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距離西府那件事已經過去七八天了,但她的心始終提的高高的放不下。

2020 年 11 月 6 日By 0 Comments

這次二小姐鬧的比去年燈節花園那次要嚴重的多,但奇怪的是大夫人並沒有嚴厲的懲罰二小姐。

在自己院子裏禁足,這真是不痛不癢,甚至她們這些丫頭們只是由管事娘子訓斥了幾句就放回來了,一下板子都沒挨。

以謝大夫人的性子,事情不可能就此作罷,後邊是不是還有什麼更嚴重的懲罰等着她們?

耳邊傳來一陣笑聲,木香回過神扭頭看去,屋門懸掛的是如同雲霧般的紗簾,內裏的人可以清晰的看到外邊,而外邊的人卻看不到內裏。

這名貴的簾子擋住了視線卻擋不住聲音。

“我這就送去吧?”

“我先嚐嘗味道,我要是不喜歡喝,祖母肯定也喝不下去。”

內裏江鈴和謝柔嘉的聲音歡快的傳來。

也不知道她們還怎麼歡快的起來,木香再嘆口氣轉身掀起簾子邁進去。

桌子上擺了個湯盅,謝柔嘉正用勺子舀着嘗,江鈴在一旁殷切的看着。

“好不好喝?”她問道。

謝柔嘉點點頭。

“廚娘真不錯,讓她一提醒這個湯這樣做的果然好喝了。”她高興的說道。

“小姐,你又讓廚房做戒酒湯了?”木香問道。

謝大夫人禁足的命令傳下來的同時,還給這邊配了一個小廚房,當看到這些廚娘,木香心上立刻又多掛了一塊石頭沉下去了。

這是要長期禁足啊……

但謝柔嘉卻絲毫沒有驚慌,反而興高采烈的指揮着小廚房開始折騰戒酒湯,這七八天了天天不斷的給謝老夫人送去。

看着江鈴裝着食盒出來,木香跟上來。

“老夫人可說些什麼?”她拉住江鈴。

江鈴嘿嘿笑。

“老夫人沒話說。”她自信滿滿,“我每次都盯着老夫人喝完的。”

什麼跟什麼啊!

木香愕然推了她一下。

“我是說二小姐的事。”她說道,“老夫人,還是不想出面和大夫人說些什麼嗎?”

“說什麼?”江鈴不解的看着她問道。

這個蠢貨!木香瞪眼。

“求情啊。”她說道,“二小姐就這麼着了?”

江鈴哦了聲抓了抓頭。

“二小姐沒讓我說這個。二小姐只是讓老夫人戒酒。”她說道。

“這話二小姐不說,你就不會說啊。”木香氣道。

江鈴點點頭。

“當然,二小姐沒說,我幹嘛要說?”她奇怪的問道。

真是沒辦法了,木香氣結,還要說什麼,見小丫頭引着邵銘清進來了。 新世界札記 她立刻顧不上氣結。而是氣悶了。

“邵家少爺!”她說道,“您怎麼來了?”

邵銘清沒回答她的話。

“你家小姐在吧?”他而是問道,問完自己又哈哈笑了。“當然在,她現在正被禁足呢。”

這是很好笑的笑話嗎?

木香愕然看着他。

“表少爺,您還是回去,您現在來這裏不合適。”她冷臉說道。

邵銘清繼續笑。

“不對吧。我現在來是最合適吧。”他笑道,說罷擡腳邁步。越過木香拋開撐傘的小丫頭,輕輕鬆鬆的幾步跳到了廊下。

謝柔嘉聞聲正掀起簾子,站在門口看着他。

一個春天過戶她又長高了,過年時殘存的幾分女童稚氣已經散盡。此時面色紅潤,眼睛在看到他之後立刻瞪圓,腮幫子似乎也鼓了起來。就像一尾金魚一般。

邵銘清忍不住又哈哈笑了。

“笑什麼笑!”謝柔嘉沒好氣的喝道,“你來幹什麼?”

