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跡部景吾今天只不過偶然路過了這個網球場,手癢打了兩場,然後街頭網球的實力確實很讓他失望,就在他失去興致打算離開的時候,這個冒出來就嚷嚷的女人讓他很煩。

2020 年 11 月 6 日By 0 Comments

“不是你說這場失敗就和我約會的嗎?打算食言嗎?女人。”

跡部毫不客氣的拉起少女手臂,盯着對方黑色的眼睛,兩人都是不甘示弱的強勢,只是比起跡部景吾彷彿尊貴的國王般從容,橘杏反而底氣不足,但仍是憑着一口氣怒視着他。

“放開我,變態!流氓!”

“我說,女人……”

“可以放開她嗎?對女孩子還是不要太粗魯。”

突然出現的聲音光是聽起來就感覺很溫和,沒有一絲一毫危險的感覺,跡部景吾扭頭看見的人也彷彿證明他的話。

雖然兜帽蓋住了大半張臉,但是露出的眼睛和笑容都能使人覺得毫無威脅,輕易在腦子裏得出這個人不具備殺傷力的結論。

跡部皺着眉頭,聽到他的話手上一頓,橘杏藉機掙脫,狠狠的瞪着他,跑到金木研的身邊甩着胳膊。

“我告訴你,再過來我喊非禮啦!”

跡部景吾打量了一下金木研的身材,瘦弱無力,蒼白的皮膚更是顯示此人是個室內派,忍不住的對橘杏的叫囂發出一聲輕嗤。

“找到靠山就囂張起來了,他可不是打網球的,想以女人的身份毀約嗎?”

橘杏咬牙,跡部景吾露出的笑容簡直就是在嘲諷她,而且他說的話也真的沒有錯。

金木研冷淡的看着兩人交鋒,腦海裏想到的卻是嘉納臨死時的模樣,逐漸變的冰冷的身體和減緩的血液速度,咬咬下脣,他嚥下口腔內分泌出的津液。

“小杏!”

“喂?”

“神尾!”

桃城武只不過是追個小偷就造成了一系列的連鎖反應,天生粗神經的他毫不覺得扔掉自行車和一個追擊他的陌生人跑到路邊網球場打雙打有什麼不對。

叫做橘杏的小姑娘和神尾之間的對話就基本確定了跡部景吾登徒子的形象。桃城武對於流氓可從來是熱血男兒,神尾得知心上人被佔便宜,當然也是怒髮衝冠和桃城一個激動就受到對面兩人的挑釁。

雖然在金木研眼裏應該是兩個熱血傻瓜自動衝上去進行不利於己方的挑釁。

“哼,神尾,桃城加油啊!”杏認真的給站上網球場的兩人打氣,金木研則被她拉到一邊兒。

“他們看起來真的好糟糕……”橘杏看了一會兒兩人互相拖後腿的行爲掩飾不住擔心的說道。

金木研身爲室內派真的不覺得這樣傻乎乎的跑來跑去有什麼樂趣,但是看這些少年的對話,好像有些他不理解的情緒。

“如果是二打一的話,那兩個人的體力足夠把對面的那個人耗盡。”

шшш ★ttKan ★¢O

金木研按照喰種的眼光評價了雙方身體素質,都是很有嚼勁的運動型人類。叫做神尾的肌肉勻稱,擁有誇張髮型的桃城則是擁有結實的體魄,口感會比上一個人彈牙沒有神尾順滑,而對面身高目測達到一米九的男性,具有很高蛋白質,一看就營養豐富。

最讓他注意的則是一開始的銀髮男性,雖然衣料擋住了身材,但是憑藉喰種嗅覺,他輕易判斷出跡部景吾在所有人中是肉質最高的類型,恐怕會很受食屍鬼的親睞。

“你怎麼知道?你也懂網球?”眼睛晶亮亮的少女轉過頭,急切的問着,金木想了想還是搖頭,“我並不知道,但是兩人的體力總值還比不上一個人……”未盡的話很明顯,那這兩人也太廢了。

橘杏顯然也聽出他的意思,頓時暗淡下來,小聲解釋道:“神尾體力不好,速度很快可力量不行,而桃城武短時間爆發力很強,體力也很不錯,可是他們的默契很有問題,網球可不只是靠體力的啊!”

