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說着,將方纔的事說了遍。

2020 年 11 月 4 日By 0 Comments

牛奔臉色一陣精彩,回頭對賈環道:“環哥兒,殺祖之仇,你也能放得下?”

賈環呵呵一笑,道:“不是我數典忘祖,只是,贏玄已經死了。

他拿着我貢獻給他的假寒山折梅圖,強行修練,再加上一些其他因素,走火入魔而死……

我應該算是報了仇吧?”

見衆人都睜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他。

尤其是許崇。

賈環瞪眼過去:“還準備告密嗎?”

此言一出,秦風、溫博等人是真的動了殺機。

諸葛道、蘇葉、塗成幾個甚至緩緩移動腳步,隱隱圍住了許崇。

一雙雙眼睛眯起,眼神如刀般看向他。

許崇對這一幕卻沒什麼感覺,他猶豫了下,搖搖頭道:“老皇帝害死國公爺,是他做的不地道……

他又死了,額就算告了也活不過來。

算了,額放你一馬。

只是現在的皇帝,比老皇帝好。

寧侯,你可不能再害了……”

賈環哼了聲,笑道:“你若告也是你先倒黴!你以爲我怎麼知道那副圖是假的?

就是陛下告訴我的。”

這句話,對衆人的衝擊竟比方纔的話還要猛烈十倍。

諸葛道都結巴起來,道:“環……環哥兒,你……你說什麼?

凰謀之毒後傾城 是陛下告訴你的?”

賈環點頭道:“是,正是他說的。那副圖,我也是後來才知道是假的。但贏玄已經……”

秦風簡直不敢置信,道:“他就沒想着給他老子報仇?”

賈環淡淡道:“怎麼沒報?拿鞭子抽了我一頓。

而且,假圖只是一個因素,裏面還有他自己的貢獻,他報什麼仇……”

衆人聞言,這才恍然。

不過還是震驚。

牛奔感嘆道:“怪道環哥兒你對他那樣忠心,他居然沒把你推出來頂缸。

我記得當時,他可是極受非議的。”

秦風等也連連點頭。

當時這件事要是爆出來,賈環絕不會有好果子吃。

縱然他是無意的,可致太上皇走火入魔而崩的罪名,也足以讓整個賈家陪葬。

真到了那時,即使牛繼宗他們,也護不住他。

更不可能因此而起兵造反……

沒有大義,師出無名,必敗無疑。

推出賈環頂缸,隆正帝自己也就洗白了。

但他居然沒這樣做,憑白受了多少指責……

祭天郊迎之日的逼宮,不就是如此嗎?

百年之後,青史之上,他都洗不掉疑點。

想想隆正帝的性子,衆人完全有些無法接受。

換做他們是賈環,想來也會忠心耿耿……

賈環笑了笑,道:“忠不忠都是兩說,咱們也沒必要擔心以後再受冤枉氣。

我都說了,海外天地大爲廣闊。

咱們兄弟回去後,等奔哥的傷勢好了,就出海,給咱們自己打江山。

建了封國後,就全是咱們自己說的算了,誰也欺負不得咱,給咱氣受。

又不用內鬥,又不用和自己人幹仗,殺的屍山血海……

還不用擔心許崇這小子出賣。

天高海闊,自由自在!

得閒了咱們兄弟去海上釣鯊魚,玩兒夠了就繼續擴張!

給子孫多佔些地盤!

又能青史留名,又能得利,還能自在,不比窩在大秦,和各方勢力勾心鬥角強多了!

對了,我看大家這幾年都沒閒着,武道都突破了七品,可以成親了。

等回去後,一定要多娶幾房!

咱們未來二十年最大的難處,不是打仗,而是缺人!

誰不生上百十來個孩子,都對不起我這番謀劃!”

“哈哈哈!”

衆人大笑起來,然後又是一通笑罵。

“來了!!”

忽地,溫博眺望遠方,大叫了聲。

衆人忙順着他的目光看去,就見黑壓壓的數萬大軍,在草原上奔騰而來。

長城軍團,來了。

……

“老天爺!!”

古北伯府一等男竇英本是被韓大和董千海以賈環將令和御命金牌脅迫而來,以爲賈環是想讓長城軍團和厄羅斯人拼命,好救出牛奔。

至於韓大說的什麼接收戰俘,都是撞客了纔會說出的狗屁大話。

只要有腦子的都不會信。

長城軍團十萬大軍再加上喀爾喀蒙古二部十多萬大軍加起來,都被羅剎鬼子殺的片甲不留,悽慘而逃。

賈環一行人不過三百來人,就能幹敗二十多萬大軍?

他們已經打好主意了,一會兒見勢不妙,立刻敗逃,不能憑白送了性命。

可從五原往巴彥敖包走了一半,就開始看到成羣的潰兵,慌不擇路的往大軍裏衝。

一通輕易射殺後,衆人這才相信了韓大的話。

先是震驚的下巴快要掉下戰馬,發現越往北走潰兵也就越多,全是連武器鎧甲都丟棄了的,殺之如雞犬,又殺不勝殺。

只分出兩千人,就全部俘獲了。

原本以爲這已經是厲害的了,可等到最終抵達戰場後,衆人才真正震驚的眼睛爆了一地。

那慘絕人寰的修羅場,居然讓不少將校都吐了起來……

還好厄羅斯大軍此刻都交出了武器盔甲,堆砌在草原上成了一座兵甲大山。

否則人家轉頭一個突擊,長城軍團也就沒了……

董千海和韓大沒有理會震驚的無以復加的長城軍團將校們,兩人一人帶了一人,直接去尋賈環,面色肅重。

“岳父,大哥,你們回來了!”

