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赫拉想起宙斯的情史就是一肚子火,此時見他竟然把一個私生子看得比自己還重,不禁妒火中燒,再也不顧及他的憤怒,大聲道:「你呢,你有我這個妻子在,一而再,再而三地去找其他女人什麼意思?還讓雅典娜騙我給那個該死的人類雜種餵奶,那天又把咱們的結婚禮物送給一個孌童,你何時顧及過我的感受?」

2021 年 1 月 29 日By 0 Comments

「你要掰扯這些細節我今天還真有時間。」宙斯極好面子,見赫拉都這時還敢頂嘴,冷笑道。

「的確,那次是我讓雅典娜故意把安菲格力斯放到郊外,騙你去餵奶,但你暗害了他多少回?你明知我要讓他做邁錫尼、做全希臘的國王,卻讓人矇騙我,讓歐律斯透斯先出生奪得王位,那個廢物能成為希臘國王?

「蛇、刀槍不入的獅子、永不被捉的狐狸,這些也就算了,你竟然殺他雙親、滅他妻、子,最後竟然連忒提絲也想一起殺掉,你不覺得自己做得太過分了嗎,我的天後?」☆1

「他的雙親妻子是他自己殺的,罪孽烙印在他心底,永遠也洗不掉。」

赫拉一聽宙斯提起忒提絲突然狂笑起來:「我知道你為何這麼對我,不就是因為忒提絲那個小賤人嘛,別以為我不知道。你不是揚言說要剝奪我的天後之位送給她嗎,來啊,來啊!」

宙斯讓她激的勃然大怒,冷冷道:「我今天就好好消一消你這天後的威嚴,也讓你看清自己的位置。」

說著一揮手,兩人瞬間來到神界中央的廣場之上,手一抬一道金鏈裹住赫拉,然後把她吊到半空。抽出一條皮鞭在她身上抽了一鞭,冷笑道:「滋味如何?」

赫拉掙扎了半天怎麼也掙扎不脫,疼得臉孔扭曲,大叫道:「很好,很好,這就是神王的威嚴,有本事你就打死我吧!」

宙斯冷笑一聲,一抬手又在她腳下加兩個大鐵砧,那鐵砧有千鈞之重,瞬間把赫拉的身軀拉的筆直,接著又是一鞭抽在她身上。

赫拉疼得渾身直哆嗦,只是在這種場合下顧及自己的面子沒叫出聲來,咬牙忍耐下去。

這時神界的眾神都已被驚醒,許多都來到廣場,有暗樂的,有明凄的,還有面無表情的。

赫拉的女兒赫柏看到宙斯那張暴怒的臉嚇得話都沒敢說,蹲在旁邊默默地抹眼淚,長子戰神阿瑞斯根本就沒出來,倒是那一直不怎麼喜歡的瘸腿兒子火神赫菲斯托斯神情激動異常。

赫菲斯托斯見雅典娜出來了,來到她跟前哭求道:「姐姐,只有你能在暴怒的神王面前說話,你幫我母后求求情吧!」

雅典娜無奈地點了點頭,她雖然一直看不慣赫拉處處擺出一副天後的架子,卻也不想這鬧劇再繼續下去,於是向宙斯二人走去。

赫拉一見雅典娜就是怒火中燒,若非她出現自己就得手了。於是大吼道:「滾開,你這條宙斯的走狗,我赫拉不需要你的同情。」

雅典娜氣的臉色一白,也不說話了,轉身向自己的智慧神殿走去。

