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辰夜!”

2020 年 11 月 6 日By 0 Comments

紫萱笑了,那般的輕鬆與歡愉!

可隨即,她那早就疲憊不堪的身子,再也忍不住,軟綿綿的向着地方跌倒而去。

“紫萱!”

伸手將佳人抱住,辰夜赫然現,紫萱的身子,竟然沒有了半點重量而感知中,她的一身修爲,在這段時間中,已然達到了地玄境界!

修爲暴漲,隨之而來的,該是紫萱曾經何等的瘋狂啊!

“你沒事,我就放心了。”

輕笑着說完一聲,紫萱彷彿全身力氣用盡,就連支撐內雙眼的力氣也都沒了,慢慢的,軟在了辰夜懷中。

“我沒事,我回來了,你安心的睡吧!”

從不輕易落淚的他,此時此刻,都是沒能忍住,讓眼睛中,有着淚花,悄然閃現

“大哥哥,你擔心死我了!”

看到母親,在辰夜懷中安穩的睡着了後,零兒這才輕輕的挽住辰夜的一隻胳膊,輕聲流着淚。

辰夜默然,不但紫萱的修爲,都是疲憊到了這種地步,小小年紀的零兒,此刻看起來,如果沒有母親的照顧,精神狀態也未必能比紫萱好上多少。

“苦了你們,是我不對!”

“不苦!”

零兒卻搖搖頭,含淚帶笑:“娘說,不苦!因爲心中有牽掛,那就不會苦,牽掛着的是大哥哥,那是一種幸福。”

辰夜再度無言以對

“現在大哥哥平安回來了,娘她,終於不用牽掛了。”

零兒突然緊緊拽住辰夜的一隻胳膊,害怕的說道:“大哥哥,以後,不要在離開我們這麼久了,好嗎?娘雖然心中不覺得苦,我也不覺得苦,可是”

“你不知道,倆月多來,娘她,像是瘋了一樣,每天都是拼命的xiūliàn,然後,瘋狂的攻擊那黃泉殿這期間,她只與我翻來覆去說過一句話,零兒,你乖乖的,你大哥哥他,不會有事的劍蕩神皇全文。”

“零兒,別說了!”

辰夜眼眸深處,雖是感動,更多的,還是無奈!

衆神之墓開啓關閉時間,倆三個月的時間,先不忙急着去帶回天刀,不但是要讓紫萱母女放心,同時,也要讓她們先離開這裏。

從那所謂的衆神之神的口氣中,辰夜聽的出來,前者最後一道考驗,勢必要比黃泉路來得更爲兇險,而即使自己能夠成功通過,所花費的時間也是不短。

哥哥萬萬歲 紫萱和零兒,不必要留在這裏陪自己,何況,能否留下,也是個問題。

零兒要求的,註定是無法答應下來了!

時間流逝,三天轉眼而過。

紫萱母女,便是如此安穩的,睡了三天時間

醒來後,紫萱的精神,如同三天之前,依舊的那般緊張,即使身在辰夜懷中,也讓她覺得是在夢中。

如此數分鐘過後,她才漸漸的相信,自己並不是在夢中,而辰夜,也是活生生的在她身邊。

“辰夜!”

紫萱輕嚀,臻深深的埋在了那張讓她苦思瞭如此長時間人兒的懷中,這一霎,她要將自己完全的融入進去。

至此後,刀山火海願意一起,生死瞬間願意共同若他踏上巔峯之上,那麼,就讓自己在遙遠處,爲他開心,爲他祝福!

“紫萱!”

“恩!”

如此許久後,紫萱才輕輕的應了聲,只是身子,彷彿真的相連了一般,從不曾動過。

佳人的依戀,能讓辰夜感覺到,她心中曾經的害怕,如果可以,辰夜此時,只想與她說一些,讓她安心,讓她開心的話,然而,終究現實在面前,這個時候,他也無能爲力。

“紫萱,衆神之墓關閉的時間要到了,該是要離開這裏了。”

“恩!”紫萱臻輕點,突然想起來了,忙問:“天刀,你帶回了嗎?”

“還沒!”

