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話音剛落,比利就見衝自己大吼的長官腦袋和身子飛了家,作出這一切的兇手一臉詭異笑容的看着比利等人,慢慢的向比利等人靠近。

2020 年 11 月 6 日By 0 Comments

“唰~!”比利身邊的人抽出了隨身的武器,其中一人對比利叫道:“比利,你腿腳最快,快點去指揮室,務必要把這裏的事情報告給罪罰之塔。”

“我明白,你們自己小心。”比利知道這個時候不是客套的時候,答應一聲後轉身就跑。而剩下的人則齊齊發出一聲怒吼,加入了戰圈。

比利一路狂奔,眼看着就要到達指揮室,距離指揮室只剩下幾步之遙,在他奔跑的路線上,突然橫出來一隻腳。沒有留神的比利當即被絆倒,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比利強掙扎着想要爬起來,指揮室的門在這時打開了。比利心中一喜,擡頭一看,心頓時又是一沉,從來沒有見過的人,而且從他的雙腿之間往指揮室內看,裏面和自己穿着相同服裝的人盡數倒在了地上,血流滿地。

“嘖嘖~可惜啊,你來晚了一步。”站在比利面前的人惋惜的說了一聲,手上卻毫不猶豫的將長劍刺進了比利的腦袋。

隨手一抖,將比利的死屍甩到一旁,鮮血飛濺。引來之前絆倒比利的那位不滿。

“莫迪你小心點,別弄髒了我的新衣服。”

“呵呵呵……卡蘭你還真是小氣,接下來就將是屬於我們的時代,你還心疼一件衣服做什麼?”被稱爲莫迪的男子不以爲意的說道。

“管理處已經被我們佔了,管理者也被我們清剿的差不多了,接下來我們要做什麼?”卡蘭也不是真的就對莫迪不滿,聳了聳肩後問莫迪道。

“地藏大人給我們的命令是控制自己所在的地獄。現在沒有了這些令人討厭的蒼蠅,接下來當然就是開始我們的征服之旅。通知大傢伙,我們也開始走街串鄰了,讓所有人都給我精神點。”

“啊~那之後我們不是會很辛苦嗎?”卡蘭聞言衝莫迪叫苦道。

“呵呵……你要是嫌累就留在這裏休息好了。不過等到事成之後論功行賞,你可不要抱怨不公平。”莫迪笑着對卡蘭說道。

一聽這話,卡蘭頓時就不覺得累了,急忙問莫迪道:“我們的第一站是哪裏?”

“做事要抓住重點。在地獄十四層中,最不能招惹的就是聖手毒醫,我們就從她那裏下手好了。只要抓住了聖手毒醫,相信其他人的抵抗就會減弱許多。”

“聖手毒醫,不是善茬啊。”卡蘭有點擔心的說道。

“怎麼?怕了?”莫迪輕蔑的看着卡蘭問道。

“怕?怕的是孫子! 皇後天天想逃跑 走!”卡蘭彷彿受不了莫迪的激似地,神色激動的扭頭就走,莫迪見狀微微一笑,跟在了卡蘭的後面。

像地獄十四層的這種情況,正在地獄的其它層上演,管理者遭到了突然襲擊,雖然奮起反抗,但還是寡不敵衆,在堅持了一段時間以後,帝摩斯設置在地獄中的管理處盡數被地藏的手下佔領。但是就在地藏的這些手下想要通過地獄升降梯去跟先一步到達地面的地藏匯合的時候,卻發現地獄升降梯除了故障,停止了運行。雖然這些人攻下了管理處,但也因爲這段時間的耽誤,被困在了自己所在的那一層。

好在就算被困在了地獄的各層中,地藏的那些手下也不是沒事做。在每一層,都存在着不少的勢力,這些勢力或大或小。爲了以後的統治方便,地藏的那些手下決定趁此機會開始自己的征服之旅。識時務的勢力收容,不識時務的藉此機會全部清理。

混戰在地獄十八層中的每一層同時上演。

※※※

罪罰之塔

“帝摩斯大人,面前反叛者已經徹底佔據了我們設立在地獄當中的全部管理處,請指示下一步我們要怎麼做?”“命令莫倫嚴密監視放逐之地外圍,這裏的事情不用操心,一切有我。”帝摩斯緩緩的說道。