宙斯冷笑連連,指著赫拉道:「你還囂張,我看你能囂張到幾時。」說完舉鞭又抽。

連續幾鞭下去赫拉再也忍耐不住,不停地掙扎著呼起痛來。

赫菲斯托斯一見連滾帶爬地跑到宙斯跟前,一把抓住他的褲腳哭道:「父親,求求你放我我母后吧,求求你放過我母后吧!」

宙斯一腳把他踢開,怒道:「滾,別讓我再見到你那醜陋的樣子!」

赫菲斯托斯一見宙斯還要打又撲了過去。宙斯本來就煩這個不是他兒子的兒子,抓著腳一把把他扔下神界。☆2

不過估計也看到自己出手太重,冷冷地看了赫拉一眼道:「看你生的都是些什麼東西,一個就知道哭,一個對你理都不理,直接就沒出來,就這一個心疼你還是個怪胎。」

說完一抬手收掉她身上的金鏈,向雅典娜的智慧女神宮殿走去,邊走邊道:「記住自己的身份,我的天後,再做不該做的事我就不會這麼客氣了!」

來到智慧女神殿,見雅典娜正在看著自己發愣,笑道:「怎麼了,我的女兒,我身上有花兒嗎?」

雅典娜幽幽道:「你們男人真是絕情,我真想不到你會如此對待她。」

宙斯臉色一沉道:「我就是殺殺她的威風,讓她能擺正自己的位置。」

雅典娜苦笑道:「你是出過氣了,不過我看那個武瘋子就慘了,赫拉肯定又會想著法兒害他。」

宙斯頗為自信地道:「我知道,不過我兒子神勇無敵,是成大功業的人,肯定能跨過這些磨難的。」 「不凡,我們去東北幹嘛?」和赫拉克勒斯告別之後,忒提絲想了半天還是沒明白卓越的意思。

「那個,卡利斯托也不知道怎麼樣了,她被雅典娜安排在自己的聖林里,我想去看看。」卓越知道隱瞞沒任何意義,直接道。

「爸爸,卡利斯托是誰啊?」小卓焱坐在卓越的肩頭上道。

「呃…!」卓越突然卡殼了,看著小傢伙那一臉天真的神情,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和她解釋這裡面的事。

「是你另一個媽媽。」忒提絲謔笑著看了卓越一眼,把卓焱接過抱在自己的懷裡道,「你那個媽媽可溫柔了,就是被壞人施法變了模樣。」

「我怎麼有倆媽媽,別人也都有倆嗎?」卓焱驚奇道。

「這個呀,得看你爹的了。」忒提絲看著卓越尷尬的樣子心中暗樂,「他如果像宙斯那樣呢,就能給你找一大群媽,他如果像哈迪斯那樣估計就倆了。」

卓越平時嘴挺能說,這時一句話也接不上,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無奈地看著忒提絲裝可憐。

忒提絲看著再也忍耐不住,抱著卓焱抿嘴笑了起來,不過一笑倒把尷尬的氣氛笑沒了。

卓越想看看周圍環境,也就沒讓忒提絲帶著飛行,連續走了三日來到卡呂冬,卓越一聽這屁大點的地方又是一個國家,忍不住嘲笑道:「唉!這希臘指甲大點的地方就是一個國家,隨便見個人就是王子、公主,尼瑪,也不嫌丟人!」

