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譚青青眼見馮氏小兒已經有了偃旗息鼓的態勢,便也不再威逼利誘於他。

2021 年 12 月 21 日By 0 Comments

而是道,「你安分些,這事兒,我就不與你表弟說。」

「但你若是繼續這般胡鬧,你這一路的光輝事迹,我保證你表弟會聽的一字不落。」

這是一記殺招。

馮氏小兒老實了。

他縮回車廂里,也不再囔囔著,要什麼茗茶點心了。

而馮夫人更是一臉抱歉地向譚青青賠禮,「我兒讓你們淘神了。」

譚青青並沒有接受馮夫人的歉意。

慈母多敗兒。

馮氏現在不教育好她兒子,將來有的是人替她教育。

譚青青並未搭理馮氏,而是自顧自返回小輩們所牽引的推車馬匹之列。

不要說大伯二伯不會處理這事兒的話。

若客鏢內有女眷,男鏢頭都是能避則避,並讓女鏢頭前去交涉。

譚摘星不去,那便也只有譚青青去了。

而譚摘星這模樣,一看就是已經被那馮氏小兒擾的不勝其煩,已經是不願意再管了。

「還是咱五丫頭有一手。」

「畢竟有句話怎麼說來着?惡人自有惡人磨!你們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被譚摘星調侃,譚青青雖說是懶得回應。

但互嘲,卻是譚氏兄弟姐妹的必修課。

「你但凡對鏢局的事兒上點心,也不至於連這小兒撒潑的事情都處理不好。讓那馮氏小兒這般鬧騰,耽誤的還不是大夥兒的時間?」

說罷,譚青青還對譚摘星露出個,阿斗扶不起的取笑表情。

氣的譚摘星捏著小飛鏢的手都不穩了。 「孝平鄉君喜歡什麼就送什麼,王爺可以跟鄉君的妹妹或者丫鬟打聽一下,如果王爺自己足夠了解鄉君喜好的話,就不需要打聽了。」侍衛長規規矩矩的說道。

夜天凌琢磨起來,然後道:「你去打聽打聽。」

在夜天凌的支持下,侍衛長開始接近金府的人。

「小姐,這幾日王爺身邊的人總是來打聽您的喜好。」明願煩不勝煩。

「不光是跟奴婢打聽,奴婢的爹娘也沒放過。」明願哭笑不得。

「那你說了什麼?」金梨嘴角含笑。

「能說的都說了。」明願也沒隱瞞,王爺不是別人,是小姐往後名正言順的夫君,王爺能多了解小姐一些也好。

金梨眼底浮出幾分切實的笑意。

「王爺還是很在意小姐的。」明願說道。

「就是不知道他對以前那幾個未婚妻是不是也是這麼在意。」金梨微微有些吃味的說道。

「……」明願不敢肯定。

但是王爺那幾個未婚妻可是沒一個有好下場的。

「王爺肯定是最在意小姐的,奴婢心想也沒有哪位姑娘能像小姐一樣跟王爺有這樣的緣分,了凡大師不是都說了,小姐和王爺是天作之合,王爺和小姐才是最合適的。」明願說道。

金梨也不過是隨口說說,聽了明願的話,也只是微微一笑。

「今天去鋪子裡面瞧瞧吧。」金梨說道。

美人香鋪子里其他的胭脂水粉都已經賣盡,現在鋪子裡面只剩下以桃花為原料的胭脂水粉。

「你要的蘭美人在下個月才能有貨。」金玉娘再三說道。

「下個月是下個月,現在是現在,我是來為主子買的,要是買不到,我可沒法子回去交代。」丫鬟說道。

「已經無貨了,這種桃美人還有貨,不如你看看這些,給你家主子買去試試,作用不比蘭美人差。」金玉娘說道。

「桃美人能跟蘭美人相提並論?就看他們的價格也不一樣,原料也不同,桃花能跟蘭花相提並論?」丫鬟生惱的說道。

「桃花有桃花的好,蘭花有蘭花的好,桃花胭脂最為突出,蘭花香露最為突出,各有優點。」金玉娘說道。

「娘!」金梨聽了幾句,打斷了她們的對話。

「你今天怎麼過來了?」金玉娘驚喜的說道。

「我過來看看你。」金梨打量了一眼這個丫鬟,心裡冷笑。

這不是安茹身邊的人嗎?

