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超前衝了一步,而那些西裝保鏢,同時朝着我圍了過來。

2021 年 1 月 30 日By 0 Comments

其中有一個人,立刻就敲了敲臥室門,大喊了一句:“龍哥!周然找過來了!”

屋子裏面,突然一下子就變得死一樣的寂靜。

下一刻,就是顧琳尖叫的聲音,喊我快跑!

幾秒鐘之後,臥室的門,猛的被打開。

一個人臉上扭曲到興奮的男人,衝了出來!

他眼角的位置,縫了幾針,鼻樑旁邊也是破的,嘴角下面也縫了針。

整張臉上就像是爬了幾條蜈蚣一樣猙獰,而從眉目之間,我分辨的出來,這就是陳龍!

陳龍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他本來的不可置信,完全成了興奮的狂笑,他笑着,說他以爲他自己聽錯了。

沒想到顧琳突然回來了,我竟然也回來了這裏!

隨即,他指着自己的臉,猙獰的說:“周然,這都是拜你所賜!”

我死死的盯着他,他身上的衣服脫的差不多了,襯衣也釦子也開了一半,我聲音也顫抖扭曲,說:“你要是對顧琳做了什麼,我就弄死你!”

陳龍突然放聲大笑了起來,他厲聲說了句:“給我把他扣住!”

頓時,其他的那些人,朝着我圍了過來,我猛的揮舞手中的匕首,卻有一個保鏢,眼疾手快的拿着凳子朝着我手腕砸過來!

我大驚,手腕卻被砸中,匕首頓時掉落。

幾個人一擁而上,將我用力的按在了地上。

陳龍興奮到扭曲的看着我,他走到我的身邊,來回踱步了好幾圈。

我拼命的掙扎,讓陳龍放開我,否則他等一會兒就要後悔!

陳龍突然停頓下來,他低頭看着我,目光兇殘無比,說:“我後悔?對,老子後悔沒有天天守在你的牢房門口!你知道你讓我在醫院躺了多久?”

他猛的拉開了自己的衣服,我看見在他肚子上 ,也有幾道猙獰的傷疤。

他呼吸就像是控制不住似的喘息,聲音狠戾的說:“老子躺了半年!被你捅壞了腰子!你廢了老子,我做夢都想要今天!”

說着,他撿起來了地上的匕首,在我臉上比劃着,然後輕輕劃了一刀。

他並沒有太用力,因爲匕首格外的鋒利,我臉上已經破了口子,血冒了出來。

溫熱,刺痛。

陳龍的笑,很陰冷,說:“你放心,弄死你,犯法的,但是這裏有個人,捅死你,然後跑了,那就是找不到人了。”

頓時,那幾個保鏢裏面就有人吼了句:“龍哥,讓我來!”

我瞪大了眼睛,突然冒起了一絲恐懼。

想着三叔最後說的話,他們就跟在我身後,我想要掙扎着拿手機。

可我渾身被壓死了,根本沒辦法動。

陳龍長吐了口氣,瞪了那人一眼,說:“我怎麼可能讓他這麼容易就去死?”

隨即,陳龍陰冷的笑了笑,說:“我要讓你痛苦的恨不得去死,然後再弄死你。”

我心裏面驚怒,聲音沙啞的大吼:“你敢動顧琳!你一定會後悔!”

他背對着我,哈哈的笑着說:“你現在只會說這幾句話了麼?等會兒你會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的!”

說着,他已經進了臥室。

片刻之後,裏面傳來尖叫,還有耳光的聲音,陳龍罵着賤貨,同時拽着顧琳從屋子裏面出來了。

顧琳身上的衣服被扯的破破爛爛,遮不住身上的春光,光潔的大腿,白皙的胸口,還有纖細的腰肢。

幾乎都曝露了出來,她臉上全都是痛苦和絕望的神色,而臉上的皮肉,則是巴掌印,傷痕累累。

顧琳哭着哀求陳龍,讓他放我走。

陳龍卻一把將顧琳推倒在地上,他猙獰的笑着說:“放他走?可能麼?但是我可能會大發慈悲,不要他的命!這就看你要怎麼做了。”

我心中就像是被一隻手狠狠的掐住,哆嗦的說了句:“陳龍,你放開她!你想對我做什麼都行!我不反抗!”