聽到她的話,金木還是轉頭繼續把視線放在這場毫無意義的比賽上,他彷彿聽到神代利世的嘲笑,爲這些可悲的人類。

感覺不過短短的失神,比賽就已經結束了,幾個人在光輝下表達了對彼此的欣賞。看起來最美味的人領着另一個率先揹着網球袋離開,留下的幾個則是愉快的自我介紹。

“我叫橘杏,是不動峯中學的,今天謝謝你。”少女笑的很可愛,也很活潑,是好吃的類型,金木轉動眼球,移開視線點點頭,“金木研,上井大學。”

“咦咦,你竟然是前輩!”

“不會吧!你是大學生!”

桃城武和神尾明直白表達了不敢置信,桃城伸手比劃了一下身高,表情更加奇妙,“大學生的身高……誒呀!”話還沒落,就被神尾暴躁的吼道:“身高怎麼了!混蛋!”

165和169其實也算是同病相憐,只是神尾還有再長高的可能,而金木研卻有點玄。

金木望着打打鬧鬧的兩人,嬌小的少女無奈笑着,低下頭,他懷念起安定區的各位了。

“那前輩再見了啊!”三人也算是一路的,胡鬧了一陣就和金木道別。

金木研點點頭,同樣揮手,少年們青春的氣息越發勾動食屍鬼的食慾,他算起來已經很久沒有吃東西了,殺死嘉納的時候又刺激了食慾,現在…他應該去……捕獵。

夕陽沒入城市的另一頭,金木睜着赫色的眼睛嗅着血的味道,速度很快的確定出食屍鬼的捕獵範圍。

紅色舌頭舔過蒼白的嘴脣,夜色下一道紅色光芒像是錯覺一樣快速閃過。

“食物……人類……飢餓……”

求評論收藏等支持啊!

插入書籤 腦白金算數

跡部景吾狼狽的跑過空寂黑暗的小巷,身後跟蹤他的‘人’自從進入這片地域後就開始窮追不捨,快的出乎意料的速度,以及看不見的身影,如果不是他很理智,恐怕會想到一些可怕的東西。

桀桀的怪笑聲一直尾隨在他身後,彷彿逗弄他的獵物一樣保持一定距離,分別時還彷彿國王般自信的男人哪有平日的從容。

金木研到場看到的就是瞳孔擴大,爲事情發展而不可思議的跡部景吾。他一點也不懷疑跡部景吾爲什麼會露出這樣難看的表情,因爲追獵他的食屍鬼已經露出了赫子,渾圓的像是棒球棒一樣的尾赫。

“你、你到底是什麼?”跡部景吾也算是日本商業的上流家族繼承人,但是他卻從沒聽說過這樣的生命。

“桀桀,獵物沒必要知道,你只需要告訴我,你……好……吃……嗎?”彷彿刻意驚嚇的拖長腔調,頭戴面罩的怪異食屍鬼散發着玩弄的氣息,比起吃,他似乎更喜歡看人類面對危機的反應,就好像神代利世對待金木研那樣。

“吃?真是怪物。”跡部景吾躲開刺向他的赫子,反手抽出一旁早已注意到的鋼管猛擊上去,彷彿鋼鐵交擊般震耳的聲音讓他再度不敢置信。

食屍鬼彷彿知道他在想法一樣,發出恐怖的笑聲,憐惜的撫摸着甲赫,桀桀道:“我可憐的寶貝被你打到了,讓我看看,幸好沒有出現痕跡,它可是刺穿你身體的餐刀,不能壞掉的啊!哈哈哈……”原本只是玩耍的赫子猛然捲成鋼刀般的旋轉形狀,人類被罩入裏面立刻就會被活生生撕碎。

