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轟,他再次劈出兩道神芒,隨後整個人變得空靈無比,有一股特別的氣息流動。

2021 年 1 月 27 日By 0 Comments

他變得鎮定,眼睛變得深邃,彷彿星空般。而那雙眸子中,紫色的神芒閃爍,原本就是紫色的瞳孔慢慢的放大,最後被紫色所覆蓋。

啪啦,彷彿雷電在交鋒,他的眸子宛如成了一片紫色的世界,有電芒在跳動,有生靈在毀滅。

轟,他露出痛苦之色,瞳孔也急速的放大,這一刻,四周的山石古木瞬間爆碎,連他所在的地方都下沉了。

他的眸子變得無比的可怕,像是有什麼東西要衝出來。

「這小子,怎麼回事!」兩個和尚楞住了。

那個手持神器,雖然修為低的不行卻能抵擋他們這麼久攻擊的少年,此刻氣質大變,他的那雙眸子有點嚇人。

「帝術嘛?」無雙聖女就站在魂心旁邊,深切的感受的此刻魂心,那雙眸子的可怕。除了帝術,她想不到還有什麼神通,會有這樣可怕的景象。

她帶著面紗,雙眼朦朧,驚奇的看著魂心。

這個人會是來自哪裡呢?又會是什麼樣的帝術呢?

魂心整個人大變樣,滿頭黑髮無風自動,身影變得高大威武,特別的空靈。特別是那雙眸子,彷彿兩個世界懸挂在那裡,紫光沖霄,沉沉浮浮。

陷入絕境,魂心可不是等死的人,要拚命了。

「心兒,化府境未到極致,不可使用帝禁之術。」

突然,魂主的話在腦海在響起,像道音般在回蕩,將他喚醒。

噗,他一下子醒來,身體顫動,狂噴出幾口血,臉色蒼白了很多。而那雙可怕的眸子也褪去了色彩,快速的恢復原狀。

「好險,差點掛了。」魂心一陣心驚,剛才要施展帝禁之術,他的身體,連同魂魄都差點被崩潰掉。

「還是修為太低了。」帝禁之術太過可怕,現在的他連施展的資格都沒有,要不是魂主的話喚醒,他恐怕真的要掛了。

無雙聖女被魂心抱在懷中,一直都沒有抗拒過,她面色平靜,有一股神聖的氣息散發,道:「你沒事吧?」

轟,魂心的狀態剛一退卻,兩個和尚就反應了過來,知道他施展可怕的神術失敗,冷笑著攻殺。

噗,神光橫掃天際,光華璀璨,這個地方又暴動了起來,山河斷,大地裂。

神器的交鋒,太可怕了。

「該怎麼辦!」魂心急了,元力枯竭,神魔力也支持不了多久,最令人絕望的是連帝禁之術他都不能施展,真正的絕境啊。

轟,一道優美的身影再次擋在魂心面前,神聖的氣息散發,無雙聖女替魂心挨了一擊。

自始至終,魂心抱住的無雙聖女,兩個在倒飛的時候,動聽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令人陶醉。