金梨來了之後,金玉娘當然是跟她說話為主,她剛剛說話的人就交給了她身邊的店夥計。

但是這麼一來,那個丫鬟就不樂意了。

「金掌柜!我這事你還沒解決,你怎麼就不管了?」丫鬟不滿的說道。

「娘,這是怎麼回事?」金梨問道。

「她的主子一直在店裡買的蘭美人,但現在蘭美人已經沒貨了。」金玉娘無奈的說道。

「現在沒貨,你可以先預定,下個月來拿貨。」金梨說道。

「我家主子現在就要蘭美人!」丫鬟固執的說道。

「現在要,鋪子裡面沒貨。」金梨好整以暇的望著她。

「那不是有貨嗎?」丫鬟指了指櫃檯上的東西。

「那是其他客人讓人過來預定留下的蘭美人。」金玉娘說道。

「我們可以出雙倍的銀子。」丫鬟說道。

「做生意得言而有信,既然是別人預定的貨物,我們肯定會給對方留著,不管你出多少銀子,我都不會賣。」金梨說道。

「三倍的銀子。」丫鬟又道。

「你也別先急著拒絕我,你可以問問買蘭美人的人,也許人家願意賺這份錢呢?」丫鬟打斷她們的話,搶先說道。

「你說的也沒錯,如果對方願意賣,我們也不會阻止。」金梨阻止了金玉娘要說的話。

「給這位姑娘找個凳子,讓她歇歇腳。」金梨說完之後,就帶著金玉娘上了樓。

「那位定蘭美人的小姐,可不是好惹的,鬧不好,還得鬧起來。」金玉娘說道。

「你就算說了,人家也未必願意聽。」金梨說道。

真的願意聽了,也不會糾纏到現在。

金梨對安茹身邊這個丫鬟印象挺深的,只不過現在這個丫鬟,應該還不算得到安茹的看重,所以才會被派來做一些跑腿的活。

如金玉娘猜測的那樣,樓下很快就鬧騰起來。

金玉娘和金梨兩位主子也被請了下去。

「你這人聽不懂人話嗎?我家小姐都說了,不差銀子!不差錢!你還攔著不讓走了!想找打嗎?」

「我家小姐是缺銀子的人嗎?」

「我家主子就喜歡蘭美人,換了其他的味道的,她根本不用!」丫鬟見狀,撲通一下跪地磕頭。

「小姐!奴婢一看您就是人美心善的小姐!

奴婢要是買不回蘭美人,回去肯定要挨罵,說不定以後再也不能在小姐身邊侍候!

奴婢好不容易才從粗使丫鬟升上來的!今天奴婢還是第一次給主子辦事……」丫鬟說哭就哭,又哭又求又磕頭。

「小姐!您就把蘭美人讓給奴婢吧!您的大恩大德,奴婢一定會銘記在心!」

「你家主子哪家的?」徐悠悠心氣高的很,若是這個丫鬟一個勁的用銀子來壓人,她反倒不會給面子。

但是這個丫鬟可憐巴巴的這麼一求,她便動搖了。

「我家小姐是外地來的,就是因為不能再京都久待,所以才擔心下個月買不到就離開了京都……」丫鬟說道。

徐悠悠聞言倒是明白這個丫鬟的行徑了,原來是外地來的,又快離開京都了,所以才不得不求著她讓了蘭美人。

「本小姐也不是不講道理的人,既然如此,蘭美人就讓你了。」

「謝謝小姐!多謝小姐!小姐人美心善!好人有好報!奴婢祝小姐日後覓得如意郎君,白頭偕老!」丫鬟喜不自禁的感謝道。

徐悠悠聽了心裡高興,覺得這丫鬟嘴巴還是挺能說的,不像她身邊的丫鬟,個個笨嘴拙舌,腦子木訥!

「行了,走吧!」徐悠悠將蘭美人讓給了這個丫鬟。

丫鬟從地上爬起來,擦乾淨眼淚,又是一番姿態,「蘭美人是我家主子的了!」 雲曦抬起頭,合上書本輕笑了聲,瀲灧的笑容綻放在午後的陽光里。

「我也是第一次參加這種競賽,老師跟教授們考核的標準是什麼我不清楚,盡人事聽天命吧!就算不能代替國家參賽,能參加這次集訓,也是很好的體驗!」

趙羽墨點點頭,「是啊!更重要的是,還能認識很多同學!大家一起交流學習,互相提高!」

他們這次競賽不全是沖著第一名而去的,要不是周成哲步步緊逼,他們說不定就是來走走過場。

只可惜,有人不識好歹,非得逼他們顯示真本事,那沒辦法了,nozuonodie!

————

偌大的辦公室,冬日裡明媚的陽光從落地窗外投射在地板上,沈亦宸站在窗邊看著腳下喧囂的水泥森林,沉鬱的俊臉被陽光切割得稜角分明,隱約多了幾分成年人的穩重和凌厲。

秘書徐寒敲門進來,看他站在窗邊,低頭看了看自己帶過來的文件夾,抬腳走了過去。

「總裁,這是韓氏集團最近的動向,有些不大對勁。」

聞言,沈亦宸轉過身來,徐寒忙把手裡的文件夾遞了過去,繼續報告。

「韓中騰連續丟了兩個快要到嘴的大項目,直接讓韓氏集團損失了好幾個億。而這兩個項目的負責人,屬下讓人去查了,都是中途殺出來跟韓氏搶生意的,背後可能還有高人指點,但是細查了幾天,查不到任何線索。」

「看來,這背後指點的人,隱藏得很深呢!」

沈亦宸隨手翻看著手裡的資料,資料里是兩個項目的數據細節,以及韓氏集團這段時間的股價波動。

因為丟了兩個項目,導致韓氏集團的股價一路下跌。

再加上韓耀天剛剛坐上執行總裁的位置,這麼一折騰,恐怕之前韓氏和沈氏合作給韓耀天帶來的底氣,都會被沖得一乾二淨。

「屬下猜想,在京都,能做得如此乾淨,又有如此大能耐的人,會不會是三大家族的人?」

「除了他們,誰會那麼輕易對韓家動手?四大豪門一直都處於相互制衡的局面,沒有人會輕易去捅破這個格局,韓家的人最近把少帥得罪得不輕,若真要動手,恐怕也只有少帥最有嫌疑。」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