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

趙信:知道準備什麼賀禮了么,如果還沒有準備的話本尊可以替你準備一件,到時候我讓趙局給你帶去。

站在祥雲上的哪吒眼眸驟然一亮。

他還正在犯愁要給二郎真君什麼賀禮好。

他跟二郎真君可是多年摯友,如果是贈與一些其他仙人都會給的靈石或者是符籙,仙丹,總覺得不太好。

哪吒:仙尊能準備什麼樣的呀?

趙信:肯定能讓你在眾仙家中間脫穎而出。

哪吒:那感情好,如此……哪吒就在這裡謝過仙尊了(憨笑表情)

消息之後,哪吒還發來好幾個咧嘴大笑的表情包。

哪吒:仙尊呀,我……我還有個小小的請求(扭捏表情)

看著屏幕上的消息,趙信就大概能夠想到哪吒蹲在祥雲上,一臉扭捏又滿懷期待的模樣。

至於他想說什麼……

他自然也是心知肚明。

叮咚。

包裹發送。

哪吒領取了您的包裹。

在這條內容過後半秒,屏幕上的哪吒的消息接踵而來。

哪吒:仙尊!!!!

哪吒:哪吒愛您,啵啵啵啵。

營養快線。

這就是哪吒扭捏的理由。

這段時間哪吒在世俗一直盡職盡責,給他一瓶營養快線犒勞一下也沒什麼大不了的。而且,讓他嘗到點甜頭,以後更方便他幫自己的忙。

趙信:好好享用。

趙信:只要你好好幫本尊照顧好世俗,以後這種飲品少不了你的。本尊還會給你更好的零食和飲品。

趙信:可是如果你要是……

言至於此。

以哪吒那小機靈鬼,他肯定知道趙信後面要說什麼。

果不其然,

消息發出沒多久,哪吒的消息就回復過來。

哪吒:仙尊放心。

哪吒:哪吒肯定把世俗照顧的妥妥的,您大可在外遊歷,只要……您以後發現什麼好吃的分哪吒一些就好。

趙信:懂事兒!

微微一笑,趙信就從聊天框中退出。

二郎真君的訂婚典禮,哪吒身為他多年摯友,回去參加並不是什麼錯。況且,他都已經那麼信誓旦旦的答應,等典禮結束他還會回來收尾,在趙信看來這就已經足夠了。

要不然還能怎麼辦?

他還能真強迫哪吒鎮守世俗不讓他回去?

這儼然是不現實的!

假設哪吒真來了脾氣,直接撂挑子不做了,趙信其實也真奈何不了他。所以,在雙方顏面都能顧及到的情況下去處理問題再好不過。

退出聊天框后,趙信直接找到二郎真君。

真君訂婚。

他身為好友當然也要參加。

旋即,趙信就在屏幕中發出條消息。

趙信:兄弟,幾號訂婚啊,怎麼沒給我信兒,你這是不把我當好兄弟啊,我可是有點生氣了。

趙信:!!!

趙信:咋肥四?! 陸昭憤怒的扼住她的手,將唐柒柒緊緊的護在懷裡。

「你還護著這個女人,她不幹凈,只會髒了我們洛家的門楣!把她趕出去,一輩子和她老死不相往來。」

「出去,你們都給我出去!」

陸昭怒了。

卡萊爾也有些畏懼,不敢多說什麼,只好離開了。

洛霄也張羅著人離開,一時間屋內只剩下幾個人。

洛霄出門後跟賓客說道:「不好意思,大家現在下面坐著休息,我大哥有些私事處理。我也相信這是個誤會,前夫來送前妻出嫁,也在情理之中,二人曾經是夫妻關係,也是兄妹,關係非比尋常。」

「這麼亂?這……這合適嗎?」

「當然合適,大哥覺得她合適,就合適。」

洛霄玩味的說道。

反而卡萊爾罵罵咧咧起來,說唐柒柒是個娼婦,勾三搭四,不乾不淨……

此刻,屋內——

譚晚晚先發話。

「封晏,你怎麼會在這兒?」

「我來參加婚禮。」

他淡淡的說道。

「你覺得你說這話,會有人相信嗎?」

譚晚晚生氣的說道。

「好,那我明人不說暗話,我要帶她走。」

「你做夢。」

陸昭動怒的說道,站起身來毫不畏懼的看著封晏:「真是我大意了,我應該再派幾個人去醫院,要是你沒死,立刻給你補上兩刀,就算死了,也要鞭屍,將你挫骨揚灰!你這種人罪該萬死,就應該下地獄,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陸昭惡狠狠地說道。

「夠了……你們都出去,出去——」

唐柒柒實在受不了了,現在她腦子很亂,都快要炸掉了。

她真的不知道現在自己應該怎麼辦,她很想冷靜,可是他們都在耳邊嘰嘰喳喳。

她想一個人靜靜!