「那個天王來了,我傳你一術,或許還有機會逃走。」無雙聖女話語淡淡的,很平靜,從一開始她就是這個狀態,像是沒有任何事情能令她驚慌。

「希望你能夠領悟。」無雙聖女輕語。

說話間,一道神聖無比的氣息鑽進他的身體,出現在腦海中。

那道氣息一到腦海,立即化為一**日,神光衝天,神聖氣息瀰漫這片腦海。

那是由帝紋化成的大日,籠罩著他的魂魄,大道之音瞬間響起,神聖無比,像是大帝在講道,晦澀難懂。

魂心驚喜,他知道這定然是無雙神法中的某一篇術法,很有能是帝術。

在驚喜之餘,他一邊用神魔力催動神器抵抗大能的攻擊,一邊領悟那帝紋傳出的道與理。

他一半在空靈之境,一般在戰鬥,而一旦防禦不過來,無雙聖女便會以自己的身軀抵擋。

也不知道她身體中有著什麼東西,硬撼神器之威,也不曾受傷。

轟的一聲,另一個地方驀然的炸開,華瀾天王和智禪天王打了過來,天空的黑色霧氣一下就被蒸發了一大片。

噗,華瀾天王猛的吐出一口鮮血,受了重傷。他頭上的那個輪子此刻已經碎掉,只剩下一半,還散發著威能,與智禪天王的金碗搏殺。

嘩,又是一股可怕的波動傳來,無雙族的那個大能手持神劍,和另外一個和尚打了過來,兩人都是受傷不輕,鮮血染身。

「聖女,快走。」華瀾天王見無雙聖女還沒有逃脫,反而被兩個和尚包圍,立即就大驚了。

「聖女。」手持神劍的大能也是臉色大變,看來這次真的要凶多吉少了。

華瀾天王和神劍大能雙目噴火,都想要靠近無雙聖女,但被拖住,無法脫身。

大恨啊,他們兩個死了也就死了,可無雙聖女絕對不能出事的,就是他們死一萬次,聖女也不能死的。

聖女若死,他們就算是死,也無法向無雙族交代啊!

兩人因為擔憂,讓人鑽了空子,血染長空,差點從空中墜落下來。

「聖女,還有你這個小子,你們可以死了。」兩個圍殺他們的和尚冷笑,神器木魚佛光熾盛,明王金身宛如一尊在世佛,還有伏魔,誅魔之印同時打了下來,要在這一擊下,絕滅了兩個小鬼。

幾大神通和神器同時爆發,威能比天王全力一擊還要可怕,當頭籠罩。魂心和無雙聖女瞬間就陷入了地下,身體也在顫抖,嘎嘎而響,像是要崩潰了。

「哈哈,這是什麼,無雙一族的終極帝術—無雙嘛!」像是忘記了自己被可怕的威能籠罩,魂心哈哈大笑。

因為無雙聖女傳給他的那道術法,是無雙一族的不傳之密帝術—無雙。 帝術—無雙,太古之時就威名赫赫,傳聞中是無雙聖帝的無上之術,號稱終極帝術,絕世無匹。

魂心沒有想到,無雙聖女會將這一種莫大的帝術傳給他一個外人,要知道,無雙帝術在無雙一族中也只有那些最為核心的子弟才能資格接觸。

太古至今,還從未聽說無雙一族將這一帝術傳給外人的。

「吼……」

魂心發出野獸般的咆哮,幽黑的神光和金色的黃金神光爆發,衝上雲霄,神性力量爆虐。

那個地方一瞬間就炸開了,魂心抱著無雙聖女沖了出來。

他手持黃金長矛,白衣飄蕩,金光璀璨,彷彿一尊戰神般,長矛直指長空,黑髮亂舞,掃滅了兩個大能的攻擊。

他氣息猛漲,比之前強盛了十倍不止,發揮的神器威能也是倍增。

「什麼,這小子氣息怎麼強大了這麼多。」兩個和尚驚咦。

無雙聖女一身白衣,是神界下來的神女,風華絕代,她雙眼迷濛,驚奇的看著魂心。

這帝術—無雙,號稱終極帝術,就算在族中,也沒有幾個人能夠學會。魂心一個外人既然能夠領悟,還是在這麼短時間裡,讓人難以相信。

就算是一直都平靜異常,古井無波的無雙聖女臉上也起來波瀾,只是她帶著面紗,朦朦朧朧,外人看不到罷了。

魂心施展無雙帝術,威能立即增長了十倍。

這也是帝術—無雙的可怕之處,之所以被稱為終極帝術,就是能夠讓人擁有十倍戰力,無論任何情況下的沒有任何副作用的十倍戰力。

見聖女安然無恙,華瀾天王和神劍大能舒了口氣,反而對魂心產生了興趣「這個小子是什麼人,戰力這般可怕,居然還能夠領悟我族的無雙帝術。」

那是連他們兩個都不會的終極帝術啊!

