

陰暗血魔的身體也真奇特,那麼大的一個大洞,也只是在瞬間就完全的復原了,不過他的元神卻受到了重創,他狠狠的看了看神龍,然後轉頭就化作一道黑影跑了,那速度之快,已經遠遠的超出了蕭長風和神龍的速度。

神龍向着蕭長風道:“怎麼,不追嗎?”

蕭長風搖了搖頭,然後就一頭坐在了地上,小狐狸又是一聲尖叫,然後就又撲到了蕭長風的身邊。

神龍也是一聲長吟就到了蕭長風的身側,緊張得道:“你怎麼樣了?”

蕭長風苦笑了一聲,道:“你們不要緊張,我沒事。” 楊無敵留下兩萬人駐守胡洛城,然後帶着大部隊返回風谷城,慶功宴上,衆將都有分寸,每人只喝了兩碗酒,可是蘇燦喝多了,雲飛更多,結果兩人就醉了,只能由戰無雙開車拉着兩人返回,如果是別人喝這麼多,楊無敵肯定會阻止,可是他見蘇燦跟雲飛的關係不一般,也就沒有理會。

回到風谷城後,雲飛直接被送回房間睡覺了,這一覺直睡到第二天早上,起牀後的雲飛神清氣爽,也沒有喝酒後的後遺症,頭也不疼,雖然醒了,可是雲飛並沒有起牀,躺在牀上想着該怎麼辦,周圍還有四座城在馬其頓軍隊手裏,如果雲飛現在直接去西晉城也不會有太大問題,相信他們也不敢出城阻攔了,胡洛城和那個山谷發生的事肯定瞞不過他們,諒他們也沒膽出來阻攔,只是到了西晉城後,怕這些人在後面作亂,那就不好了。

想定了主意,雲飛立即起牀梳洗,沒吃早飯,直接去找楊無敵。

“楊將軍,我打算把剩下的四座城也搶回來,你的意思呢?”雲飛問道。

“如果還是像昨天那種打發的話,絕對沒問題。”楊無敵信心十足地說道。

“好,那就這麼做,不過我這次帶來的彈藥和**都消耗光了,得等我半個多月,我回去再送一些補給過來。”雲飛說道。

楊無敵在風谷城整軍備戰,現在經歷一場大勝後,第七軍的自信心有了,前幾次都是徒勞無功,總會讓人沮喪和沒有信心,如今重拾信心,士兵的精氣神也煥然一新。

雲飛帶人返回南華城,在路上的時候,遇到趕來的烏廷鋒等人,只好一同帶回去,回到南華城安排人準備軍需物資自不用提,趁這幾天雲飛也打算再造幾個熱氣球,雖然速度慢,但是牢牢霸佔了制空權,對戰爭極爲有利,只是這汽油消耗量太大了,雲飛告訴陶然能不能想辦法使用壓縮的天然氣,當然,一番解釋是免不了的。

離開實驗室,雲飛去找華安,現在的軍隊中沒有專門負責治療的醫療隊,只能靠士兵自己互相包紮,藥品倒是有,所以雲飛想跟華安討論下建立醫療隊的事。

“華老,聽說你最近收了不少好苗子啊?”雲飛笑着說道。

“是啊,一直都怕自己的一身手藝失傳,現在只擔心我的這點東西夠不夠傳了,哈哈。” 印世神魔 華安開懷大笑道。

“你們學醫的不用實習嗎?”雲飛問道。

“實習?怎麼叫實習?”華安問道。

“就是在沒成手以前,跟着師傅救治病人啊。”雲飛解釋道。

“哦,有的,開藥鋪或者遊方郎中都會這麼做,可是咱們學院裏沒病人,我們總不能在外面開堂坐診吧?”華安說道。

“我有個好地方可以供你的學生實習,既可以提高技藝又可以治病救人,還是爲國爲民的大好事,你有沒有興趣?哦,就是會有點危險,但是你應該也知道,光學知識不實踐是不行的。”雲飛說道。