「柒柒!」

陸昭擔憂的看著他,她狀態很不好,小臉蒼白唇瓣沒有一絲一號的血色,精神狀態也不好。

他第一反應是封晏對她做了什麼。

「出去,都出去,你們都出去……」

「我也出去嗎?」

陸昭受傷的看著她。

「出去,都出去……出去啊!」

她把所有人都推搡著出去了。

「柒柒,你讓我進去好不好,不管發生什麼,我也能給你拿個主意啊。」

「姐姐……」

任憑外面的人怎麼呼喚,唐柒柒彷彿都聽不到一般。

她背靠著門,身子慢慢滑了下來,抱緊了膝蓋。

她繃緊的神經總算鬆懈下來,眼淚止不住的落下。

為什麼她的人生會這樣。

從上次回帝都開始,所有的事情都變了。

莫名其妙被關了十多天,和陸昭的信任破碎,不斷爭吵。

封晏的執著,陸昭和凱瑟琳的荒唐……

一樁樁一件件都像是巨石一般,壓著自己有些喘不過氣。

她現在到底該怎麼辦,這個婚禮還要不要繼續。

好端端的人生,怎麼被她弄得一團糟?

她抱緊自己孱弱的身體,恨不得直接從這個世界上消失,就不會有那麼多的煩惱了。

門外——

「你到底對柒柒做了什麼,你這個畜生,陰魂不散的糾纏柒柒!」

陸昭憤怒的揪住了封晏的衣領,雙眸噴火一般的看著她。

。也不知道為何蘇禹聽到雲歸鶴講述這些的時候,尤其是他那口中的師傅臨行之前說的那些話,蘇禹的心口竟然有一絲抽痛。

蘇禹面色不顯,但是心中卻隱約覺得雲歸鶴口中的師傅,恐怕與自己也有著幾分關係,不然又怎會在聽到如此這般的話之後,心口猛烈的跳動了一番。

雲歸鶴卻不知道……

《丹道至聖》第九百六十章離開 傅鑫參觀完傅焱的房間之後,傅焱就跟大哥說了探秘的事情。

傅鑫聽完之後,沉默了一會。開口說道:「小火,以後你就準備這樣下去嗎?」

「什麼?」傅焱一頭霧水。

「你準備在玄學這條路上一直走下去嗎?」傅鑫看著傅焱,擔憂的說道。

原來大哥說的是這個。

「大哥,明年就會恢復高考了。我肯定是要考大學的。至於玄學,既然我有了這個機遇,我還是想用我的所學,來幫助一些人。玄學並不是封建迷信,相反,它是一種不為人知的科學。

只是有些人用來騙錢罷了。至於這個寶藏,如果真的有大筆的金銀珠寶,以後我會建立一個慈善基金,不止這些,我以後玄學收入的百分之七十,都用來做慈善。幫助一些需要幫助的人。

但是這些現在是不可以的,你知道,環境還不允許。」

傅焱早就對自己的錢財有所規劃,現在肯定要改善一下生活。畢竟大師也要吃飯。

傅鑫聽完放心了,既然小火有自己的規劃,他就不再問了。

「大哥,軍隊真的很鍛煉人。你整個人不一樣了。」傅焱還會開玩笑。

「你還會調侃我了,說說你那個寶藏的事情。」

兄妹倆說了半下午,結論就是,根據傅焱卜算出來的吉日,就是下周五,大家一起進山。

「小火,進山之前,要不要我先去看看?」傅鑫有個提議。

「可以,但是大哥,碰見拿不準的東西,千萬不能隨便碰。因為玄學上的東西,稍有不慎會要命的!帶好我的平安符,咱爹那裡有。」

「好,我會萬分小心的。你放心吧,我們經常在野地里徒步訓練。」

晚飯的時候,一家人都不餓,所以就一人一碗涼麵。坐在樹下聊起天來。

「大哥,部隊里好不好玩啊?部隊是什麼樣子的?」傅薇好奇地問。

「不好玩,是個嚴肅的地方。不過大家都很好。戰友很好,領導很好,氛圍很好。」傅鑫笑著說。

「小金,你領導對你咋樣啊?對了,天賜沒回來啊?他爹娘也很想他,上次來買酒,還說起來。」王淑梅很好奇。

「天賜他有任務,現在我們不在一個營了。不過我給他父母捎回來東西。改圖有空給他們送回去。對了,我的禮物,我去拿。」

傅鑫一頓發禮物,每個人都有。今天大家都樂呵呵的。

次日,傅焱還需要去上學,傅森和傅淼也需要去上工。大家都各司其職,倒是傅鑫,成為了看孩子的主力。

「大嫂,小金挺有耐心的,以後有了孩子看孩子不愁了。」今天要包餃子,傅大妮正在和面。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