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讓人驚訝的一幕出現了。

2021 年 12 月 11 日By 0 Comments

修羅國的鐵腕外交大臣卡里,竟然沒有說他們國家的語言,而是冷笑的望着陳寧,用熟練的中文,徐徐的道:「陳寧閣下你也好!」

「我早就知道你,你是華夏在北邊的統帥。」

「你記得我弟弟蘭迪么?」

「他是我們修羅國的將軍,是被你殺死的。」

現場所有人,聞言臉色都變了。

記者們則忍不住對着陳寧跟卡里,噼里啪啦的一頓拍攝。

今晚華夏戰神跟修羅鐵腕晚交大臣的見面,真是勁爆呀。

卡里見面就質問陳寧殺死他弟弟。

記者們都好奇陳寧要如何應對?

修羅國最近準備再次對華夏北境興兵,卡里此次來訪華夏,就是試探。/

陳寧作為北境統帥,陳寧的態度異常重要。

如果陳寧很強勢,可能刺激到修羅國,導致兩國再次爆發戰爭。

如果陳寧表現軟弱,那麼修羅國也肯定覺得華夏好欺負,更加堅定修羅國興兵侵犯華夏北境的決心。

所以,陳寧面對卡里咄咄逼人的這個問題,回答拿捏就至關重要。

國主夫人王韞,內閣大員項城、外交部長曾仕雄,還有宋娉婷跟徐海燕等所有人,都緊張的盯着陳寧,看陳寧如何作答?

陳寧面對鋒芒畢露的卡里,卻依舊滿臉從容,他平靜的道:「蘭迪,我記得他。」

「他率兵侵犯我的國家,我率兵保護我的國家。」

「他失敗了,我成功了。」

現場一片安靜。

大家都獃獃的望着陳寧,陳寧臉色語氣都很平靜,彷彿在闡述一件很普通的事實。

沒有炫耀,也沒有藏拙,恰到好處。

甚至讓人沒法反駁,沒法生氣。

王韞帶頭鼓掌!

現場不少賓客都忍不住紛紛鼓掌。

卡里則是皺起眉頭,陳寧這個人,比他想像中的難對付。 手下人趕緊派車把董事長給送進了醫院。

李楊詩還不知道家中發生的事,自打被警方在網上公開打臉后她就惶惶不可終日,同時又心存一絲僥倖,大想著自己的父親會儘力保全。

起碼為了李家的面子,也要儘力爭一爭。

可當警方直接帶著手銬到自己家門前時,她才真的雙腿一軟,面如死灰地接受了這個事實。

蕭執不出手則已,一出手驚人。

李楊詩剛進去不久,不待她的「後台」們反映,蕭執就派了程兼親自出馬,將李楊詩的那些料一點不落地抖了出來。

她千方百計想要隱瞞的,就這樣被無情地傾倒了出來。

只因為她不該存了害人的心思。

一時間,網上鋪天蓋地全是李楊詩的桃色新聞。

上躥下跳的吃瓜群眾們被砸得不知所措,一個一個的瓜,都快撐吐了。

「我湊!好勁爆啊,簡直刷新了我的認知,上次聽說這樣的事的時候還是個男藝人,這回三人行的主角變成女藝人了,可不得了!」

「樓主是有視頻嗎?都怪我衝浪不及時,視頻都被河蟹了。」

「同求,樓主快給我們看看唄,好人一胎八個男娃兒。[合十/]」

「我存了視頻,其實如果李楊詩不壞的話,也挺好的。」一個人默默放了句廢話。

「我上次看到這樣精彩的評論還是上次,真真是聽君一席話,聽君一席話啊。」

「公共場合禁止脫褲子放屁,識相的趕緊把視頻交出來!」

「交出來+1」

「交出來+10086」

……

李楊詩所在的藝新娛樂炸開了鍋,實在是不想接這個燙手山芋,高層差點把李楊詩父親的電話給打爆。

殊不知,本就被氣得險些腦溢血的李董事,醒來后剛看到女兒的實錘新聞,一氣之下直接被送進了ICU。

江蕪簡直給跪了。

她就回趟家的時間,沒顧得上看手機,事情怎麼就發酵成了這個亞子。

沒想到自己攥在手裡的證據沒派上用場,倒是個不知名的誰,借著娛樂媒體「獨覽新聞」的手爆了出來。

會是誰有這個本事呢?

不會是蕭執吧?

可按理說,蕭執一個娛樂公司的總裁,和李氏集團抗衡,應該占不得上風……吧?