瘋狂的聲音和捕獵般的現場自然讓金木的眼珠轉變成紅色,背後赫子蠢蠢欲動。

強自冷靜的跡部在看到攻擊他的東西再度變形後根本來不及驚訝,轉身就想爬上牆壁,但還沒上去,攻擊就已經迎面而來。

死亡的親吻幾乎就要觸碰到他的額間,跡部景吾的瞳孔一縮,再一花,顫抖傳遍全身的時候,他已經安全了。

比他矮小的人攬着他的腰跳到食屍鬼的背後不遠,他緩過氣之後已經被隨手放到地上。跡部景吾擡頭看過去就是熟悉的背影,以及毫無威脅力,溫和至極的聲音。

金木研只不過再又看了幾眼捕食的場景就動手了,絕佳的身體素質讓他輕易躲開食屍鬼的尾赫,幾下帶着人類跳到安全的位置,拉出攻擊距離。

坐在地上的銀髮少年呆呆看着他的眼神他不在意,他現在更想知道的是這個食屍鬼到底是那一片的,20區應該還是安全地域纔對,怎麼會出現這麼危險的傢伙。

“你是哪個地區的?”

“……”

對於金木問題的回答是激烈的攻擊,除了嗖嗖的破空聲就是人眼難以看到的躲閃動作。

食屍鬼有超越人類的速度也有比鋼鐵更堅硬的身體,只有赫子才能互相傷害,而金木現在就依靠比對面食屍鬼還要詭異的速度躲避起赫子並且持續提問。

“你的代號是什麼?”

食屍鬼怪笑個不停,可是在他連連躲開後,面上唯一露出的眼睛卻漸漸變的凝重。

鋒利的尾赫趁着金木問問題的時候,瞬間衝向已經挪動身體躲在雙方戰場以外的人類。

跡部景吾再度面對生死危機,食屍鬼是超出人類的怪物,而金木則是超出大半食屍鬼的怪物。

跡部景吾眼睛一眨不眨,死死盯着前方彎轉扭動的血紅色長條,好像觸手一樣的赫子交叉出現在金木研前方,而他正擋在跡部的身前。

兩種赫子交擊出來的聲響比鋼鐵更銳利,沉悶的咚咚聲不只激起了食屍鬼的恐懼心也引發了金木的殺意。

“既然不想回答,那就這樣吧……”

金木似乎好脾氣的說道,兜帽在不知道的時候已經落了下來,黑色的頭髮被偶爾閃過的車光照到,顏色錯覺般的像是雪花一樣白。

食屍鬼聽到他的話第一時間感覺到的不是安心,而是讓四肢僵硬的恐懼,前面沒有戴面罩的喰種彷彿某種恐怖的存在,而他現在正要面對這種怪物,他似乎看到圍繞在青年周圍的黑暗氣息凝聚成無形大嘴,尖銳的牙齒開合,兇惡的怪物正衝着他猙獰大笑。

食屍鬼腦海裏的念頭還來不及改變,赫子斷裂的劇痛就已經覆蓋了恐懼的情緒,剁掉身體一部分的痛讓他慘嚎出聲,而金木研卻很好心情的擡起右腳狠狠踩了上去,碾動傷口。

明明是與之前的溫和無害相同的聲音,卻偏偏透露出扭曲強硬的味道,傳入食屍鬼耳中的聲音更是讓他駭然,他驚恐的擡頭,赫色單眼已經是他視線裏的全部。

金木研玩弄的按動一節指骨,神色愉悅的提問:“1000-7等於幾?”

