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說是如此,可這名為阿白的骷髏身上散發出的氣息讓艾莉娜一點都不敢小覷。她看著那白玉一般的骨頭,伸手在其上輕輕彈了一下,能夠感受到其堅硬度。

2022 年 3 月 27 日By 0 Comments

她心裡立刻有了主意。

幾分鐘后的伯恩斯南城門口,高大的三頭六臂骷髏揮舞著它最上方的兩根手臂,其餘的四條手臂則像是一個籃子一樣,將蹲著的艾莉娜和卡羅琳兜在了其手臂中。

它兩人半高、近四米的身軀足以讓兩人可以安心地蹲在其中,卡羅琳扶著尚未激活的劍柄,咬著嘴唇,透過兩根手臂間的縫隙看向外面。

那些骷髏士兵明顯注意到了緩緩靠近的阿白,心智不足的它們只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同類」與自己有很大的不同,但卻無法分辨出它是敵人,還是友軍。

城門與伯恩斯的外牆一點一點靠近著,本身只是一個村落的伯恩斯外牆低矮,甚至只需要阿白伸手一托,就能將懷裡的艾莉娜抬到城牆上去。而艾莉娜也是這麼考慮的——她盯著逐漸靠近的外牆,看著身下的骷髏長腿跨過骷髏兵組成的陣地,城牆轉眼間就在眼前。

剎那間,她雙腿發力,縱躍向城牆上的同時手臂向前揮出,晶藍色的劍刃甩出一道冰寒的劍光,將那些並不知道敵人靠近的亡靈弓箭手頃刻間掃倒了三名。

亡靈弓箭手們此時才後知後覺,紛紛調轉方向,拉開骨弓對準艾莉娜。但這樣的極近距離本就不是弓箭手能夠發揮威力的場所,一時之間發射的箭矢軟弱無力,多數還只射到了自己人。

而艾莉娜在骷髏間閃轉騰挪著,長劍頻頻出手,眨眼間將身周的亡靈或是砍翻,或是踢下了城牆。城牆上弓箭手組成的陣線頃刻間被她撕碎。

她轉而找到城門的絞盤,奮力拉動,下方的城門立刻緩緩打開。此時身後三頭六臂的骷髏也甩動方才還老老實實的長腿,將一旁的骷髏士兵一腳踢翻,緊接著彎下腰去,用兩條手臂撐著地面,最上方的兩條手臂幫著拉開城門。

卡羅琳順著手臂滑下,邁開雙腿,一溜煙地向外跑去,同時回過頭還在高喊著:「艾莉娜姐姐,快點下來,快點下來啊!」

艾莉娜立刻奔向前方,踩在城頭正要一躍而下,忽然停住了腳步,發出了驚叫聲:「卡羅琳,回來,快回來!」

城門外本應空曠一片的雪原上,此刻卻停著一排渾身漆黑的騎士,手中戰刀上寒氣森然,正對準在向著城外撒腿跑著的少女。

死靈騎士。 盛夏甩開了言景祗的手,她眼中滿是悲傷。是她錯了,她以為自己能和言景祗一直一起的,但今天這通電話徹底將她打回了現實。

原先藏在心裏口紅的事情,現在也隨之發酵了起來。

沒聽到言景祗的聲音,阿離不滿的喊道:「景祗,你有認真聽我說話嗎?」

言景祗現在很煩躁,因為阿離的這通電話。原本他和盛夏之間已經慢慢在培養感情了,天知道他將盛夏培養成這樣有多難?就因為這通電話。

言景祗帶着怒火,說話也不是很客氣。他冷冷地說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那天晚上我就明確的告訴過你,我和盛夏不會離婚的!想當言太太,這輩子都沒可能。」

「景祗!」阿離厲聲喊了起來,像個瘋婆子一樣,聲音險些穿透了言景祗的耳膜,讓他覺得很煩躁。

「言景祗,你怎麼能這麼對我?那天晚上你對我說的話,我全然當做你在哄我。但是現在,我就要你的一個答案!我和盛夏,你到底選擇誰?」

阿離有些生氣了,她跟着言景祗這麼久,喜歡了言景祗這麼久,到頭來什麼都得不到?為什麼她比不上一個盛夏?盛夏有什麼好的?

