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讓人很難相信的是,名聲響徹清風城,偷了無數鄉紳土豪的怪盜,包裹裏的乾糧只是窮苦人家吃的那種用野菜和着少許麪粉做的餅子。

2021 年 1 月 29 日By 0 Comments

覺得怔怔發呆,對自己問道:“師傅曾說,在佛的眼中,佛是佛,衆生也是佛。那既然佛看衆生都是佛了,又爲何還要渡衆生呢?”

“衆生需要佛來渡,那應該佛是佛,衆生還是衆生啊!可這麼說來,佛看錯了?如果佛錯了,又用什麼來渡衆生?”

敲敲自己的光頭,覺得有些苦惱的又問自己:“那衆生看佛是佛,看衆生是衆生,是因爲他們看不到衆生即是佛?可佛說衆生也是佛,那他們爲什麼看不到衆生是佛?”

本來,如果都做好了原地度過兩三天的準備了,可誰知一塊餅子還沒吃完,覺得就退出了這種狀態。

“哎呦!”覺得帶着憂愁的嘆了一聲說:“又把自己給繞迷糊了!”

“噗!”

看着覺得的憨憨樣,如果瞬間把嘴裏的餅子給噴了。

“今天咋這麼快啊?”匆忙咀嚼了幾下,把嘴裏的東西嚥下去,如果問道。

覺得傻傻一笑說:“今天有點難,悟不通。”

如果起身安慰道:“沒事,沒事,以前簡單的那些你不是也沒悟通嘛!今天的難,悟不通是應該的。”

覺得聽着如果安慰的話,哭笑不得。

“來一塊?”如果見自己的安慰沒啥作用,乾脆轉移話題,遞出一塊餅子。

覺得看了一眼,急忙搖搖頭。

如果撅噘嘴,有些不滿意。背在背後的手搓了搓,總想掐點什麼。

想到這,如果的眼神開始飄向覺得腋下的嫩肉處。

莫名感到一陣寒意的覺得打了一個冷顫,催促道:“這天兒怎麼突然就涼了?咱們趕緊趕路吧!希望天黑之前能找個住的地方。不然總是風餐露宿,你的身板熬不住的!”

聽了覺得的話,如果頓時滿臉笑意。

只是緊接着,又聽覺得十分肯定的說:“快走兩步,希望在日落之前能找到它在哪裏。”

如果皺了皺眉,不知道覺得突然說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覺得也沒賣關子,直接說道:“這座山陰氣這麼重,附近肯定是有污穢的東西在!”

“凡是有污穢東西的地方,肯定有遮風擋雨的地方!不是山洞就是破舊廟宇。”

如果頓時渾身一激靈,往覺得身邊湊了湊。甚至都忘了質問覺得,找住的地方是怕自己身體熬不住還是單純的想去度了那所謂的污穢。

同樣沒有修爲,只是初入盜道,在偷和速度上極爲擅長的她還是很怕這些東西的。

“喂,覺得,你別嚇我啊!” 終於,兩人來到山頂的時候,找到了可以遮風擋雨的地方。

山頂上,有一間破敗的山神廟,山神廟四周不均勻的散佈着近百個或大或小的墳堆。因爲年代久遠,墳堆前的石碑上,碑文都已經看不清了。

山神廟的大門只剩下了半扇,牆壁也露出了好幾個窟窿。

廟內一股子發黴的氣味,地上全是被風颳進來的落葉,牆角和柱子旁結滿了蛛網。

正中央,一座坍塌的神像,神像前供桌上鋪了一層厚厚的灰塵。

供桌上的香碗中,還插着三柱香,不過只剩了小半,顏色都變了。

如果輕輕地拽了拽覺得的僧衣,躲在他背後小聲說:“覺得,咱們還是離開這裏吧!風餐露宿挺好的,我……我熬得住的。”

覺得道了一聲佛號,安慰道:“我在,沒事的。”

“可是……”如果縮着脖子,怯怯的盯着四周,總感覺附近有什麼東西在看着自己。

覺得神色坦然,來到已經坍塌大半的神像前觀察了一陣,也沒有看出這裏供的是哪方神明,只能雙手合十告罪一聲。

“小僧遠遊,路過此處,暫借一宿,請勿見怪!”

如果趕忙也學着小和尚的樣子,雙手合十,拜了又拜,口中連連說道:“請勿見怪,請勿見怪。”

當兩人說完,突然颳起一陣狂風,將半扇廟門吹的一開一合,砸在牆上嘭嗙亂響。

地上的枯葉紛紛被捲起,蛛網隨風飄蕩,廟內揚起嗆人的塵土。

“啊……”如果一聲尖叫,緊緊地貼在了覺得後背上,指着神像前的供桌,顫抖着聲音語無倫次的說:“覺……覺得,亮了,亮了。”

覺得回過頭,看着突然亮起的三柱香,走了過去,將它掐滅。

香斷的瞬間,風停了,廟門安靜了,枯葉同塵土一起落下。

擡起頭環視一週,覺得輕聲道:“這宿我們借定了,主人家不歡迎也沒用,少用這些嚇唬人的把戲!另外,這香火就先斷一晚,別燃了!”

過了很久,廟內再無動靜,覺得扭頭對着如果燦爛一笑說道:“你看,主人家同意了,看來還是挺好客的。”

“哪裏好客了?”如果欲哭無淚。

覺得沒去管如果,而是從包裹裏掏出了一些東西。

一本無字經書,三柱香,還有一根紅色蠟燭。

雖然如果以前見過,但還是不明白爲什麼小和尚每次都是拿紅色的蠟燭。

掏出這些後,覺得用黃紙裁了些紙錢用銅幣壓在了廟的四個牆角。

點上蠟燭,覺得又收集了一些枯葉,均勻攤開,將一張薄薄的墊子鋪在上面,然後對着如果說道:“好了,今晚就在這裏睡吧!”