忒提絲笑道:「那你說他們應該叫什麼?人家地方雖然不大,卻也是獨立的啊!」

卓越道:「這卡呂冬的地盤比一個縣也大不了多少,叫縣長最合適;忒拜、雅典、斯巴達和阿爾戈斯大點,就叫市長吧!」

忒提絲抿嘴笑道:「那你的意思是你是市長公子?不過我還是覺得王子好聽點,是不是,卓越王子殿下?」

卓越不屑地道:「且,說的我跟官二代似得!呃,不過官二代似乎也不丟人,只要別整天說我除了能力啥都不憑就行!」

兩人正說話間猛聽前面有打鬥的聲音,走近一看一男一女正戰在一處。

那男的有三十來歲,個子不高,但很壯實,使的是一把雙手巨劍,招式老辣,氣息悠長。

對手是個十六七歲的女孩,一身男孩子的打扮,還綰個男式髮髻,手拿一把七尺大槍,雖然相對那男子稍顯稚嫩,但勝在打法兇悍,兩人一時倒是勢均力敵、旗鼓相當。

卓越看了一陣,見那男的強勁地連攻幾招,似乎要下狠手,剛想出言提醒那女孩,就感覺腳下一陣晃動,接著耳邊傳來驚天動地的一聲巨響。

抬頭一看,只見前面的小山似乎被隕石擊中一般,山頭被直接削下去一塊,一個環形的巨大煙塵正向四圍擴散。

打鬥中的兩人也都停了下來,獃獃地看著那晃動不已的山頭髮愣。

卓越隕石雖然見過,這種直接砸自己跟前的還真沒見過,等那陣煙塵過去之後招呼忒提絲一聲,抬腿就向山上跑去。

跑到半山腰猛聽到一陣呼救聲,心說我操,你這貨也忒倒霉了,竟然能這隕石傷到,好在沒直接砸死,說不定還有救。於是趕緊又加速前進。

來到山頂一看大吃一驚,原來那山頭被砸出一個巨大的陷坑,有數十米深,陷坑中間躺著一人。

只見他紅髮藍眼,衝天鼻大嘴巴,臉黑的鍋鐵一樣,一動不動地躺在那裡,口中有一聲沒一聲地呼著救命,正是之前在皮羅島給自己打制煉丹爐的火神赫菲斯托斯。

卓越一個縱躍跳下深坑來到赫菲斯托斯跟前,疑惑道:「火神大人,你怎麼躺在這裡,這大坑不是你砸的吧?」

赫菲斯托斯那黑亮的臉龐難得紅了一下,低聲道:「我被神王從神界丟了下來,摔到下界,就這樣了。」

卓越好不驚奇,心說好好地宙斯摔你幹嘛? 夢遇乾隆之清龍漢鳳全集 這時忒提絲抱著卓焱也下來了,和火神打了個招呼,低聲對卓越道:「不凡,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先把他救上去要緊。」

卓越點了點頭就準備把他抬到上面去,卻發現一碰火神軀體他就叫疼,仔細一看,他那身上摔得到處是口子不說,他本來就跛了條腿,現在另一條好腿也給摔折了,骨頭茬撅起老高。

卓越驚奇萬分,心說我暈,我第一次見神靈被摔斷腿的。

不過存在即合理,於是道:「你忍忍啊,你這條腿不正過來要廢,我先幫你對齊再說。」

赫菲斯托斯點了點頭,卓越讓忒提絲上去找些直的木材和繩索,接著開始幫他正骨。

不久忒提絲把那些木材和繩索拿來,卓越這邊也已經正好,趁固定的時候問道:「火神,你再怎麼說也是神靈,怎麼會讓那混蛋一下給你摔成這樣?」

赫菲斯托斯心說你小子好大的膽子,連神王也敢罵。不過他現在心裡也有氣,就沒再維護,答道:「我被神王一下抓得封住了神力,現在和凡人沒太大區別,只是身子骨比你們結實一點而已。」

卓越心說何止一點兒啊,這要是人類哪還有命在,不過神王幹嘛扔你?一看火神那個黑臉也就沒再問,和忒提絲一起把他架到坑外。

那之前還斗在一起的一男一女此時正趴在坑邊看,一見他們上來立即圍了上去,一起道:「火神大人,我是堤丟斯╱阿塔蘭忒,有什麼需要我們幫忙的請儘管吩咐!」

赫菲斯托斯一見還有倆人看到他這個糗樣臉變得更黑了,忒提絲怕他記在心上對二人不利,趕緊道:「你們看錯了吧,這是火神嗎?」

阿塔蘭忒剛想答是,那小個子堤丟斯拉了她一下趕緊道:「對對,是我們看錯了,火神他老人家法力無邊,怎麼可能受傷。」

說完看赫菲斯托斯臉色不那麼難看了,又道:「這位朋友看來腿腳不便,有什麼需要直接說就是。」

忒提絲的本意是讓他們快走,看這人這作態不知是太過豪爽還是很想賣火神這個人情,暗暗搖了搖頭。

看了看神遊天外的赫菲斯托斯對兩人道:「我們要去配療傷的葯,他暫時就托你們照顧了!對了,你們倆知道這裡哪有金銀花嗎?我那味葯獨缺這一味藥草。」

阿塔蘭忒搖頭不知,堤丟斯沉默了一陣,似乎在躊躇該不該說,最後一咬牙,道:「卡呂冬城東南五十里有個提斯森林,森林裡有金銀花。只是那森林裡有頭巨大的野豬,厲害非常,恐怕不大好采。」

卓越哈哈大笑道:「不就是一頭野豬嘛,看你那吞吞吐吐的樣子,似乎毒龍猛虎一般,也不嫌丟人。告訴我們怎麼走,我們自己去。」

堤丟斯被他激的滿臉通紅,猛拍胸脯高聲道:「既然三位都不怕,我有什麼好怕的,我這就帶你們去。」

堤丟斯本想讓卓越二人把孩子放在這裡,只是見卓越笑笑沒說話也就沒再堅持。

卓越和忒提絲找了戶人家先把赫菲斯托斯安頓下來,又讓那男孩一般的阿塔蘭忒幫忙照顧,四人和赫菲斯托斯打了個招呼就向堤丟斯說的那片森林走去。

卓越見堤丟斯為人豪爽仗義,而且沒什麼利益衝突,於是潛心結交起來。

原來這堤丟斯本是卡呂冬國王,十年前因為打獵失手殺了一個親族,被他那陰謀已久的叔父阿格里俄斯從王位上趕了出來,流浪到邁錫尼地區機緣巧合下成了阿爾戈斯國王阿德剌斯托斯的女婿。

