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誇軍還想給夸克一腳,卻是來不及了,因為王大嬸已經走了進來:「誇軍啊,你是不是越活越不靈光了,叫你這麼久都沒答應,你這衣服也穿好幾天了,快換了我幫你洗洗。」說完走進了誇軍的房間似乎是尋找針線去了。

2021 年 1 月 29 日By 0 Comments

夸克躲在牆后,透過小窗看著這一切,嘴上也笑了笑,有王大嬸照顧父親,他也能夠放心離開了。

第二天一大早,夸克早早地就起來了,現在已經到了離子七重,已經可以開始修鍊《水神決》之中的兩門技法了。

第一門是一門步法,名叫《踏浪》,浪水滔滔,似波浪起伏,時快時慢,靈活多變,修鍊達到極致時能夠立於水面而不墜,且鞋不濕絲毫!想了想,夸克卻是打算去藉助小河修鍊,小河之中怪石崚峋,以此為參考,先踏石,再踏浪,必能修鍊成功!

第二門是一門劍法《斬天劍》,此劍實際是斬瀑,一劍橫斷一座瀑布,因人在底部,瀑在上方,朝天而斬,故名斬天劍!不過此劍的練習目前對於夸克來說需要一座瀑布,畢竟夸克的境界還不能做到心中又瀑可以隨手斬之,所以夸克暫時只能放棄這門劍法。

因為今日考核的人太多,夸克也就沒有急著去,而是一個人來到了小河邊,開始在水中的石頭上跳來跳去練習這踏浪步法,不一會兒,夸克的身上就已經濺滿了水,還好下河之前夸克已經將衣服脫掉了。

跳著跳著,夸克卻來到了當日暗河連接的水潭上方,一個不慎,夸克就掉了進去。

也正是這時候,一聲尖叫聲響起:「啊!」夸克起身,只見一個十多歲的少女不小心也滑進了水潭之中,而且似乎不會水,而水潭有點深,少女當即就吃了好幾口水,然後拍打著喊救命。

夸克也沒有多想就沖了過去,一把拉起少女朝著岸邊遊了過去,終於來到了岸邊,少女還緊緊抓著夸克,有點驚魂未定的樣子。

十分鐘過去了,女子漸漸鬆開了抓住夸克的手,而看夸克被抓住的手臂,此刻已經顯現出了十點青紫。

少女有些不好意思,含著淚:「謝謝你救了我,可是對不起,把你弄傷了。」

夸克笑了笑,像一道溫暖的陽光照進少女的心理:「我沒事,你沒事就好,不過下次小心一點,不要一個人來這種地方,不安全。」

少女點點頭:「嗯!」

夸克也終於鬆了口氣,起身再看少女:「長得還可以,身材也不錯,就是胸小了一些。」想到這,夸克又不由想到了剎女的偉岸,但是面前這一位畢竟還沒發育完全,也不能要求太苛刻。

夸克摸了摸下巴:「貌似我也才九歲吧,哎,真想快點長大,無奈啊!」

夸克大量少女的同時,少女也在打量著夸克:「好小!這樣子也就才十一歲吧,人家都十四歲了,爺爺還說給人家找婆家,切,誰想嫁,要是他能夠打一些就好了,娘親說不能被人看了身子,可是我已經把他的身子看了,要不要對他負責呢?要是他讓我對他負責怎麼辦呢?」

夸克眼見少女眼神越來越不對,正想開口,少女卻是先開口道:「放心,我已經將你的身子看了,我會對你負責的,不過你還小,我會等你長大的,到時候你來慶豐學院找我,我叫雪薇!我爺爺就是慶豐學院院長,若是我說話不算話,你可以把帳全記他身上。」好了,我先走了。

「蒼天啊,大地啊,救救我吧!」夸克鬱悶地只能朝著後面到了下去:「噗通!「夸克潛了兩分鐘之後終於冒出了水面,拉聳著臉:「這慶豐學院還要不要去了,哎,算我倒霉吧,真是的,怎麼可以這樣說呢?要說也應該是我救了她,然後她以身相許呀,這樣人家也能接受嘛!哎!」

回到開始練習踏浪的地方,夸克收拾起衣服便準備回去了,想了想還是打算下午就開始考核,也要了解一下咱工部鎮的情況,最好能結識一些人,這樣去了慶豐學院也能相互照應。 下午的考核一點開始,但是實際上只測試了兩項:一是修為;二是轉化離子的速度!