“是。”

“其次通知周全,讓他帶上一隊人進入酒店,保證那些來這裏做客的人的安全,同時讓他轉告馬仕爾,不要趁着這個機會搞事。”

“是。”

“讓馬隆和茱莉再次檢查戰備,檢查完畢後讓他們到我這來。”帝摩斯第三次下令道。

“是。”

宣佈完命令,帝摩斯回頭看了看韓宇問道:“怎麼樣?我的命令還算下的正確吧。”

“……你不心疼那些管理處犧牲的人?”韓宇皺眉問帝摩斯道。

“爲了勝利,必要的犧牲是肯定了。藉此機會找出放逐之地裏的蛀蟲,我認爲,值。”帝摩斯毫不後悔的答道。

“如果是我,我絕對下不了這個決心。”韓宇緩緩的說道。

帝摩斯聞言笑了笑,“所以你不是這裏的土皇帝,只是一個小小的冒險團的團長。”

“如果可以選擇,我還是寧願當一個小小的冒險團的團長,至少那樣我快樂。”韓宇滿不在乎的聳聳肩答道。

“胸無大志。”帝摩斯微微搖了搖頭。

韓宇聞言反駁道:“胸無大志就胸無大志吧,反正我本來就不是一個可以辦大事的人。”

正說着,馬隆和茱莉分先後的走了進來,低聲對帝摩斯稟告道:“大人,大魚已經上鉤,不久就會浮出水面。我們需要去迎接一下嗎?”

“他們的面子沒那麼大,反正他們的目的地就是這樣,就在這裏等着好了。馬隆,告訴所有人,這件事了以後,重重有賞。”

“是。”馬隆答應一聲,轉身去傳令。帝摩斯對剩下的茱莉說道:“茱莉,戰鬥打響以後,你就是負責奪回升降梯的奇兵,我會讓韓宇在一旁協助你。有沒有信心?”

“有!”茱莉心中竊喜的答道。

“有信心是好事,但是茱莉,我要警告你,不許在這段時間騷擾韓宇,否則韓宇揍你我可不會爲你出頭。”

聽到帝摩斯這話,再一看旁邊韓宇從自己比劃拳頭,茱莉聲音有些沮喪的答道:“是,屬下記住了。”

“去吧,祝你好運。”帝摩斯揮揮手打發茱莉下去做偷襲準備。然後對韓宇說道:“茱莉的安全我就交給你了。請你務必保證她的安全。能不能奪回升降梯不重要,關鍵就是保證茱莉的安全。”

“放心,地藏的目標是這裏,還有留在這裏的你。對於升降梯的看守,他們不會留太多的人,不過在升降梯得手以後,你可要負責拖住地藏那些人。要不然對方人多勢衆,我要是見機不妙,我可是會跑路的。”

聽了韓宇的回答,帝摩斯微微一笑。雖然眼前這個韓宇口口聲聲說自己可能會臨陣逃脫,但是帝摩斯知道,韓宇是個信守承諾的人,只要他答應了,那他就會用心做好他答應了的事情。以蓮蓬的安危作爲交換,帝摩斯相信,韓宇會賣力氣的。

※※※

地獄升降梯入口處,地藏走出升降梯,擡頭看着真正的天空,施展了一下身體後對身後看着他的人說道:“看到那座高塔了嗎?那就是我們的目標,殺死帝摩斯,打敗管理者,然後放逐之地就是我們的天下。不必擔心聯盟會對我們進行報復,他們只會準備好新的任命書,然後派人送來給我。現在,聽我的命令,進攻!殺死帝摩斯者,等事成之後可以由他挑選地獄中的一層進行管理。”

“噢~”地藏的手下們發出一聲歡呼,爭先恐後的直奔罪罰之塔殺了過去。

“大人,不派人去酒店嗎?”判官低聲詢問地藏道。

地藏聞言答道:“我還沒瘋,酒店裏的人都是身份顯赫的達官貴人,現在的我們還沒有得罪他們的實力。更何況我們想要維持放逐之地的統治,以後還需要多仰仗他們的幫助呢。”