……

跡部景吾一直想不明白,他只不過想起有樣東西要買就享受了下獨自一人逛街的樂趣,怎麼會發展成被怪物追殺的奇異經歷。

陰冷怪笑一直在耳邊從未被他甩開過,彷彿逗弄一般的行爲,讓他轉過身試圖抗擊對方,可是那個傢伙竟然超出預料的恐怖。

冒出的觸手武器像是嘲笑他的自以爲是,如果之前他沒有察覺到被跟蹤而自負武力想自己擺平就好了,從來沒有過的後悔在接近死亡的時候已經變成一片空白。

不過眨眼之間他就得救了,可是救他的人同樣超出他的預料。

之後兩隻怪物間的打鬥讓他膽寒,超出人類的力量,猛獸般的廝殺,即使躲在不被波及的地方也能感受到撕裂的風聲,飛濺的水泥塊和能把地面擊穿的強大力量。

這到底是什麼?跡部景吾越看越忍不住冒出充斥驚駭的疑問。

在短短几秒,他再度得救,救了他的人背後伸展出同樣的血紅觸手,有些微透明的鱗狀感的武器在互相攻擊的時候幾乎是壓倒性的。

跡部景吾看着他斷斷續續的提問,然後像是耐心耗盡一樣露出一副……狂氣扭曲的表情,黑暗的氣息幾乎吞噬那張溫和內斂的臉。

壓低拉長的腔調比剛纔追殺他的怪物更加諷刺,冰冷的眼睛看着被他踩在腳下的傢伙的時候,簡直就像是被注視的那具身體其實已經失去生命形態。

跡部景吾忍受着反胃的衝動試圖站起身,小巷裏奇怪的意味刺激着他的胃部,可是金木研接下來的舉動讓他的忍耐功虧一簣。

隨手撕下的堅硬赫子在食屍鬼的牙齒面前其實一樣脆弱,有過共食經驗的金木吃掉了他的所有赫子,然後把那個令他落荒而逃的怪物扔在原地。

飢餓的腹部有赫子填充纔有些微的滿足感,金木研仰起頭,望着漆黑天際,神代利世的容貌出現在眼中,總是輕聲細語的大喰露出瘋狂大笑的表情,他知道她在嘲笑什麼?可是……他就是這樣的人。

吃掉赫子是爲了更強大,不去觸碰人類是因爲意識到弱小而產生憐憫,只去啃食喰種的喰種,沒有比這更可笑的了。

短短的距離,跡部景吾在金木研越靠越近的時候背後的冷汗幾乎汗溼衣衫,他忍不住的退後兩步,哪怕再穩重,面對非人的事物他也只是個少年。

金木意識到他的不對,但還是靠近了跡部景吾,對着他伸出手,“我送你回去,你身上有屍體的味道會吸引食屍鬼。”

跡部景吾好不容易弄明白他的意思,但還是遲疑的想要拒絕,但金木已經不想給他選擇的機會了。

赫子靈活的深入大廈牆壁,結實的身體在攜帶一人的情況下跳躍過大樓,夜裏的風聲穿過黑色和銀色的頭髮,吹亂了兩人掩飾表情的劉海。

“你的家在那個方向?”金木研低聲問道。

跡部景吾不想像個女人一樣尖叫的抱住另一個人的身體,但是他還是做到了後者……在金木研抱着他跳起的時候。

“前面右轉,別墅區第三棟,有玫瑰花園的那個。”跡部景吾也不知道自己能把親手佈置的別墅時介紹的這麼平凡無奇,簡直有違華麗之道。

金木研迅速看他一眼,點點頭,“我知道了。”

流到在耳際的風更快了,跡部景吾沒感受到什麼顛簸,只有互相碰觸到的身體傳出的溫度印象深刻,他被放在離家不遠的地方,金木研轉身就走的身影讓他叫出聲。

跡部景吾也沒想到自己會魯莽的攔住他,看着停下來的背影也有些不知道說什麼,雖然感覺失措的太難看,但他還是輕咳兩聲問道:“我叫跡部景吾,你叫什麼?”