“什麼地方?幹什麼事能沒有危險?活着本身就危險!”華安毫不在意地說道。

“我是準備組建醫療隊的,相信不久後你就會知道,我們剛剛經歷了一場戰爭•••”雲飛將戰場上受傷士兵的情況跟華安說了,然後也順帶說了一下自己的想法:“你現在教授學生的知識大多是內科知識,戰場上遇到的卻大多是外科知識,對於你們接觸新的醫療手段很有用,比如,斷肢續接、手術縫合、輸血等等,這對你來說也是新的課題吧?”

“斷肢也能續接?這可能嗎?”華安驚訝了。

“當然能,這就是典型的外科手術,哦,手術你也沒做過吧?假設你肚子里長了瘤子或者有別的異物,完全可以將肚皮劃開,將東西取出來,然後再縫合,當然,麻醉藥也得跟上,要不病人太疼了。”雲飛介紹道。

“這這•••這還能活麼?”華安覺得腦袋跟不上趟了。

“當然能,而且跟常人無異,怎麼樣?有興趣沒?或許全新的醫療學派將會由你開創,想不想研究一下?”雲飛說道。

“想!這要是真能研究成功,那••••••”華安的思緒開始飄飛•••

“醫學界將天翻地覆,而你,將被後世醫者奉爲新的醫學祖師!”雲飛誘惑到。

“雲飛,說吧,要我怎麼做!”華安思緒回到現實,遠景雖然美好,可是也得一步一步努力才行。

“兩天後,帶上你的徒弟學生和工具、藥材跟我走,雖然危險會有一點,不過,我會將危險程度降到最低。還有,搞科研是一方面,當前最重要的是救人,我可不想你們把受傷的士兵當成小白鼠做實驗,以後也是一樣,當一樣藥品或技術要臨牀實驗的時候,必須將藥效和可能的後果對患者講清楚,人家同意後纔可以使用,明白麼?”雲飛囑咐道。

“明白!”華安鄭重說道,心裏也對雲飛懂得多,想的周到感到由衷地敬佩。

兩天後,雲飛帶着四十多輛馬車的車隊再次出發了。從風谷城回來的時候,剩餘的汽油和子彈還有熱氣球沒有帶回來,這次這四十多輛馬車,除了兩輛裝熱氣球,九輛是華安的學生乘坐,剩下的全是裝的汽油等物資,雲飛也是下了血本了,有點不到樓蘭誓不還的架勢。

雲飛還在前往風谷城的路上的時候,胡洛城大捷的消息在風嵐國國內傳開了,不過人們更感興趣的是,憑藉一百來人是怎麼殲滅一萬多人並趕跑幾千人的,雲飛等人在途中打尖住宿的時候零星聽到過一些人的“實況轉播”,連雲飛自己都不信,自己有“那麼大”的能耐,可是人家還說的煞有介事,雲飛只能報之以笑。

不過雲飛終於知道,死在胡洛的是馬其頓軍中一個很重要的將領,周圍四城都是他負責指揮的,雲飛心想,這下第七軍的功勞可有的賺了。

雲飛再次回到風谷城的時候,待遇已經完全不同了,風谷城下,城門處站了上千的士兵,分成兩列迎接雲飛,楊無敵帶領衆將站在城門口等候,這不僅因爲雲飛是欽差,而是發自內心地對雲飛的尊敬。

“妹夫,歡迎歸來~”蘇燦在人羣中說了一句,普通的一句妹夫,但是他卻叫得極爲自豪。

“楊將軍,你這場面整得太大了,受之有愧啊。”雲飛對楊無敵說道。

“白掌櫃,我就不叫你欽差大人了,因爲就算是欽差也不一定能贏得第七軍上下的尊敬,因爲這次大勝,陛下大加賞賜,我們心裏明白,這全是白掌櫃爲我們掙得的,我們只能通過這種方式向白掌櫃表達感激之情!”楊無敵誠摯地說道。