整個上午,工部鎮已經考核三萬人,還有將近七萬人,夸克一眼望去,大多數人都是離子四重以下,四五六重略少,七重以及以上更是難得一見,偶爾才能遇上一個,比如劉府劉陽、劉莉莉,也才六重。

為了方便選出這前一百六十人,考核的地方立出了一塊工部鎮榜單,這可是虛空成像的技術!夸克看著驚奇,卻不知是什麼原理,除此之外,還有一張慶豐榜,列出了慶豐郡正在招生的前三百名,能上榜的都擁有無比巨大的榮耀。

看了看,龍榜上似乎沒有什麼工部鎮上的人,直到下半部才在兩百名的位置發現了劉琛!而且名次還在一點一點往下掉。

榜單滾動,前一百六十名不斷刷新,很多人測試之後發現自己無緣慶豐學院已經離開了,當然也有留下來看熱鬧,準備看到最終結果的。

夸克也不著急,再看向工部鎮的工部榜:劉琛第一,離子境八重,煉化速度八十萬次每秒!第二名方無艷,離子境八重,七十五萬次每秒!到最後一名,李曉峰,離子境四重,五十萬次每秒!

排隊進行的很快,幾乎每秒都有人完成測試,很快夸克也走到了測試的寶物面前,只需輕輕一掃,紅光一閃,就可以完成,不過當寶物掃過夸克的時候,寶物似乎出現了故障,不停閃爍。

看管寶物的少年面色焦紅,朝著後方的一個中年男子喊道:「龍老師,掃描儀出問題了,一會兒顯示七重,一會兒顯示十重,怎麼辦?」

夸克見此心裡一咯噔:「這麼准,怎麼辦!」

後方中年男子朝著夸克看了看:「你傻了吧,怎麼可能是十重,明顯就是七重,下一個,給我搞快一點,再慢吞吞的回去,哼,有你好看!」

少年想想也是,怎麼可能是十重呢,見夸克也沒有異議,便讓夸克離開了,而榜單上也出現了夸克的名字:第五十名,夸克,離子境七重,五萬每秒!

夸克也終於鬆了一口氣,但心裡還有一些忐忑:「還好,差一點就暴露了,這到底什麼破東西,竟然這麼准,等我到學院一定要好好的了解了解。」

只是夸克還不知道,測試台後方,剛才被叫做龍老師的中年男子拿出一個名冊:「有意思,夸克,半路修鍊,多年未感悟原核成功,現在三年之間竟然達到了如此高度,不過這孩子身體好奇怪,怎麼會有一部分強化先達到了十重,有點意思。」

另一個角落,一個少女還看著夸克離開的方向,沒錯,她正是雪薇,嘴裡喃喃道:「原來你叫夸克,你放心,我答應了你就絕對不會反悔,不過,你來報名才加考核是為了找我嗎?加油,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幸好夸克不知道雪薇這樣想,不然又得暈了。

夸克的出現不止引起二人的騷動,榜單前,劉府,趙家,鎮主等一方方勢力都將夸克記入了手中的冊子上,尤其是劉府。

劉琛也是大吃一驚:「原來當初那個哭鼻子的小男孩兒已經有了這樣的成就,我說他當初怎麼能夠跑那麼快,原來他已經感悟原核成功了,只是他十萬次的轉化速度怎麼可能那麼快達到七重,它可沒有家族提供的資源。」