辰夜應道:“天刀受傷太重,而前段時間因爲我,更是靈性大減,而今,正在恢復中,還需要一段時間,我要留下來陪着。”

“沒騙我?”紫萱滿臉的不相信,當時,就是被他給騙了。

辰夜故作無奈的苦笑着,說道:“怎會騙你?確實天刀還在恢復,不然這鬼地方,我也一刻不想多待。”

紫萱猛地擡起頭,定定的看了辰夜許久,沒有看出他在說謊後,紫萱這才說道:“你要留下來,我和零兒得留下陪你。”

知道紫萱會這樣說,辰夜早就有了準備,因此想也沒想,說道:“除了我之外,衆神之墓若關閉,沒人可以留下,你當我不願意有你們陪着嗎?”

沉默許久後,紫萱方纔說道:“需要多久時間?”

“我無法確定一寵貪歡!”這是老實話,辰夜不敢保證!

“有沒有危險?”明知這樣問,不會換來真心話,紫萱依然問了,她要辰夜知道,你可以撒謊來欺瞞,我要聽到的,是你一如既往的自信,不能有一絲絲的閃躲。

就像當天,面對零兒體內先天之毒全力反抗時,不管情勢多危險,你,依然無畏,併成功笑到最後!

若是你連這點自信都不給我,那麼,衆神之墓縱使可以驅逐掉所有人,在衆神之墓外,我依舊會瘋。

你若一日不出,我便瘋上一天,直至,我的實力能夠破開衆神之墓,或者,你平安走出!

辰夜心神頓顫,稍頃,正然道:“放心在海域風城等我,等我出來後,一同回大華皇朝,屆時,我會告訴辰家所有人,尤其父親面前,我告訴他,紫萱,是他的兒媳!”

“我等着那一天!”

紫萱頓時輕聲呢喃着,可只有她自己知道,所謂等着的這一天,並非是要辰夜在他父親面前的宣佈,而是,辰夜殺上天一門的時刻!

辰夜所說的那一天,紫萱內心十分渴望,卻也知道,這種渴望,只能埋藏在心中。

“那一天很快就會到,我相信!”

辰夜毅然決然的說了聲,人生在世,他行走紅塵中,爲的只是家人zìyóu,母親歸來,不必要加上紫萱和零兒,因爲她們母親,已成爲他的親人!

穿越大封神 所有的不甘才能導致重生再來一次,無論遇見的是什麼,都不能阻擋自己前進的步伐!

感受到辰夜的那股濃濃之意,紫萱默然了片刻,見到零兒還在熟睡後,她低下頭,近乎已蚊蟻般的輕聲說道:“辰夜,晚上,陪我!”

辰夜不由一怔,旋即醒悟過來,不由得,抱着佳人的力氣,重了上幾分,呼吸雖未加重,卻目光已是灼熱

佳人的心扉,到了今日,終於完全放開了!

沉睡中的零兒,突然悄悄的張開了眼睛,望着消失在宮殿大門處的倆道身影,她小嘴輕輕的一撅:“今天過後,就得對大哥哥改口了只是?”

零兒小臉蛋上,頓時有着一抹感傷浮現:“娘,您想在心中,給您自己留下最美好的一個記憶嗎?可您是否知道,以後,您讓大哥哥他,情何以堪呢?”

宮殿中,佳人不敢直視着辰夜,在羞澀的神情中,身上的七彩幻靈衣,慢慢的褪下,如羊脂玉般的白皙胳膊,在此刻涌上了淡淡的紅潤!

剎那後,那的纖細玉臂,突然挽住了辰夜的脖子,彷彿柔若無骨的嬌軀,也是如同水蛇般粘在了辰夜懷中,一股幽香之味,涌進林動鼻間。

三千青絲,伴隨着餘下衣衫,快的散涌開來,一具完美無瑕的身軀,便是完全呈現在了辰夜的注視下,令人呼吸,不由無比喘重起來。

“我之身,已非完璧!辰夜”

原本眼神中,尚有幾分憐惜之色的辰夜,突然間,彷彿變幻成了另一個人,有着異常的怒火在升騰着。

下一剎,便如野獸般將身前人兒箍住,粗暴的舉動,讓得佳人情不自禁的shēnyín了一聲。

正是這道shēnyín,使得辰夜動作更加瘋狂

而這般,佳人黛眉緊蹙,卻是眼瞳中,有着清淚滑落,他,不許自己看不起自己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翌日!

黃泉殿已不在是黃泉殿,陽光,便從門縫窗縫中,傾灑而進,慢慢延伸,最後,將那倆道身影包裹而進!