此次回來就是想看看自己的城邦現在怎麼樣了。一聽說卓越剛從忒拜來,於是就問起忒拜的安菲格力斯。

卓越於是把赫拉克勒斯現在已經去了提壬斯的事說了一下,堤丟斯聽完神色立即興奮起來,見卓越迷惑不解,道:「卓越兄弟,你是雅典人,應該知道俄狄浦斯王吧?」

卓越點了點頭,堤丟斯又道:「實不相瞞,俄狄浦斯王的長子波呂尼刻斯現在和我是連襟兄弟,我們都是阿爾戈斯王阿德剌斯托斯的女婿。他曾經是忒拜的國王,後來被自己的弟弟厄忒俄克勒斯和舅舅克瑞翁趕出忒拜,我們的岳父曾經答應幫我們倆人復國,不過波呂尼刻斯娶的是長女,所以要先幫他復國。

「克瑞翁之所以會把女兒許配給安菲格力斯,就是看中了他那恐怖的戰鬥力,我們幾次想進攻忒拜,也是因為安菲格力斯的關係沒有起兵,這時厄忒俄克勒斯那笨蛋竟然把安菲格力斯驅逐出境,真是天助我也。」

卓越心說你妹又是一出王子復仇記,這戲碼感覺希臘每天都在上演,宙斯不知道有沒有看煩,我他娘反正是聽都聽煩了。

不過忒拜的一幫傢伙也沒什麼值得同情的,干翻他們就當是為赫拉克勒斯報仇了。

不久來到堤丟斯所說的那片森林,堤丟斯道:「卓越兄弟,那頭野豬很是兇猛,你讓弟妹和孩子在山下等候,我們倆上去吧,這樣即使不敵逃跑也方便些。」

卓越哈哈大笑道:「堤丟斯,這你可看走眼了,這女人是個母老虎,你我都未必是她的對手。」

忒提絲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道:「一起吧,人多也有個照應。」

堤丟斯見他們都如此說也不再堅持,於是一起向森林走去。 提斯森林樹大林密,雖然現在是初春沒什麼樹葉,但裡面的光線還是明顯一暗。地下到處都是腐爛的樹葉,再加上冬雨的沉積,很不好走。

金銀花又叫忍冬,既能忍耐冬季的嚴寒之意,是常綠植物,只是四人在森林裡小心地轉了半天也沒見到任何金銀花藤。

「堤丟斯,你不會弄錯了吧,這裡哪兒來的金銀花?」卓越有點不耐。

「以前我在的時候這裡到處都是啊,怎麼現在看不見了?」堤丟斯也很納悶,想了想又道:「沒事,森林中心有一株數百年的老藤,肯定還會在那裡。」

卓越對這裡不熟悉,也沒什麼好的辦法,只得繼續往森林中心趕。好在三人腳力都很好,又用了近一個時辰終於趕到。

離好遠都能看到一株綠色的藤蔓植物攀附在一棵高大的樹上,三人都是心裡一松,終於算是找到了。

「爸爸,那樹下有個黑傢伙好大。」卓焱趴在卓越耳邊道。

因為她目光敏銳,老說些看起來像預言一般的話,搞得卓越很是被動,最後卓越就給她定個規矩:有什麼事先小聲跟自己或者忒提絲說。

卓越走進仔細看了一番,果然一頭黑色的大野豬卧在樹下,雖然沒站起來,那一大坨也小不了。

卓越把女兒交給忒提絲,直接就走了過去。

「你…你就打算空著手去?」堤丟斯還是卡呂冬國王的時候曾經帶人來清剿過這隻野豬,知道它勇猛異常,很為卓越有點擔心。

「呵呵,沒事,一會你就知道了。」卓越笑了笑走到前面。

堤丟斯看他自信滿滿,而且後面老婆孩子也都沒有反對,也沒再多說,提劍跟了上去。

來到離那頭野豬不足五十米的地方,那傢伙終於感受到人類的氣息,嗝地暴叫一聲站起身來,兩隻暴眼一動不動地盯著兩人。

只見這傢伙有四五米長,兩三米高,身上塗有一層厚厚的黑灰色物質,一對粗大的獠牙和象牙差不多,突在嘴前,少說也有一米長。

卓越心裡再一次感嘆這個世界的物種變態,什麼東西都比後世大,怪不得堤丟斯畏之如虎,普通人見了它不被嚇趴下就不錯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