“我早說了,我這個欽差就是爲了方便行事而已,做不得數,另外你叫我雲飛就好,這樣更顯親切。”雲飛說道。

“哈哈哈,那我就冒着大不敬之罪,叫你一聲雲飛了,如果皇帝陛下怪罪下來,你可得爲我開脫哦~”楊無敵暢快笑道。

“楊將軍,咱們也別站在外面互相捧了,被這麼多人看着,我可臉嫩吶,咱們進去說吧。”雲飛說道。

“臉嫩還能追到我妹妹?”蘇燦在旁邊嘀咕一句。

一行人進入城主府,雲飛依然坐在首位,戰無雙等人坐在雲飛左手邊,楊無敵等衆將在右手邊。

“楊將軍,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一位是華安華大師,一雙妙手,出神入化,這次特意帶着學生來爲士兵們療傷治病的。”雲飛介紹道。

“原來是華大師,感謝您蒞臨風谷城爲我軍醫治傷員,第七軍上下感激不盡!”楊無敵敬重地說道。

“雲飛高擡我了,我在醫道方面有些手段不假,我一不知道貴軍有傷員需要醫治,二沒得到旨意哪能隨便進軍隊治病救人?如果我自己來了,你們敢收麼?這第三麼,我也沒那麼高尚的品德情操,畢竟治病救人也是需要時間和材料成本的,這次是雲飛極力要求我來的,所以,你要感謝的話,還是感謝雲飛好了,我只是雲飛收下的一個老兵而已。”華安雖然說的是事情,但是也是想讓第七軍感謝雲飛,自己不貪功,何況藥材什麼的都是雲飛出的。

“雲飛的恩情我們已經感激不盡了,不差這一個了,說謝謝那就是對雲飛的侮辱,我們會記在心裏。華老哥能來,我們一樣感激。”楊無敵說道。

寒暄完畢,雲飛開始進入正題,先讓華安帶人去傷員營房救治,楊無敵也派人隨同協調,然後衆人開始商討作戰事宜。

在絕對實力面前,一切陰謀詭計都是跳樑小醜而已,所以,商量的內容,無非是確定攻擊的先後順序,以及時間安排和物資調配而已,會議結束後,雲飛回到自己房間,蘇燦也跟了過來找雲飛聊天,解開心結後,蘇燦跟雲飛的關係越走越近,儼然一對好哥們。 小狐狸道:“長風,你究竟有沒有事?”

蕭長風笑道:“我真的沒事,只是我剛剛耗盡了真氣罷了,休息一會就沒事了。”

小狐狸輕噓了一口氣道:“你嚇死我了。”

神龍在一邊道:“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爲你被那陰暗血魔給傷了呢。”

蕭長風笑道:“要是那陰暗血魔知道我已經是油盡燈枯的話,他是一定不會走的,到那時,以他的心狠手辣,我們幾個是一個都活不了,不過說實話,那陰暗血魔的實力的確是不可小覷,如果以後有機會在遇到的話,我們一定要小心。”

神龍嘀咕道:“他爺爺的,想不到那畜牲的身體居然比我還硬,真是氣死我了。”只是他沒有在意的是當他說完這句話的時候,蕭長風和小狐狸以及那癡傻的晨兒都用怪怪的眼光看着他,其實在蕭長風的眼中,神龍也只是一個畜牲而已,只是他一直都在所有畜牲的頂端罷了,所以,才被人界的人奉爲神靈,但是此時他卻罵陰暗血魔爲畜牲,這怎能不讓蕭長風三人對他另眼相看?

蕭長風在微微休息了一下之後,就已經恢復了一點修爲,他對小狐狸道:“我們現在就去找你父王,只是你認爲你父王現在回在哪裏?”

