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這事情他還得反省一下,他們部門的單身狗最多,所以來個女孩子都是一群狼盯著一塊肥肉的樣子。

2020 年 11 月 5 日By 0 Comments

就這麼個眼神,技術部多次被公司內部評選為「最不受女孩子歡迎部門」。

「學姐,你欠我的微信,該加上了吧?」

白子楠還沒忘正事。

歐陽清霜莞爾:「好啊,真的抱歉了,之前我確實是忘記了。」

白子楠高考的時候她大概還在看著心理醫生吧。

兩人愉快地交換了微信,聊了些彼此的生活狀況。

他這才驚悟:「我好像聽說過要來一個很有名的設計師,原來是你啊?」

白子楠不怎麼關心這些八卦,所以總是慢了一拍。

歐陽清霜俏皮地回答:「對啊~不過我拜託你一件事情哈,別告訴公司的人我真名。」

她的微信昵稱也已經改成了Crystal。 這點常識白子楠還是懂的,怎麼說清霜學姐家的生意做得也不比第氏小,所以肯定是有忌諱的,莊重地點頭:「明白!」

「那真的謝謝你了,有時間一起吃飯。」

歐陽清霜轉身離開。

留下白子楠在原地看著她的背影發獃,學姐好像比之前更有女人味了。

形象分可真是蹭蹭蹭地上漲。

反觀自己,有些嫌棄地看了眼自己身上的T恤,他……已經墮落了。

見過久違的小學弟,歐陽清霜心情莫名地好。

知道他如今在好好地工作生活,真心地替他感到開心。

當初的那些同學,不知道現在過得怎麼樣了呢?

歐陽清霜經過長廊的時候看著外面發獃。

韋琪琪,你本該成為他們的一員的。

或許是在跟心愛的人吵架苦惱,又或者是在為了生計到處奔波。

不管怎麼樣,她生命中所有的可能都已經被結束了。

剛才的驚喜突然就被這思緒擾亂,她覺得頭痛!

痛苦地捂著腦袋,不想讓那些已經被禁錮的記憶衝破牢籠,卻無濟於事。

那些畫面噴涌般呈現出來。

歐陽清霜眼裡很快有了淚水。

滴答滴答地落到地面,出現一個個深色的小水跡。

「你……沒事吧?」

身後剛好經過一個程序員,他剛才留意到這位美女在跟部長聊天,怎麼轉眼就蹲在了地上

靠近歐陽清霜的時候看見她滿臉痛楚。

明顯是很不舒服。

於是立刻給部長發了簡訊,把她扶到醫務室去。

為了保證員工的健康,第氏特地在內部設置了一個醫務室。

上班期間有什麼不舒服的,都可以到這裡來看。

夏天的驅蚊水,冬天的暖寶寶都是免費供應的。

在她被扶到醫務室的時候,白子楠也已經趕了過來,那個程序員好久沒跟女生有肢體接觸,臉都紅成了番茄。

「部長……那你看著她吧,我還有事先忙了。」

「好的,謝了。」

白子楠點點頭。

歐陽清霜躺在白色的病床上,臉上有著不自然的紅暈。

「清霜學姐?」

白子楠小心地喊,不知道她能不能聽見。

醫生拿出她腋下的溫度計一看:「發燒三十八度。」

他認識白子楠,只是看不出他居然也有跟女孩子接觸,正要問下原因,另外又闖進來一個人。

「情況怎麼樣?」

第七策問。

「這裡。」

醫生把溫度計遞給他,清楚地看見水銀到達的位置是三十八度二。

「她早上淋了雨。」

第七策簡潔地說。

「噢,那就難怪了,淋雨肯定是容易著涼的,看她這麼瘦,身體的抵抗力不行。」

醫生從身後的葯櫃里翻出來幾包沖劑:「等她醒了,這個先給她喝下。」

白子楠的手剛準備伸出去,第七策已經飛快地接了過來。

歐陽清霜還沒醒,迷糊地覺得身上像是被火燒一樣難受。

忽然有冰涼的感覺敷在身上,她覺得舒爽不少。

冰涼一陣一陣,總是在額頭的位置,她總算能安穩地睡去。

第七策看著她閉著眼睡著了,小心地把她手握住。 「咳咳咳……第總。」

白子楠有些尷尬地咳嗽兩下,第七策回頭。

這才注意到牆角邊上還站了個人。

「有事?」

白子楠的目光停留在歐陽清霜身上。

「我看看她怎麼樣了……」

「你認識她?」

第七策的語氣終於有了變化。

白子楠點點頭,前額的劉海太長甩下來的遮住了眼睛。

「出來一下。」

第七策起身,他跟在身後。

白子楠的體格比他要單薄些,長期對著電腦,他有些不習慣跟人類交談。

尤其是在第七策面前,他氣場太強,壓得人喘不過氣。

「你怎麼認識她?」

第七策問。

「就……以前在街上碰到,我朋友跟她搭訕,就認識了。」

白子楠小小地扯了個謊,心裡默念清霜學姐可別怪罪。

第七策本來有好多的疑問,可是卻問不出其他的話來,她的事情,想一點點地去了解。

在他不在,空白的七年時間裡。

她經歷了什麼?