“但是不派人去的話,萬一帝摩斯在那裏埋下一支伏兵……”

“……你這個考慮也有可能。這樣,你帶一隊人去酒店,記住,圍而不攻,酒店只許進不許出。”

“是,屬下這就去。”判官答應一聲,轉身離去。

看着判官離去的背影,地藏看了看四周,自己竟然變成了一個孤家寡人。閻羅,黑白無常,孟婆,牛頭馬面,那些熟悉的面孔已經因爲這樣或者那樣的關係離開了自己。

“大人,我們差不多也該走了。”站在地藏身後不遠處的一名親衛上前輕聲提醒地藏道。

“唔。”地藏微微點頭,再次擡頭看了看頭頂真實的天空,深吸一口氣,邁步向着罪罰之塔的方向走去。

當地藏走到罪罰之塔的前方不遠處,就見罪罰之塔的防禦力量正在和自己的手下隔着一條街對峙。

“爲什麼不進攻?”地藏上前低聲問手下道。

“大人,這不是正在等待您的下令呢。”被問話的手下急忙答道。

地藏聞言微微搖頭,上前排開衆人,走到兩軍陣前,揚聲對管理者一邊喊道:“帝摩斯,我知道你就在這些人的後面,出來一見。”

不一會,罪罰之塔的防禦人員讓開一條道路,帝摩斯慢慢的走到地藏的面前,看着地藏問道:“什麼事?如果你是想要現在想要投降,那我要告訴你,已經晚了。放逐之地容不下叛亂分子。”

“哼!別做白日夢了,叫你出來只是奧告訴你一聲,你統治放逐之地的時代已經結束,接下來將是我地府一統放逐之地的時候。你要是識相,立刻讓你的手下放棄抵抗,這樣我倒是可以考慮饒你一命。”

“大話誰都會說,只是你有什麼依仗呢?”帝摩斯搖搖頭,看着地藏問道。

“哈哈~這還用我說嗎?地獄十八層已經落入我手,你現在還控制的也就是這座罪罰之塔,你還在硬撐什麼?投降吧,省得一會灰頭土臉的讓大家面子上都過不去。”

“呵呵呵……你怎麼就那麼確定地獄十八層已經被你的人給控制了?”帝摩斯笑看着地藏問道。

“這還用懷疑嗎?你設置在地獄十八層中的管理處已經全被我的人佔領,而唯一連通地獄和地面的升降梯也在我的控制之中,你還是趁早死了心吧。老老實實投降纔是正理。”

帝摩斯笑着搖了搖頭,對地藏說道:“你還真是狂妄啊!只是你忘了嗎?管理處只是一個建築物,而管理處裏的管理員纔是你最需要關心的。”

“你什麼意思?”地藏聽出了不妙。

“你不覺得你的地府重啓計劃進行的有點太順利嗎?”帝摩斯微笑着看着地藏說道。地藏心中一驚,不過立刻鎮定下來,同時一遍遍的對自己說這是帝摩斯在虛張聲勢。

“看來你還是不願意相信。算了,既然你不願意相信,那我們就手底下見真章好了。本來對於你地藏的實力,我就一直充滿了好奇。今天我們正好藉此機會痛痛快快的打上一場。不要去想太多,事情已經這樣了,再也沒有挽回的餘地。你就當是生命中的最後一搏好了。畢竟你只要殺了我,你也就等於是拿下放逐之地了。”

“你對自己的實力很有自信啊。好,那我就讓你品嚐一下失敗叫什麼滋味好了。”地藏不甘示弱的對帝摩斯說道。

“會不會失敗,那只有打過才知道。不過我現在可以確定的一件事就是,在你控制中的升降梯現在已經被我的人給奪回來了。”帝摩斯指了指地藏背後,慢悠悠的說道。

地藏回頭一看,就見升降梯方向,升起了一團黑色的煙柱。

“不用疑惑,那是我和韓宇約定好的信號,那道煙柱就表示,你們的後路已經斷絕,接下來就是我們這些人來甕中捉魚。”

“小心引起魚死網破。”地藏聽後冷笑一聲,對身後的手下喊道:“兄弟們,我們中計了,後路被人斷了。但是這並不表示我們就會失敗,看到眼前的這些人了吧?殺光他們!我們就是放逐之地新一代的統治者!”說完,地藏頭一個衝向了帝摩斯,其他人見狀立刻發出陣陣怪叫,緊跟着地藏衝了過來。

帝摩斯搖了搖頭,舉起右手下令道:“進攻!”