“表妹。你這過河拆橋也太快了吧,我現在沒用了,你就直接趕人了啊?”邵銘清收起笑,故作驚訝問道。

謝柔嘉眼中閃過一絲愕然,又有些複雜。

邵銘清又不是傻子,自己對他的態度哪有半點喜歡,可是,他卻這樣聽話,不知道到底打的什麼主意。

不管什麼主意,現在他休想跟謝家的內宅扯上關係了,就算他人能幹,在外邊得到哪位長輩的賞識,因爲有這姐妹相爭的前事在,父親母親就絕對不會重用他。

他既然知道會有這個後果,那麼又爲什麼聽之任之?

“你既然知道,爲什麼還這樣做?”她忍不住問道。

邵銘清一笑。

“爲什麼?”他說道,一面伸手掀起簾子就邁進去,“自然是高興啊。”

高興?

謝柔嘉餵了聲轉過身,看着邵銘清徑直向那邊的書房去了。

高興!

她哼了聲,深吸一口氣,管他什麼心思,反正這輩子她會好好的看住他的!

“水英,水英。”她轉身大聲喊道,“我要游水了!”

這下雨天遊什麼水啊。

木香一臉無奈,看着晃晃悠悠向溫泉去了的謝柔嘉,又看看那邊屋子裏拿着一本書歪倒在美人椅上的邵銘清,再回頭看拎着食盒打着傘一溜小跑邁出門的江鈴,這都什麼跟什麼啊,她有些無力的垂下頭。

這事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還有完沒完?”

謝老夫人看着江鈴擺在桌子上的食盒,沒好氣的說道。

“好了,江鈴啊,拿回去吧。”一旁的丫頭忙低聲說道,“二小姐的心意,老夫人知道了。”

江鈴沒有走的意思。

“老夫人,您既然知道二小姐的心意,那我就不會走的。”她笑嘻嘻說道,“二小姐說了讓我看着你喝完。”

真是什麼主子什麼丫頭,謝老夫人吐了口氣,這都第幾天了,怎麼還不依不饒的。

“你家小姐,到底想怎麼樣?”她深吸一口氣問道,“有話直說吧,別弄這些彎彎繞繞。”

江鈴點點頭,一旁的丫頭帶着幾分不忍垂下視線。

這傻愣丫頭啊,那些求情的話七天前可以直着說,但拖到現在是堅決不能直着說的,說了不僅沒用反而更顯得心思不正,讓老夫人厭惡。

“二小姐說,祖母,您別以爲我關起來了,您就可以隨意的吃酒了。”江鈴說道,模仿着謝柔嘉說話的樣子,“這是兩碼事,您可別想趁機混過去。”

謝老夫人和丫頭們都愕然。

“什麼?”謝老夫人說道,又失笑,“她說這些?這臭丫頭。”

這臭丫頭,心裏到底在想什麼啊?

“老夫人,我是答應我們小姐,一定要看着你吃完,你打我我也不會走。”江鈴說道。

謝老夫人看着她,伸手端過湯盅一飲而盡,將湯盅撂在桌子上。

“走吧走吧走吧。”她說道。

江鈴笑嘻嘻的取過湯盅,施禮應聲是,拎着食盒顛顛的跑了。

真走了啊….

謝老夫人看着轉眼跑的沒影了的丫頭,坐着未動。

“老夫人,擺飯吧?”大丫頭小心的詢問道。

謝老夫人猛地下牀。

“走走走。”她說道。

屋子裏的丫頭都一臉不解。

走?那丫頭已經走了啊。

愣神間謝老夫人已經蹬蹬的向門外走去,丫頭們這纔回過神呼啦啦的跟上。

“老夫人,您要去哪兒啊?”丫頭們亂哄哄的問道。

…………

因爲下雨西府二門上的婆子們都坐在屋子裏賭錢,玩的正開心,聽得門被咚咚的拍響。

“誰啊?”