淡淡的刺眼光芒,讓倆個人都是眼皮子眨了一眨,旋即從沉睡中清醒了過來。

“再睡一會兒,好嗎?”

紫萱將全身都是趴在了辰夜身上,雙手圈着他的脖子,不讓他有起身的動作無限之動漫召喚。

這是平常小夫妻慣有的舉動,但辰夜卻明白,紫萱不是兒女情長,而是,她的心,自從得知了,自己還要留下來後,就不曾真正的平靜下來。

她是用這種依戀的方式與自己多待一些時間,哪怕是一會兒,她都要讓自己知道,牽掛的人很多,一定要平安歸來。

辰夜更加知道,她多麼的想留下來陪着自己,奈何,這裏是衆神之墓!

“我也想多睡一會兒,可是醒了,面對着這具如玉般的嬌軀,我還怎麼忍的住?還是起來的好!”

辰夜嘿嘿的笑了聲,探手便是在佳人敏感地帶遊走着,聲音直接吐進她的耳中:“還想多睡一會兒嗎?”

“哼,起來啦!”

紫萱嗔哼了聲,費勁纔將那隻手從自己身上拿開,隨即道:“閉上眼睛,我要穿衣服了。”

“看都看過,碰也碰過了,還害什麼羞澀呢?”

辰夜笑着,一把將準備起身的紫萱,再度又是拉進了懷中。

紫萱的心思他懂,一時間,辰夜自不可能讓她盡消所有擔憂,唯有在離開之前,也讓她明白,自己比任何人,都強烈有着那一份的渴望!

所以,就算十死無生,你也不用擔心,我一定會殺出一條血路來的。

時間終過!

“小心點”

黃泉殿盡頭,紫萱溫柔的送別辰夜,直到他的身影,在前方不見後,她那目光,纔有着一抹從未有過的森冷。

前方,僅是數步之遙,但,她地玄境界的修爲,靈魂感知力,竟然是無法延伸過去

聽辰夜提起過,衆神之神的修爲,不是二人所能夠想像到的,有此手段,自也正常。然而,卻是生生的將自己與辰夜,隔成了倆個世界!

“我可以瘋狂一次,自也能夠瘋狂第二次!辰夜,你要好好的,我和零兒等着你!”

廣闊無邊的衆神之墓,有着十數道身影,正向着同一個方向,快若閃電般的掠來,沒過多久,這些身影,便是相聚在了當時分開時候的地方。

“紫萱姑娘好!辰公子呢?”

沒有見到辰夜,風翔連忙問道,自然,在他心中,可不會覺得,辰夜受了意外。

“他還需要留在這裏一段時間,我們先離開。”紫萱向着衆神之神所在方向看了眼,隨即淡淡的說道。

“什麼?”

在場諸位,皆是大驚!

風翔四人或許對衆神之墓不太瞭解,妖族的這幾位,可就太熟悉了。

這樣的事情,從不曾生過,雖然沒有生過並不代表不存在,可由一個少年人開始,實在叫人有些難以接受,即使這個少年人是如此的不凡。

而這個震驚,當妖族中的這些高手,不經意間,感應到那年輕女子,或許也是因爲這事,而心神波動後所散出來的氣息時,他們的神色,更爲震驚!

因爲他們模糊的感應到,年輕女子的修爲,似乎已經達到了地玄境界足球的哲學全文!

這怎可能?

衆神之墓,自有它的規則存在!

凡地玄境界以上者,不得進入衆神之墓,同樣,如果在衆神之墓中突破達到地玄境界,那麼,自也會被衆神之墓給驅逐出去。

這與使用密法,強行提升修爲達到地玄境界,完全是倆碼事,畢竟,靠密法強行提升,原本的境界,依舊還在!

因此,辰夜或是紫萱,都沒有在這件事情上想太多!

衆神之墓的邊緣處,沒等上多久,便有光芒萬丈而起,片刻之後,一輪龐大的光團,閃爍而現。

紫萱再度回頭看了眼,隨即,身影穿過光團,掠向真實世界。

她知道,當辰夜要留下來的時候,她就已經失去了與之並肩一起的資格,衆神之墓,以及那所謂的衆神之神,不是現在的她,所能夠抵擋下來的。

既然勢不可更改,紫萱並沒有如其他女子般,有着太多的優柔寡斷,她明白,如果那樣做的話,只會讓辰夜更加不放心。

雖然,紫萱並不知道,辰夜留下來等待天刀復原會不會存在危機,卻也能想到,怎可能是風平浪靜?