陳龍冷笑了一聲,說:“你不是說要讓我後悔麼?你現在怎麼開始求饒了?你有資格反抗麼?”

我面色煞白,陳龍卻捏着顧琳的下巴,湊到上面親了一下。

我渾身的血管幾乎都要爆炸了,大吼了一聲陳龍!

陳龍哈哈的大笑,猙獰的說:“你很憤怒?我也很憤怒啊,我這個怒火,已經壓抑了四年!”

嘩啦一聲,他用力扯下來了顧琳本就破爛了差不多的外衣,顧琳驚慌的捂住胸口,哭着讓陳龍住手。

我恨不得將陳龍生吞了血肉,可現在卻只能哀求他住手。

陳龍嘴角勾起,說:“我都不想看你下跪,說不定我讓你跪下,你肯定會跪下,但是沒什麼意思,你搗亂了老子今天晚上的好事兒,我讓你看看你喜歡了這麼多年的女神,表演下她的風騷,怎麼樣?”

我怒目圓瞪,說:“你敢!”

陳龍卻拍了拍顧琳的臉,讚歎的說了句:“真漂亮的臉蛋兒,我餵你吃點兒東西,怎麼樣?”

顧琳臉色煞白,臉上的淚水,一直滑落。

她艱難的點了點頭,聲音微弱的說:“放了周然,好不好。”

陳龍吧嗒了一下嘴巴,開始解開自己的褲帶,說:“那就看你的表現了。”

顧琳痛苦的閉上了眼睛,伸手去幫陳龍拉褲子。

陳龍厲聲說了句:“睜開!看着!”

顧琳渾身一顫,睜開了雙眼。

而我已經咬破了嘴巴,大吼着讓他住手!否則他一定會後悔從醫院出來!

陳龍哈哈的大笑,說他就喜歡聽着我這麼絕望的吼聲,等會兒他還會讓我更加的絕望!

此刻,他的褲子,已經脫到了腳底,並且一隻手,輕輕的撫摸着顧琳的臉,讓她不要哭喪着臉,要笑出來,好好讓他滿意,不然的話,就不會放過我。

我內心已經要瘋掉了,想要拿手機,而三叔到底在做什麼,怎麼這麼久還沒上來!

而就在這個時候,手機突然震動了起來! 「是友非敵?」聽得林白這話,開明靈獸和陸吾眼眸中的戒備之『色』,這才算是略有減緩,但還是有錯愕和疑『惑』之『色』,沉聲對林白道:「既然你說她這面相是天相,又是神仙之相,那生了這樣面相的人,難道不是那些所謂仙人的『奸』賊嗎?!」

「我說她是生了一幅神仙相,卻不是說她就是那些人……」林白被陸吾的邏輯實在是『弄』得有些無語,不過卻也知道之所以給它們造成這種假象,也有自己沒有說清楚的緣故在裡面,當即便輕笑道:「你們試想一下,若她真是那些所謂的仙人,是臣服於天道之人,那又怎麼可能生了一幅這樣不受天道所掌控的面相?!」

無論是天相,還是神仙相,實際上都是一種簡單的稱謂而已。。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w.。此前林白就已經說了,生具天相之人,這種面相不在五行中,跳出三界外,不受任何相術的牽扯。

什麼是五行,什麼是三界,實際上都只是天道的另一種名詞。而且從某種意義上而言,相面之術,也是人對於天道給人身上加上的命運的一種揣度。

而這『女』屍的容貌,卻是天相,這就說明,她這面相,實際上乃是不存於天道掌控之中的面相。說得更簡單一些,也就是說,擁有這種面相的人,就像是天道遁去的一一樣,她的命數,不被天地所掌控,只存在於自己的手中。

自己的命運,被自己完全掌控,由自己來主宰!這樣的命數,可說是逆道之人的終極目標。而這樣的面相,又豈是那些臣服於天道,並且為了一己之力,而去背信棄義,換來自以為能夠高高在上的仙人資格之人,所能擁有的面相。

這樣的人,可以說從一生下來開始,就註定了是逆道之人!而這樣的人,對於林白和陸吾他們而言,又怎麼可能會是敵人,只會是同一個戰壕的戰友!