劉靈菲冷哼一聲:「就算達到了七重又如何,還不是我劉家的一條狗,下人就是下人,到了慶豐學院還不是得聽我們的。」

劉陽也點點頭附和道:「就是,修為比我高又怎樣,不對,他是不是得到了什麼絕世的寶物,不然他怎麼可能這麼快就達到了離子七重,不知道還有沒有,有的話是不是我們也可以快速提升。」

此話一出,劉毅然就捂住了劉陽的嘴巴,在其耳旁悄悄說道:「你小聲點,咱們先回去再說。」

當即幾人朝著劉府的方向走了回去。

夸克下午繼續修鍊,直到傍晚才回到劉府,回到自己的住處,夸克走了走,總感覺到什麼不一樣,不對,這些東西不是在這個位置!

終於夸克意識到:「我的地方被人翻過!」再回憶到下午,夸克終於知道了問題所在,心中冷笑不已,但是已經想好了對策,還好自己已經將所有東西都收入了戒指之中,要知道為了保密,夸克連戒指都沒有帶在身上。

小院外很快也響起了聲音,夸克走出門,只見劉家主等十多人一同走了進來,夸克笑臉相迎,身體卻裝作戰戰兢兢地樣子。

劉家主名叫劉洪,長著一張圓餅臉,身體肥大,走到夸克身邊輕輕拍了拍夸克的肩膀:「小夸克啊,恭喜你通過了慶豐學院的考核,但怎麼說你都是我劉府一員,你父親更是從小就居住在劉府之中,你爺爺也是,不用說,我劉府對你祖孫三代算不錯了吧,這個如今你看,我劉府三位少爺修為低下,進境緩慢,你卻這麼快,要是有什麼好的辦法,或者好的東西,你是不是應該幫他們一把呢。」

夸克裝作很感動的樣子,眼中閃爍著淚花:「劉府待我祖孫三代不薄,尤其是對我,更是給了我感悟原核的機會,此恩永世難忘,所以我日夜努力希望能感悟原核成功,以冀報答劉府,奈何天不人願,我失敗了無數次始終不能成功。」

頓了頓,夸克梗咽了一下:「無奈,我只能將希望放到我從劉府古籍上看到的一種藥草元香草身上,終於有一天晚上,未央森林裡雷霆陣陣,一道閃電劈下的同時,我終於在一個小潭邊發現了一株元香草,元香草傍邊還有一顆奇異的果樹,我吞下了元香草和那果實,終於達到了離子五重,身體裡面還有一股熱流,後來我一直在後山寒潭修鍊,直到最近熱量終於消失,才有了今天。」

夸克聲情並茂,故事很完整,讓人不得不相信,但是作為一家之主,劉洪又怎麼可能這麼輕易相信,而且今天考核剛過,也不好發生什麼,要知道工部鎮可不止劉府一家。

夸克也正是料到劉府在不知情地情況下,必定不會跟自己魚死網破這才出此下策。

不過劉陽卻是走了出來:「我不信,寶物是不是就在你身上,除非你能脫掉衣服讓我搜一搜!」

沒想到夸克卻是哈哈一笑:「有何不可!」瞬間就將衣服脫了下來朝著劉陽扔了過去,甚至連褲衩都沒有留下,也不顧及劉莉莉,劉靈菲都在自己身前。

劉洪等人最後還是離開了,不過離開之前有所交代讓夸克到了學院之後聽劉琛等人的,畢竟誇軍還在劉府!

夸克心裡冷笑,卻是無可奈何:「等到了學院還指不定誰聽誰的,等我突破了離子境回來之時就是我帶走父親之時,我不信到時候還要看你臉色。」 轉眼,考核的第二天到來,按照估計,也就是今天上午結束考核,下午,所有排行榜上名字尚存的青年就得隨著慶豐學院前來考核的人員離開回到慶豐學院。

到正午時分,考核終於結束,不過出人意料的是,第一名已經換了,換成了一個名叫蘇哲的七歲男孩兒,離子境七重,可是修鍊轉化速度卻達到了五百萬每秒,屬性雷,天賦驚人!