得到命令的馬隆發出興奮的一聲吼叫,一馬當先的衝向了直奔自己衝過來的地藏。與地藏擦身而過,馬隆沒有攻擊地藏,這是帝摩斯大人盤裏的菜,用不着自己動手。

地府與罪罰之塔的人絞殺在了一起,殺聲震天。

“你要是擔心的話就帶人回去幫忙好了,這裏有我就可以了。”韓宇看了一眼在自己面前轉圈的茱莉,出聲建議道。

“……可是,帝摩斯大人的命令是讓我守住地獄升降梯。”茱莉一臉爲難的答道。

“那你想怎麼樣?”韓宇向後退了一步,離靠過來的茱莉遠了一些。他的小動作引來周圍人的偷笑。

“你們笑個屁呀!都給我打起精神來警戒,升降梯被奪,地府那些人一定會來奪回的。”茱莉冷着臉衝剛纔偷笑的人吼了一通,隨後一臉哀怨的看着韓宇道:“你老躲着我做什麼?我又不會吃了你。”

“我有喜歡的人了,我不想讓她產生什麼誤會。”韓宇板着臉答道,同時又後退了一步。

茱莉聽到這話,停止了向韓宇靠近的意圖,站在原地問道:“是那個叫林珂的女孩嗎?”

“是。”

“如果我說我可以接受她……”

“我不能接受你。”韓宇直接打斷了茱莉的假設。

“……你真是絕情。”茱莉看着韓宇說道。

“不會用詞就別用,咱倆之間根本就沒有什麼情,又何談絕字。”

茱莉聞言默默地看着韓宇,半晌之後才嘆了口氣,背對着韓宇說道:“既然如此,那就麻煩你留守在這裏了,我會留下一半的人協助你。至於我,會帶着另一半人去幫助帝摩斯大人。”

“守衛升降梯並不是太困難的事,用不了那麼多人。你還是多帶點人去吧,這種時候,多一個人就多一份力量。”韓宇聞言答道。

茱莉剛要開口,就見負責警戒的人跑了過來,邊跑邊喊:“茱莉大姐,地府那幫雜碎來了。”

“準備戰鬥。”茱莉立刻下令道。 幽蘭山谷

被地獄十四層的各個勢力視爲公認的,不能輕易得罪的地方。倒不是這裏的強大力量讓人們感到恐懼,而是因爲這裏住着一位名醫。

醫生,多麼神聖的職業。救死扶傷,樂於助人……這些都不是別人懼怕這裏的原因,而是因爲,這個人稱聖手毒醫的女人性格古怪,製作出來的藥品功用各異,但凡是招惹了她的人,不是被她弄得生不如死,就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最出名的一件事就是曾經有人想要出名,於是找到了聖手毒醫。聖手毒醫滿足了那個人的要求。

讓他在山谷的入口處痛苦哀嚎了七天以後,在只剩下最後一口氣的時候,聖手毒醫救活了他。而在治好他以後,當他以爲自己可以離開的時候,聖手毒醫再次將他掛在山谷入口處哀嚎了七天。 https://ptt9.com/134098/ ……這樣的行爲一直重複了七次,直到那人的兄弟跪在山谷口哀求了三天三夜,這才總算是讓他的兄弟撿回了一條命。只是從此以後,他那位想出名的兄弟再也不肯出門。出名了啊,無論走到哪裏,人們都會知道那個被掛在幽蘭山谷入口處叫了一共七七四十九的笨蛋是誰。