小狐狸微微沉吟了一下道:“如果妖界已經抵擋不了魔界進攻的話,那父王一定會到我師傅那裏去。”

蕭長風疑惑了一下道:“你父王一定會放棄妖王壇嗎?那可是你妖界的中心地啊。”

小狐狸略微傷感的道:“如果都已經無法抵擋住魔界進攻了,那要那妖王壇還有什麼用呢,倒不如先保住實力,再圖後算。”

蕭長風怎麼都沒想到小狐狸對於這樣的大事會看的如此的精明,這一點很是合他的胃口,所以,他立刻就道:“好,我們現在就去妖魔沼澤,到了那裏就可以找到你父王了。”

只是蕭長風等人還未起步,就突然聽到了一個蒼老的聲音道:“丫頭,是你回來了嗎?我已經感覺到了你的氣息,還有你的如意郎君。”

只聽小狐狸高興的道:“師傅,是你嗎?”原來是小狐狸的師傅老柳樹。

老柳樹道:“是的,是我,你們剛剛回來,嗯,你的如意郎君好像氣息不暢啊,不過也沒什麼大礙,等會調息一下就好了。”

聽了老柳樹的話,蕭長風不由的感慨萬分:不愧是高人,相隔如此遙遠都可以瞭解到自己身體的狀況,這讓蕭長風不得不心生佩服,也只有這樣的高手纔有資格配當妖界的守護大樹,也難怪妖界在無路可退之時都會聚集到他的餘蔭之下,以求活路。

小狐狸急急的道:“那我父王呢,他是不是也在你那裏?”

老柳樹道:“我傳音給你就是要告訴你這件事,你父王現在的情形十分危險,你們要立刻趕往妖王壇去救你父王,你師傅我是無法動彈了,所以就只有指望你們了。”

“什麼?”小狐狸頓時就急了,“我父王有危險?”

她的話音剛落,蕭長風就拉着她的手,又帶着晨兒跳上了神龍的背,神龍只是一聲龍吟,就化作一道黑色的光華直撲那妖王壇而去。

神龍的速度已經夠快了,但是小狐狸還是覺得有點慢,望着她着急的臉色,蕭長風只是握了握她的小手,小狐狸也感覺到了蕭長風的情意,她十分感激的看了看蕭長風一眼,頓時就覺得心裏舒服了好多。

蕭長風輕輕的安慰着小狐狸道:“不急,很快就到了,你父王也不會有事的。”

可就在這時,神龍突然來了個大轉彎,蕭長風三人差點被摔了出去,小狐狸急道:“你幹什麼?”

蕭長風知道在這個時候,神龍是絕對不會開玩笑的,所以,他急忙伸手製止了小狐狸,然後向着神龍道:“怎麼回事?”

神龍一直緊盯着前方道:“你來看看,前面的是不是陰暗一族?”

蕭長風定目向前看時,這才發現在那不遠處有着一團不起眼的黑色火焰在燃燒着,在這虛空之中出現的黑色火焰,絕對不會是那麼簡單的,也只有像神龍這樣的神靈纔可以看得到,要是換做別人還真的是難以發現。

蕭長風望着那團火焰,淡淡的道:“既然是這樣,爲何還不現身?”

只聽到“嘿嘿”一笑,那團火焰就幻化成了一個像陰影般人物,蕭長風淡淡的道:“原來是陰暗一族。”

那人笑道:“好眼力,吾就是陰暗火魔。”

蕭長風淡淡的道:“你想怎麼樣?”