再看看夸克,已經掉到了近一百名,就連最後一名也是達到了離子境六重,轉化速度四十萬次每秒,夸克也算看明白了:相對來說,還是修為境界更重要一些!

臨行前,誇軍也來到了考核場地,沒有過多的話語,只是告訴夸克:「有所為,有所不為,忍常人所不能忍,行常人所不能行,誇家兒郎,內修度,外修量,當如祖,逐日雖敗而不悔!」

「逐日雖敗而不悔!」此話在夸克心裡卻翻起了驚濤駭浪:「難道夸父真的存在過嗎?」想想《山海經》記入在地球初中課本上的內容:「夸父與日逐走,入日;渴,欲得飲,飲於河、渭,河、渭不足,北飲大澤。未至,道渴而死。棄其杖,化為鄧林。」

夸克不禁想:「若此理為真,那麼吞河之功也是一門大神通,度量亦是肚量;道渴而死是否可以譯作尋道半未果而死!」

然而這一切都成為了傳說,昔日的情景,或許只有當夸克突破傳說之中的境界的時候,才能更加清晰地知曉。

下午一點左右,眾人終於踏上了行程,前往慶豐郡。

慶豐郡城距離距離工部鎮兩百里,雖然這裡大部分人都才十歲以下,但是修為皆是六重甚至更高,所以百里距離根本算不上遠,而且在「龍老師」第二天傍晚之前必須到達的情況下,所有人都鉚足了勁兒趕路,結果第二天下午三點就趕到了慶豐郡城。

慶豐郡城外,夸克也算是見到了真正的古城,宏大又充滿了滄桑的古城,城牆高數十丈,寬數十里,就連護城河也有數里寬,傳聞這是古時候用來防衛衛央森林獸潮而專門修建的。

走過長長的弔橋,眾人相繼進入了城中,似乎隨著這一屆新生的到來,城裡也熱鬧了不少,酒館,飯店更是忙得不亦樂乎。

與工部鎮想相比,這裡的建築又高出了不少,要知道工部鎮最高的建築也就三層,而在這慶豐郡城內,五六層建築隨處可見,城中央更是有四座十多層高的建築,一座為塔,一座為閣,一座為屋,一座為台!

在人群的交談之中,夸克也知道了那三座建築的名字:一為煉藥塔!此塔專門為煉藥師設立,用以彰顯煉藥師的尊貴,同時也是整個慶豐郡城藥物交易的最大場所,價格便宜,數量眾多!

二為春風閣!此樓卻是風花雪月,品酒賞花,尋歡作樂的場所,二十四小時不停業,是不少青年子弟最常去的場所,除此之外,它還包攬了慶豐郡城唯一的拍賣業務!

三為藏經屋!此屋專屬慶豐學院,藏書豐富,包羅萬象,一到八層都是關於這個世界的各種人文地理知識,第九層到十二層則是容納了慶豐學院離子境的修行功法、離合技以及修鍊心得,十三到十六為原子境,再往上就是分子境!

四為生死台!此台專門用於生死賭鬥,對戰者皆需擁有一定修為,不少青年時常來這裡觀摩長者之間的戰鬥,但是唯一殘酷的是,生死台里生死不論,時常都是一死一傷,不過傳聞生死台戰鬥每連續勝利十場都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半個小時后,夸克等人才終於來到慶豐學院的大門,或者說是一道小門,因為大門未開,只在大門的右下角流出了一個小門,此門只有半米高,幾乎要爬著才能進去!