說完,自己走出了廟門。

當覺得點了紅燭,壓了紙錢後,廟內不再是陰森森的了,如果也沒有那麼害怕,於是便坐在了墊子上看着廟外的覺得發呆。

然後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瞥了一眼紅燭,臉色有些微紅。

天色還沒完全黑去,覺得大步進入亂葬崗的墳堆中,一邊收集枯枝一邊觀察着四周,偶爾還會伸手撣掉石碑上的枯枝落葉。

饒了幾圈,覺得在最大的墳前停了足足有一刻鐘,對着墳堆一拜,伸出手一點一點的扣起墓碑附近的土。

等石碑差不多都露出來後,覺得微微一笑,說了一句:“果然。”

然後將枯枝帶回破廟升起了火,又趕緊回到那座最大的墳前。

盯着又恢復如初的石碑,覺得有些頭疼。

徒手挖碑,可是件力氣活!

道了聲佛號後,覺得再次將石碑挖出,把一根破布條擰成的繩子一頭綁在石碑上,另一頭纏在腰間,一點一點的拖回到了廟中。

等他回到廟中時,天已經徹底黑了。

“覺得你這是在幹嘛?”如果看覺得神經兮兮的鼓搗了半天,結果只是拖了一塊石頭回來,很是無語。

但當她仔細看過之後,嚇出了一身冷汗。

“你幹嘛把人家墓碑給拖回來?晚上還讓不讓我睡覺了?!”如果聲音顫抖,明明是說着責怪的話,語氣中卻充滿了恐懼。

覺得憨憨一笑,躲過了如果幫自己擦拭汗水的手後,用袖子在臉上胡亂的抹了一把,神祕兮兮的回道:“有大用處!”

“哼!”覺得的動作很明顯引起了如果的不滿。

“跟着你,不被餓死,也得被你給嚇死。”如果嘟囔着,眼睛狠狠地颳了一下覺得。

“那個如果,要不你還是去找……”覺得撓了撓頭,突然聲音變大“啊……疼疼疼疼……”

如果氣呼呼的收回了手,警告說:“若是再讓我聽到這話,你就完蛋了!”

覺得悻悻然沒敢繼續說話,只是從口袋中拿出乾糧,三下五除二的吃完。

白天的時候,天氣還很不錯,晚上居然烏雲密佈,又颳起了陣陣陰風。

神像上的簾布被覺得扯下來堵了牆上的窟窿,就連供桌都被他暫時“借”來堵了大門。

不過陣陣陰風還是從縫隙中透過,吹的如果心裏毛毛的。

總裁的倔強小辣妻 “覺得……”如果弱弱的喊了一聲,扯了扯覺得的衣角。

覺得收到信號後,回手一拍卻拍了個空。

“額,我忘了,供桌被我搬走了。”撓了撓頭,覺得臉色一紅,起身拍了拍神像的坐檯。

“聽到沒?安靜會兒!”

神像顫抖了一下,外面風聲更大了。

覺得點點頭,一臉滿意的對如果說道:“別怕,這只是在歡迎我們呢!”

如果若是相信覺得這句鬼話,那她肯定腦子壞掉了。

“不要嚇我了,到底想做什麼你趕緊告訴我!” 如果的聲音中,已經帶了哭腔了。

覺得也不再賣關子,嘴角上揚,輕輕說道:“讓這個世界乾淨一點!”

如果一愣,趕緊小聲說:“咱們倆連修爲都沒有,你不要命了?!”

儘管如果的聲音足夠小,但還是被那不乾淨的東西聽到了。

“嘿嘿嘿嘿……”一陣陰惻惻的怪笑聲傳來,堵在大門處的供桌和半扇大門瞬間被掀飛。

“以爲你真有些道行,所以忍了這麼久,原來是一點修爲都沒有!”

“既然這樣,那你們這對野鴛鴦準備受死吧!” 如果知道自己說錯了話,本想說點別的騙一騙這東西,可聽着陰惻惻的笑聲,不由自主的上下牙打起了顫。

見到如果的表現後,污穢更加堅信他們沒有任何修爲,乾脆在門外化出了原型。

那是一個大約二十左右歲,渾身被黑氣纏繞,身無片縷的女子。

覺得先是一愣,然後趕忙低下了頭。

姑娘雙目猩紅,雙手成爪狀衝向了廟門。

只不過她剛剛到了廟門附近,四個牆角的銅錢便泛起了微弱光芒,整座廟都被一層無形的東西包圍。

覺得二話不說,將香碗“借用”過來,燃上了自己備的三炷香,又把香碗放在墓碑上。

原本女子出現後,開始微微顫抖的墓碑立刻安靜下來。

小心翼翼的翻了幾頁佛經,覺得五星朝天盤坐在地上,單手做合十狀,默默頌起了經文。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忉利天,爲母說法。爾時十方無量世界,不可說不可說。”

“一切諸佛,及大菩薩摩訶薩,皆來集會,讚歎釋迦牟尼佛,能於五濁惡世,現不可思議大智慧神通之力,調伏剛強衆生,知苦樂法,各遣侍者,問訊世尊……”

覺得誦經之時,墓碑上開始有陣陣黑氣飄出,門外的女子彷彿收到了劇烈的打擊,表情猙獰,髮絲紛飛,指甲也開始不斷變長。

如果看着女子的變化,心裏跟裝了一隻小鹿一樣,噗通噗通的。

下意識的就想要去抓覺得的衣角,可手伸到一半,怕打擾到他,又默默地縮了回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