「小子,快帶聖女走。」華瀾天王的輪子被打成了兩半,已經被智禪天王壓著打,他快要頂不住對方那個金碗的攻擊了,焦急的大喊,並且更加拚命的阻擋智禪天王。

那個神劍大能也是一樣,奮力戰鬥,想要衝過來阻擋另外兩個和尚,為聖女殺出一條血路。

魂心戰力提升了十倍,催動神器爆發可怕的威能,主動攻殺。

轟,黑色匕首和黃金長矛震動,神光劃過長空,掃了過去。而魂心在打出一擊后也抱著無雙聖女化作一陣狂風朝黑冥山最深處而去。

兩個和尚擁有神行符,他們根本擺脫不了,唯有那個葬送了無數神明的地方他們才有機會。

因為那裡有很多可怕的陰靈,有的比活著的神明還要可怕。

兩個和尚大能手持木魚追擊,而那智禪天王也是強行的打著追了過去。

轟,魂心抱著無雙聖女在亡命,他高高躍起,震裂了山石,跳進了黑冥山的最深處。

「死。」兩個和尚祭出木魚攻殺,魂心兩人被震飛,但他手持神器,沒有受到重傷。

「你們沒有機會了。」魂心頭也不回,話語冷酷,衝進了那些黑色的大岳中。

他對這埋葬了無數神明的地方比較熟悉,拼著命往那些有可怕存在的地方鑽。

只有這樣他才有機會。

衝進這處地方數十里都沒有遇到可怕的存在,魂心有些著急。但下一刻,他的前方極速的扭曲,空間波動陣陣,隨即破碎,像是一頭巨獸張開了嘴巴,一口就將魂心和無雙聖女吞噬掉。

「我們走,他們死定了。」兩個大能手中的木魚神光大放,神性力量流動,震攝著四周,他們不得不小心,這個地方連神明都不願進了。

為了絕殺無雙聖女,他們才硬著頭皮闖進了的。

眼見魂心和無雙聖女被破碎的空間吞噬,兩個和尚冷笑,轉身就走,一點也不在乎,好像知道是什麼東西吞噬了兩個小鬼。

碰,魂心和無雙聖女從空中墜落,重重的撞在地面,砸出了一個大坑。當然,魂心是墊底的料,風華絕代的聖女就趴在他身上。

「哎呦。」魂心放開緊緊抱著無雙聖女的手,艱難的爬起來。

他的身體都裂開了,不像了人了,鮮血惹紅了白衣,還在流淌,裸露在外的骨骼散發著光芒,晶瑩無比。

「你沒事吧。」無雙聖女淡淡的說道,話語平靜,她伸手扶住魂心,像神界神女下凡,纖細的玉手嫩滑無比,有一個神聖的氣息。

「我沒事,這是什麼地方。」他好奇看著四周。

突然,他瞪大了眼睛,露出震驚之色,還透著恐懼。

他們正在一座山裡,前方敞開,非常的廣闊,彷彿是一方小世界。

這座山嶽並不高大,在這磅礴雄偉的山嶽遍地的葬神之地,非常的不起眼。

但這座山嶽通體暗紅,被無盡神血澆灌侵染過,異常的妖異,殺機和死氣瀰漫。

狼少請溫柔 「是那座山!」魂心不禁倒退幾步,全身汗毛都豎了起來。

這座暗紅的山嶽正是在黑冥山最深處,被魂心凝似為引起萬年前神戰的地方。

那時,他還看到一個可怕的人物走了進來,更是在相隔幾十里的群山萬壑中看了他一眼。

那般恐怖的人物呆的地方,不是現在的他們能夠接近的。

無雙聖女也發現了異處,清澈的如同一灣泉水的眼睛迷濛,露出異色,但她依舊那般平靜,不起波瀾。

「是這個地方。」無雙聖女喃喃自語。

「桀桀,無雙一族的聖女,歡迎來做客。」

一道陰森之極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在暗紅的山嶽上回蕩,無聲無息,彷彿自無盡的虛空中傳來,令人毛骨悚然。

「是誰?」魂心警惕,臉色變得凝重,連身體血肉裂開的那種痛苦也忘記了。

他眸光閃爍,紫光燦燦,無雙帝術也施展了出來,更是一把拉住了無雙聖女,手持黃金長矛護住她。

「死靈王,你想與我族為敵?」無雙聖女那雙清澈的眼睛迷濛,眸光閃動,淡淡的說道。

魂心看向了她,疑惑她怎麼知道這裡的存在,也為她的話語起了波動而心驚。

這是個狠角色!魂心更加警惕了,因為之前那般的驚險,這個風華絕代的聖女都不成起過波瀾。

「殺了你,誰又會知道是我做的。」陰森恐怖的聲音幽幽的響起,像是來自地獄的魔音,給人巨大的壓力。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