眾人不懂,「龍老師」卻是率先彎下腰從小門之中爬了進去,隨即是招生的一系列負責人,甚至就連雪薇也是絲毫不顧忌身份通過小門爬了進去。

一群新生如丈二的和尚摸不著腦袋,但還是隨著爬了進去。

直到最後一個新生進入了小門,龍老師笑著大聲說道:「不錯,作為你們的領頭人,再給你們一點忠告,此門自慶豐學院開院就開始設立,目的是要告訴你們入此門就是我慶豐學院的人,就得守我清風學院的規矩,這裡再也不是你們的工部鎮,既然站得起來就得彎得下去,因為只有彎得下去,你們才可能站得起來!」

說完,「龍老師」抬頭看了看遠方的天空,似乎是在緬懷著什麼,隨即又揮了揮手:「稍後有人帶你們去交學費,然後完成入住等,我們有緣再見。」

「因為只有彎得下去,你才可能站得起來!」這不由讓夸克想到了自己,誰這一生沒有過彷徨和失意,只有經歷過,才能讓那些失意刻入時光,伴隨自己闖天涯,見證最終的頂天立地。

正如那一句話:「人只有站起來世界才屬於他!」這一刻,夸克的眼中只有整個世界和自己,彷彿矗立在那無垠的星空,看天地旋轉,一切盡在手中。

過了沒一會兒,夸克回過神來,前來負責帶領他們去辦手續的人來了,辦完一切,這一天也到了晚上,而學院的報到時間還有一天,明天夸克需要去查看分班,等到後天才正式開始教學。

走到自己所在的房間,門牌號二二二!房間裡面已經有了三個新生,但似乎只有一個是工部鎮的,其餘兩個都是其他鎮的。

通過認識,一號床黑土,來自紅羅鎮,離子境七重,土屬性,或許是跟體制屬性有關,身體有些壯碩;二號床牢月,來自夸克本家工部鎮,離子六重,火屬性,皮膚紅紅的,短小精幹,又有些好動,活生生一隻猴子,大家也叫他「猴子」!四號床鳳飛,來自曲風鎮,離子八重,特殊屬性風!

四人也比較談得來,甚至還有一些重口味,黑土甚至慫恿「猴子」牢月明天陪他去春風閣,而鳳飛則是一個戰鬥狂,一心想要去生死台見識見識。

夸克摸了摸鼻子,感覺有點回到了地球初中宿舍的那段時光,或許,這樣的修行學習也不錯。 這樣的時光過得很快,第二天夸克一醒來就不見了三人的身影,夸克相當的無語,他們三個不會都到想去的地方去了吧!

其實夸克也想去,可是轉而又想:「才開學,這樣不好,這樣不好,我要努力做個學霸,當我萬眾矚目,嗯哼!不行不行,我要低調,低調!」

低調的夸克隨即便在學院里轉悠起來,很快就對學院有了一個大致的了解,東區為住宿區,住了大致兩萬人,各個年級,年齡都有,但除了教師,學生三十歲必須結業離開,當然也可以達到分子境離開,不過這個百分之九十九都沒能達到!

北區則是藏書屋所在區域,也是一些大型的傳道交流場所,一些知名導師會去到那裡講授一些屬性間共通的東西,幸運的人甚至能夠在這裡頓悟,除此之外還有一塊道碑,上面只有一個「道」字,傳聞裡面蘊含了大道,但是至今尚且無人感悟成功,夸克在那裡站了站,也沒感受出什麼。

中區則是主要的教學區域,除了中間有一座九層的教學總樓之外,又分九個小區,分別是金木水火土風雷以及兩個雜糅屬性的教學分區;西區則是一個個演武場以及一些內室,學生們可以使用來幫助自己演練一些不便在別人眼中演練的東西。

南區則是一些器材修鍊室,比如重力室、離合室等等,都是一些可以幫助修鍊提升的專用教室,不過進去要交錢或者付學分,沒錢、沒學分,再見!不多對於新生,都有一次免費訓練的機會。

學分可是慶豐學院的好東西,可交易但不可搶奪,而且必須按照學院公認的價格,保證學生們的基礎利益;學分可以通過完成教師以及學校公布的一些任務獲得,也可以是參加一些學校的比賽獲得,算是慶豐學院最硬通的貨幣,學校還專門設立了一個學分兌換閣,可以兌換各種修鍊物品,學分閣似乎在教學總樓!