一番推讓後一個婆子無奈的站起來,沒好氣的去開門。

大聲的喝問迴應她的是更劇烈的拍門聲。

“幹什麼啊?”婆子更氣了喊道。

話音未落,就聽門外有聲音冷笑。

“敲什麼敲,門不開,就給我砸了。”

婆子嚇了一跳,誰啊這是,口氣這麼大。

她不由伸手撫上門板,門就在這時咚的一聲響,竟然真的被撞開了。

婆子猝不及防叫着摔倒在地上。

聲音驚動了裏面的婆子們,亂哄哄的都涌出來。

“怎麼了?”

“哎呀,誰把門…”

說聲喊聲在看到涌進來的人之後戛然而止。

或者打傘或者穿着雨衣的僕婦丫頭讓開,露出其後一個頭發斑白的老婦人,手裏拄着一根木杖,在地上一頓發出咚的一聲。

“謝存禮!你這個不要臉的老東西!竟然敢縱容下人們罵我!我還沒死呢!反了你們了!”

任性的加個更更~~~

明早七點沒更哦,更新在下午或者晚上了,早上別早起看文~() 週末愉快~~

謝大夫人得到消息急匆匆趕過來時,整個西府大大小小的都跪在院子裏,謝老夫人的罵聲猶自不絕。

“說什麼怪不得都說大小姐端莊有禮,端莊有禮,罵誰呢?”

這話聽着真古怪,什麼時候端莊有禮成了罵人的話了?

屋子裏謝存禮氣的臉紅脖子粗,坐在椅子上只喘氣。

“不是說你呢!”他喝道,“又不是隻有你一個大小姐!”

站在廊下的謝老夫人就呸了聲。

“不是說我呢?那又哪來的這個大小姐端莊有禮?”她瞪眼冷笑。

謝存禮也氣的再也坐不住,一拍扶手站起來。

“謝珊!”他喝道,“你自己也知道自己不端莊不有禮,還怪得了別人?”

兩邊站着的和謝老夫人一般年紀的兩個老者紅着臉忙攙扶。

“父親您快坐下。”一個說道。

另一個則勸謝老夫人。

“大姐姐,有話進來坐下說。”

重生之我有靈泉 謝老夫人理都不理他們,冷笑一聲。

“你看,你看,你承認了吧,承認讓下人罵我了吧?”她說道。

承認什麼了承認!

謝存禮氣的不待兒子攙扶就坐了回去。

“一個下人,一個門上伺候的下人,張口就敢罵我,可見你們上上下下是怎麼嚼念我的。”

謝老夫人喝道,伸手指着裏裏外外。

院子裏的人立刻叩頭一片叫屈。

謝大夫人聽不下去了,幾步上前將謝老夫人攙住。

“母親,你不就是要爲嘉嘉抱不平嗎?你來和我說,來二叔祖這邊鬧什麼?”她說道。

謝老夫人看着她。

“當然是要讓他們知道他們錯了。”她說道。“跟你說有什麼用?”

她說着冷笑,視線再次掃過裏裏外外。

“連一個十二歲的女孩子都能聽出在罵我,然後訓斥了,我就不明白了,你們有什麼叫屈的?有什麼委屈的?還好意思到處嚷嚷這孩子脾氣大不懂禮。”

說到這裏將手裏的柺杖重重的一頓。

“這到底誰脾氣大不懂禮?”

兩個年長的婦人急忙忙上前。

“大姐姐,是我們錯了。”她們說道,“是我們輕狂了。大姐姐您消消氣。”

謝大夫人深吸一口氣。

“母親。嘉嘉被罰,不是因爲這個。”她說道,“你不用爲了這個大張旗鼓的鬧。”

謝老夫人哼了聲。

“她爲什麼被罰。關我什麼事,但誰罵了我,我難道要裝死人嗎?”她說道,“誰罵我。我就罵回去。”

兩個婦人連聲應是。

“大姐姐,你罵得對。嘉嘉也罵的對,我們知錯了。”她們說道。

“自己犯賤被罵了,還要埋怨別人脾氣大,真是沒天理。”謝老夫人說道。

兩個比她年紀還大的婦人面紅耳赤連連應聲是。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