以前她比不過盛夏就算了,現在呢?現在的盛夏什麼都沒有,她怎麼還是比不過?她不甘心,她真的不甘心啊!這樣的感覺真的無比的痛苦。

眼看着盛家已經倒下去了,只要自己再努力一點,她就能成為言太太了。所以她努力的幫言景祗,就是希望言景祗能高看自己一眼。但是從現在的情況看來,好像不是這麼回事。

言景祗根本就沒考慮過她,一直以來,言景祗都只是那她當猴耍,當做是隨隨便便的女人而已!不,她不是隨隨便便的女人。

因為她和言景祗還從來沒發生過關係!無論她想盡什麼辦法,都沒有作用。

前天晚上的生日宴會,她希望言景祗能去參加,那樣的話她就可以順理成章的對外界宣佈,她是言景祗的女朋友了。但是她沒想到,在宴會上,言景祗能對她說出那樣的話。

昨天和今天一整天,言景祗都不接自己的電話,哪怕是她去公司里找他,都沒有看見言景祗的蹤影。她慌了,擔心言景祗會真的不要她了。

言景祗看了盛夏一眼,盛夏也在等着他的回答,心裏很緊張,但臉上卻滿是冷漠。她不想讓言景祗看見自己心中的期待,她怕到頭來,她什麼都沒有,都是一場空。

言景祗盯着盛夏的眼睛,用力將盛夏拉回了自己的懷中,目光灼灼的盯着懷中的盛夏,緩緩道:「我最後再告訴你一遍!言太太,只能是盛夏!」

「言景祗!你混蛋!」阿離哭着掛斷了電話,那頭沒了響動。

言景祗隨手將手機一丟,鎮定的看着盛夏,挑眉問:「這樣,你滿意嗎?」

盛夏心裏不舒服,她很不喜歡言景祗用這種語氣,就好像是她在逼着他一樣。

。 之前顧顏沫本身的髮型是一頭臟辮,然後還染成了木栗色,她愛開機車,平時的穿衣風格偏中性,黑色皮衣牛仔褲居多,偶爾會化妝,偏冷艷,給人一種冰美人的感覺,她的這些穿衣風格和造型,顧顏沫通通不喜歡,也不適應。

所以在去學校前,顧顏沫完全改變了這些穿衣打扮和造型,她先去理髮店,洗掉了木栗色,恢復了一頭墨黑的長發,穿衣打扮也變成了素凈簡潔,大方甜美。

顧顏沫的這一改變,讓冷卉和顧浩國很是滿意,他們從小就想培養顧顏沫成為一個琴棋書畫樣樣精通的小淑女公主,但是顧顏沫和他們的期望完全背道而馳,她不喜歡公主裙,芭蕾舞鋼琴,她喜歡男孩子玩的東西,什麼街舞架子鼓這些,雖然他們不喜歡,但是因為愛顧顏沫,所以也完全支持她喜歡和想做的任何事情,現在她失憶了,反而按照他們喜歡的方式去生活,他們又意外又高興。

當顧顏沫身穿一條淺藍色的棉質連衣長裙,搭配黑色韓版風衣,黑色短靴,抱著書本挎著白色帆布包,披著墨黑的長發來到學校時,認識她的同學們目瞪口呆,這還是他們認識的那個顧顏沫嗎?

穿衣打扮變了,隨之連氣質也變了,感覺連顏值都變了好多,他們以前也覺得顧顏沫很漂亮,但是那種美艷冰冷美,總覺得少了一點什麼,不是最好看的那種美,但現在的美,是清新自然,恰到好處的美,不多一分,也不少一分,比校花還美,她這顏值,才能算是校花吧。

雖然現在跟以前的性格一樣有點冷冷的,但居然會對他們莞爾一笑,整個人柔和美好了不少,也沒有那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氣場了,也沒有了讓人感覺到不好惹的高冷了,完全像變了一個人,像從女王,變成了小仙女,甚至還有點呆萌,讓他們膽子大了不少,一下課,就找她加微信要聯繫方式。

顧顏沫也不好拒絕同學們的熱情和友好,通通同意了他們的好友添加消息。

「顧顏沫。」

教室門口響起一道磁性的聲音,顧顏沫起身看去,便看到一個長相偏冷峻的男生,她收拾好書本朝圍在她身邊的同學們淺笑道別,便朝男生走去。

施弋知道顧顏沫失憶了,所以肯定也不記得他了,畢竟聽說她都把她爸媽和哥哥忘了,又怎麼會記得他呢,他覺得心口悶悶的,還是低聲朝她說了一句對不起。

顧顏沫不清楚面前這個男生為什麼要對她說對不起,更不清楚她和顧顏沫發生過什麼,又是什麼關係,只是本能的朝他笑了笑,「沒什麼好對不起的。」

施弋不想提許睿那個人渣,顧顏沫忘記了也好,「給你發微信打電話,你怎麼沒有回呢,我們大家都很擔心你。」

「不好意思啊,我換微信和手機號了。」顧顏沫抱歉的咬住腮幫子,羽睫輕顫,像蝴蝶翅膀輕落在湖面上,溫柔而又可愛,看著這樣的她,施弋有些恍惚,以前的顧顏沫,從來不會解釋和道歉,也不會有這麼小女生的動作,失憶的她,真的變了好多,不過也好,變得更有魅力,更討人喜歡了。