按照比例,一個學分相當於一百兩黃金,而一個學分足矣在重力室待一天。

中區入口,夸克一頁頁尋找,終於找到了自己的分班:水二班!導師暫定莫思彤,傳聞是一個大美女,不過,脾氣有些不太好。

又相繼看了看,夸克刻才知道這並不是隨機分配,而是按照天賦來排的,而且每個班的人數也各不相等,天賦越好的班級人數越好,比如一班才十五個人,修為最低的都是離子八重境,而二班卻有四十個人,夸克在二班排名也相對靠後。

又看了看各數性排行,夸克的心裡也有了底,其實大家都是差不多的,潛意識裡面,夸克號分別看了看各數性的第一。

水屬性第一雲沐雨,離子境九重!火屬性第一炎弟,八重巔峰!金屬性第一萬震,九重!木屬性第一靈芯兒,八重巔峰!土屬性第一石凱,九重!當然特殊的雷屬性雷曉以及風屬性鳳飛二人都是八重巔峰,奇異的是還有毒,音等屬性!

分班結束不久,學院就傳來了關於新生大比的消息,這一次大比分兩個形式:其一是挑戰賽,每個人都擁有一次挑戰的機會,挑戰同屬性上一個班的成員,挑戰成功則升級班級,比如夸克挑戰一班的人成功則留在一班,失敗的人則換到二班。

並且這次挑戰賽挑戰成功之後有十個學分的獎勵,相對不公平的是一班沒有挑戰權,因為作為一班,總是享有各種其他的待遇。

接著便是所有各屬性前十相互之間的抽籤賽,勝利一場得到十個學分,失敗不扣分,總新生前十到前四每人獎勵一百學分,第三名三百學分外加獎勵一次進入藏書屋九層到十二層的機會。

第二名五百學分外加兩次進入藏書屋九層到十二層的機會!

第一名一千學分外加一次進入藏書屋第十三層及以上的機會!

除此之外,場中表現優秀的甚至可能被學院的老師甚至一些隱藏的大佬收為親傳學生,就連院長副院長也放出了消息說要在這次比試之中尋找自身傳人!

夸克聽到這消息頓時就興奮地跳了起來,不為別的,就因為自己太缺少資源了,晶石也快用完了,若到時候自己原核的修鍊速度跟不上,就不知道要何日才能踏入原子境了!

「一千個學分,除了可以換錢之外,還可以用於修鍊室的修鍊,這樣強者越強,自己才能更快攀上巔峰!」夸克心裡樂呵呵地想到,不過自己的修為還需要提升,只是目前不怎麼適合提升,畢竟自己剛升了兩個境界,還需要鞏固一番。

鞏固修為,夸克卻是想到了重力室,藉助重力來鞏固修為,也可以讓自己身體強化更加到位,不會因為隨著年齡成長出現漏洞,儘管夸克不存在這些問題。

比試會在三天後進行,挑戰賽則先需要一個報名,但報名要等到明天的導師見面會。所以夸克想了想,便直奔南區重力室區域。

不過剛到重力室門口,夸克就見證了一場火拚,在旁邊聽了聽也終於明白:新弟子到重力室參加學院給與的第一次免費訓練,可是到這裡卻遭到了學長、學姐的刁難,收點什麼入場費以及保護費!

畢竟以前他們似乎也遭受了這樣的待遇,按照學姐、學長的道理,這叫規矩,這叫傳統,或者可以說拳頭大就是道理,畢竟學院只規定不可以搶學分,沒規定不可以搶財物!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