賈環揹着牛奔,和秦風、溫博等人迎了上去,準備命令大軍接收俘虜,返回五原。

然後就看到董千海從後面抓過一人,重重的丟在地上。

韓大臉色擔憂,也抓過一羅剎鬼子,扔在地上,道:“環哥兒,我們發現了他們。”

賈環看到地上之人,先是一怔,隨即大喜道:“哈哈哈!再無後顧之憂矣!”

地上之人,不是於海和費爾多,又是何人?

再沒想到,這兩人會被董千海和韓大捉拿。

他原本還在打算,用索菲亞做文章,逼厄羅斯方面,除掉於海、李銳。

主要是於海,一個半步天象級大高手不死,隱患太大。

只一個李銳,卻是微不足道的小角色。

沒有於海護着,能不能活下去都是兩說。

現在好了……

賈環見董千海、韓大都面色肅重,笑了笑,道:“放心吧,他們都知道了。日後,縱然宮裏那位知道,也不當緊。

當然,不知道最好。

否則憑白生事。”

衆人聞言,齊刷刷的看向許崇。

許崇氣的跳腳:“額腦後又沒長反骨,你們都看額作甚?”

賈環眉尖挑起,看着地上閉目不言的於海,淡淡道:“一路走好,記得下輩子,不要再與我賈環爲敵。”

說罷,就抽出腰間寶劍,乾淨利落的一劍斬下。

屍首分離。

於海臨死前,才睜開眼睛,滿是不甘的看着賈環。

興許他沒想到,賈環會這般直接了當的殺他……

“來人,將這位厄羅斯國公看押好,都是大功,先別弄死了。”

賈環讓親兵將費爾多押走。

牛奔在賈環背上,哈哈大笑着對費爾多道:“羅剎鬼子,你也有今天?”

秦風無語道:“他又聽不懂,你叫嚷什麼?”

“好了好了,都先別吵了。

諸位兄弟,草原之行,到此功德圓滿。

大哥,帶人將沒用完的木箱全部封存起來,像來時一般,全部帶回,一個都不能少。

蕭蕭春雨潤華年 回五原安置好俘虜後,咱們,回家!”

……

ps:上火了,大牙腫的飯吃不下,狀態不好,不知道有沒有第四更。

我加油吧……

8)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秒★小△說§網..org】,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神京西城,榮國府,大觀園。

秋爽齋內,笑語歡聲滿堂。

草原上朔風凜冽,都中卻暖和許多。

正是秋高氣爽賞菊時。

恰巧劉姥姥又帶了許多新鮮瓜果蔬菜來,賈母就帶着一干孫女孫媳們,同劉姥姥一起,三逛大觀園。

唯秋爽齋這裏最爽闊,也處在園子內的高地上,視野寬闊。

賈探春又一直掌管園子裏的事,因此,就將宴席安排在了這裏。

衆人已經都逛了一起子了,都有些乏。

此刻坐在秋爽齋的曉翠堂內,賈母與劉姥姥講着古。

薛姨媽坐在一旁時而附和兩句,笑語連連。

原本自那件事後,薛姨媽心中有愧,就不怎麼再往賈家來了。

耐不住賈母大氣,幾次派人去請,方又請了來,一如往日般對待。

也就讓薛姨媽愈發感動,再加上寶釵上回請出府,真真嚇壞了她,如今再不想其她,只一心逍遙度日。

“蒼哥哥,我要那個……”

堂內,賈蒼、賈芝、巧姐兒和劉姥姥帶來的孫子板兒一起玩耍。

適時板兒不知從哪裏尋了個佛手在玩,卻入了巧姐兒的眼。

她不敢同板兒討,就向賈蒼求助起來。

賈蒼聞言,就想向板兒討要,只是見他正頑的歡喜,心裏不忍。

想了想後,他從脖頸處取下一個金項圈,上面鑲嵌着富貴如意的寶玉,他卻一點不在乎,走到板兒面前遞給他道:“板兒兄弟,我拿這個同你換佛手,我妹妹想頑!”

板兒聞言,看了看手裏的佛手,又看了看賈蒼手裏的項圈,猶豫了下,正要接過項圈,一旁照看孩子的嬤嬤趕忙攔住。

那嬤嬤對賈蒼賠笑道:“小爺,可使不得!

這是鎮國公府的誥命送給你的護身項圈,極金貴……”

賈蒼性子極好,被攔也不惱,仰面笑道:“嬤嬤放心,不當事。

我爹說了,東西是死的,人才是活的,我領了郭奶奶的心就好。

板兒兄弟是來家裏做客的,我不好霸蠻。

我就拿這個項圈同他換!”

那嬤嬤哪裏肯讓,笑道:“小爺,您這一個項圈,能買一百房子佛手了……

再說,下回鎮國公府的誥命奶奶問小爺項圈兒哪裏去了,怎麼辦?

東西是不當緊,可人家的心意不好辜負。”

賈蒼聞言,好像也有道理,抓了抓腦袋,道:“可是巧兒妹妹想要耍子,這會兒到哪裏再去尋……”

嬤嬤轉頭就去哄板兒,要將佛手要過來,給巧姐兒。

可板兒這會兒眼睛都在賈蒼手裏的項圈上,他年紀小,不懂那麼多規矩,只想換好東西,哪裏肯給。

聽嬤嬤說了幾句,就鬧了起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