歐陽清霜醒來的時候覺得嗓子都快冒煙了,睜眼第一件事就是嘶啞著喉嚨喊:「水……米洛……」

一直大手把水杯遞過來湊她唇邊,慢慢傾倒。

卻不是米洛的手。

是她抬眼,看見一臉嚴肅的第七策。

「噢,是你啊。」

語氣是淡淡的失落。

第七策壓下心底的不適:「在公司你以為是誰?」

歐陽清霜沒吭聲,自己也覺得身上還發燙,大概是早上淋那場雨的功勞吧。

她還以為自己的身體好著呢。

「咕嚕咕嚕——」

有些尷尬的肚子叫,歐陽清霜摸摸肚腩,擠出一個不好意思的笑容:「餓了,第總帶我去體驗一下員工飯堂?」

第七策拿起放在一邊的手機:「你身體不好,帶你去另外一個地方吃。」

歐陽清霜本來就發燒,身體有些虛,餓著肚子居然半天都沒從床上爬起來。

第七策要去抱她,卻被急急躲開:「謝謝謝謝,不用哈我自己來。」

她雙手扶著床頭,一點點地站直了身子,雖然腳步有些發軟,可還是能堅持下去。

他已經在醫務室門口等她,看她穿著拖鞋一點點地挪出來。

兩個人一直到了電梯口,歐陽清霜下意識地問:「現在幾點了?」

「十一點半。」

「這麼早。」

歐陽清霜心道怪不得這個時候外面都沒人,一到12點這個地方應該很多人排隊等電梯了。

現在他們搶先一步用了離開。

到了負一層的停車場,歐陽清霜跟在他身後。

第七策突然停下,她沒注意到,直接就撞上,腦袋被他結實的背部肌肉撞得生疼。

「哎呦!」

她還誇張地往後退了兩下,好在第七策及時轉身把她扶住。

「怎麼老是這樣?」

有些無奈。

「嘿嘿,抱歉。」

歐陽清霜第一次發覺已經習慣了米洛在身邊的她,好像缺乏了那麼點獨處的能力。

總感覺冒冒失失的。

幸好第七策並不太在意這事,今天沒叫阿升過來開車。

他準備自己帶她去一個地方吃飯。

就兩個人也省得有人打擾了。

車子緩緩駛動。 歐陽清霜此前雖然一直在G市住,可是她每次出門都是Tony帶著,而且經常都是在學校和家裡或者三點一線的生活。

而且已經是四年前的事情了。

從車窗外看到的風景帶著陌生卻親切的味道。

「第七策,你是G市人嗎?」

腦子發昏的時候不想看手機,隨便找話題聊了起來。

「嗯。」

歐陽清霜突然覺得自己問這個問題有點傻,她來工作之前米洛已經提前搜索到了他的資料。

不多,但也知道他是在G市長大的,第氏集團就紮根在這個地方。

她不吭聲了,第七策反而問起她來。

「你呢?為什麼會到G市來。」

「我嘛……」她頓了一下:「一直在國外跟奶奶一起生活。」

「為什麼會選擇G市?」

「因為當時所有人給出的計劃里,你們的員工最靠譜。」

歐陽清霜這也算是一句誇獎,第七策聽了臉上的舒緩許多。

這當然,也不看看是誰手下的兵?

「就為了一個計劃?所以到了G市?」

她有些不好意思:「嘿嘿,其實不全是這個原因,可是G市的服裝業不是特別發達嘛,在國外的時候我就知道了。」

所以雖然歐陽青楓沒有強行要求她回來,可是想到今後的發展,她還是決定在G市開始是最合適的。

第七策似乎是接受了這個理由,繼續拋出下個問題:「你回國多久了?」

這倒是讓歐陽清霜歪著腦袋數了半天手指:「大概是一周這樣吧……」

「回國就安排上了工作,會不會很累?」

他似有似無地關心。

「沒有啊,我工作和生活是沒有辦法分開的。」

對她來說,足夠熱愛的工作並不能降低她生活的質量。

第七策沒再發問,專心開車。

在十字路口等紅燈的時候,他突然又喊她:「Crystal。」

「嗯?」

她迷迷糊糊地應著,又有些犯困了,只是肚子還餓。

「我們技術部的一個同事在你發燒的時候來看你。」

「誰啊?」

「白子楠。」

歐陽清霜臉色一變,這傢伙該不會那麼不靠譜地把自己給賣了?

第七策餘光看到她不自然的變化,臉上還是一直淡定。

「他跟我說,他以前就認識你。」

「是……是嗎?」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