「那把你新的手機號和微信號告訴我。」施弋把手機拿出來晃在顧顏沫的面前,顧顏沫輕聲答應,給了他微信號和手機號。

顧顏沫拒絕了施弋約飯的要求,在他失落的神情下,又再次拒絕他要送她回家的要求,她自己打車回家了,她家離學校很近,所以不住學校的宿舍,住在家裡面,下午的課結束后就沒有課了,她便打車回家。

拿出手機的第一次事情,就是打開微博刷遲辰的最新消息,點開遲辰工作室,查看他的最新工作行程安排,他成為了一款名表的亞太區代言人,後天B市的一家商場入駐了這款名表的商戶,到時候遲辰要去站台宣傳。

顧顏沫激動的拿著手機站在床上跳了起來,太好了,終於又可以去看遲辰了,自從那天近距離看到遲辰后,顧顏沫覺得,遲辰好像離她不是那麼的遙遠了,她要去見他,以後,他的每一次演出,每一次活動,每一次接機送機,她都要去。

有過一次的靠近,便想更靠近,甘之如飴。

激動完后,顧顏沫趴在床上,晃蕩著兩條纖細的長腿,閑適的聽著遲辰的歌曲,突然手機鈴聲響起,屏幕上顯示的是哥哥,她開心的坐起身子,聲音里透著一絲淡淡的喜悅,「哥。」

「嗯,今天去學校怎麼樣,不記得同學了,還適應嗎?」顧允澤把手機換到左耳,伸出右手接過助理遞過來的保溫杯。

「還行,哥,你在拍戲嗎?」

顧顏沫迫不及待的問道,但聲音語氣依舊清冷,和平時沒什麼不同,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壓抑下的眉歡眼笑,她的哥哥,可和他的偶像愛豆一起拍戲呢,她能不開心嘛。

電視劇《苣仙》已經官宣了,遲辰是男主,顧允澤是男三,演一個反派角色,一官宣,顧允澤的粉絲就很不滿他的番位,怎麼可以是男三呢,還給遲辰當配角,他們哥哥可是頂流中的頂流,憑什麼去給遲辰陪襯。

看到顧允澤粉絲這樣的言論,遲辰的粉絲也不依了,他們才不能讓自家哥哥受一點點委屈,顧允澤是頂流中的頂流,難道他們哥哥不是嗎?他可是娛樂圈最紅的男明星,有顏有實力,怎麼不配排在顧允澤前面了?

粉絲的罵戰,最後在顧允澤發的微博之後,漸漸停息了,微博內容大概就是,角色是他自己決定的,以前從來沒有飾演過反派角色,這次想嘗試一下,也是學習的過程,也很期待跟拿過影帝的遲辰合作。

粉絲在他微博下評論,明明他自己也拿過一次影帝啊,跟遲辰學什麼學。哥哥就是最棒最厲害的,不需要向遲辰學習。

評論基本都是誇和支持顧允澤的,漸漸也就平息了大家的怒火。

「嗯。」顧允澤淡淡應著,抬眸朝遠處正在拍打戲的遲辰看去,「你是不是還想問什麼?」

「沒什麼啊,我掛了。」顧顏沫急忙掛掉電話,生怕被顧允澤知道什麼,她這個哥哥太過聰明,可不能讓他知道她追星遲辰。

顧允澤低笑,把手機交給助理保管。

顧顏沫心花怒放的跳下床去到衣帽間,她要選一下後天要穿的衣服,一定要美美的去見遲辰。

就算你在日落前,我也要追在日落後。

。 「哦?」

上午,在上完課之後,羅恩感受到了熟悉的氣息尾隨在他的背後。

「嗯……小雪菜?居然真的打算監視我嗎?」

羅恩用不着痕迹的動作確認背後,露出了莫名的笑意。

距離他約十五公尺的後方有一名少女,正是背着小提琴箱子與身着小學生校服的姬柊雪菜。

他昨天姬柊雪菜與緣堂緣交流聽的一清二楚,只是他沒想到姬柊雪菜居然真的打算跟蹤監視他?

他不免微微一笑,蠻有趣的,不是嗎?