甚至於在這一刻,林白都有些嫉妒這『女』屍的面相,倒不是說她驚『艷』的面容,而是她能夠生而擁有天相,可以不受天道的束縛。有著這樣命數的人,若是修習逆道的術法,絕對是無往而不利,所能擁有的成就,也定然是會超越無數人的辛勤奮鬥。

「若是這麼說來的話,那主人當初的話的確是沒有說錯,她還這就是未來的契機所在!生而不被天道所容,命在己手,這樣天生的逆道之人,又如何能不引領聖地,走向新的輝煌!」聽得林白的一番解釋,陸吾眼眸中滿是熾熱神情,面上滿是無法掩飾的喜『色』。

此時此刻,他總算是明白了,當初主人的這布局,的確不是無心之舉,而是窮盡了所有的力量,給他們這些一心還想著恢復往日聖地榮光,想要逆道之人,留下了一顆火種,一顆希望的種子,只要這種子能夠開枝散葉,便絕對能夠開『花』結果,成就非凡。

即便是林白,此時都是唏噓連連,他實在是無法想象,當初那位青蓮前輩,究竟是窮盡了怎樣的心力和手段,才在這天地間尋來了這麼一位擁有著天相面容之人。把這唯有傳說之中才存在的人物,帶到了這世間,也怨不得當時的他,會在最緊要的關頭拋下聖地,而是隻身一人遊歷在外,原來是在為了苦心謀划此事。

只是讓林白所想不通的是,既然青蓮前輩找到了這麼一個契機所在,當初的他大可以一手調教這『女』子,將其塑造成前所未有的強大之身,並藉助她來完成取天道而代之的壯舉!

但為何在找到了這擁有著天相之人後,青蓮前輩卻是會把她塵封於這以扶桑古木製成的棺槨之中,並且用她來鎮壓聖地『陰』眼,並且以天道無缺之數來為她所用。

最重要的是,後來究竟是又發生了什麼,青蓮前輩才會被禁錮與方丈洲之中,身受永無寧日的磨滅之苦,永生永世,無法尋到脫離的契機。

「話是如此沒錯……」而就在此時,開明靈獸卻是神情複雜的幽幽開口,緩緩道:「你們莫要忘了,就算她真的是一切的契機所在,但卻只是一具屍骸,我們就算是有通天之能,難道還能讓這屍骸復甦,僅憑一個死人,又有什麼希望可言。」

一言落下,四下登時靜寂一片,所有人的神情在瞬息間都沉到了冰點之下。誠如開明靈獸所言,就算是這『女』屍乃是生具天相之人,就算是她是一切的希望所在。但說破了大天去,她卻終究都只是一具屍體而已,僅憑一具屍骸,又能完成什麼!

難不成是要他們窮盡一切手段,來複活這具『女』屍,可這樣的手段,別說是他們,就算是那些所謂的仙人,怕都是不見得有能力做得到吧!這種詭異莫測的手段,恐怕就只有天道一人所有,可天道虛無縹緲,不可捉『摸』,而且就算是能夠尋覓到天道,可是如今的他們,已是站在了天道的對立面,天道又如何會出手襄助他們?!

復活終將成為自己夙命仇敵之人,就算天道是吃飽了撐的,怕也不會做這荒唐事吧!

一時間場內那好容易才生出來的一點兒喜意,此時完全被疑雲和失落所佔據,所有人都面如止水,心事重重,在心中不斷思量這一切的緣由究竟是什麼。

青蓮前輩當初究竟是存了什麼心思,為什麼要給自己這些人留下這麼一具屍骸?!希望明明已經擺在了眼前,但仔細去看,卻只不過是一條新的死胡同。這個發現,讓林白有一種身心無力的感覺,只覺得疑『惑』已完全佔據了內心。

這一切,到底是為了什麼?青蓮前輩,留下這具屍骸,又究竟是有什麼深意?

在這一刻,所有人的內心,就只剩下了這個共同的疑『惑』,渾渾噩噩,不明其所以然。

「你們不能用,卻不代表我不能用!」而就在此時,天地間卻是陡然有一個『陰』惻惻的聲音驟然傳來,恍若是夜梟啼鳴,『陰』騭無比,而且更是有一種猖狂喜意,冷然道:「天賜不取,反受其咎!我正愁找不到一具好的『肉』身,你們的這番美意,我就心領了!」

還未等到諸人聽到這話語聲后反應過來,只見眼前陡然一黑,一個黑影恍若是展翅的大鵬一般,向著那平台之上便飛躍而去!黑霧繚繞之下,無數詭譎的血『色』/圖騰閃爍不止,在虛空之中『交』織成一片,映得天地血紅一片,恍若是要成為鮮血的海洋!