也正因爲這樣,沒有人願意招惹聖手毒醫。幽蘭山谷可以說是地獄十四層中最和平的地方。而在今天,有人要來打破這份平靜。

“莫迪,這裏就是幽蘭山谷。”卡蘭低聲詢問站在自己旁邊的莫迪道。

“嗯。”莫迪緩緩的點點頭,臉上的表情有點悲憤。

卡蘭不解的看了莫迪一眼,當先邁步走進了山谷,莫迪見狀默默的衝身後揮了揮手,跟在莫迪身後的七個人猶豫的看了看自己的同伴,誰也沒有邁腿。莫迪見狀暗暗搖頭,低聲罵道:“沒出息,以後這裏就是我們說了算,你們還在猶豫什麼?”說完,莫迪邁步走進了山谷,剩下七個人對望一眼,也終於下定決心,跟着莫迪走進了山谷。

一行人行不多久,就見到在山谷的一片花叢中,兩個年輕的女孩正帶着一個小女孩在玩耍。

女人,尤其是年輕貌美的女人,在放逐之地是非常精貴的存在。而在這裏,竟然一下子遇到了兩個,卡蘭和莫迪等人的眼睛開始放出了綠光。

“你們是誰?這裏是聖手毒醫的領地,現在已經封谷,謝絕外人的進入。請你們出去。”花叢中的一個女孩發現了卡蘭等人,起身對卡蘭等人說道。

“美人,我的身體生了病,急需要求醫。你行行好,給我治治吧。”卡蘭嬉皮笑臉的對女孩說道。

“是嗎?那你身體哪裏不舒服?”

卡蘭聞言不懷好意的上下打量着女孩答道:“我一看到你就感到身子發熱,心跳加速,好像血液都不受控制的向下面去了。”

“哈哈哈……”莫迪等人哈哈大笑。

下流的回答讓女孩的臉色紅了紅,不過還沒等她說話,就聽一個冰冷的聲音說道:“你的病沒治了,要是想活命,我勸你還是割了比較好。”

話音剛落,卡蘭身後的幾人就齊齊後退了數步,和卡蘭和莫迪劃清了界限。

來人正是聖手毒醫蘭慧欣。

“蘭姐姐。”剛纔被卡蘭用言語佔了便宜的女孩對聖手毒醫打招呼道。

“嗯,你們先帶薇薇回屋,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比較血腥,讓一個小孩子看到了不好。”聖手毒醫點頭對女孩說道。

不等女孩說話,卡蘭已經動作誇張的叫道:“哦,我沒聽錯吧?這個老妖婆竟然讓別人叫她姐姐,嘖嘖~真是臭不要臉吶~”

聖手毒醫的臉色頭一次的黑了下來,冷聲對身邊的女孩說道:“林珂,嫣兒,快帶薇薇離開,我的攻擊可是無差別的。”

“是,蘭姐姐小心。”林珂急忙答應一聲,抱起薇薇和喬嫣兒頭也不回的走了。

“嗨~美女,別走啊,再聊會。”卡蘭見剛纔被自己調戲的女孩跑了,當即大聲叫道。絲毫沒有把面前的聖手毒醫看在眼裏。

聖手毒醫見狀露出一絲冷笑,剛要動作,就見莫迪上前一步,一臉仇恨的瞪着聖手毒醫說道:“老妖婆,還認識你家爺爺嗎?”

“唔?哦,你不就是那個跪在山谷入口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的那個弱智的哥哥嗎?怎麼?弟弟瘋完了,現在輪到你這個哥哥出馬了嗎?”聖手毒醫仔細的打量了莫迪一番,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而站在莫迪身後的那幾個人也同時恍然大悟。原來傳說中那個不知深淺的弱智莫頓,就是莫迪的弟弟啊。

“老妖婆,今時不同往日,你的死期到了!”莫迪大聲衝聖手毒醫吼道。

“是嗎?那我倒很像知道我是怎麼死的。”聖手毒醫冷笑着答道。

“卡蘭,一起上!”莫迪大喊一聲。卡蘭鬱悶的看了拉自己下水的莫迪一眼,點頭答道:“你攻左,我攻右!”

二人還沒有動手,就聽聖手毒醫的背後傳來一聲冷喝:“以多欺少,你們還要不要臉了?”