陰暗火魔笑道:“不怎麼樣,我只是奉了魑郎大人的命令,攔截所有想要去妖王壇的人。”

蕭長風頓時驚道:“什麼,魑郎也來了。”

陰暗火魔笑道:“不錯,所有人都以爲魑郎大人還坐鎮在佛界之中,其實那只是個幌子,要不然怎麼好拿下這妖界,這妖界與我魔界相隔甚近,要是不拿下來的話,早晚是個禍害,我想現在魑郎大人已經拿下九尾狐一杆人了吧,哈哈。”

蕭長風怎麼都沒有想到魑郎居然也來了妖界,看這陰暗火魔的口氣,這魑郎現在一定就在那妖王壇,那這樣的話,九尾狐豈不是已經非常的危險了,想到這裏,蕭長風不再有絲毫的遲疑,他意念一動,腳下的神龍就已經飛了出去,蕭長風也趁此機會將小狐狸和晨兒送到了地面上。

神龍剛剛飛出,那陰暗火魔就笑道:“來的好,看我的。”只見從他的身體上立刻就飛出了一條黑色火龍迎向神龍,蕭長風知道這一定是這陰暗火魔的一些神通。

那看似簡單的火龍就像活了一樣,十分的靈活,圍繞着神龍上下飛舞,讓神龍的每一次進攻都無功而返,不過當神龍想要接近陰暗火魔的時候,他就會立刻發出黑色的炙熱火焰將神龍逼退,不讓神龍接近陰暗火魔半步。

蕭長風叫道:“好神通。”他在說話間就已經飛到了陰暗火魔的面前,蕭長風知道自己近身攻擊的能力不是太強,他是人未到,那八卦符就已經到了陰暗火魔的身前。

陰暗火魔深吸了一口氣,道:“人界的符咒向來不可小覷,看來我要好好的招呼一下你了。”說話間他一見吐出了漫天的黑色大火燒向蕭長風,那火勢甚急,在那熊熊的大火之中,有着無數的人樣怪物嘶吼着撲了過來。

蕭長風大驚,他想不到這陰暗火魔的實力比起那火魔來可要高多了,蕭長風不敢怠慢,立刻就喚醒了沉睡在鳳凰翎中那鳳凰王的殘靈,這鳳凰王的殘靈遇到這漫天的大火時很是興奮,他不但保護了蕭長風不受那大火的侵蝕,而且還在那漫天的大火之中輕快的飛舞着。

見此情景,蕭長風也是很高興,要是就這樣能徹底喚醒那鳳凰王的殘靈的話,那對他將來也必定是一大助力,只是此時的鳳凰王的殘靈雖然保住了蕭長風不受到任何的傷害,但是蕭長風也是無法前進分毫,因爲他不敢走出鳳凰王的殘靈所佈下的保護層。

蕭長風在無法前進分毫的情況之下,只好將希望都寄託在了神龍的身上,只是神龍被那陰暗火魔分化出來的火龍,纏的是難以前進分毫,哪裏還有接近那陰暗火魔的機會。

陰暗火魔也發現了這裏的異常,他雖見蕭長風暫時無恙,但是他也看出了此時的蕭長風是難以前進一步,陰暗火魔當即大喜道:“小子,這次你是死定了。”

蕭長風笑道:“那要等試了以後纔可以知道。”

陰暗火魔笑道:“還嘴硬?受死吧。”說話間,只見一支火劍飛快的刺向蕭長風的面門,望着飛至而來的火劍,蕭長風突然想到了一件重要的物件,只見左手輕輕一晃,一枝精緻的小旗子就立刻出現在了他的左手之上,蕭長風嘴脣微微一動,那天上頓時就落下了瓢潑大雨。

那大雨的趨勢很急,雖然不能一下子將陰暗火魔佈下的大火全部滅掉,但是陰暗火魔所發出的那隻火劍卻被完全的湮滅了,而那大雨的趨勢卻是一點都沒有減弱,滅掉那些大火也只是時間問題了。

陰暗火魔望着蕭長風手上的小旗子,笑道:“那就是‘布雨行雲旗’嗎?果然厲害。”

蕭長風奇道:“怎麼,連這你都知道?”

陰暗火魔笑道:“魑郎大人說的,魑郎大人說你有一件滅火的神器,讓我們遇到你都要小心一點。”

蕭長風更加奇道:“怎麼,你認識我?”

陰暗火魔道:“本來是不認識的,但是你祭出了‘布雨行雲旗’後,我就知道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