「血巫!」此種威勢,除卻那被『陰』金水獸放走,僥倖逃脫,並且佔據了顧太虛身軀的血巫之外,又能有何人能有此種威勢,望到此情此景,林白登時面『色』鐵青,控龍之術驟然掐動,便要調集此處的地脈氣息化龍,為己所用,來迎擊血巫。

不僅是林白,陸吾和開明靈獸他們,而今也是面『色』深沉如水。經歷過聖地破滅的劫難之後,他們又如何能不知道這血巫的詭異之處。它無形無質,乃是鮮血圖騰所化,可以佔據人軀來為己所用。如今這棺槨內存放著的這具『女』屍,對於林白他們來說,是一籌莫展,但對於血巫來說,卻是天造地設的一副骸骨,不費吹灰之力,便能入主其中!

他們不敢想象,若是這象徵著聖地復甦的唯一契機,擁有著天相之面相的『女』屍,被血巫所控制,那將是一件怎樣的禍事!一旦『女』屍被血巫控制,也就意味著他們僅存的那一線希望之火,就要自此而完全破滅,終將化歸與烏有之中!

「好強大的『肉』身,若是佔據了這身軀,普天之下,還有什麼人能夠奈何得了我,你們這些雜碎,也都要臣服於我的腳下,此前的諸般仇怨,今日我便要盡數償還你們!」

石階天威瀰漫,常人難以行進,但對於臣服於天道之下的血巫而言,這威壓卻是根本不曾存在,只是呼吸間,便已衝上了台階,而在感受到那『女』屍傳遞出的強烈威壓之後,他更是面『露』喜『色』,猖狂大笑不止,血『色』/圖騰驟然彌散,如箭般向『女』屍『激』『射』而去!

「畜牲,找死!」此情此景之下,陸吾睚眥『欲』裂,箭步往前,猛然抬手,雙手掐動印訣,順著身軀陡然有一股磅礴血氣如狂『潮』一般生出,直撲血巫而去!

那血氣恍若『波』濤,彌散開來,猶如一道道森然鐵鏈,瞬息間便在血巫周遭組成了一座恍若是天牢般的事物,要將血巫的步伐拘束在此,不讓他靠近『女』屍分毫!

「雕蟲小技,也想攔我!」漫天血氣之下,血巫不畏反笑,桀桀怪笑一聲后,周身血『色』/圖騰驟然彌散開來,恍若快快星痕,向著那血氣組成的牢獄便衝擊而去,兩者乍一相觸,那血氣登時便被撕開了一個巨大的裂口,一擊得手,血巫愈發猖狂,冷笑不止,寒聲道:「天時地利,均在我這裡,今日你們越是不想我得到這『女』屍,我便越是要得到!」

話音落下,那血『色』/圖騰驟然變動,恍若靈蛇,便要『洞』穿那血氣縫隙!

「不!」此情此景,陸吾雙眼通紅一片,猶如撕心裂肺,聲聲泣血!–55789+dsuaahhh+25933038–> 我手機嗡嗡的震動着,褲兜緊貼着地面,發出滋滋的聲音。

顧琳側着臉看我,眼神之中都是絕望,眼中都是淚水。

我心急如焚,掙扎着掙脫被壓着的手臂,往褲兜裏面賽去。

那幾個混子肆意大笑,卻並沒有來阻攔我。

陳龍臉上的表情興奮的扭曲,他時而看着我,時而看顧琳,得意至極的說:“周然啊周然,你掙扎吧,絕望吧,等會兒你會更加絕望,你放心,等會兒我會讓你的女神原形畢露的,女人都他媽的是騷貨,裝清純!”

我紅着眼,而手也終於掙脫出來,抓住了手機。

我猛的大吼了一聲,用力的往後一擡腿!整個腰身幾乎要斷掉,可我卻反腿一腳踹中了一個混子的後腦勺!

那混子慘叫了一聲,一下子就栽在了地上,我趁着這個機會,翻身就是朝上一腳,踹開了另一個混子。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