卡蘭和莫迪不由得停下了身形,就見聖手毒醫的背後飛來一個不明飛行物,臨近一看,就見兩人飛了過來,其中一人從半空中落下,擋在了聖手毒醫的前面,口中說道:“前輩,請稍微後退一點,這裏有我和菲爾德處理。”

“……寧平,我承認你的劍術不錯。但是,這裏是幽蘭山谷,是我的地盤,沒有道理有人入侵了我這裏,我這個主人不出頭,反而讓你這個客人出頭。”聖手毒醫拍了拍寧平的肩膀,示意寧平讓開。

而寧平卻沒有讓開,剛要再勸,就聽聖手毒醫的背後又傳來一個女子的聲音,“寧平,讓聖手毒醫自己解決吧,就憑這幾個雜碎,根本就不是聖手毒醫的對手。”

“喔~大美女啊,嘖嘖嘖~我今天真是走了桃花運啊。”卡蘭一臉興奮的叫道。而莫迪則是臉色沉重的盯着走過來的那個女人。

“莫迪,你怎麼了?難道興奮的說不出話來了?好吧,這個女人歸你,不過你不能再跟我搶其他的女人。”卡蘭見莫迪直愣愣的盯着走過來的成熟女人,一副忍痛割愛的樣子說道。

“呵呵呵……你的膽子真是不小。剛纔調戲林珂的就是你吧。有句話形容你是最恰當的。”

“英俊瀟灑?”

“是無知者無畏。已經身臨險境,卻還精蟲上腦,只想着女人。你今天註定要死在這裏。”克萊茵突然冷聲對卡蘭說道。

“嘖嘖~帶刺的玫瑰,雖然危險,但是卻別有一番風味。莫迪,你這回賺到了。”卡蘭依然不在乎的對身邊莫迪說道。

“閉,閉嘴!”莫迪出人意料的呵斥卡蘭道。

“你罵我?”卡蘭不高興的瞪着莫迪。

“你自己想死不要拉我做墊背,你知道她是誰?她是被地獄十三層稱爲女王的克萊茵·巴爾。你招惹她?找死啊!”莫迪急聲對卡蘭解釋道。

“那,那她怎麼會在這裏?”卡蘭也有些後悔的問道。

“你問我?我問誰去?”莫迪對於卡蘭的疑惑翻了個白眼。

在卡蘭和莫迪緊張的注視下,克萊茵·巴爾微微一笑,對二人說道:“放心,在這裏,我不會和你們動手。只要你們能打敗聖手毒醫,你們就可以和你們的同伴安全離開這裏。但是如果你們輸了,那就準備死吧。”

“此話當真?”莫迪不相信的問道。

“你們有選擇不相信的能力嗎?”克萊茵冷冷的答道。

聖手毒醫見話說的差不多了,一把將寧平撥到一旁,上前一步問卡蘭和莫迪道:“你們誰先來?”

“我來!”莫迪上前一步,抽出了自己的長劍,瞪着聖手毒醫說道:“就因爲你,我的弟弟整日把自己關在屋子裏,最後抑鬱而死。我要爲他報仇!”

“你告訴我這件事,是希望我心懷內疚嗎?那我要很遺憾的告訴你,你弟弟會這樣,完全就是咎由自取,聽到他死掉的消息,我只會開心,因爲這世上又一個令我討厭的傢伙消失了。”

“呀~!”莫迪彷彿不能接受聖手毒醫的話,怪叫一聲撲向了聖手毒醫。

克萊茵和寧平等人後退了幾步,倒不是被莫迪此時的氣勢所迫,只是不想被聖手毒醫的無差別攻擊波及到。既然被人稱爲聖手毒醫,那自然就是醫術,用毒雙絕。先前救石八方的醫術,寧平已經親眼見識過了。而和醫術齊名的用毒手段,那自然也是很令人期待的。

就見莫迪已經衝到了距離聖手毒醫只有五步的地方,而聖手毒醫卻沒有絲毫動作,只是口中念道:“倒,倒,倒~”隨着最後一個倒字出口,衝過來的莫迪就如同一個醉漢一樣,搖搖晃晃的跑到聖手毒醫的身前,撲通一聲倒在了地上。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