這般想著,江蕪總算想起自己還有個蕭執的微信,連忙登上去問了問。

[網上的事情,是你做的嗎?我有點好奇。]

[嗯。我做的。]蕭執特地給江蕪設了個專屬提醒,一有消息他馬上就能聽到。

[啊這樣,那我猜的沒錯。]得到肯定的答案,江蕪不知為啥,還有些空落落的,半天沒想到繼續說點啥。

蕭執,好像沒有表面這麼簡單啊?

不是她多疑,關鍵是網上曝出李楊詩她爸進ICU以後,就再也沒有相關的消息透出來。

李家不像是沒有主事兒的人,就像是默認了蕭執的行為一樣。

江蕪正冥思苦想,蕭執那邊發了一連串的問候消息一句回復都沒有,耐不住性子直接一通電話打了去。

「喂?」江蕪嚇得一激靈。

「你是不是覺得我做得太過了?」蕭執的語氣有些小心翼翼的,彷彿生怕她說出「是」字。

江蕪苦笑,「我又不是聖母,她蓄意殺人,現在受到法律制裁是罪有應得,我為什麼要同情她。」

有一句話江蕪沒說,如果今天她沒有那些招數,沒有接住蕭執,現在是個什麼樣子還不知道呢!

她是傻了才會去可憐李楊詩呢!

「至於我和李家,咳,我的身份確實不是現在這樣,但我不能說太多。」出於謹慎,蕭執到底沒有繼續解釋,「你只要知道,我不會做任何不利你的事情。」

「其實這些都沒啥的,每個人都有秘密嘛,放心放心我才不會亂講的。」

江蕪打著哈哈,心想著反正跟我沒太大關係。

有手段也好,沒勢力也罷,她和蕭執終究是兩條平行線,等熱情下去了兩人八竿子也打不著對方。

所以有啥好擔心的?

蕭執沉默了半晌,才啞著嗓子喊了聲:「江蕪。」

是全名,而不是江兒。

江蕪條件反射喊了聲「是!」差點把蕭執醞釀起來的情緒給打散。

「你能不能不要總想著,和我撇清關係。」小心又試探,帶著些微的請求。

江蕪一時語塞,抿了抿唇,「我……那什麼咱倆不本來就有關係的嘛你是老闆我是員工哈哈哈哈~」

「不,你還是我的救命恩人。」蕭執強調。

江蕪不敢繼續打哈哈,連連稱是,「是是是,那就請老闆您幫忙解決掉這件事情,就是幫了俺一個大忙了!作為回報,我會努力拍戲的,掙好多小錢錢給您!」

女孩活力滿滿的聲音自聽筒傳來,聽的人心都不由自主地活躍了起來。

蕭執原本擰眉不展的臉上終於露出了一抹淡笑,他「嗯」了聲,算是認可。

電話一掛,程兼就湊了過來,謹慎問道。

「Boss,您心情好些了嗎?」

「嗯。」蕭執揉了揉眉心,用手掌蓋住了兩眼的紅血絲,閉緊了嘴巴,顯然是不想再說話。

程兼識趣地退出辦公室,在會客廳里沏了一杯茶送進了辦公室后又自行離開。

蕭執看了眼冒著熱氣的茶水,忽地輕笑了一聲。

有什麼過不去的呢?

就像他之前以為的,二十多年的灰暗人生,再無有光明的可能,結果上天讓他遇到了江兒。

這次也一樣。

「橘白」沒法從蕭家奪回來只是暫時,遲早有一天,他們欠自己的,欠媽媽的,統統都要還回來!

***

為了恪守身為特助的本分,見Boss整日怏怏的,程兼覺得自己有必要把事情的來龍去脈給簡化一下告訴江蕪,說不定她有啥法子讓Boss內心不再鬱結呢~

他發揮自己寫小作文的功底,洋洋洒洒寫了三、四百字。

江蕪收到消息的時候還以為自己眼花了。

這濃濃的言情小說風是怎麼回事??

再一看發送人:程特助,瞬間感覺整個世界都玄幻了呢。

察覺到小作文里可能有點什麼關鍵事情的江蕪,耐著性子,以看待公文的謹慎態度把整篇文章給看完了。

大概意思就是,蕭執想用錢向父親收購回自己母親的某個服裝品牌(名字也沒寫清楚),結果他父親為了牽制住他死活不肯賣,還對他各種言語羞辱。

蕭執后媽更是過分,把那個服裝品牌經營得快倒閉了不說,還故意給蕭執看業績,生怕刺激不了他。

而蕭執又只能看在爺爺的面子上不撕破臉皮。

渣男賤女啊簡直是!好操蛋的人生啊簡直是!

江蕪握緊了小拳頭。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