金木研原本以爲他叫住自己是有什麼事,卻沒想到只是這個問題,頓了頓,還是禮貌的轉過身,注視着他的眼睛說道:“金木研。”

“哦,那你能告訴我你是什麼嗎?還有……那個東西……”他有很多想了解的事情,但跡部景吾也知道好奇心害死貓的道理,可他仍是問出聲,只有在說到那隻死在金木手下的食屍鬼時略顯遲疑。

金木研確定了下他的想法,就開口說道:“食屍鬼,以人類爲生的怪物,我也和想要對你動手的傢伙是一樣的生命,你的身體很有吸引力,以後最好不要自己一個人出去。”說完他就以人眼能瞄到的速度飛躍離開。

“喂!金木研?!”跡部景吾依靠絕佳的視力抓住金木離開的軌跡尾巴,向前衝了兩步,原地就已經沒有那個自稱食屍鬼的人類身影了。

跡部景吾站在原地握拳,望着天空不知道想了什麼,也同樣轉身走向家裏。

這個世界有很多異常,身爲正常代表的普通人是角落裏怪異的屏障,也同時兼具食物的重任。非人的人不會把隨處可見的人類當做一回事,但是今天遇到的食屍鬼是怎麼樣的呢?那個叫做金木研的喰種。

擦着頭上流下的水,跡部景吾認真的看着電腦裏出現的食屍鬼資料,防輻射眼鏡倒映着屏幕文字的蒼白光束,淺銀的眸子裏閃過深思的味道。

他的手指點點眼角下的淚痣,跡部景吾拉開洗澡後溼淋淋的毛巾,端起遺忘到冰涼的紅茶喝了一口,內心翻卷着不知名的情緒。

黑色的頭髮,單隻的赫眼,充斥在食屍鬼中的殺手,只吞噬喰種的殘酷怪物。

金木研懷抱神代利世,在幻覺般的空間裏沉迷,血紅色的花瓣飛舞向純白的天空,悽迷的景象,殉道般的內心,他已經做好被如此評價的覺悟

死亡後的利世以力量的方式存在在金木研體內,而只有吞噬了身爲強悍大喰的她,金木研纔算真正找回過去瘋狂的力量。

染紅的花束搖曳在他的心象世界裏,金木研垂着眉眼彷彿虔誠的信徒,他的雙手互相交握,人類的他,被同化的他,過往的全部,形成他成爲殉道者後行走的道路。

在與食屍鬼再次對打後,金木研內心下了一個堪稱狂妄的決定,爲了這個意志,他開始不顧一切。

銀髮紅眼的食屍鬼站在最高的大樓頂處,星辰逐漸演變成黎明的光芒反射到他全身。

金木研單手伸向城市的方向,清晨漸漸忙碌起來的人類社會被一把握住,他堅定的彷彿燃燒自身般的說道。

‘讓人類和喰種敵對的傢伙……都由我來解決!’

因爲有讀者給我反映4-7章看不了,所以跟客服聯繫一下,他們說應該是緩存的問題,讀者可以在自己那邊清一下緩存,如果還不行,給客服站短,聯繫他們,這樣他們纔會處理,同時我這邊也會清理緩存,如果還看不了,記得下載火狐瀏覽器,這個一般都能看,以上,QVQ這幾章的點擊跳水的快哭死我了。

插入書籤 腦白金喝咖啡

呼吸漸漸粗重,身體上的疲憊又一次傳遞給神經,口水打溼上衣下襬,眼神上下亂瞥,手掌撫摸着腰腹處,從皮膚上的微涼觸感到漸漸形成規模的肌肉羣。

金木放下嘴裏一直咬着的衣服,沉靜的看着鏡子裏的那個自己,死氣沉沉的膚色,比家裏蹲的時候還要蒼白。黑色的眼珠從輪廓開始變淺,現在已經接近淡灰色。

還記得在死亡之前的時候,他的眼睛,頭髮都是徹徹底底的白髮,赫眼,灰眸,猙獰的面具擋住了他的五官,只有這幾個特徵暴露出來,他也得了眼罩這個代號,成爲了新的SS級喰種。

冷水沖刷掉臉上剩餘的溫度,食屍鬼這樣的身體就好像活着的行屍走肉,即使有着微暖體溫,其實也和屍體無疑。

早晨的陽光無論從哪個角度都充滿溫柔,慷慨的把光線揮灑向整個世界,哪怕這個世界充滿錯誤,依舊宛如母親般包容。

金木研沉默的走了一路,在高樓陰影的拐角處躲了進去,理所當然的聽到剎車頓停的聲響,一衆人跑了進來。

站在小巷的死角觀察起這羣人,金木研從裏面發現一個眼熟的身影,正確說是昨天救過的那個國中生。

跡部景吾四處看來看去,試圖在小巷裏找到名爲金木研的怪物,跟着他的保鏢比平時多了一倍,即使他在看過那兩隻怪物的對決後就知道這並不管什麼作用,但只求一個安心!