怎麼形容呢?嗯,就像是在大街上撿到一隻喵咪,餵了喂之後,這貓咪一隻跟在自己背後一樣。

差不多也就是這樣的一個感覺。

雖然說是監視,但其實所有的下棋手、觀棋人都知道,能看到的都只是羅恩想要讓對方看到的,如果他不想,就算是三百六十度圍繞一個球形都沒有用。

羅恩很閑,所有的研究都是由他無數個「副意識」進行的,而主意識其實相當的閑,所以他喜歡做一些別人覺得無聊,但是卻能夠找到一點樂趣的事情。

比如說……

羅恩走進偶然看見的購物商圈。他的目的地,是位於商圈入口附近的電玩中心,只要他走進店裏,姬柊雪菜總是要做些動作才對的。

事實上,姬柊雪菜顯然受到動搖。她連要隱藏自己的蹤跡也忘了,不知所措地停在店家前。

她不想把羅恩跟丟,話雖如此,要是走進店裏又極有可能恰好與古城碰頭,那也很困擾。少女心裏八成正如此糾葛。

「不對……哦哦……真是可愛呢~」

羅恩看出了她不是在糾結這種事情。

正確來說,她看起來可能更單純只是在警戒電玩中心這種「不明底細的店」。

「對於沒見過的東西有些恐懼?稍微有些警戒?看來獅子王機關培養戰鬥機器的學院是個貧瘠的地方啊!」

羅恩的身體遁入了世界的外側,他通過製造結界,製作出了一個在世界泡泡之上的附着泡泡,在這個角度悄悄窺視着少女。

傍晚時分,少女獨自佇立於冷清購物商圈的身影,感覺頗為飄渺無依,可能是因為少女的高顏值,羅恩心裏莫名蒙上一層自己做了某種壞事的罪惡感與刺激感。

有兩名陌生男子走了過來,堵住了姬柊雪菜的前後道路,圍在了她的身邊。

他們年紀大概二十歲左右,染得華麗的長發,外加不太搭調的公關風格黑西裝,輕佻得很容易理解的兩個人。

「欸欸欸,那邊的小姐。怎麼啦?在這裏等人嗎?等誰?男朋友?」

「閑着沒事就來跟我們玩啊。反正我們剛領薪水,身上有的是錢……」

男子們向姬柊雪菜搭訕著,語氣輕佻,神態悠哉,一副異常不尊重人的樣子。

姬柊雪菜對於這樣的人自然沒有好臉色看,冷漠地想將男子們趕走,但也許就因為如此,氣氛變得有些危險。

「喂!」

一名男子激動的伸手朝着姬柊雪菜的裙子掀去……

「咔噶咔~~」

伴隨着一陣異常扭曲的聲音到來,大片粘稠的血液灑落在地上,令人不禁皺眉的血腥氣散發出來。

「喂!雜種,不要隨便伸手碰我的弟子啊!」

只見那名男子的胳膊已經扭曲成了一個堪稱為「異常」的扭曲姿態,如同炸壞了的麻花一般,詭異。

皮膚被骨頭撕碎,大量的血肉混合著灑落在地上。

「啊啊啊————」

劇烈的痛苦令他額頭青筋糾纏,臉色猙獰可怖,慘叫聲響徹了整個街道。

羅恩漠然的的看着他,臉上依舊在笑,只是眼神並不帶一絲溫度。

羅恩不爽了,原因很簡單,有個人王八蛋居然要用那一雙臟手去玷污他的東西。

羅恩的佔有慾很強,他想要將自己所喜愛的東西都收藏起來,獨享她的完美無瑕,若是有人想要用臟手去碰,就會讓他不爽。

其實他也逐漸認清自己,發現情況,因為實力的變化,他正在逐漸的「傲慢」。

但是,這是對於以前與他同等的存在來說,他現在已經不在處於那個地位了。

他的視線是從上而下的,即使是他想要保持不變,但是所站立層次的逐漸變化也令他的思維潛移默化,精神的變化,人是控制不了的。

他視這些他所鍾愛的孩子類似於珍貴的「藏品」,寵愛的「寵物」之類的……他清楚,但是卻無法改過來。

就像是人對於寵物寄托在怎樣的感情,歸根結底,自己還是本能的在其之上的。

現在羅恩不開心了,解決不開心的最好辦法,就是解決問題,或者解決有問題的人。

「混……混蛋……」

男子猙獰的嘶吼著,手上的魔族登陸器不斷的響徹,兇猛如江流的魔力從身體中不斷湧出。

恐懼與憤怒使臉孔扭曲,更讓他身為魔族的本性表露無遺。深紅的眼睛,以及獠牙。

「d種!!!」

姬柊雪菜表情嚴肅且凝重地低喃。

所謂d種在分屬各血族的吸血鬼當中,專指奉「忘卻戰王」為真祖的分子,於歐洲特別常見。而他們也是和人們普遍印象中的吸血鬼最貼近的一支血族。

「哦?老朋友的子嗣啊!真是巧。」

羅恩也同樣一眼認出,臉上沒有絲毫慌亂,依舊是那樣溫和的笑容。

吸血鬼身體快速霧氣化,從羅恩手中逃脫,手臂也恢復正常。

「灼蹄!幹掉這個逼崽子!」

吸血鬼男子大吼,隨後有股力量從他的左腳噴出。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