“辰夜,我在海域風城等你!”

身影如電,穿過光團,下一剎,便是出現在無盡之海中。

身體外,自有一道光芒籠罩着,致使周圍海水,並不能將給吞沒掉。

衆神之墓外,有着妖族在等候着,而不是別人,正是八爪章魚一族,而爲者,也是那墨成!

見到率先走出來的,是紫萱後,墨成臉色微微的有了一些變化,所幸,緊隨而出的,是風翔四人,並未見到他想見的人,這時的心,才放鬆了一些。

可當一道道身影穿掠出來,直到了最後,衆神之墓緩緩關上的時候,不但不見那少年人,自己族中的倆位高手也都沒有出現時,墨成的心頭,終於忍不住的失望了。

如此看來,自己派出來的族人,固然是擊殺了那少年人,可他們,也是無法活着出來。

墨成倒是目光微微一凝,結果雖然不是太理想,不過,也能勉強接受了。

那小子才通玄境界,身邊同伴,也不過力玄境界,如此修爲,竟將自己派出去的族人給斬殺了,如果給予他們足夠時間,憑自己與他們的恩怨,恐怕會有dàmá煩的。

而今那小子死了,這年輕女子固然也不凡,倒也不用太多忌憚。

如果讓墨成知道,紫萱如今真正的修爲,怕是心中,會有着要馬上將紫萱殺掉的強烈之心了。

當所有的人都出來後,那籠罩在每一人身上的光芒,便是帶着各自,閃掠而出。

離開之前,紫萱霍然的轉過了身子,目光冷冷的看了墨成一眼,她的心,如今已是極度的不穩定,如果不是有零兒在身邊,今天,無論如何,都要讓着墨成脫一層皮!

而被如此目光給盯着,墨成心頭都忍不住爲之一顫

衆多光芒,飛快在消失不見,這一次的衆神之墓歷練,終也告一個段落,但留給其他人的,卻是一股,恐怕今生都無法忘卻掉的震驚。

還是那片地方,還是好像身在九天之上,辰夜對面站着的,依舊是那個,號稱衆神之神的老者,在他的身後,便是那片,彷彿宇宙黑洞的恐怖地帶古塵全文。

面對這些,辰夜目光,絲毫的閃爍都沒有,反而帶着他人看不懂的笑容,淡淡道:“我來取天刀了,請你讓開吧!”

平靜的聲音,平靜的面容,突然讓老者感到了一絲後悔的意思,沉默片刻,說道:“在這裏,天刀會極其的安全,也會平穩的恢復,其實你可以等上數年時間的。”

不管少年人有沒有他心中所認爲的資格,但就少年人自進入到衆神之墓後,所展現出來的種種,尤其是他設下的前幾道考驗,都讓老者有了憐才之心。

如此少年,縱然有朝一日,達不到他所期盼的那種程度,卻也一定高高在上,老者實在不忍,就此將他給毀了。

聞言,辰夜淡漠一笑,道:“怎麼,有點後悔了?”

“是!”老者沒有隱瞞,也沒必要隱瞞,他能說出這樣的話,已經有這個意思。

如果熟知老者的那幾位在這裏的話,必是會大吃一驚,他,居然會對自己所做出的決定而有後悔之意,實在他不可思議了。

“沒這個必要!”

辰夜一指老者背後之地,道:“我知道,最後這一個考驗,或許是十死無生,不可終止。但,天刀,我一定會將之帶走,即便我死了,他也只能有我一個主人。”

重生而來,是天刀爲之,喚醒刀靈所需要的能量,不是世間那些所謂的最強大能量,而是,那股濃烈的不甘。

如果就此死了,辰夜心中的不甘,將越往日百倍,千倍!

所以,無論生死,天刀的主人,只能是辰夜!

老者白眉,頓時輕輕一皺,對於這話,他有些聽不懂,卻聽出了,話中紅的毅然決然。

終究是無上存在的人物,可以有後悔,有遲疑但絕對不會長久。

僅是片刻,,老者淡然一笑,道:“好,既然你執意,老夫便成全你。”

說完,他袖袍揮動,那片混亂地帶中,頓時,有着無邊的魔氣,自深處猶若潮水般的席捲了出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