從最初看到保鏢多了一倍後的頭疼表情,到最終敗在安全第一下的妥協。

畢竟……經歷了那種事,又被父母知道了他遭遇了食屍鬼的襲擊,他們的擔心,他也必須要顧慮到。

跡部景吾只能忍耐起那羣不符合他華麗之道的傢伙。

“你們……是在找我嗎?”金木研慢慢的從死角走了出來,範圍始終停留在黑暗的那處,擋住大半張臉的兜帽,低沉平淡的聲音,就好像比較陰沉的大學生。

本來不想再和人類扯上關係,但要是任由這羣人繼續翻找下去,保不準就會把他找出來,即使他可以逃跑,把他們甩在腦後,可他總不能逃一輩子。

金木研想的很周到,出於憐憫人類的弱小,在上一世裏他就不像是那些被得知身份的食屍鬼一樣趕盡殺絕。

這樣的習慣是本性裏攜帶的,從母體的人類金木研身上。

雪白的頭髮只有幾縷落在眼前,金木研毫無生命氣息的視線使盯着他的保鏢渾身發毛。喰種對人類的等級壓制,在食屍鬼放出自身氣息後十分明顯,跡部景吾幾乎馬上意識到身邊人高馬大的保鏢在畏懼前方突然出現的身影。

跡部景吾吞嚥一口唾液,纔像是有了心理準備的說道:“可以請你喝杯咖啡嗎?有點事想要聊聊。”

金木研直直的看了他一會兒,直盯的他心裏開始打退堂鼓才緩緩點頭,原本作爲談話地點的陰暗小巷換成了簡潔乾淨的咖啡廳。

正是深夏過秋的時候,小小的風鈴被懸掛在窗前,就好像日本人內心中潛藏下的詩意,清雅的淺黃色和原木桌椅構置起這個溫馨舒適的空間。

跡部景吾直到拿起端上來的咖啡喝了一口,纔在心底打好腹稿。

對面的人不是人類這一事實只有徹底接受下來,他才擁有說服金木研的自信。

跡部景吾一如國王般優雅矜持,精緻的淚痣襯托着他的臉,流露出奢華的味道,咖啡杯輕輕落在瓷質的托盤上,發出清脆的聲響,不大的聲音,卻很失禮。

“金木研,我希望可以僱傭你當我的保鏢,據我所知,你對人類的敵意不大,食慾看起來也在可接受範圍。”

金木研拿着咖啡的手一頓,擡起頭後的表情竟然有幾分失神,他似乎正在組織自己的語言,“你……是不是對我的事情理解錯誤?”

咖啡的原液很苦,但是經過調配烹製會出現一種能夠讓喰種們都能接受的甘醇滋味。金木研享受着品嚐咖啡時的安靜,所以他也願意與跡部多說點。

“食屍鬼可不只是因爲食慾纔去捕獵,而是爲了想吃纔會攻擊。”金木研伸手一指對面的人類,嘴角勾出淺淺笑意,眼中冰冷卻絲毫沒受到表情影響。

“我現在就想吃了你,因爲你對於我們來說確實很美味。”

位於角落的咖啡桌在衆人不知的時候氣氛冷凝了一瞬間,卻因其中一人的笑聲而失去讓人心臟停止跳動的壓力。

跡部景吾無所謂的笑着,“這就是本大爺的完美,我不介意會被人惦記,我知道身爲人類的弱小,可正是如此,我纔不能讓更多人類因爲我而死……”

金木的灰色眼睛還是那麼露骨的看着跡部,不移動的視線在下定決心的跡部景吾眼裏毫無威脅力,他繼續認真的訴說自己的看法。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